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356章 令人垂涎1

作者:黄河之子521更新时间:2019-07-12 07:11:22
  再看这个所谓的眉姐,的确有着独领风骚的潜质,简单盘起的秀发下,粉颈修长玉莹,灯光映射在她那充满着古典美的玉颊上,凭增了几分清妍和神秘,那对仿若有着生合奔放的眼眸,水汪汪地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迷雾,让人无法一眼看个通透。尤其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高贵之气,足以将厅内所有的贵夫人们比了下去。这样一个气质非凡、高贵无双的贵夫人,怎么会和TL组织扯上关系?

  此时此刻,我的脑子有些凌乱了。我预感到,TL组织不是单纯的一个人或者是一伙人,而是一个实力很强、涉及很多领域的团体。这个团体的实力,已经足够对中国产生威胁……这种预感越来越深刻,越来越强烈。

  且见眉姐凑近了金铃身边,拿一副居高临下的眼神望着她,试探地问道:“二楼去玩儿两杆,怎么样?”

  金铃显得有些急促,拿不定主意,她转而望了望我,我冲她微微一点头,金铃才冲眉姐笑道:“好啊好啊,有一段时间没打台球了,倒是挺怀念了。”

  就这样,在侍者的带领下,我和李树田各伺已主,一起来到了二楼的台球厅。这里的台球厅分大众台球厅和单间台球厅两种,喜欢跟朋友玩儿清净的,可以选择单间,喜欢热闹的,可以在普通的大众台球厅里娱乐,而台球小姐们都穿着类型车模似的时尚装束,紧身亮色露脐上衣,白色短裙,高跟三角底儿皮凉鞋,身材曼妙无比,笑容如沐春风。当然,也有少数的台球小哥,穿着笔挺的黑白相间的制服,个个英俊潇洒,礼貌周到。客人可以自主选择服务人员,男女皆可。

  我们一起走进07号台球厅,一种清新的感觉油然而生,这厅不大,但布局很妙,台球厅位于中央,美丽典雅的台球小姐端庄地立在一角,脸上始终挂着微笑,墙壁四周是普通人根本看不懂的抽象画,用镶着金边的方框固定着,红地毯,浅黄色窗帘,一种温馨无比的感觉沁人心脾。台球厅上方的吊灯,呈圆形,圆形吊灯周围带有十几颗花状的小灯,形成一副美丽典雅的图案。侍者将灯光的光线调至最合适,然后与台球小姐一起,站在旁边静候差遣。

  据说,贵夫人俱乐部里的台球厅堪称全国台球娱乐之最,造价五千多美元的台球杆是镶了金环的,而在这里打球的花费也相当巨大,每杆一千元,还是会员价。也难怪金铃会对开办这种俱乐部感兴趣,利润空间之大,的确是令人垂涎。

  一切就绪后,眉姐和金铃各自握了一根台球杆,开始了角逐。我则有了机会跟李树田搭搭话。

  看的出来,李树田在眉姐面前,显得相当守礼。他在墙角处站定,神态炯炯地盯着台球案板。

  相对于李树田,我倒是没有他那般拘谨,我干脆在他旁边的竹椅上坐了下来,抱着胳膊观看二位女士打台球的精彩表演,同时伺机想跟李树田聊几句,探听一下风声。

  李树田见我坐下,眼睛里衍生出几许鄙视。也许其中还带有嫉妒的嫌疑。在他看来,同样是保镖,我坐着,而他却只能乖乖地站着,岂能不产生异念?

  我暗笑了一声,轻声问对他说了一句:“喂,老哥,坐下来休息休息吧!”

  李树田斜望我一眼,皱眉道:“坐你自己的吧,我站惯了。”

  我倒也没再说话,心想看你坚持得了多久。于是将目光投向了正在打台球的眉姐和金铃。

  金铃打球的姿势很优美,偶尔会翘着屁股弯腰摆姿势,美裙包裹下的丰臀便尽情地展现在面前,修长的玉腿如婴儿般光泽滑亮,洁白无暇,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将美感演绎到了极限,我这才明白,原来其实女人的美是无局限的,不管是在工作、生活还是劳动、娱乐的过程中,都能将美展现。金铃的美算是一个传奇吗?当然,眉姐在挥球之间也毫不逊色,她那或凝重或开心的表情,还有那挥杆的举止,无一不显得高贵典雅,举止俏美。两位美女打台球的场景,倒极像是一副美到极限的‘台球美人图’,就连一旁的男侍也看的失了神。另外两名女侍一个劲儿鼓掌叫好,纷纷惊叹于二位美女这惊世骇俗的身材和美貌。

  我再瞅了一眼身边的李树田,他仍然笔挺地站立着,眼睛直观前方。但是虽然他尽量让表情表现的波澜不惊,明察秋毫的我却在这种平静的表情中发现了些许漏洞。其实,他的眼神,也刻不容缓地在二位美女身上搜刮着,美不胜收,应该就是这位相貌堂堂的‘前中南海保镖’的切身感受吧。

  两位女士台球打的津津乐道,确切地说,我真的没想到金铃还是个台球高手,挥杆间镇定自若,潇洒至极。眉姐倒也不是省油的灯,与金铃较量的不分上下。

  一局过后,金铃以领先一球的微弱优势取胜,眉姐将球杆立在胸前,饶有兴趣地笑道:“一天不见,金铃妹妹现在的球技长的很明显嘛!”

  金铃谦虚道:“是眉姐让着我。”

  眉姐呵呵笑道:“再打两杆,三局两胜,谁输了谁请客吃夜宵,怎么样?”

