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3881章 绝不愚蠢

作者:一起成功更新时间:2019-10-10 04:24:45
  任晓璐针对的人是戴公公!

  周亚夫不愧是国安的王牌科长,在楚天交给他私人任务五天不到,不仅把任晓璐日常生活情报全部摊给楚天,还从警卫局精锐身上推敲出一答案:“三十名警卫,每天三班六人轮流盯着戴老。”

  说这两句话时,周亚夫是小心翼翼地,他清楚自己推断正确将意味着什么,所以他不忘记对楚天补充几句:“敢派探子盯戴公公的梢,任晓璐如果不是有中央最高领导授权,那她就是疯了!”

  周亚夫眼里流露出一抹讥嘲时,也涌现出一股迷茫开口:“不过我好奇的是,任晓璐盯戴老的梢干吗?戴老对共和国忠心耿耿,数十年的默默贡献没几人能及得上,任晓璐究竟在查些什么?”

  “她确实疯了。”

  楚天心里已经捕捉到一些东西,也似乎明白任晓璐在玩什么花样,敢情是要踩着戴公公上位,而她杀手锏必然是戴公公的历史身份,他清楚,任晓璐爆出这秘密时,天朝肯定掀起一番尴尬风云。

  不过他又无法告知周亚夫,于是楚天靠在沙发上叹道:“无论是什么事,中央如果要动戴公公早就动了,何必等到这个时候再碰他?肯定是任晓璐假传圣旨做事,这女人怎么愚蠢到这地步。”

  “难道她就看不清对付戴公公的后果?”

  周亚夫脸上划过一丝浅浅笑意,在官场沉淀许久的他比楚天更熟悉一些阴暗,思虑一会回道:“任晓璐绝对不是傻子,此刻却做出傻子的蠢事,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一这是任老和一号意思。”

  “你没看一号和任老都出国访问了吗?时间有些诡异。”

  似乎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需要极大勇气,所以周亚夫脸色都有些红紫,楚天却果断摆摆手,极其肯定的回道:“这绝不可能是任老和一号意思,撂倒戴公公有什么好处?只会自己打自己脸。”

  “既然不是上面的意思,那任晓璐还敢擅自做事……”

  周亚夫眼里蕴含一抹深邃,他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却硬生生吞回去,他知道自己刚才跟楚天推敲一号和任老已是大忌,不过以楚天为人断然不会泄露谈话内容,所以他还是有足够勇气。

  但最后半截内容却不是勇气这么简单,一个不小心还会引起各种纷乱和猜忌,到时自己怕是直接被枪毙,所以周亚夫适时收回话题,摸摸脑袋补充:“那她就是真的疯了!少帅,你该知道……”

  “女人一旦有野心,就什么疯狂的事都做得出来。”

  他吞着口水,适时举例掩饰自己话头:“古代武则天为了做皇帝,还不是把亲生女儿掐死诬陷对手,当年川岛芳子为了上位,还不是脱掉衣服陪睡了几百军官,所以女人永远是不可理喻的。”

  楚天捕捉到周亚夫的古怪神情,知道这家伙有话没说完,于是靠在椅子上开口:“亚夫,你刚才想说些什么?是不是发现问题所在?你为何不把它说出来,难道是怕我泄露出去让你掉脑袋?”

  “没有!”

  周亚夫摇摇头:“我只感慨女人的疯狂。”

  楚天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目光玩味地看着这员大将,其中意义清晰可见,那就是让周亚夫把最后半截话道出来,周亚夫心虚无奈地收住话头,但还是没有把心中想法说出来,那真不能嚼舌头。

  等待许久没有等到答案,楚天望了一眼满头大汗的周亚夫,最终还是不再为难他:“算了!你不说也无所谓,我迟早能猜出里面乾坤;你暂时不要跟踪任晓璐了,想法子搜集她昔日的罪证。”

  “明白!”

  周亚夫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随即点点头回应:“我马上回去暗中搜集她的恶劣行径,最迟三天整理成册交给你。”他清楚楚天跟戴公公的交情,所以找任晓璐短处怕是未雨绸缪牵制后者。

  “戴公公现在何处?”

