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章 你们的人质已经被炮决

作者:上善若无水更新时间:2019-06-12 19:30:03
  ‘叮!’一声脆响,燕飞甩开黑冰火机点燃香烟。一脸悠然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丝毫没有范文程想象之中的那种慌乱,当然也不会急切的去问他“先生何以教我?”

  “你这个梗真的是太老了。”燕飞吐出口烟圈之后轻蔑的看向范文程“现在神剧都不用这些。”

  范文程一脸惊异的看着燕飞手里的火机,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冒火的。难道是什么仙家法器?听到燕飞的话之后神色一怔,急忙出声“侯爷明鉴!自古功高震主之人无论是保全自己还是想登上更高的位子都要给自己留下后路才行。”

  范文程赤果果的说着堪称是大逆不道的话。说满清是燕飞的台阶,只有满清存在燕飞才能名正言顺的继续掌握兵权而不至于被朝廷鸟尽弓藏。

  总之就是各种危言耸听的话语,里里外外的意思就是让燕飞能放满清一马。因为留着满清对燕飞来说还有用处。

  范文程拍着胸脯保证,只要燕飞愿意放过满清。那无论是金银珠宝还是名马美人要多少给多少马上就给燕飞送过来。甚至范文程还表示大清皇帝陛下仰慕冠军侯,愿意拜燕飞为干爹称皇阿玛。

  这是明显的挑唆之策,燕飞要是接受的话那就等于是公开和朝廷与皇帝撕破脸。多尔衮的想法就是让燕飞后方不稳从而给他恢复元气的机会和时间。反正只是喊爹而已,努尔哈赤不也喊了李成梁几十年的爹嘛。

  只是,很明显他们不清楚燕飞根本就不在乎什么皇帝和朝廷。也绝对不会接受什么和谈。至于金银珠宝名马美人的,打下了沈阳之后自己拿就是了。

  “条件还不错,是不是?”燕飞看向一旁的郝摇旗笑着询问。而郝摇旗则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侯爷。”范文程正准备趁热打铁的时候,燕飞却是面色一绷,目光锐利的看着他“可是我不同意!”

  “你的遗言都交代完了吧?现在我宣布你的汉奸罪名成立。”燕飞目光冷冽的看着大惊失色的范文程,用力的挥了挥手“把他塞到炮管里,炮决!”

  满清是华夏千年以来最凶残的对手,超过两亿的汉人被杀的只剩下几千万。无数次的屠杀与一次又一次的文化阉割直接让华夏沉沦到了数百年的黑暗深渊之中。

  从东亚病夫到八国联军,从火烧圆明园到日本鬼子进华夏。所有的一切源头都在这里!

  哪怕是没有龙魂的任务,燕飞也是绝对不可能放过他们!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啊!!”被卫兵拽着猪尾巴直接拖出去的范文程哭泣挣扎,声音凄绝简直就是让人为之落泪。

  “屁的国。”燕飞重重吐了口唾沫“大清亡了!”

  炮决是在宁远堡前举行的,驻守宁远堡内的数千清兵涌上城头看着哭泣哀嚎的范文程范大学士被五花大绑着推到一门火炮前面。之后被几个强壮的士兵捆成了四肢交错抱着炮管的姿态。而黑洞洞的炮口直接就顶在范文程那瘦弱的胸口。

  “饶命啊~~~”范文程那凄厉的嚎叫声响是如此的恐怖,就连宁远城头上的清兵们都被吓的浑身一哆嗦。

  “行刑吧。”燕飞捏了捏手指,向一旁等候他命令的腾逸风点了点头。

  腾逸风原本是职业看风水的,能请得起他的都是大富大贵之家。原本小日子过的不错,可天灾人祸来了之后也波及到了他。实在快活不下去了就在京师城内摆了个算命摊依靠胡说八道来糊口。

  直到锦衣卫全城抓捕看风水的和盗墓的,得知腾逸风也曾经是做这一行的就将他抓起来送到了燕飞的军营里。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燕飞表示愿意留下来的好吃好喝待遇优渥。不愿意留下来的一直打,打到愿意为止。这下真是没人不愿意,全都兴高采烈的留在了炮兵部队之中。

  因为对数学计算比较有心得,而且对那些从未见过的先进测量仪器非常有兴趣。技术出色的腾逸风一路升迁居然做到了炮兵营副将的位子。

  炮兵营没有总兵,所以他就是最大的那个。祖上多少辈从未当过官的腾逸风对燕飞那是感激涕零,就差天天免费帮燕飞看风水算命了。

  腾逸风亲自走到这门12磅拿破仑炮的后面拿起了炮绳,在范文程的哭喊声中用力一拽!

  这一炮用的是榴霰弹,范文程这位大汉奸整个身子都被轰成了碎块。只剩下了绑在炮管上的四肢还在无力晃动。因为他而死的人们,此时可以安息了。

  “城里面的人都给我听着!”炮决范文程之后,燕飞拿着一个大喇叭走到了宁远城前对着城头上的清兵们大喊“你们的人质已经被处决,现在马上自杀的话,我可以为你们留一具全尸!我给你们三秒钟考虑的时间!”