  金铃道:“好啊好啊。”

  侍者拿三角架将球固定好,眉姐正想开球,却用余光瞟见了一旁站的笔挺的李树田,然后再瞟一眼坐在竹椅上的我,对金铃说道:“还是你的保镖放的开,你看我那位,一直傻乎乎地站着,跟个雕塑似的。”

  很明显,这是一种变相的炫耀和讽刺,眉姐其实是在炫耀自己的保镖职业素质高。这些高贵之人说起话来,不仔细听是听不出褒贬的。

  金铃倒是微微笑道:“那就让你的那位保镖也坐下吧,老是站着不累啊!”其实金铃怎能发现不了眉姐的讽刺,只是她用了一招‘将计就计’,干脆就装作听不出她的讥讽,也算是顺便卖给李树田一个人情。

  眉姐倒是没再说什么,冲李树田一摆手,说道:“李秘书,坐下吧,别老跟僵尸似的站着了。”

  李树田得到批准后,脸上的拘谨倒是缓和了几分,姿势优雅地挪了挪步,按照标准的军人动作坐在我的身边,胸脯笔挺,坐姿端庄。

  我暗暗笑了笑,心想这位仁兄也太能做作了,何必如此?在部队上这样做无疑是明知之举,但是在社会上如此正规,不被人怀疑是精神有问题才怪。

  然而当眉姐的眼神从李树田身上移开后,李树田马上变幻了一种姿态,又是伸手捶背又是伸手按腰,嘴上裂出一道斜缝儿,看的出来,规规矩矩地站了这一段时间并不是什么好滋味儿,但是为了讨好主人,他又不得不这样。毕竟,这直接牵扯着某些经济利益,如果让主人高兴了,没准儿三万五万的赏钱就能到手。由此也可以看出,眉姐对李树田的管教可谓是非常严格,在一定程度上来讲甚至可以用‘专业’来形容,不知道眉姐如此严格要求自己的保镖,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总之,李树田如此再三的做作表现,让我这个现役的共和国军官,也觉得过于夸张了。

  待眉姐的眼神再次朝这边看来,李树田又重新恢复了良好的坐姿,目光炯炯地盯着台球案,一副威严冷酷的帅气模样。

  我强忍住笑,心想都四十岁的人了,何必如此?

  第二局开始,金铃突然疑惑地问眉姐道:“眉姐,刚才我听你叫你的保镖李秘书,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还有其它兼职?”

  眉姐将杆收于胸前,似乎是有意享受那名贵球杆在胸前的磨擦之爽,眉姐望着李树田笑道:“金铃,这你就不懂了吧。眉姐告诉你,我的这个保镖,以前曾经是名震世界的中南海保镖,在中国高层,首长身边的警卫人员一般有两种职务和称呼,一种是警卫参谋,一种是警卫秘书。我们家的保镖都有职务,李树田是其中职务最高的,所以是警卫秘书。”

  金铃对于眉姐的话听的云里雾里,但是我听后却为之一惊。谁会想到,一个妇道人家会对国家警卫的情况,了解的如此透彻,不能不令人深思。

  且听金铃饶有兴趣地问了一句:“难道眉姐跟中央首长有什么关系?眉姐究竟是做什么的?”

  眉姐微微一笑,持杆击球,球进后才站直身子道:“金铃,记住眉姐送你的一句话:不该知道的,不要问。知道多了,反而对自己不好。”

  好神秘的一句话,令金铃显得有些尴尬,但她还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静看着眉姐挥杆。

  我想借机会跟李树田聊几天,从而挑逗起他的斗志。看的出来,他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强者,而且比由局长先前的介绍,还要强很多。我从小喜欢和强者挑战,再加上听说了李树田的‘暴行’之后,我更有心会会这位国家警卫界的老‘前辈’了。

  但是李树田似乎显得非常矜持,我几次与他搭话,他都是待答不理。甚至还冷眼怒视于我,以示威严。

  真是拿他没办法。看的出来,他似乎是有些走火入魔了。

  结果是直至金铃和眉姐连续打了三局之后,我仍然没有成功地和李树田搭上话,他简直就像是个哑巴,对聊天说话仿佛不敢兴趣。

  打完三局,眉姐似乎已经尽兴,虽然是一胜两负输给了金铃,但是她的脸上,却挂着满足的笑容。

  侍者从二女手中接过球杆,二女坐下来休息闲聊了几分钟后,眉姐又突然提出去游泳。

  金铃先是婉拒,但却经不起眉姐的再三邀请,于是终于同意。

  于是,在侍者的带领下,我们一起转战到了游泳池。

  我敢说,这是我有生以前见过的最豪华的游泳池。游泳池的规模和奢华程度,足以超过特卫局专供首长游泳的游泳池。游泳池面积很大,简直像是一个大型的海边浴场。游泳场地的装修风格,更是美到极限,长约十公里左右的馆壁上,挂满了游泳模特的泳装图像,一句颇有创意的广告词,升在游泳馆上空,条幅上写着‘贵族水色,泳者天下’八个大字,谐音双关,令人神往。此时,池里大约已经有十几位贵夫人或是嬉戏或是神游,一种甚是曼妙的女性风光,跃然馆内,绽放出一阵阵扑鼻的香风,令人心旷神怡,疑似人间仙境。

  眉姐和金铃在侍者的引领之下,各自换了一套泳装,并肩有说有笑地下了台阶,试水。

  眉姐穿的是一件红色比基尼,凹凸的身材和白皙的皮肤令人喷血;金铃则穿了一件蓝色的泳衣,性感绝伦,一双美腿足以震撼全场。二位绝代佳人相比之下,各有千秋,几乎是平分秋色。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