  在周亚夫要离去时,楚天皱起眉头抛出一个问题,前者没有半点思虑,直接回应:“他一大早就带人去京城墓园,像是拜祭一些什么人,不过老戴保镖身手强悍,警卫局和我们都无法靠近。”

  “所以他在里面干什么,我们不太清楚。”

  楚天漫不经心地点点头,随后示意周亚夫离去做事,接着他就站起来走向花园,挥手叫来郭东海向京城墓园驶去,他不管任晓璐是真疯还是内有乾坤,他都要阻止那女人疯狂:老戴不能出事。

  既然看不透京城,那自己直接搅拌起来。

  凉风习习。

  京城墓园除了秋天应有的清爽外,也开始涌动着一抹透骨的凉意,在墓园一处停放着两辆不起眼的轿车,车内各自有两人冷漠沉寂,他们的态势跟墓园环境很相似,只是望向门口的目光很飘忽。

  他们看看时间,脸上划过一丝无奈,已经足足等了两个半小时了,目标还是没有出现,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他们试图向戴公公拜祭方位靠近窥探,但戴氏保镖呈现的态势却让他们不敢乱来。

  那几个全是三山五岳的人!

  就当这批便衣男子准备无奈死守必经路时,车窗忽然被轻轻敲响,一名男子先是眉头一皱,他见到一名眼镜小子正敲着车窗,偶尔勾勾手指,不紧不慢,脸上玩味之意似乎要他们赶紧滚出来。

  深灰色的车窗没有第一时间显示楚天面目,所以这名男子显得很不满,尽管他对楚天悄无声息靠近他们而吃惊,但身份显赫背景强硬的他们,自然不把眼镜小子放在眼里,于是摇下车窗喝道:“滚开!”

  一声厉吼,另一人就闻声而动钻出车门,一掌狠狠去推忽然冒出的楚天,最先接触楚天的汉子,手掌还未落下,他就被楚天一脚踹了出去,整个人像是断线风筝般摔在地上,半天都难爬起来。

  与此同时,楚天硬生生将一名使出擒拿手且体型比他大两倍的汉子踏向地面,路面一层草沫被魁梧躯体砸的翻飞,声势惊人,后面钻出来的两人脸色巨变,齐齐望着楚天开口:“你什么人?”

  “楚天!”

  或许看在他们是中央警卫局的份上,楚天今天算是手下留情,否则这四人早就被秒杀了,随后踏前一步开口:“我知道你们是任晓璐派来,也知道你们是来盯戴公公,更知道你们奉命行事!”

  “不过戴公公是我朋友,我不喜欢他受什么伤害。”

  双方背负在后面,楚天望着神情震惊的四人补充:“你回去告诉任晓璐,就说我楚天管定戴公公的事情,如果她有什么不满尽管来找我!另外,她不要再派人来盯梢了,否则我会杀掉他们!”

  四名跟踪者神情复杂,他们没想到眼前小子就是鼎鼎大名的楚天,而且他还介入到戴公公跟任家的恩怨之中,于是心里都百般无奈,他们是任老一手提拔培养的人,对任家自有一股认知归属感。

  所以对任晓璐命令是绝对执行!

  但楚天的威名也摆在明处,谁都知道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而且楚天刚才展示的身手,已经足够告示他们不是对手,自己再硬扛下去怕是要埋在京城墓园,当下深深呼吸开口:“好!”

  “我们会向任小姐转告。”

  随即他们就转身钻入轿车离去,坐在车上都微微自嘲,还以为这几天跟踪足够水平,让人神不知鬼不觉,谁知连不关事者的楚天都知道,可想而知目标戴公公也清楚,四人不由生出一抹惭愧。

  “少帅,何必赶走他们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戴公公诡异地站在楚天身后,脸上保持着笑容开口:“让他们都跟着好点,起码我知道是什么人在盯着我;赶走了这一批,只会来另一批更厉害的人,反倒让我难于捉摸。”

  “戴老,没事。”

  楚天呈现出一抹自信,手指轻轻挥动道:“任晓璐虽然狂妄自大,但对我还是忌惮三分,而且她也清楚我的性格,为了任家亲信生命安全,她绝不会再派人来盯梢,如果真来,就让我来解决。”

  “我会让那愚蠢女人知道,跟我作对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戴公公轻笑着拍拍楚天肩膀,随即喃喃自语:“任晓璐愚蠢?不,她绝不愚蠢,那女人不是无知之人。”他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最终像周亚夫一样适时收住话题,话锋偏转:“谢谢你帮忙。”

  “少帅,走,我请你吃饭。”

  戴公公悠悠一笑:“顺便跟你谈谈台湾的事。”

  楚天却皱着眉头,总感觉有些东西游离自己感知。任晓璐针对的人是戴公公!

