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22.失控

作者:驿路羁旅更新时间:2020-01-21 09:11:06
  “哎呀哎呀。”

  在泽西市海岸之外的大海里,在一艘正在行驶的游艇上,换了一套花花衬衫和大短裤,还带着沙滩帽的小丑趴在游艇边。

  这家伙手里捧着一个远望镜,似乎正在眺望远方海岸上发生的一切。

  在他脖子上,还有个正在愈合的伤口。

  那显然不是因为他有什么特殊的能力,除了阴郁鬼祟的思维之外,小丑只是个普通人。

  显然是有人帮他愈合了那致命伤。

  “梅林先生脸上的表情真有意思...人生的大起大落不过如此啊。”

  小丑一边调整着焦距,一边喋喋不休的说:

  “我之前还试过用金苹果入侵他的思维呢,但他的意志简直坚如钢铁,金苹果根本影响不到他。”

  “所以我很好奇,我亲爱的朋友凶兆,你是怎么让他精神恍惚的?”

  “我用我的能力。”

  在小丑身后,在游艇甲板的圆桌边,穿着打扮和一个中世纪老绅士一样的凶兆先生捧着一杯红酒。

  他靠在椅子上,吹着海风,他轻声说:

  “而且我要纠正你的说法,亚瑟,我不是想让他精神恍惚...我本来是想要接管他的意志,但可惜,就如你所说,即便是我,也很难撼动那钢铁的意志。”

  凶兆先生抿了口酒,他遗憾的说:

  “这不由的让我感觉到挫败,算上这次,我已经在梅林先生手里,失败了两次了...真是耻辱。”

  “过程的失败固然让人难受,但结果好就一切都好。”

  小丑放下望远镜,拿起手边花花绿绿的手杖,他对凶兆先生说:

  “可怜的萨默斯死了,你想要看到的结果达成了,我想要的场面也出现了...”

  这家伙像个土包子一样端起另一杯酒,他对凶兆先生举了举酒杯,毫不在乎嘴边的颜料被沾染到美酒上。

  他抿了口酒,对凶兆先生说:

  “所以,合作愉快。”

  “嗯,是时候说再见了。”

  凶兆先生拿起一枚精致古朴的怀表看了看时间,他对小丑说:

  “我们以后估计都不会再见了,亚瑟...”

  “你在为一群凶狠的人工作,看在你愿意替我背上这笔债的份上,我要提醒一下你,历史上和九头蛇合作的人,可都没什么好下场。”

  “没关系啦!”

  小丑显得非常洒脱,他挥着手,对凶兆先生说:

  “生生死死的我可不怎么在意...我在意的这场游戏本身,它是不是足够精彩,它能不能引来我渴望看到的老朋友。”

  “实际上,我曾在一本无聊的书里读过。”

  小丑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他对凶兆先生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他们说,如果这条命不能被用来追求自己喜爱的事物...”

  “那么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端着酒,张开双臂,就如疯癫的狂徒,丝毫不在意手中的酒洒得满地都是,他对凶兆先生眨了眨眼睛,他说:

  “我会向所有人证明,虚伪的秩序只是过程...”

  “混沌的绝对公正才是结局!”

  说完,小丑发出一连串尖锐难听的笑声,他如魔术师一样旋转着手里的手杖,走下了凶兆先生的游艇,坐上一艘小船,朝着大海另一侧驶去。

  他要返回纽约了。

  在那里,另一个舞台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演员们就位了。

  凶兆先生依然以那副大佬的坐姿坐在甲板的椅子上。

  他目送着小丑消失在蓝色的海洋里,在他身后的影子中,那个身材高大的暗杀者悄无声息的出现。

  他一甩手,萨默斯那鲜血淋漓的心脏就被扔在了凶兆先生的桌子上,把桌子上的一切都沾满了血污。

  “祖狼阁下,你看上去心情不太好。”

  凶兆先生皱着眉头,看着桌子上的心脏,他说:

  “你在向我表示抗议吗?”

  那个穿着暗杀者作战服的人拉开椅子,大大咧咧的坐在凶兆先生对面,他说:

  “并不是什么抗议,我只是觉得这很无聊...比起暗杀,我更有兴趣和那个梅林正面打一场,他看上去像是个好对手。”

  “我劝你别那么做。”

  凶兆先生看了一眼眼前的人,后者摘下了面罩。

  露出了一张和洛根有7分相似,但布满了络腮胡以及散乱长发,显得更加野性,也更加沧桑的脸。

  那张脸上布满了一种霸道的气势。

  他叫罗慕路斯...

