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四十五章 无限被虐的好处

作者:剑意墨江南更新时间:2019-04-18 22:32:33
  第一百四十五章无限被虐的好处

  “很简单,只需要将力量内敛即可。”

  副队长淡淡一笑道:“你是不是以为威势越强攻击力越强?有些人战斗的时候,喜欢把气势放出来,看似很恐怖,实则他的力量一般而已。”

  “真气内敛,气血内敛,你要出一拳,把所有的力量隐藏在这一拳之内。有句话说得好,凝炼才是精华。这所有的力量全部凝炼到一拳之内,凝炼到极限,当他爆发的时候自然十分恐怖。”

  陈凌浑身一震,若有所思起来。

  内敛,凝炼。

  他不傻,相反很聪明。

  副队长一番解释,他很快明白过来。

  但是说的轻松,想要做到,可也没有那么容易。

  将气血真气等力量聚集到你要攻击的一点,凝炼到极致,并且一丝不散,需要长时间的磨炼以及高强度的操控力才能做到。

  一旦做到,陈凌可以想象,攻击力必然是大幅度提升。

  “想通的话,继续吧。这些都是实战的小技巧,但仅凭用心是做不到的,唯有实战才能最快的进步。”

  “哪怕是只是一些小技巧,对个人的战斗力也有着显著的提升。”

  “你的天赋很强,悟性也不弱。若是不陨落,用不了几年,恐怕雷域最强者之列必有你的名字。”

  这位副队长一番长言,让陈凌面露惊讶之色。

  这些家伙虽然残暴,不过似乎也是用心在训练他们。

  这些小技巧,用到实战效果是十分明显的。

  不过,后者的最后一句话总让他感觉怪怪的。

  陈凌也没多想,点了点头,然后凝视着副队长,再次出手。

  一次又一次……

  没有例外的,总是被虐。

  几乎是没有反手之力。

  不仅仅是陈凌,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如此。

  惨嚎声更是不断,有些凄惨的满脸都是青肿,浑似猪头一般。

  一次次被虐,陈凌的收获也越来越大,尤其是对方毫不吝啬的将很多经验教给了他,虽然被虐的让人欲哭无泪,但他内心战意却是越来越盛。

  一午,便在这种疯狂碾压的虐斗度过。

  等到结束的时候,所有人包括陈凌在内,都是浑身疼痛,疲惫不堪的瘫软在地。

  这种训练,不仅消耗体力,还消耗心神。

  一午下去,精神松懈,简直是生无可恋。

  短暂的休息之后,众人纷纷咬紧牙关,强忍着不适盘坐下来打坐修炼。

  这种状态修炼是最佳的状态,全身吸收力量的效果能够达到最高,往往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痛并快乐着。

  一个多时辰后,众人也都恢复完毕,午再次享受那种生无可恋的吃肉经历。

  下午,魔雾训练。

  一众人进入魔雾,实力稍强些都开始往深处前进。

  没有限制,想坚持多久多久。

  不过,没人想很快认输,第二个月可要进入魔灵谷深处历练,如若这个时候偷懒,到时候痛苦的还是自己。

  因此,众人都是卯足了劲。

  随着深入,魔雾的力量逐渐增强,众人的压力几乎呈几倍增长。

  陈凌深入了三丈左右停了下来,哪怕有着气血封锁抵抗,巨大的压力也让他有些支撑不住。

  当即停下来,一边适应,一边将体内魔雾给逼出。

  一下午时间,途有人抵抗不住,甚至是跑出去,休息一会再次进入。

  第一梯队,陈凌、寒紫风、雷万阔、秋杰以及两个半步地丹的武者,已经深入到了五丈左右。

  时间迅速流逝,入夜,众人才有了自己时间。

  不过,即便是夜晚,所有人也都是在修炼度过。

  众人渐渐忘记了时间,这种凶残的试炼虽然可怕,但收获一样成正,所有人都沉浸在其,疯狂被操练,被虐斗。

  一天一天的过去,每个人的实力都有着巨大的提升。

  这天入夜。

  恢复疲惫之后,陈凌再次开始修炼缚脉锁。

  血脉印记凝结的速度更快了,心念一动,几乎是在眨眼之间眼花缭乱的凝结成功。

  陈凌神色肃然,心头古井无波,一丝杂念都无。

  真气涌荡而出,如若丝线一般穿插在血脉印记之。

  一息、两息、三息、四息……

  当第十息时间到的时候,陈凌双手之间的血脉印记陡然散发出一股诡异的波动,通体淡金成血之色,滴溜溜的悬浮在双手之间。

  成了。

  陈凌无动于衷的脸突兀的浮现出一抹喜色。

  缚脉印。

  这印记之蕴含着血脉力量与真气,纵横交错组成了缚脉印,一旦催发,将会影响武者的血脉力量。

  算无法封锁,也会短时间内使得其血脉紊乱。

  “呼,这是训练带来的速度了。”陈凌不禁感叹。

  这些时日天天被操练,虽然疲惫不堪,但也使得众人心境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空灵状态。

  而他的心境变化,也使得修炼缚脉印变得速度极快。

  现在缚脉印成功,接下来是熟练以及将其应用到武者身。

  这个步骤一样是个耗费时间熟练的过程。

  不过,陈凌有信心。

  第一步已经成功了,第二步也不会远。

  缓缓散去手的缚脉印,陈凌继续开始,一次次的凝结、散去、凝结、散去。

  一夜时间,缚脉印已经熟练无,五息之间能彻底成功。

  翌日。

  残酷的训练再次开始。

  不过,大半个月的操练,不少人已经不像最初那般凄惨与狼狈。

  像陈凌等第一梯队的几个人,甚至是可以应对一时片刻。

  “开始吧。”

  随着副队长声音落下,陈凌已经冲了去。

  粗暴的攻击,威势内敛,拳锋可怖,虽然一切攻击都被副队长轻松应对,但陈凌的反应也是可怕,每每在副队长做出攻击的一刹那,他迅速反应过来做出应对之法。

  两个人犹若两座人形凶兽,拳拳到肉,贴身肉搏,澎湃的力量爆发出震耳的气爆轰鸣。

  地更是一脚一个深深的脚印。

  大约半刻钟后,陈凌被副队长击退十几步。

  陈凌顿时剧烈的喘着粗气,满脸汗水,身传来浓烈的酸痛。

  手臂都在颤抖。

  “小子,小把戏还太嫩了点。”

  副队长突然诡异冷笑,而既手掌一拍,一道道淡金色的光印从他身逼出,迅速崩溃。

  “额。”

  看到这一幕,陈凌顿时苦笑起来。

  那光印赫然是缚脉印。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