  周亚夫不愧是国安的王牌科长,在楚天交给他私人任务五天不到,不仅把任晓璐日常生活情报全部摊给楚天,还从警卫局精锐身上推敲出一答案:“三十名警卫,每天三班六人轮流盯着戴老。”

  说这两句话时,周亚夫是小心翼翼地,他清楚自己推断正确将意味着什么,所以他不忘记对楚天补充几句:“敢派探子盯戴公公的梢,任晓璐如果不是有中央最高领导授权,那她就是疯了!”

  周亚夫眼里流露出一抹讥嘲时,也涌现出一股迷茫开口:“不过我好奇的是,任晓璐盯戴老的梢干吗?戴老对共和国忠心耿耿,数十年的默默贡献没几人能及得上,任晓璐究竟在查些什么?”

  “她确实疯了。”

  楚天心里已经捕捉到一些东西,也似乎明白任晓璐在玩什么花样,敢情是要踩着戴公公上位,而她杀手锏必然是戴公公的历史身份,他清楚,任晓璐爆出这秘密时,天朝肯定掀起一番尴尬风云。

  不过他又无法告知周亚夫,于是楚天靠在沙发上叹道:“无论是什么事,中央如果要动戴公公早就动了,何必等到这个时候再碰他?肯定是任晓璐假传圣旨做事,这女人怎么愚蠢到这地步。”

  “难道她就看不清对付戴公公的后果?”

  周亚夫脸上划过一丝浅浅笑意,在官场沉淀许久的他比楚天更熟悉一些阴暗,思虑一会回道:“任晓璐绝对不是傻子,此刻却做出傻子的蠢事,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一这是任老和一号意思。”

  “你没看一号和任老都出国访问了吗?时间有些诡异。”

  似乎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需要极大勇气,所以周亚夫脸色都有些红紫,楚天却果断摆摆手,极其肯定的回道:“这绝不可能是任老和一号意思,撂倒戴公公有什么好处?只会自己打自己脸。”

  “既然不是上面的意思,那任晓璐还敢擅自做事……”

  周亚夫眼里蕴含一抹深邃,他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却硬生生吞回去,他知道自己刚才跟楚天推敲一号和任老已是大忌,不过以楚天为人断然不会泄露谈话内容,所以他还是有足够勇气。

  但最后半截内容却不是勇气这么简单,一个不小心还会引起各种纷乱和猜忌,到时自己怕是直接被枪毙,所以周亚夫适时收回话题,摸摸脑袋补充:“那她就是真的疯了!少帅,你该知道……”

  “女人一旦有野心,就什么疯狂的事都做得出来。”

  他吞着口水,适时举例掩饰自己话头:“古代武则天为了做皇帝,还不是把亲生女儿掐死诬陷对手,当年川岛芳子为了上位,还不是脱掉衣服陪睡了几百军官,所以女人永远是不可理喻的。”

  楚天捕捉到周亚夫的古怪神情,知道这家伙有话没说完,于是靠在椅子上开口:“亚夫,你刚才想说些什么?是不是发现问题所在?你为何不把它说出来,难道是怕我泄露出去让你掉脑袋?”

  “没有!”

  周亚夫摇摇头:“我只感慨女人的疯狂。”

  楚天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目光玩味地看着这员大将,其中意义清晰可见,那就是让周亚夫把最后半截话道出来,周亚夫心虚无奈地收住话头,但还是没有把心中想法说出来,那真不能嚼舌头。

  等待许久没有等到答案,楚天望了一眼满头大汗的周亚夫,最终还是不再为难他:“算了!你不说也无所谓,我迟早能猜出里面乾坤;你暂时不要跟踪任晓璐了,想法子搜集她昔日的罪证。”

  “明白!”

  周亚夫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随即点点头回应:“我马上回去暗中搜集她的恶劣行径,最迟三天整理成册交给你。”他清楚楚天跟戴公公的交情,所以找任晓璐短处怕是未雨绸缪牵制后者。

  “戴公公现在何处?”