  不要怀疑,他就是传说中古罗马的建立者。

  被狼养大的孩子,一切自愈因子的源头,早已消亡于历史中的一代传奇,最初的变种人之一。

  他是豪特利家族的血脉源头,亦是金刚狼洛根的先祖。

  也是那个一直在暗中操纵他命运的人。

  比起罗慕路斯,他更喜欢别人叫他“祖狼”。

  那是一种尊称。

  “祖狼阁下,梅林.莱利是个危险的人。”

  凶兆先生扭头看向正在被一团混乱的力量笼罩分解的海岸,他看着天空中窜起的雷霆与呼啸而过的超人,他轻声说:

  “我并不是在故意挑衅你,我也相信即便是梅林也没办法杀死你,但你想要胜利,很难...很难。”

  “只要打的过瘾不就行了?”

  祖狼哼了一声,他说:

  “输赢没有那么重要,尤其是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长久的活着是一种折磨,这是你无法理解的诅咒,埃塞克斯。”

  “我对世间的一切都快要失去兴趣了。”

  罗慕路斯伸手碰触着桌子上还在跳动的心脏,他说:

  “我现在只在乎,在我离开之前,我能不能有一个完美的继承者...洛根,我的所有子嗣里最有潜力的那个,他的命运可不能被影响。”

  “这已经成为你的心魔了,祖狼阁下。”

  凶兆先生皱着眉头站起身,走到游艇甲板边,他对身后的祖狼说:

  “为了把洛根塑造成你想要的样子,你一次次的干扰他的人生,杀死他的爱人,夺走他的孩子。”

  “我知道,你是在把洛根当成一块锻铁,在不断的敲打与重压下让他成才,但问题是,你的教育方式很明显有问题...”

  凶兆先生脸上闪过一丝讥讽,他说:

  “看看被你带出来的戴肯,那颇有潜力的年轻人已经被你养废了,他连梅林家的小丫头都打不过,还总是给你惹麻烦...”

  “在这方面,你真的该向梅林学一学。”

  “我有我的想法,你就不用管了,埃塞克斯。”

  祖狼站起身,他说:

  “我做到你请求我帮助的事情,你也要做到我要求的事!”

  “还没完呢!”

  凶兆先生左手背在身后,他抬起右手,说:

  “在他们打完之后,你还要把心脏还回去。”

  “还给镭射眼?”

  祖狼诧异的问到:

  “我以为你想要他死呢。”

  “萨默斯不能死...”

  凶兆先生语气严肃的说:

  “数以百万计的基因计算已经得出了结果,只有他和琴.格蕾的基因结合,通过自然诞生产下的孩子,才是我们一直在寻觅的希望...”

  “他们的结合将诞下一个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变种人,甚至可以匹敌天启!”

  “祖狼阁下,你也和天启交过手,你知道那个暴君有多难缠...”

  “为了未来还能存续的时代,为了现在和未来的无数生灵,我们必须完成这件事。”

  “可是你正在和一个危险的疯子乃至地狱里那些危险的领主们合作,试图在这里杀死琴.格蕾。”

  祖狼看着正在被分解成黑洞的海岸,他说:

  “我不明白,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很简单。”

  凶兆先生说:

  “我需要的是琴.格蕾的基因,而不是一个随时会失控的黑凤凰...”

  “我不希望我们未来的希望被凤凰之力干扰,琴很可怜,她命运坎坷。实际上,我也曾想要借助凤凰之力对抗天启。”

  “但遗憾,她软弱的性格是个不安定因素,很可能会被天启用来对付我们,所以...虽然很残酷,但她必须被除掉。”

  “至于她的替代品...我早已经准备好了。”

  “萨默斯必须活下来,那颗心脏必须还回去,我知道这很难,但我会帮你的,祖狼阁下。”

  凶兆先生的要求似乎有些强人所难,又似乎有些无理取闹。

  但坐在椅子上的祖狼罗慕路斯却并没有拒绝,他眺望着海岸线上的毁灭光景,他轻声说:

  “你老实告诉我,埃塞克斯。”

  “除了镭射眼和琴的孩子之外,你还准备了多少方案?”

  “从我认识你的那天起,我就知道你一直在为彻底埋葬天启而努力,我相信,你肯定不会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一个尚未出生的婴儿身上。”

  “很多,我准备了很多。”

  凶兆先生看着海岸,他暗红色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他说:

  “梅林先生真的是个奇人,他为我带来了新的希望...洛娜,旺达,富兰克林,还有你年纪最小的血裔劳拉...他们都将成为对抗天启的宝贵力量...”

