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775章 极度渴望

作者:云飞更新时间:2019-03-15 08:38:10
  这时,一辆脚蹬三轮车过来了,我招招手,直接过去上车。

  那三轮车夫问也不问我要去哪里,直接就往悦来客栈方向去。

  刚刚经历了那中年司机的事,我现在也不想问这三轮车车夫到底是何种身份了。

  但我分明感觉,在接送我的过程里,每一个环节上都有着严密的安排,接我是这样,其他人也会是如此。只有组织结构严密训练有序管理科学的组织才会有如此慎密高效的运作方式,无疑这是老秦辛苦管理的结果。

  到了悦来客栈,三轮车夫一言不发,也不要钱,直接就快速离去。

  我提着旅行包进了客栈,一个伙计正坐在柜台前打盹。

  这伙计换了,不是之前我来的时候见到的那个。

  伙计看到我,站起来:“先生要住宿吗?”

  看着那伙计,我的心里一动,想起之前已告知我的暗号,说:“是的,是要住宿。”

  “住宿要二代身份证,先生,请你出示证件!”伙计说。

  我说:“我的身份证丢了,有临时的身份证可以不?”

  “您有驾照也可以,护照也行,但临时身份证不可以!”他说。

  “那我不住了,给我开个房间休息下!”我说。

  “您是要安静点的房间吗?”伙计说。

  “是的,不要临街的!”我说。

  他点了点头,接着伸手在柜台下按了一下。

  随后一个戴斗笠的人从楼上走下来,冲我点点头,低声说:“请跟我来——”

  我跟随那人上了二楼,走到走廊尽头,在一个门口站住,他轻轻敲了敲门,随后“吱呀——”一声门开了。

  那人向我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我走了进去,房门随后关上。

  房间里光线很暗,有个人站在窗口,背对着我。

  我走过去,他接着转过身来。

  这人不是李顺,而是老秦。

  老秦冲我微微一笑:“副总司令好——”

  我呵呵笑了:“真是够折腾的,没想到路上被尾巴给盯上了。”

  老秦笑笑:“那都是小打小闹,无所谓……我专门在这里等你的,也是来接你的。”

  “现在我们就走吗?”我问老秦。

  老秦看了看手表,点点头:“现在是五点一刻,再过五分钟,我们就出发。”

  天色还没有完全黑,老秦这时候就要出发,我有点意外,说:“我们……这个时候过国境线?这个时候去那边?”

  老秦看着我,缓缓摇摇头。

  “我们现在不去那边。”老秦说。

  我有些困惑地看着老秦。

  “总司令也在腾冲,现正和他父母在一起……我先带你去见总司令。”老秦说。

  “你们……都来了这里,那边怎么办?”我说。

  “那边都有安排:“老秦说:“而且,虽然我们在这里,但随时都能和那边保持着联系,随时都可以指挥那边的队伍。”老秦说。

  我点点头,接着问老秦:“那个……章梅也来这里了吗?”

  老秦说:“听说总司令的父母来了腾冲,章梅死活要来的,总司令坚决不允许,为这,两人差点又闹翻了脸。”

  听老秦说话的口气,李顺和章梅似乎不是闹过一次了。

  但我明白,不管章梅和李顺如何闹,都不会动摇两人关系的根基。李顺对章梅到底是怎么样的情感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章梅是死心塌地跟随追随着李顺的。

  李顺父母来了腾冲,章梅当然是想过来的,上次老李住院她就想上去看望结果被李顺拒绝,这次又是个机会,但又被李顺给抹杀了。

  作为章梅来说,作为一个女人来说,在和李顺这种关系的情况下,她自然是极度想渴望得到李顺父母的认可和接受的,而要得到认可和接受,见面自然是首要的必要的前提条件。

  从作为一个女人的角度,我似乎能理解章梅的想法。

  站在李顺的角度,我似乎也能理解李顺的考虑。

  李顺不让秋桐和小雪跟着一起来腾冲是对的,不然,极有可能引发起剧烈的纠纷和震荡,会让大家都不得安生。

  似乎,虽然李顺一直在我面前吹嘘显摆自己在情感方面的洒脱,不停嘲笑我的窝囊,但目前他好像也陷入了纠结和矛盾中。

  似乎,李顺面临的纠结,短时间内是不会消失的。

  我深呼吸一口气,看着老秦:“伍德和阿来的情况怎么样了?”

