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68章 小棠,你还有我

作者:慕寒更新时间:2019-04-17 01:25:28
  第68章小棠,你还有我

  “奶奶!”蓝小棠虽然心里难受极了,可是,还是只能握住她的手,不断的点头说:“奶奶,我答应,答应你……”

  似乎得到了蓝小棠的保证,蓝玉珍终于松了口气。她满是皱纹的脸颊上露出一抹虚浮的笑意,冲着蓝小棠伸出手来:“小棠,你是我蓝家最懂事的孙女,将来你姐姐如果回来,你们都要好好的,笑着活下去……”

  说着,她的手无力地垂下,眼睛也缓缓闭上。

  “奶奶!”蓝小棠惊慌地大叫,一旁,医生察觉不对,也连忙过去检查。

  洗手间里,时慕琛听到动静赶了过来,就看到蓝小棠跪在蓝玉珍的病床前,眼神空洞,脸上都是悲痛的情绪。

  医生检查之后,很遗憾地说:“对不起,蓝女士已经走了。”

  虽然刚才似乎就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当这一刻来临的时候,蓝小棠依旧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伸手摸向蓝玉珍的手:“医生,你看,我奶奶的手还是软的,不可能走了啊,你再帮看看,万一她只是睡着了呢?”

  “小姐,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看惯了生老病死的医生,此刻看到老人离世,身为儿女的却不在身边,只有一个孙女,听了谈话内容还是养女,也不由唏嘘。

  “医生,我求你了,我奶奶明明好好的,我前几天还去看过她,怎么可能……”蓝小棠拉着医生的手:“要不然,用电击的方法,说不定就抢救过来了呢?”

  医生有些为难,一旁,时慕琛走过来,将蓝小棠的手从医生那里扳开,他握住她的肩膀,眸光锁住她,语气认真而又严肃:“小棠,蓝奶奶走了,她已经离开了,救不过来了。”

  “不、不!”蓝小棠不断地摇头,拼命地忍住眼泪:“我不相信,我要把奶奶叫醒!”

  “小棠!”时慕琛语气变得严厉了很多:“蓝奶奶已经走了,我虽然和她接触不多,但是也知道,她更希望入土为安。”

  入土为安,那么就真的天人永隔再也见不到了……蓝小棠猛地惊醒过来,她的眼睛睁大,蓄积已久的眼泪就好像决堤一样涌落下来。

  原本心中的信念崩塌,一时间,她几乎无力地软倒。

  时慕琛伸臂将她抱进怀里,声音温柔了下来:“好好哭一场吧,哭醒之后,还有一场战斗要打。”

  听到他的声音,她再也忍不住,靠在他的胸口放声大哭。

  时慕琛平时虽然随性,但是,也是有些洁癖的,可此刻,蓝小棠的眼泪鼻涕全都糊在了他的胸口,他也根本没有动一下。

  不知哭了多久,蓝小棠的嗓子都哑了,她从时慕琛的怀里抬起头,闷着声音道:“慕琛,我奶奶离开我了,怎么办?”

  她的声音有些发哑,一米六四的个头在他的面前看起来娇娇小小的,发红的眼底带着几分惊恐和迷茫,就好像一只走失了的小兽。

  时慕琛只觉得心里好像被细针扎了一下,他握着蓝小棠的肩,认真地说道:“小棠,你还有我。”

  蓝小棠的心颤了一下,她拉住时慕琛的衬衣下缘:“慕琛,我害怕……”

  “别怕,我会陪着你的。”时慕琛说着,又伸臂将蓝小棠紧紧抱在怀里,将自己的力量传给她:“小棠,这世界上的没有过不去的坎,再艰难,终究还是只会成为生命里的一个痕迹。何况,我会一直陪着你。”

  他的声音缓慢低沉,仿佛带着一种莫名的安抚力量,蓝小棠只觉得心安了很多,她闷闷地道:“慕琛,那我接下来怎么办?”

  时慕琛道:“我们一起,送蓝奶奶最后一程吧!”

  蓝小棠这才想起来刚才时慕琛打电话的事,不由问他:“你查到什么了吗?”

  “嗯。”时慕琛点头,说着,拍了拍蓝小棠的肩:“乖,先别想太多,现在当务之急是送蓝奶奶离开,其他的事情,我们过后再慢慢计划。”

  “好。”蓝小棠点了点头,一时间,似乎没有那么迷茫了。

  蓝玉珍当初是早就买了墓地的,如今她的亲儿子、媳妇不在,亲孙女也不在,幸亏当初蓝小棠进入蓝家时候办理了领养手续,所以安葬等事情,倒是办得十分顺利。

  原本,蓝小棠也考虑过要不要做一些法事,可是,因为养父养母不见的事,她如果真设置了灵堂和追悼会,宁城蓝老太太的朋友来了,还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所以,她和时慕琛选择了一切从简。

