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965章 破裂的友情

作者:九月的桃子更新时间:2019-10-10 04:27:51
  电话接通,那边的人语气依旧平淡。

  她笑笑,“放心吧,我不是那么不识趣的女人,特地来打扰你,只是想和你说,秦小亚扇了叶水墨两巴掌,也就说给你听听。”

  叶水墨追人追到公司外,秦小亚却已经跑上了计程车,怎么追都追不上。

  回去公司的时候,她看着电梯里面颊微肿的人,当着其他人的面无法抑制的哭了,她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办公室里的人都小心翼翼的看着她,她心乱如麻,手头的工作却压在身上,容不得她有半点分心。

  上完早上的班,她立刻请假,打车去了秦小亚的家,房间里行李箱已经不见了,钱包护照也不见了。

  “这个小姑娘昨天刚回来,刚刚又拖着行李箱走了,这人真是行色匆匆的。”邻居刚好买菜经过,看到她站在门口,便以为她是来找人的。

  走了?叶水墨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追去机场。

  机场,刘强和下属拦住了秦小亚,把人带去了贵宾休息室。

  “因为她选中你,所以我也看重你,但不意味着你可以无所顾忌的伤害她。”

  他看似面无表情,心里早就怒火滔天,如果不是担心恋人伤心,他不想放过任何一个伤害他的人,即便是他自己也不能伤害叶水墨。

  “叶先生,我知道你不屑说谎,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将晓辉要抢银行的事告诉了警察?”秦小亚泪流满面。

  叶淼一愣,他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叶水墨会白白挨上两巴掌了。

  他忽然冷笑,不客气道;“你以为你是谁,我为什么要陪着你玩过家家的游戏?我刚才说过了,如果不是因为她在意你们,张晓辉要做什么,我一丁点兴趣都没有。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是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重了,可笑啊。她为你操心劳累,到头来却被你倒打一耙。”

  “那为什么警察会提前赶到,我明明只告诉了她一个人啊。”秦小亚哭喊。

  她越是哭,叶淼越是冷漠,“我怎么会知道,我又怎么有兴趣知道,我说过了,除了她,我对你们一点兴趣都没有,这点你最好牢牢记住。”

  他动了动手指,保镖放开秦小亚,他起身理了理外套,声音冷冰冰的,“我之所以对你友好,是因为她对你友好,以后不要让再发生任何伤害她的事。”

  不去管那个哭得瘫倒在地上的女人,他直径离开。

  叶水墨到机场的时候秦小亚已经走了,她心里担心极了,立刻又折返回家,准备拿护照。

  叶淼等在家里,护照就放在桌上。

  “这个时间....你怎么会回来?”

  “过来。”

  她走过去,双手被抓住拉近,叶淼看着还有点红的面颊,眼神又冷了几分。

  “我还有事,得拿护照。”

  “去找秦小亚?在她打了你两巴掌之后?”

  叶淼轻轻摸着被打伤的地方,声音淡淡的。

  “你怎么知道?”叶水墨吓了一跳,被打巴掌的地方被一戳。

  叶淼恨铁不成钢,“还想瞒我,居然还想瞒我。”

  “我只是很奇怪,想解释清楚,你和刘叔,绝对不可能的,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淼让她坐在旁边,起身去拿已经煮在锅里的热鸡蛋,一边剥皮一边道:“你太看重她,世界上的友情本来也是遵循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规律。就算多重要的朋友,在她宁愿不相信你也要怀疑你的时候,你们的关系就已经不对等了。”

  将温热的鸡蛋放进纱布里包好递过去,“如果你非要付出的话,那就全部付出在我身上,因为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相信你。”

  “小亚只是。。。。”叶水墨侧头,刚好叶淼也侧头查看她面颊的情况,两人的唇擦着而过。

  两人均是一愣,叶淼探身含住她的唇,狠狠的亲吻,想要发泄心里的郁闷。

  他本来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但是考虑到秦小亚是恋人的好朋友,所以忍下了,可是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于窝火。

  叶水墨也有些沮丧和失望,她能够理解好友因为张晓辉的死而沮丧,但是心里还是有疙瘩,为什么对方就会把错误都怪在她身上?

  当初请她帮忙的不就是小亚吗?可是在她已经尽力之后,对方却反过来责怪她?

