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百三十四章 蛮之死(上)

作者:左龙平更新时间:2019-03-02 15:26:38
  正文

  赤羽部落一直是个远离是非,安安静静的小地方,可是今天,部落前大树上绑着好几个人,族人们各持武器远远站着,两者中间已经躺倒很多尸体。

  赤羽搏赶到的时候,正看到黎双平手持长剑站在一棵大树旁,那棵大树上捆着他的父亲赤羽蛮和大娘。

  后边几棵大树上还捆着其他数名族人,大树不远处,横七竖八躺着数具族人尸体,很显然,族中勇士反抗过,却都被他杀死。

  见到黎双平,赤羽搏眼也红了,明知道这个人很危险,很狡猾,亚若也早就提醒过自己,却始终没做到足够警惕。

  他跟过血蝠,跟过荣天壑,但血蝠死了,荣天壑重伤逃了,他却始终没事,现在,他终于将爪牙对准了自己。

  赤羽搏胸口剧烈起伏,声音也带了几分沙哑道:“黎双平,放了我的族人,有什么事冲我来!”

  黎双平呵呵一笑,不紧不慢道:“年轻人,别太激动,你知道我要什么,只要交易顺利完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赤羽搏无奈道:“那个朋友仍在极北冰原,并没有回来。”

  黎双平却冷笑道:“别跟我说这些,我不相信,那枚戒指中的东西实在太重要,任何人都会眼红,因此,所说的任何话都不可信,我只强调一点,把戒指给我,你爹,你的族人就能活,否则,他们必须死。”

  赤羽搏脑子还在嗡嗡直响,道:“你连我朋友是否回来都不知道就这么逼我?”

  黎双平笑道:“你当我傻吗?哥恒城已经有几位强者,而且,你也有强大的鬼修手段,靠近哥恒城我不就完了?

  总之,什么也别说,我今天见到那枚戒指怎么都好,见不到,我就杀了你的族人,然后,把你爹带走,你什么时候拿到戒指就来换你爹的命。”

  到了如此地步赤羽搏真的无计可施了,就算骨中虚也没有绝对把握在一瞬间制住黎双平,而黎双平,只要一挥手,父亲和大娘就要身首异处。

  思来想去,他觉得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交换人质,把自己送到他手上,只有这样才有机会翻盘。

  他道:“黎双平,你放了他们,我来做你的人质,如果我的朋友带着戒指回来一定会找你把我换出来。”

  黎双平冷笑道:“你?你的鬼门道太多了,我怕一不小心被你玩死了。”

  赤羽搏道:“没关系,你可以打断我两条腿,甚至连两条胳膊也打断,只要你放了他们,怎么都可以。”

  说这话时,他只想到自己的恢复能力,轮回炼体诀带来的强大恢复力,实在不行还可以凝聚血精石,那东西的恢复力才叫恐怖,却忽略了这种话听在一个老父亲耳中会是什么感受。

  赤羽蛮被捆着,已经开始花白的头发散乱开来,脸上也出现了皱纹,可他依然非常强壮。

  被这个怪人抓住时,说实话,他心中并没有多少畏惧,这一生都在搏杀中度过,虽然之前面对的是野兽,但身为勇者,那颗心已经磨练出来。

  蛮的一生,简单直接,在这里,族人们之间有争斗,却没有谎言,没有欺骗,他的脑子很简单,根本不会想到儿子这么说还有其他打算。

  这个老人,将一生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也一生以强大的儿子为荣,多少年来,对儿子,只有默默牵挂,无声流泪,却从未有过哪怕一丝要求。

  蛮是个粗人,只会用他的方式默默关爱儿子。听到儿子要打断手脚,交换人质,蛮的心都在滴血。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看向儿子,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也带着深深的不舍。

  对面,赤羽搏也注意到蛮的表情变化,心中突然涌起一种非常强烈的不安。

  可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见赤羽蛮猛地向前弯腰,然后挺直身子,脑袋重重撞在大树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震得大树都在颤抖。

  可他还清醒着,然后再次弯腰,又以更大的力量再撞一次。

  蛮是强壮的,一生锻炼出的力量相对于他的头骨而言还是更加强大。

  大树在震颤,甚至有树叶纷纷落下,让人莫名感到凄凉。

  赤羽搏眼中,时间仿佛定格,他看到赤羽蛮的头在第二次碰撞中似乎微微有些变形,口中也流出了鲜血,可他脸上偏偏还带着满足的微笑。

  没有一句告别的话,没有任何嘱托,只有那一瞬间的微笑,这个一生牵挂儿子的老父亲就这样结束了生命。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看起来总是没心没肺的,不会对儿子说什么关爱的话,心中却饱含着最伟大慈爱,用这一瞬间的微笑作为与儿子永远的辞别。

