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017章 敏月专篇:陪伴

作者:芥沫更新时间:2019-05-16 03:36:34
  顾北月回头看了餐堂一眼,便同仆人一边聊,一边往侧厅方向走。

  顾北月问道:“就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仆人答道:“您回来之后,豫王和承老板亲自在北岸找了大半个月,也还是没找着线索。”

  顾北月紧紧锁着眉头,他那双向来温和的眼眸满是凝重。其实,在除夕夜的前几日,他就第一时间收到影子失踪的消息。他思考了足足三个不眠夜,想的不仅仅的影子的失踪,也因此想了很多很多,最后决定瞒着秦敏。奈何大半年过去了,影子竟还是杳无音信,更是交代不了了。他正月里去了一趟西南,其实在西南待得时间也不算非常久,他离开西南就去了玄空大陆,就是为了影子的事。

  虽然不是亲生的儿子,却早视为己出,他能不担忧?不焦急吗?他没说话,继续往前走,却连背影都给人沉重的感觉。

  仆人跟上,又道:“前些日子,皇上要豫王殿下在玄空悬赏找人,幸好被豫王殿下回绝了。主子,皇上也为这事焦急着,您回来了也好,至少有人能劝得住。”

  顾北月这才止步,不悦道:“这不是胡闹吗?”

  若是能在玄空大陆大张旗鼓找人,他们何必等到现在?要知道,他们还有仇人藏在玄空大陆的暗处。如今是他们在暗,敌也在暗,且敌人并不知道冰海染毒的真相。若是因为此时暴露了,那就真真是敌在暗我在明了。不仅找影子得暗寻,就连寻燕儿也必须暗寻。再者,如今玄空大陆有君氏,宇文氏,百里氏三足鼎立的趋势,正是他们在玄空大陆部署力量的最佳时期,他们必须更加谨慎。

  见顾北月生气,仆人心下忍不住感慨。如今敢跟皇上生气的,除了豫王也就主子这位当太傅的了。仆人连连点头:“可不是!皇上必也是急坏了。”

  顾北月不悦道:“他既是急坏了,也是想拿影子这事试玄空的水!如今时机未到,今日别说是影子失踪,就是他失踪了,任何人也都得沉住气!冰海里必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否则,祁连诀不至于冒这么大的险,把自己的命都给算计没了!”

  仆人惊了,“主子的意思是……端木瑶和祁连诀背后还有人?”

  顾北月点了点头。比起端木瑶和祁连诀背后的人,他更关心的是冰海还藏着怎样的秘密,风之力激发出来的那股神秘而强大的力量到底是什么力量?而且,为何冰海之变后,玄空的真气就消失了?而端木瑶和祁连诀背后的人对冰海的秘密又掌控了多少呢?

  近了侧厅,顾北月放慢了脚步,仆人很自觉地中断了话题。

  侧厅里,两个产婆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婆子,但是,一看就知道是手脚麻利之人。一个坐得端端正正的,甚至可以说是拘谨,另一个四下观望,还时不时拉着婢女问这问那。见顾北月进来,她们二人就齐刷刷上前来,一起福身行礼。

  安静拘谨的那位就道了一句,“奴婢拜见摄政王!”另一位先是一句恭喜,而后就开始自我介绍起来,说了一番奉承的话,又做了一番保证。

  北月压根没听。这两位产婆都是太医院那边甄选出来的,能力方面不需要他太操心。他就是过来瞧瞧人,更主要的还是要秦敏来瞧瞧喜不喜欢。他在一旁坐下,这时候秦敏来了,背后跟着芍药。两产婆见秦敏来双双行礼。秦敏也相信太医院的举荐,她打量了两位产婆一番,问了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便问顾北月道:“你觉得如何?”

  顾北月淡淡而笑,道:“这得问夫人了。”

  秦敏道:“我就想你帮我拿主意。”

  顾北月先是愣了下,但很快就无奈笑起来。他示意秦敏靠过来,在她耳边低声:“我觉得一动一静搭配正好,都留下吧。”

  秦敏立马点了点头,“好,就听你的。”

  看着秦敏那明亮的笑容,顾北月越发觉得她变了。准确地说,其实不应该说她变了,而是说她跟以前不一样了。因为,他其实并不知道她还未嫁给他之前,到底是怎样的性子。或许,她本就是爱笑爱闹的性子,本就是有不少小姑娘的心性,只是他不知道,也从未见过。他想,无论是她变了,还是恢复了,都是好事。她能开心些,不委屈便好。

  秦敏都点头了,两个产婆自是被留下来。秦敏让芍药安顿她们和交她们规矩。大家都走了,顾北月却还陪秦敏坐着。秦敏纳闷了。

  睿儿尚小,虽镇得住场子,但终究还不能独当一面。顾北月只要在皇都,便雷打不动,每日都要到御书房去,辅佐睿儿处理政务。他要么住宫里,要么天还没亮就出门,夜深了才回来。秦敏若不是进宫,要见他也不容易的。

  秦敏问道:“你今日都没上朝,还不进宫去?”

  顾北月道:“今日告假,走,我陪夫人到花园走走。”

  秦敏自是欢喜,拉着顾北月到花园去看她那一池今春新种,如今已经盛开的睡莲。顾北月每天都药从这花园经过,偶尔也会在花园的花亭里逗留。然而,他太忙了,都从未认真地赏一赏这里的花。他牵着秦敏的手,不仅仅赏了睡莲,也赏了其他花。

  两人走到花园南墙,遇到了一朵盛开的向阳花,巴掌大的花盘,金灿灿的花瓣,迎着阳光,倔强而耀眼。

  见顾北月多看了向阳花两眼,秦敏笑道:“喜欢?”

  顾北月问道:“这花,可好养?”

  秦敏特别认真地说:“不好养?”

  顾北月又问:“怎么说?”

  秦敏笑了起来,玩笑道:“再好的园丁都不能让这花开花,只有太阳可以。你说,好不好养?”

  顾北月看了秦敏好一会儿,才淡淡笑开了,道:“有道理。”

  赏了花,两人在亭里休息,后来秦敏又带顾北月却看她养在阴凉处的各种品种的空气凤梨。顾北月请教了不少关于养花花草草的经验,秦敏自是倾囊相授的。

  这一日,顾北月一直陪着秦敏。而接下来的日子,顾北月过几日就会抽出半日的时间陪秦敏,夜里等秦敏睡了,他才去书房补上没处理完的事情和一些急务。日子一日一日过去,秦敏的肚子越来越大,到了临盆的日子,而燕儿和影子都没有消息。

  这一日半夜,顾北月在书房,秦敏突然肚子疼醒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