  “但要将那些潜力无穷的孩子们引入正确的命运中,这位一直在庇护他们,阻止他们成长的梅林阁下...”

  “他必须消失!”

  “他虽然击败过我,但我和他无冤无仇,我甚至钦佩他为保卫世界做出的努力。”

  凶兆先生轻叹了一口气,他说:

  “但说到底,这不是私人恩怨。”

  ——————————

  “轰”

  在心灵力量的感应中得知了爱人已死的琴彻底失控。

  源于古老宇宙的神秘力量接管了她的躯体,一种难以形容的感知如琴.格蕾的躯体中迸发出来,就如贪婪而饥饿的野兽一样,打量着站在她眼前的边境女王丽亚娜。

  被那灼热的,又像是古怪滑腻的蛇一样的意志触碰的丽亚娜全身战栗。

  玄兰告诉过她,凤凰是古老灵体的一种。

  虽然存在形式怪异,但也具备灵体的某些特征,它们不善思考,它们也不需要思考。

  它们会按照本能行动,而饥饿的凤凰的本能,就是...

  吞噬。

  “轰”

  血红色的光芒在这一刻将丽亚娜的整个城堡吞没,就像是一头巨兽在城堡上狠狠的啃了一口。

  三分之二的城堡连同其中绝大部分恶魔仆人在顷刻间消失。

  它们化作最纯粹的能量,被古老的意志吞噬掉。

  丽亚娜能听到一声进食时的舒缓呻吟,这惊醒了她。

  “咔”

  斩魂者大剑出现在丽亚娜手里,边境女王并不是要去进攻失控的琴,她很清楚,自己不是凤凰的对手。

  但所幸,在琴被送到这里的时候,梅林已经叮嘱过她防备可能会发生的失控。

  下一刻,边境女王呼唤这片维度的力量,借助地下室里还残存的道标,在整个地狱边境力量的挤压下,一道通过其他地狱的裂痕被强行打开。

  就如洞开的深渊巨口,将站在原地享受着进食的凤凰吞入其中。

  “唰”

  裂痕在下一刻关闭,丽亚娜来不及擦拭脸上的汗水,她抓起戒指,对梅林尖叫到:

  “她失控了!她可能很快就会去你那里!做好准备!”

  “嗷!”

  在远离地狱边境的另一个地狱维度中,被丽亚娜丢入其中的凤凰舒展着身体,在她身后有烈焰挥动的光羽,组成了两道璀璨的羽翼。

  恐怖的火焰自她注视之地冲天而起。

  但凡那火焰所到之处,一切的焦灼大地,怒吼的恶魔与奸诈的魔鬼,那些遍布空域的灼热浮岛。

  一切陷于邪恶本性无法自拔的生命与非生命,都如被分解一样吞吃掉。

  这方地狱的领土被惊醒,它茫然的从自己的王座上站起身,脸上的四只眼睛看向凤凰所在的地方。

  但片刻之后,这恐怖的,但却被不乖的女儿封印于此的地狱大君,超阶大恶魔便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吃吧,吃吧,一定要多吃点。”

  三宫魔坐回自己的王座上,它感受着正在被剥夺的地狱力量。

  它并不愤怒,反而充满了一种诡异的喜悦。

  它被自己的女儿瑞雯,不乖而又潜力惊人的傲慢女王封印在自己的地狱里,那同出本源的力量让它无法从内部打破这封印。

  但现在,破封的机会出现了。

  凤凰在吞噬它的地狱,没关系,让它吃吧。

  它吃得越多,地狱本体就越虚弱,那道与地狱本身力量相连的封印也会随之虚弱。

  就像是紧闭的大门上出现了一丝裂缝...

  三宫要做的,就是不断的扩展它,直到露出一个能让它自由进出的洞。

  但凤凰还有理智。

  或者说,崩溃的琴的执念还在影响着它,这力量懊恼的停下吞噬的动作,她抬起头,看向地狱的高空。

  下一刻,地狱与现世的桎梏被轻易撕开,凤凰的身影从三宫地狱一闪而逝。

  在现世的海滩上,梅林感觉到了空间的破碎,他面带遗憾的从萨默斯的尸体边站起身,在雷光的闪耀中,手持战锤的托尔与赶来的超人落在他身边。

  铁人和队长对视了一眼,也暂时放下了矛盾。

  在众人无声的注视中,在空间的碎裂里,一位身穿黑裙的女士踩着撕裂的空间漫步走出。

  她来了...

  在极度的绝望与痛苦中诞生的黑凤凰...

  来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