  在周亚夫要离去时,楚天皱起眉头抛出一个问题,前者没有半点思虑,直接回应:“他一大早就带人去京城墓园,像是拜祭一些什么人,不过老戴保镖身手强悍,警卫局和我们都无法靠近。”

  “所以他在里面干什么,我们不太清楚。”

  楚天漫不经心地点点头,随后示意周亚夫离去做事,接着他就站起来走向花园,挥手叫来郭东海向京城墓园驶去,他不管任晓璐是真疯还是内有乾坤,他都要阻止那女人疯狂:老戴不能出事。

  既然看不透京城,那自己直接搅拌起来。

  凉风习习。

  京城墓园除了秋天应有的清爽外,也开始涌动着一抹透骨的凉意,在墓园一处停放着两辆不起眼的轿车,车内各自有两人冷漠沉寂,他们的态势跟墓园环境很相似,只是望向门口的目光很飘忽。

  他们看看时间,脸上划过一丝无奈,已经足足等了两个半小时了,目标还是没有出现,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他们试图向戴公公拜祭方位靠近窥探,但戴氏保镖呈现的态势却让他们不敢乱来。

  那几个全是三山五岳的人!

  就当这批便衣男子准备无奈死守必经路时,车窗忽然被轻轻敲响,一名男子先是眉头一皱,他见到一名眼镜小子正敲着车窗,偶尔勾勾手指,不紧不慢,脸上玩味之意似乎要他们赶紧滚出来。

  深灰色的车窗没有第一时间显示楚天面目,所以这名男子显得很不满,尽管他对楚天悄无声息靠近他们而吃惊,但身份显赫背景强硬的他们,自然不把眼镜小子放在眼里,于是摇下车窗喝道:“滚开!”

  一声厉吼,另一人就闻声而动钻出车门,一掌狠狠去推忽然冒出的楚天,最先接触楚天的汉子,手掌还未落下,他就被楚天一脚踹了出去,整个人像是断线风筝般摔在地上,半天都难爬起来。

  与此同时,楚天硬生生将一名使出擒拿手且体型比他大两倍的汉子踏向地面,路面一层草沫被魁梧躯体砸的翻飞,声势惊人,后面钻出来的两人脸色巨变,齐齐望着楚天开口:“你什么人?”

  “楚天!”

  或许看在他们是中央警卫局的份上,楚天今天算是手下留情,否则这四人早就被秒杀了,随后踏前一步开口:“我知道你们是任晓璐派来,也知道你们是来盯戴公公,更知道你们奉命行事!”

  “不过戴公公是我朋友,我不喜欢他受什么伤害。”

  双方背负在后面,楚天望着神情震惊的四人补充:“你回去告诉任晓璐,就说我楚天管定戴公公的事情,如果她有什么不满尽管来找我!另外,她不要再派人来盯梢了,否则我会杀掉他们!”

  四名跟踪者神情复杂,他们没想到眼前小子就是鼎鼎大名的楚天,而且他还介入到戴公公跟任家的恩怨之中,于是心里都百般无奈,他们是任老一手提拔培养的人,对任家自有一股认知归属感。

  所以对任晓璐命令是绝对执行!

  但楚天的威名也摆在明处,谁都知道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而且楚天刚才展示的身手,已经足够告示他们不是对手,自己再硬扛下去怕是要埋在京城墓园,当下深深呼吸开口:“好!”

  “我们会向任小姐转告。”

  随即他们就转身钻入轿车离去,坐在车上都微微自嘲,还以为这几天跟踪足够水平,让人神不知鬼不觉,谁知连不关事者的楚天都知道,可想而知目标戴公公也清楚,四人不由生出一抹惭愧。

  “少帅,何必赶走他们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戴公公诡异地站在楚天身后,脸上保持着笑容开口:“让他们都跟着好点,起码我知道是什么人在盯着我;赶走了这一批,只会来另一批更厉害的人,反倒让我难于捉摸。”

  “戴老,没事。”

  楚天呈现出一抹自信,手指轻轻挥动道:“任晓璐虽然狂妄自大,但对我还是忌惮三分,而且她也清楚我的性格,为了任家亲信生命安全,她绝不会再派人来盯梢,如果真来,就让我来解决。”

  “我会让那愚蠢女人知道,跟我作对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戴公公轻笑着拍拍楚天肩膀,随即喃喃自语:“任晓璐愚蠢?不,她绝不愚蠢,那女人不是无知之人。”他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最终像周亚夫一样适时收住话题,话锋偏转:“谢谢你帮忙。”

  “少帅,走,我请你吃饭。”

  戴公公悠悠一笑:“顺便跟你谈谈台湾的事。”

  楚天却皱着眉头,总感觉有些东西游离自己感知。

  (https://.biqugex./book_467/480767.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