  正在这时,楼下传来两声轻微的清脆的“啪啪——”声。

  老秦说:“有了新的情况出现,我们先出发,到了之后我和你具体说。”

  于是,我和老秦下楼,直接出了客栈。

  天色已近黄昏,客栈前的巷道很安静,没有什么人。

  老秦轻轻咳嗽了一声,立刻从巷子前后的分叉里闪出几个当地民众打扮的年轻人。

  老秦冲他们轻轻做了个手势,他们立刻又都消失了,然后老秦对我说:“跟我走。”

  我跟着老秦往巷子口走去,走出巷子口,两辆悍马正停在那里,看不清车里坐了几个人。

  “我们分开坐,你坐后面那辆!”老秦又说。

  我点点头。

  老秦直接去了前面那辆悍马,我去了后面那辆。

  走近时,左侧后门打开了,我直接上去。

  上车后才发现车里除了驾驶员,还坐着两个人,同样是当地百姓的打扮,副驾驶位置一个,后面一个,手里都拿着微冲,枪放在两腿之间,枪口向下。

  见我上车,他们一起恭敬地和我打招呼:“副总司令好!”

  我拉上车门,冲他们笑了下:“兄弟们好——”

  这时前面的车子开始开动,我们的车也跟了上去。

  车子直接驶出了腾冲市区,直接往南开去。

  看了大约有半个小时,车子开进了温泉镇,开进了镇子外面的温泉别墅大酒店。

  酒店坐落在一个山脚下,周围是茂密的芭蕉林,一座座高档别墅在芭蕉林里若隐若现,环境十分优雅。

  临近春节,这里的客人却也并不多,看不到多少车子和人。

  车子在芭蕉林间的路上行驶,转了几个弯,然后停在一座别墅跟前,老秦接着下了车,立刻别墅里有几个穿西装的平头小伙子迎出来。

  我也下了车,两辆悍马随即开走了。

  老秦冲几个平头小伙点点头,我也冲他们点点头,他们冲我和老秦恭敬地笑着,其中一个对老秦说:“一切正常。”

  “走,我们进去。”老秦说。

  进了别墅,老秦领我直接上楼,边走边对我说:“周围方圆五公里,都有我们布下的暗哨,一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我们就能知道。”

  我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进了别墅的一个大大的房间,老秦招呼我坐下,立刻有人送来茶水,然后退出关好门。

  我站在窗口向外望,附近山脚下还有一座别墅,离这里大约100多米的样子。

  老秦站在我身边说:“总司令的父母就住在那座别墅里,总司令此刻正和父母在一起。”

  我点了点头:“我们要过去吗?”

  老秦摇摇头:“不,我们不能过去,总司令的父母不知道你也来了这里……我们就在这里等总司令……估计他会和父母一起吃晚饭,晚饭后会过来。”

  如果老李两口子知道我也来了这里,距离他们只有百米之遥,不知会作何感想。

  “这两座别墅都被我们包下来了,包括这两座别墅周围的四座别墅,也都被我们包了,里面都住着我们的人……这座别墅就是我们的临时指挥部,总司令走到那里,临时指挥部就跟到哪里……这酒店周围的所有路口和制高点,也都被我们的人控制了,安全是绝对保证没有任何问题的。”老秦又说。

  我点点头,看着老秦:“现在说说吧,情况怎么样了?”

  老秦招呼我在沙发上坐下,然后掏出烟,递给我一支,自己也点着一支,吸了两口,说:“这几天,出现了一些新情况,考虑到你即将到来,就暂时没有通知你,想等你来一并告知。”

  我边吸烟边看着老秦,听他继续往下说。

  “首先,伍德和阿来的下落打听到了。”老秦说。

  “哦……找到这俩龟孙的下落了!”我眼神一亮。

  “是的。”老秦点点头:“伍德在曼谷失踪后,阿来在仰光消失后,我动用了我们所有的驻泰国和缅甸的情报人员,通过各种关系和渠道打探这二人的下落,到前天,终于知道了他们的下落。”

  “他们现在何处?”我问老秦。

  老秦说:“伍德突然出现在泰北山区,阿来则出现在缅北克钦族部落聚居地。”

  老秦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泰北山区,缅北克钦族部落聚居地。”我重复了一遍,一时没有领会到这代表着什么,也不明白老秦为何一副忧虑的神态。

  “泰北山区有一支十分强悍的武装力量,叫泰北山区民众自卫队:“老秦说:“据我们的情报人员报告,伍德正是出现在了泰北山区民众自卫队驻地……和他们的首领接触频繁。”

  “哦,你是担心?”我试探地说:“你是担心伍德利用这支自卫队来进攻我们?”

  老秦点点头:“是的。”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