  听了叶淼的建议,她也觉得让小亚冷静几天,再去英国找她比较好。

  本来事情已经很糟糕了,但是没想到事情还能更加糟糕,秦小亚母亲病情恶化。

  叶水墨赶到对方所在的医院申请探视,看到老太太憔悴的样子,她心里也难受。

  帮着秦家的医生是叶家请的,已经是这方面的权威,如果这医生说不行了,那就是真的不行了,索性情况并不是特别糟糕。

  看到她,张母很热情,拉着她的手说了很多,护工让她多休息也不愿意。

  “伯母,您就好好休息,小亚现在在国外出差,所以就把我当成您的女儿就好了。”

  “我哪里有那么好的福气让你当女儿,我知道小亚没有多少钱,住医院啊,请医生护工的钱都是你和叶先生帮衬着,小亚如果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就多多包含。”

  叶水墨笑笑,“哪里,一直都是她帮我的,您的女儿很棒呢。”

  哪个妈妈不喜欢听见自己女儿被夸,秦妈妈也很高兴,眼神却一淡,“晓辉那孩子已经很久没来了,他和小亚怎么样了?前段日子我问小亚,她也不说。”

  看来秦小亚没有把事情和秦母说,她自然也没必要说,只是让人好好休息。

  秦母的病情比预想中要严重,两天之后医生发了病危通知单,叶水墨半夜赶过去,守了一晚上没睡,幸好病情控制住了,大家都松了口气。

  这病就是靠钱烧着,秦母渐渐不安,时常拉着叶水墨的手询问每天都要花费多少钱治病,生怕给秦小亚增加负担,久而久之就得了抑郁症。

  叶水墨以为伯母只是因为生病心情不好,平常就跑得更加勤快,而另外一边秦小亚始终不接她电话,估计气还没消。

  就算是她,时不时就两地跑也累得够呛,半个月之后叶水墨终于病倒了,被叶淼勒令在家里休息,偏偏秦母出事了。

  因为每天都在担心给女儿增加财政负担,她压力太大,在晚上偷偷拔掉了身上所有管子,利用眼睛框架的贴片划破了两边手腕。

  当护工发现她的时候,被满地满被子的鲜血吓得够呛,床边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简短的字,还有一个电话号码。

  护工打通电话号码,发现没有人接通,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好让医院处理。

  秦母没有救过来,医院方给警察打电话,警察又通知了秦小亚。

  叶水墨知道后已经是两天后,她和叶淼到医院,发现两天没睡的秦小亚。

  秦小亚坐在板凳上,发丝凌乱,眼眶红得像一只兔子,看到叶水墨后声音沙哑道:“护工说给你打过电话。”

  “对不起,因为我发烧了,所以没接到,又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我没想到是伯母,真的没想到。”

  秦小亚闭上眼睛,泪水落了满脸,两个月之内,她失去了最爱的爱人,也失去了母亲。

  “小亚。”叶水墨想摸她,却被躲开,秦小亚跌跌撞撞的靠着墙壁,“叶水墨,我不能看见你,不想再看见你了,求求你,离我远一点。”

  “小亚!”叶水墨也哭了。

  “如果我没有告诉你晓辉的事,他或许就不会死,如果我没有代替你去英国,或许就能陪在我妈身边,及早发现她有问题,她就不会死,说不定还能见她最后一面。”

  “你太过自私,”叶淼看下去,“将所有的错推到她身上会让你好受一些?亦或是让她越是难受,你就越是欢喜?知不知道,你不在的那些天,她多少次从东江市跑来这里,又多少次晚上守在这里一夜未睡?她把你当成朋友,你却是这样回报她的?”

  “我有叫她这么做吗!有吗!如果不是她该死的不想出国工作,我会出国吗!我不出国的话就不会眼睁睁看着我男朋友一步步走入深渊,我妈妈有事我又怎么会顾及不到。”

  “无理取闹!”叶淼心里窝火,被面前这个女人颠倒是非的能力气得不行。

  “可以了。”叶水墨拉着他的袖子,轻轻摇头,听着那一声声控诉,她也惊讶自己竟然能够安然听完,但是可以了,现在争吵得越是激烈,以往的交好就越是讽刺。

  “伯母和晓辉的事,请节哀。”她拉着叶淼转身就走。

  “汪!”

  她一震,泪水簌簌的往下掉。

  她记得的啊,在那天两人喝得醉醺醺的夜里,明明拉钩了,说要一辈子做好朋友,谁先离开谁就是小狗。

  可笑啊,本来已经做好一辈子做好朋友的人,最后却决裂得那么难看。

  叶淼要回头,她拉住,轻轻摇头,已经没有必要再解释了,这么多年的友情,就当是给狗吃了。

  “叶水墨,欠你的钱我会记得的,一定会还给你。”

  “。。。。。。。”

  车内,叶淼握着方向盘又松开,“需要我做什么?”

  “呆在我身边。”

  他点头,把她的手握得很紧,很想让她感受到这份温柔。

  秦小亚发消息来让她把家里的东西都带回去的时候,离秦母火化已经一周过后。

  她站在寺庙秦母的排位前,把带的花放到一边,“您走的时候没能送您一程,所以今天来看看您。”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