  那微笑中包含很多意义,欣慰于儿子的成长,满足于儿子的强大,还有无尽的期望,浓浓的不舍。

  那是如山一般的爱,沉重,从不会改变,直到世间万物从他生命中消失。

  极快的两声巨响之后,赤羽蛮的头无力垂了下去,口中滴答滴答往下流着鲜血,脸上,却依然停留着微笑。

  这一瞬间,赤羽搏只觉心脏都要被挤瘪了,仿佛整个天降落下来压在身上,喘不过气来,眼前一阵阵昏暗。

  他的父亲,那个粗鲁的,总是傻笑的父亲,就这么简单的,用一个粗人的方式,最后一次表达了对儿子的爱。

  下一刻,赤羽搏仰天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声嘶力竭、歇斯底里,似乎喉咙都要被这声音震破,周围的树枝、树叶都在这声音中震颤、发抖。

  他的脸狰狞而扭曲,眼中没有泪,因为变故来得太突然,泪水都来不及流出,却有着无数血丝。

  眼角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丝裂痕,两点鲜红挂在那里。

  坚硬厚实的指甲已经不知何时刺破了妖兽皮一般的掌心。

  可此时的他已经感觉不到这些**上的痛,因为心中的痛更强烈千万倍。

  身子晃了晃,险些栽倒,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黎双平,一定要生吞活剥了这个人!

  黎双平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化,隐隐感觉情况要失控,猛地将大娘的头往树上一按,剑架在她脖子上,喝道:“别动,否则,我连她也杀了!”

  赤羽搏知道大娘并不是自己生母,可从小,大娘就待几个孩子毫无区别。

  大娘是个部落中常见的妇人,什么也不懂,只知道不停地默默劳作,可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把自己从小拉扯大。

  不是生母,却是自己唯一的娘!

  看着那柄剑,赤羽搏已经压抑不住的怒火却不得不憋着,两只手臂上青筋都在跳,双眼中的血丝越来越多。

  而且,在他身周,丝丝缕缕不易察觉的黑气慢慢涌出,那是魔气,前所未有的狂怒中,他的理智在慢慢消失。

  大娘被捆在树上,一张脸也已经因为愤怒而扭曲,嘴唇颤抖,双眼如饿狼般盯着黎双平,身子不断扭动却根本无法挣脱束缚。

  可大娘也是干了一辈子活的人,她的右手在努力往外拽,用尽了全身力气,一点点抬高,“咔”的一声,似乎哪个关节脱臼了,却还在抬高。

  赤羽搏体内的血也随着那条手臂逐渐沸腾,脑子越来越晕,理智被怨恨冲垮,突然猛扑了上去。

  黎双平根本没想到情况会这么快失控,他是个非常理智的人,始终认为有他的父母做人质完全不会有问题,却完全忽略了蛮人的疯狂。

  “噗!”赤羽搏已经冲到近前,但失去理智的他根本不会想着防御,被黎双平一剑刺入左肩。

  此刻的黎双平可不想杀了他,如果连他也死了,今天说不定难以脱身了,因为暗中很可能隐藏着哥恒城修者。

  赤羽搏却似根本感觉不到疼痛,抡起右拳向黎双平打去。

  “噗!”右肩又被一剑刺中,鲜血竟直接喷了出来,可那一拳仍毫不停留向前。

  黎双平一弯腰躲了过去,长剑拔出又飞快对着赤羽搏一条腿刺了下去。又是“噗!”的一声。

  可三剑下去竟丝毫没影响赤羽搏动作,他看起来又要挥拳打来,黎双平突然觉得,今天不杀了他恐怕是不行了。

  此时,隐藏暗处的安世源和启明泽也感知到情况,但他们为了不被发现,隐藏很远,就算冲过来恐怕也来不及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名衣着朴素、身形佝偻、脸色蜡黄的老者鬼魅般出现在场中。

  就那么一闪就出现了,简直像凭空多了个人。

  下一刻,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赤羽搏举起的拳头停住了,黎双平瞪大眼睛,想抬起剑,却发现,手臂根本无法动弹,甚至全身都动不了。

  那老者佝偻着站在那里,看了看赤羽蛮低垂的头和口中不断滴答的鲜血,轻轻一叹,只见他枯瘦的手轻轻一挥,也不见什么东西,可黎双平的头竟毫无征兆飞了起来。

  老者摇着头,抬起一只脚,只留下一道残影,人却已经从原地消失。

  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老疯子口中的臭乌鸦,他本名叫做巫犽,乃是个名震大陆的超级强者,也就是修者们口中的东帝大帝!

  为什么血魔殿主见到他便销声匿迹,为什么老疯子很快提升到元婴期,这个老人的能耐可大了去了。

  些许小魔修本不放在他眼中,到了他这个层次,并不想轻易改变什么。但,宁海城那个血流成河的夜晚打动了老人早已经麻木的心,这才将注意力稍微放了一点儿在这偏远之地。

  经过一段时间观察,他很喜欢这里的人,喜欢这里的气氛,还有人们心中那暖暖的情。

  赤羽搏的动作仿佛被定格了一瞬间,可他此时神志不清,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拳打向黎双平,却将他无头尸身打飞出去。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