  而整个过程到下葬立碑,蓝氏夫妇都没有出现,甚至一个电话都没有。

  墓碑前,蓝小棠放下鲜花,跪在黑色的大理石上,一动不动。

  旁边,同样一夜没睡的时慕琛陪在她的身旁,静静地看着她。

  “慕琛,你知道吗?”蓝小棠抚摸着冰冷的墓碑静静地道:“我十一岁时候经过公园,看到奶奶落水,于是跳下去救了她。我当时救了她后就走了,她却打听到了我的孤儿院,说要领养我,接我去蓝家。”

  她继续道:“她来接我的时候,周围的孩子都羡慕我,但是,实际我却是很害怕的,因为,那对我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我在孤儿院时候,因为那里教育条件落后,我11岁了,只会认识常用的那些字,数学也不好,只会买菜算钱。跟奶奶回去之后,我开始去了小学五年级,结果跟不上,最后上了三年级。你知道的,三年级的都是九岁左右的孩子,我坐在里面最高,看起来就好像个笑话……”

  时慕琛蹲下来,握住了蓝小棠冰冷的手,伸臂将她拥进怀里。

  “奶奶见我不会笑了,也不爱说话,于是,专门请了老师去家里给我补课,给我一点一点把那几年落下的东西补起来。半年后,我跳到了四年级,又花了一年,终于跟着正常七岁上学的孩子一起,去了他们的班级。”

  “我小学考初中没有考好,奶奶给我找了人,上了姐姐在的好学校。我养父母都说她的钱白花,因为我扶不上墙。但是,奶奶坚持鼓励我,让我一点一点有了信心。”

  “那时候奶奶身体还很好,有时候会出去和朋友一起旅游。她每次回来,都给我和姐姐带礼物。从来,只要姐姐有的,也都会给我一份,甚至,有时候我还比姐姐的多。”

  “有一次姐姐不开心了,奶奶就对她说,小棠没有爸爸妈妈,所以我们只是帮她把爸爸妈妈的那份给她而已,其实,算起来还少了呢!每次这么一说,姐姐就不生气了。”

  蓝小棠说到这里,突然鼻子一酸,她抬起头,泪眼朦胧地看向时慕琛:“以后,以后没有人给我多的那一份了……”

  “小棠,以后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时慕琛拍着她的后背:“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真的吗?”她哭得迷迷糊糊地问。

  “相信我。”时慕琛揉了揉蓝小棠的头发。

  “嗯。”蓝小棠答应着,突然又想起当初时慕琛的话,不由问道:“慕琛,你不是说,什么事都应该靠自己,只有自己强大才不畏艰险吗?”

  时慕琛帮蓝小棠擦掉眼泪:“我们结婚了,在我这里,你靠一下,没有什么的。”

  她听着他的话,只觉得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带来麻麻却温暖的感觉,传遍全身。

  根据时慕琛调查的结果,蓝天集团早已经面临严重亏空,而蓝家的那个家传古董变卖之后,却被蓝氏夫妇输在了赌场之上。

  再加上现任董事长蓝海华及其夫人失踪,所以,后续的事情全都压在了蓝家唯一的成员——蓝小棠身上。

  对于生意方面,蓝小棠完全不懂,时慕琛请来律师和商务团队,在和蓝天集团几名股东会议之后,集团宣布破产。

  蓝海华的债主上门,蓝小棠变卖了集团现有资产,才勉强将债务还上。从此,蓝天集团终于成为历史。

  时慕琛第二天就要去西部了,这天,他陪着蓝小棠回蓝玉珍那里收拾遗物,两人又一起买了一些第二天时慕琛需要带的东西。

  收拾好了时慕琛的箱子,蓝小棠又将蓝玉珍的东西整理放进了储藏室里。

  要锁住柜子,蓝小棠想起蓝玉珍的手机里好像还有些照片,于是,打开了她的手机。

  先是将照片都传到了网上相册,蓝小棠要退出的时候,突然看到蓝玉珍有个语音备份的文件夹。

  这么点进去才发现,蓝玉珍一直都有一个习惯,就是打电话的时候同时录音!

  所以,那天医院里那个电话内容,应该就在手机里!

  蓝小棠从储藏室里出来,马上就点开了那个通话录音。

  “喂,你好。”蓝玉珍道。

  “请问是蓝玉珍女生吗?”这是陈芷柔的声音。

  “是的,你是哪位?”

  “蓝女士,你别管我是哪位,我打电话过来,就是要告诉你两件事的。”陈芷柔开门见山道:“第一,你最疼爱的孙女蓝小棠离婚了,是被时佩林从家里赶出来的,净身出户。现在,她没地方住,只能出来卖。不过你放心,包.养她的男人虽然老点丑点,但是有钱,说不定,你什么时候还能添个私生的曾孙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