  “一!二!三!”燕飞转身就走,路过腾逸风的时候随意挥手“开始。”

  近两百门1857型12磅野战炮开始了轰鸣,一连串的密集炮击声响就像是无穷无尽的惊雷一般撼动着大地。

  宁远城的确是非常坚固,可是它再坚固也扛不住数以百计的重炮持续不断的轰击。城门很快就被轰碎,城墙也开始逐渐松动崩塌。等到整个战场上都被弥漫的硝烟所覆盖之后,燕飞终于下令停止炮击。

  驻守在宁远城里的是三百个镶白旗的旗丁,配属着两千多的包衣和蒙古人。原本他们以为至少能守住一个月,可号称固若金汤的宁远城墙在不到一个时辰的炮击之下就垮了!

  因为山海关之战的时候大批中高层将领阵亡,这支清兵的指挥官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牛录额真。而当炮击结束之后,头晕眼花双耳流血的牛录额真晃悠着爬上了垮塌的城墙向外看去。然后他抬手遮住了眼睛,因为太刺眼了。

  一道由金属海洋构成的人墙泰山压顶般向着这边涌过来,他们身上那些明晃晃的铠甲在阳光的反照下刺的人睁不开眼睛。

  山海关之战的时候没来得及用上的最后一万炮灰终于派上了用场。这些铁罐头们沿着火炮轰塌的豁口汹涌而入,杀进宁远堡之后对着守军进行了一场血腥的清洗之战。

  驻守这里的都只是残兵而已,不但士气低落而且绝大部分甚至都不是真的鞑子。此时这种情况下还能有谁愿意继续为大清效死,很多包衣和蒙古人全都跪地投降。

  对于那些投降的人,炮灰们并不在乎。他们的目标只有真鞑子而已。毕竟想要脱离炮灰营的话至少需要两颗真鞑子的脑袋,所以见到真鞑子的时候一个个悍勇无双,比玩命的还可怕。

  “大都督。”郝摇旗来到燕飞身边出声询问“那些俘虏该如何处置?”

  “全部枪毙。”

  “是。”

  宁远堡的战斗仅仅持续了几个小时而已。实际上当众多的火炮轰垮了城墙,当成千上万的铁甲兵涌入之后这场战斗就已经宣告结束了。

  守卫宁远堡的近三千清兵无一逃脱,全军覆没。而燕飞仅仅是在这里修整了一个晚上之后,第二天一早就继续开拔向着连山堡方向前进。

  从孙承宗时代开始一直到袁崇焕再到此时此刻,每年几百万两银子的辽饷大都扔进了这个所谓的宁锦防线。而这个防线和二战时期高卢鸡们修建的马奇诺防线差不多,都是看着好看可没有野战实力的话就只能是被一一围攻击破的垃圾。

  那么多的财富没有用在组建精锐野战部队上,而是选择修城堡。最终的结果燕飞也是非常清楚,整个防线屁用没有。

  被多尔衮寄予厚望,被认为是至少能拖住明军一年的宁锦防线在燕飞的面前就连一个星期的时间都没能坚持住。

  从宁远开始到之后的连山堡,塔山堡,松山堡,锦州直到大凌河全都被燕飞一战而下。抵抗时间最长的也没超过一个下午。

  零零散散干掉的真鞑子足有五千多,而那些包衣和蒙古人则是高达近十万之众!

  包衣什么的还能剩下多少不清楚,可这次跟随满清一起南下准备抢钱抢粮抢女人的蒙古骑兵们算是死绝了!

  突破了这些坚固城堡组成的防线之后,燕飞的大军浩浩荡荡的卡车开道拖拽着大炮运载着士兵和物资轰轰隆隆的开道了沈阳城下。

  “七哥,你怎么来了?”沈阳城头,原本多尔衮面色阴冷的站在城墙上看着城外沐浴在金色夕阳之下正在布置的炮兵阵地的明军,不过当他看到面色蜡黄的阿巴泰走过来的时候急忙上前搀扶。

  “我的儿子都死了,我要为他们报仇!”儿子都死在了燕飞手里的阿巴泰看着城外那绵延不绝的明军帐篷,牙齿都咬出了血来。

  此时除了躺在病床上的代善与阿拜,原本就游离在核心之外的巴步泰与巴步海之外。努尔哈赤的十六个儿子里还能用的只剩下了多尔衮与阿巴泰。

  原本为了争权夺利恨不得杀光自己兄弟的两人,此刻看着外面密密麻麻的明军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死寂之中。

  “七哥,那些大炮必须毁掉。”多尔衮已经从逃回来的人口中得知整个宁锦防线的城堡都是被这些火炮轰开的消息,他很清楚如果不能毁掉那些大炮的话,沈阳城也不见得能坚持多久。

  “我去!”阿巴泰沙哑着声音低吼“今天晚上我就去夜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