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百三十四章:观阴术士

作者:冷得像风更新时间:2019-06-12 19:37:19
  果不其然,马云禄继续说道:“在我们巫师嘴里,这些人被称为山里人。因为巫师自认为是华夏大陆巫师世界所有巫师族群势力的祖宗,所有一切现在形成的巫师族群,都是从巫师中分裂出去的力量。所以,用山里人是表现对于他们的蔑视,但在其余巫师族群的口中则称呼他们为邪目道人,而他们自己则称呼自己为观阴术士。”

  “观阴术士?我只听说过龙族战士、血族战士,这观阴术士又有怎样的本领?跟我们巫师有什么不同?”

  马云禄想了想,笑道:“这群人的本领可就大了去了,他们之所以能将巫师全面的赶出自己原有的势力范围,而巫师们无法染指,那是因为他们对于山势的利用达到了神鬼莫测的境界。

  可以这么说,甚至连毫无生命力的荒草、泥土、顽石,只要到了观阴术士的手中,都能变成杀人利器,而他们对于鬼穴的寻找更是天下一绝。在你们那儿,替人寻龙点穴的风水先生,其实和观阴术士的本领差不多,只不过前者是替人寻找吉穴,而后者是专门寻找鬼穴,一旦误入山中鬼穴,那真是十死也不得超生了。所以说,观阴术士是一群非常可怕的势力,一般巫师没人敢招惹他们。”

  按照马云禄的说法,这群叫“观阴术士”的巫师所干的事情,想想都让人觉得后槽牙阵阵发凉。我不禁说道:“轩辕鼎能在这群人手中夺下昆仑山脉,那还真不容易。”

  “你说错了,很多年以前,确切的说,应该是仅仅七百多年前,华夏大陆无论大地、草原、山川、河流,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全部都掌控在巫师手中。燕子啊,是观阴术士这群人抢夺了巫师的地盘,而不是你说的那种情况。而昆仑玄宫,作为上古时期就存在的巫师势力集中地,也是巫师力量的根本所在,包括巫皇,也就是轩辕鼎,和他的那些本领通天的徒子徒孙们,都住在昆仑山中。如果连昆仑山这个根本重地都保不住,那么,巫师基本上也就等于灭亡不存在了。”

  哦,这也难怪。观阴术士再强大,也不可能把巫师一族经营了两百多万年的昆仑玄宫,给打下来啊。

  但这样的对比,高下也立马能看得出来了。

  想到这里,我就说道,“马哥,看来,巫师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厉害,至少不是一家独大,黑巫师只能欺负白巫师罢了。”

  “在华夏大陆巫师世界中,那真正是能人辈出,就是你说的白巫师,除了那些最低等的算卦先生,到了超级白巫这一层,也不是黑巫师能轻易拿下的,而一旦到了元素师的级别,就算是最顶级的黑巫师也非其对手。这些情况,都被黑巫师们选择性的视而不见,所有人都满足于巫师一族一家独大的幻想当中。

  且不说身边这些巫族势力的逐渐壮大,就连海外巫师族群,也对华夏大陆巫师之地觊觎已久。扶桑鬼巫更是把寻找龙凤双玦作为自己最重要的任务,始终隐秘的在华夏大陆大地进行着。只有轩辕鼎和他的那群弟子门人,还热衷于搞这些毫无意义的权力之争。我看,长期这样下去,黑巫师走向灭亡是迟早的事情。”

  “巫皇轩辕鼎到底是个怎样的巫师,你见过吗?”

  “我们家族为他经营了几百年财富之久,但没有一个人亲眼见过他,以我们家族在昆仑玄宫的地位,是根本不可能见到他的。在昆仑玄宫中有专门负责接待四大巫师家族的巫师人员,地位在昆仑玄宫中也只能算中下等。由此可见,我们这些人的身份和地位情况了。”

  马云禄这句话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这些所谓的“四大巫师家族”居然连轩辕鼎的模样都没有见过。那么,风星痕就算是想要闹事,又闹给谁看呢?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替他担心。

  你连人家大BOSS的面都见不到,只能见一些中下层级别的昆仑玄宫巫师,那这种闹事儿,就几乎毫无意义。

  我不仅苦笑了起来,为这次昆仑玄宫之行。

  不过,这些跟我关系不大,只要我进入了昆仑玄宫的地界,那空大师和鬼灵杀手,就不敢对我动手了。

  ……

  车子很快到了昆仑山脚,这是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从此地登上山后,距离昆仑山中的“地狱之门”只有数公里的距离,而且山路方向和道路均难辨,很容易就会绕进去。而且,无论人畜,一旦进入地狱之门,是绝对不可能再走出来了。

  但正是这样一条道路,却给去山里“觐见”的巫师们提供了方便,作为昆仑山最早的土著,每一名巫师对于昆仑山的地形无不了然于胸,就是闭着眼也不可能进入地狱之门,而且除了那片恐怖区域,昆仑山就是一处旅游胜地,雪山、内湖、森林、草原无一不齐、无一不备。

  所以,进入这里后,一路的景色还是让人不由觉得心旷神怡。不时,还有各种大小动物出来卖个萌。想想,都觉得惬意。

  入山之口风景秀丽,可随着山势的增高,气候逐渐变冷,阳光却愈发的刺眼,我们属于“有身份”的人,还有一群仆从,他们背着从华夏大陆内腹之地带来的土特产,跟在我们后面朝山上攀爬,但是步履稳健,比之我的体能那是强了不少。

  这一路,我都在担心狼骑尉会对我暗中突袭,不过从头到尾,并没有见到他的踪影,可能是人多势众,他自认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也怕过早暴露自己,小心被巫皇轩辕鼎出手给灭了。

  就算轩辕鼎的几大弟子,也够空大师和鬼灵杀手受得了。

  当晚,我们就住宿在山中过夜,马云禄财大气粗,伙食安排的非常丰富,一点都没有行路从简的意思。不过,除了那一次行集体祭拜大巫师牛岭之礼后,风星痕总和其余巫师保持距离,尤其是晚上吃饭时,他一个人远远坐在一块大山石上,背后则是悬崖。

  叶长海低声咒骂道:“摔死你个老狗日的。”

  我对这位只敢在背后嘀咕的巫师厌烦不已,加之他对外人都是一副瞧不起的模样,所以我干脆也不理他。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