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300章 自作孽,不可活(3)

作者:锦荼更新时间:2019-04-15 23:03:01
  偏偏,她又是这幅画的原作者。楚诺诺买下那幅临摹画,一是为了照着它画画,二是故意给算计她的人留下要以假混真的表象,并且故意在收据抬头署上自己的名字,让去取收据的人,以为真的掌握了

  铁证。

  殊不知,一切早在了楚诺诺的掌控之中。

  祖语诗永远也不知道,自己败北的真像。

  上天,亦是公平,从来不会助人下石。

  别墅,书房。

  厉铭封在鱼鹰图前静立了半晌。

  张严垂首在一旁,一幅生死无恋的表情,秋后算帐的时间到了。

  那个口口声声说会罩着他的侠女,回到别墅后就没了影踪。

  真是不仗义!

  算了,就算她仗义的承担下所有的责任,最终受罚的还不是自己。

  在楚诺诺的事情上,厉铭封一直坚持无原则,无底限,无道理的胡乱一通宠的三无守则。

  欣赏完了画,厉铭封才慢慢的转过身来,盯着像小学生认错般的张严,沉沉的开口:“去把诺诺叫来。”“是。”张严乖乖应声,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嗫喃着说,“四爷……不告诉你发生了车祸,其实都是我的主意。我觉得车祸肯定不是个意外,所以让楚小姐先瞒下来,不要

  打草惊蛇,这样才能牵出幕后真凶。”

  厉铭封斜睨着张严,目光锐厉得让人不敢直视。

  “什么时候提高的智商?”

  张严:“……”

  “就你还能看出车祸是阴谋?滚!”厉铭封随手抓起桌上一本书,朝张严扔过去,“自身难保,还想义气。不跑五十圈,别滚回来。”

  张严:“……”

  下楼,遇上端着一份看上去很可口点心的楚诺诺,张严表情肃肃的说:“楚小姐,我已经尽力了。”

  楚诺诺一副我同情你的表情:“我会去找绝世神医为你配副好药,养养你的膝盖。”

  张严:“……”

  书房,楚诺诺把糕点轻轻的放在书桌上,厉铭封正低头愤笔疾书,没理她。

  小丫头趴下身子在桌上,歪着脑袋,笑眯眯的看着某爷,声音软得不得了:“惩罚张严啦。”

  听着女孩子甜软的声音,厉铭封实再是绷不住脸,只得佯睨了她一眼:“不罚他难道罚你?”

  楚诺诺呵呵,拿起勺子舀了一勺蛋糕喂到厉铭封的唇边,乖巧巧的说:“你才舍不得呢。”

  “所以,你就恃宠而骄。”厉铭封张嘴,抿下蛋糕。

  “不是恃宠而骄,而是我知道我有能力处理好这件事情。”

  “自信。”厉铭封佯怒。

  楚诺诺笑笑,恢复了正常的语气:“铭封,你让我接触厉氏堂,是因为什么?”

  “你说呢。”

  “你是想让我拥有独挡一面的能力。你不想让旁人看轻我,你想让所有的人对我尊重,想让所有人的都知道我有资格成为厉氏堂的少主夫人。

  那么,我便不可以柔弱,不能遇到任何一点小事,就向你求援,我要学着自我强大。”

  厉铭封静静听着。

  楚诺诺继续说:“所以,车祸的事,我让张严瞒了下来,既然对方设计让我出丑,我就顺着他们的计谋,配合演戏。只有绝地反击,才会让旁人看到我的能力。

  最具实力的证明,便是在对手最得意忘形之时,给予他们最有力的回击。今天的事件虽小,但我相信,今后我走在厉氏堂里,再也不敢有人拿轻屑的目光打量我。

  再不会有人觉得我只是以色侍人的花瓶,对我随便算计。宝宝,我证明我的能力,也给你长了脸,你应该高兴不是吗?”

  最后一句话,楚诺诺又使出了惯的杀手锏——撒娇。

  她捧着厉铭封的脸,轻轻转向了挂画的位置,“还有哦,我送了这么有美好意义的画给你,你都不表扬一下我吗?难道你不想和我像这两只鱼鹰一样,情深似海么。”

  厉铭封的冷色,早在楚诺诺的话语中温和下来。本来对她就不能真生气,楚诺诺提到鱼鹰画后,厉铭封的心就彻底软了。

  她要和他像这幅画喻意的那样,恩爱到老。

  厉铭封伸手,捏了捏楚诺诺的脸颊,微调:“我没那么黑。”

  “那是,我们家宝宝比鸟帅多了。”楚诺诺捧着厉铭封的脸,趁机吻了一口,他的唇上残留着蛋糕的甜味,楚诺诺巴哒一下嘴唇,“好甜。”

  “里面更甜。”厉铭封伸手,按住楚诺诺的后脑,便是一个深吻。

  书房的门敞开着,邺湑拿着一份资料出现。看着深吻的两个人,他已经习以为常,非常淡定的站在门边,等着两人吻完。

  他抗狗粮能力,已经超强了。

  厉铭封松开了楚诺诺,把邺湑叫了过来。楚诺诺趴在桌上,乖如羔羊的喂厉铭封吃蛋糕。

  “查到没?”厉铭封一边吃一边问。邺湑摇了摇头:“撞洒水车的大货车司机当场死亡,洒水车司机撞到了头部,昏迷不醒。医院跟家属说,他醒来的机率不大,因为承担不起医疗费用,第二天,家属就同意

  医院停了司机的药,洒水车司机也死了。”

  “知道了。”厉铭封语气淡淡,没有意外之色,但眼底却流露出寒芒。

  楚诺诺只觉得空气都冷了冷。

  其实不用深查,楚诺诺也知道,帮着祖语诗制造车祸的人,自然是祖家的人。

  只是,对方做得周全,取不到证据,才让厉铭封有几分顾忌。

  连厉铭封都顾忌的祖家人,会是谁?

  ***

  江家,别墅。

  江素琬穿了一条黑色的睡袍,站在露台着,吹着夜风,淡淡的烟雾,飘袅在空中。

  身着,汪兰芝端着一盘子水果走过来,轻轻的放在了露台上的茶几上,看着女儿明显心思的背影,她疼惜的说:“小琬,吃点水果吧。”

  江素琬没作声,把烟头掐灭在了烟缸里,慢慢的转过身来,走到茶几边坐下。汪兰芝在她的身边坐下,说道:“白天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之前,你爷爷就对我提过,阿四身边有了一个女孩子,让我提醒一下你,结果你不听,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