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351章 超级大宗!月宗!

作者:豆娘更新时间:2019-10-10 04:24:55
  这一群人的出现,叫秦淮土地上的所有人为之一惊。

  从未瞧见过的架势,还个个都为女子。

  顾熔柞皱起眉头,心存疑惑,忌惮的开口问:“诸位来自何方?”

  轻歌不予理会顾熔柞,带着江灵儿等人,气势昂然朝前走去。

  林君主满头的雾水,凑近顾熔柞,低声说:“这些人,很诡异。”

  “嗯——”顾熔柞淡淡应着,显然也是感觉到了她们的诡异之处。

  顾熔柞为人尤其谨慎小心,自不会鲁莽对上,怕是一不小心得罪了什么自己惹不起的人物。

  顾熔柞思及此,翻身下马,往前走去,相迎:“冒昧问一句,阁下的名字是?”

  轻歌淡淡瞥了眼顾熔柞,她微抬下颌,黑蝶面具之上的狭长双眸,透着妖冶的光,还有邪佞和桀骜。

  顾熔柞与之对视的一刹那,心惊肉跳,不由后退几步。

  江灵儿漫不经意看了看江夫人和狼狈的江淮山,面色微凝,拔出弯刀,指着顾熔柞,“我月宗宗主之名,也是你配知晓的?”

  来此之前,她们在黑藤空间修炼闲暇时,轻歌也教过她们如何变换声音。

  江灵儿与轻歌,皆换了一种较为冰冷幽森的声音,倒是不会让人怀疑,还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月宗?

  顾熔柞眉头愈发蹙紧,他从我听说过月宗,莫不是什么隐世大宗?

  顾熔柞不经意扫了眼江灵儿指着他的兵器,那一把刀,是有器灵的刀!

  顾熔柞甚是心动。

  而其他三君的士兵们,在看到江灵儿手中的刀指向顾熔柞,士兵们全都拔出兵器,围剿轻歌等人。

  轻歌双手环胸,红唇轻抿,挑起细长如柳的眉,似笑非笑的望着顾熔柞,似是没有感受到这剑拔弩张的气氛。

  不知为何,她身上透出的气质,像是染毒的红颜祸水,明知有毒,还是叫人不由自主的靠近,中毒,身亡,无悔。

  哪怕脸上覆了面具,依旧掩盖不了那一身风华。

  众士兵拔出兵器,轻歌与江灵儿身后的少女,全都拔出兵器。

  二十多把兵器,全都是带有器灵的兵器!

  顾熔柞瞪大了眼,究竟是怎样的隐世大宗,能够有这么多的器灵兵器!

  “尔等蝼蚁,以下犯上,想死?”

  轻歌的声线,都是魅惑的,仿若来自八方,幽幽远远,似同魔音。

  在听到她的声音之时,所有人皆不寒而栗,瑟瑟发抖。

  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叫人恐惧害怕。

  轻歌那一身气质,宛若与生俱来的王者。

  顾熔柞闻言,愈发断定眼前这些人,都为隐世的超级大宗。

  轻歌此前在萧日臣缉拿夜惊风时扮演过一回李青莲,而今端起架子来,倒是有模有样的。

  江灵儿侧目看了眼轻歌,抿紧了唇瓣。

  若无夜轻歌,仅仅是她们这些人,只怕是装,也装不出来。

  几个瞬息间,顾熔柞就已打起了主意。

  若能攀上超级大宗,那是无上的荣耀啊,到时,区区东洲,区区东帝,皆不在他的眼里。

  “来者是客,阁下远道而来,顾某这就让人去备好酒菜,迎接月宗诸位。”顾熔柞谄媚道。

  “滚——再不滚,你可就没机会滚了。”轻歌眼底稍纵即逝的杀意,让顾熔柞不停吞咽口水。

  “阁下稍安勿躁,若嫌顾某碍眼,顾某这就离去。”

  顾熔柞一挥臂膀,带着人骑上马。

  顾熔柞身上冷汗潸潸,虽想谄媚巴结这神秘的月宗,但抵不过小命重要。

  都说超级大宗的一些变。态者,犹若虎狼,喜怒无常,阴晴不定,如今顾熔柞算是见识到了,险些小命都要没了。

  在顾熔柞三君骑马带着士兵们离开时,轻歌轻飘飘的一句话,让顾熔柞面色煞白,“本宗,允许你们走了吗?”

  “阁下?”顾熔柞瑟瑟发抖,惴惴不安。

  轻歌轻抬藕臂,指向顾熔柞,“本宗的话,你听不懂吗?本宗让你们滚,滚着离开,可懂?”

  江灵儿提着刀欲冲出去,“宗主何须跟一群狗东西多话,不如全都宰了。”

  轻歌扬了扬眉,孺子可教也,江灵儿倒是个上道的,一下子就入戏了。

  一台戏,若只有她一个人演,可不够生动。

  轻歌的手,轻放在江灵儿肩上,“小乖乖,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是文雅人,不可乱杀人。”

  “是。”江灵儿低头,后退。

  轻歌周身气质骤变,整个人都锋锐冷厉了起来,冷冷的望着顾熔柞,“是你们自己滚,还是本宗来帮你们?”

  顾熔柞寒毛竖起,所谓滚,是真的要他们滚着离开。

  顾熔柞吞了吞口水,当众滚走,岂非丢人现眼,日后又如何在蜀南,在东洲立足?

  而且,顾熔柞是有些怀疑眼前这些人的,但是,顾熔柞不敢再触及逆鳞。

  怀疑是怀疑,若因一时怀疑丢了命可不划算。

  “顾君,我们乃堂堂君主,岂能滚着离开?岂非笑话?”

  张君主怒喝,瞪视着轻歌,“不过是个臭娘们,还能上天不成?”

  轻歌眼中寒芒闪过,便见铺天盖地的邪恶之气,汇聚于此。

  无数黑暗的邪恶气息,将天地笼罩,昏暗灰沉。

  轻歌缓步往前走,微歪脑袋,唇角噙着嘲讽的笑,说话的语气,夹杂着强烈的杀意,“尔等蝼蚁,全都该死!”

  顾熔柞看见那满满当当密密麻麻的邪恶之气,震惊不已。

  暗黑师!

  竟是可怕的暗黑师!

  而且能够召唤如此之多的黑暗元素邪恶气息,实力定是高强。

  若等她真正出手,只怕所有人都会死于黑暗元素。

  顾熔柞暗暗骂了一声张君主笨驴。

  当然,张君主出言不讳惹怒月宗宗主时张君主之所以不阻止,便也是因为想借张君主之手,试探一下所谓月宗,是个空架子,还是真的厉害。

  当轻歌展示黑暗气息时,顾熔柞后悔了。

  顾熔柞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月宗大人,请绕我等一命。”

  张君主吓得双腿失禁,连滚带爬往前,猛地跪下去磕头:“月宗大人,方才是我多有得罪,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我等一命。”

  接下来,林君主以及诸多士兵们为求保命,全都动作整齐跪地求饶。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