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七二五章,前往乱禅寺

作者:南斗昆仑更新时间:2018-05-17 01:33:46
  那水鬼自称沉江鬼,他的鬼术全是近身鬼术,在水里,配合上近身鬼术,敏捷如鱼,但在岸上,就有些悲剧了。

  秦昆的命令是揍一顿,几个鬼差便不会违背,只会杀生的常公公收起了断头盂,和只会沏茶的茶仙鬼坐在青石旁品茶,嫁衣鬼作为女子不愿参加,牛猛、剥皮、无头、吊死鬼再加上水和尚,五只鬼将却打的不亦乐乎。

  他们都发现,这只沉江鬼很强,如果是斗法,感觉可以和剥皮一较高下,但就是这种对手,揍起来才最有感觉!

  牛猛在后面压阵,七根铁索跃跃欲试,时不时技痒难耐出手抽一下,其他四鬼拿出了消失那段时间的配合,吊死鬼的吊命绳一拉,沉江鬼被悬首竖挂,剥皮的鬼草刺、无头拔头术瞬间施展。

  水和尚大声道:“打得好!”

  沉江鬼被接连不断的鬼术打的七荤八素,大吼道:“你们不讲道义!人多欺负人少算什么本事!”

  “少废话,我家主子早问过你,是你说有九成把握逃跑的,你倒是逃啊?”剥皮吐出口中草枝,用力猛踹,沉江鬼就像个可怜的沙包一样挂在空中,惨叫连连。

  沉江鬼心中咆哮:我怎么知道你们家主子养了这么多大鬼!!!

  八只鬼将啊,还有三只没出手呢!!!这年轻人到底什么来路!

  原以为就一个鬼和尚,哪怕再多一个,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对面那个年轻道士太阴险了,把自己诓骗到岸上,先设阵困住自己,然后才动手殴打!

  沉江鬼悔的肠子都青了,刚刚怎么就手贱,非得挑衅一下对方!

  殴打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刚刚吸收的摆饭香火都乖乖吐出来了,沉江鬼被几只鬼差拎到秦昆面前,鼻青脸肿,狼狈不堪。

  秦昆看到他的眼神,带着屈辱和愤恨,要杀人一样。

  “不服气?”秦昆淡淡问道。

  沉江鬼硬着脖子道:“不服!!!有本事单嗷嗷嗷嗷~”

  ‘挑’字没说完,沉江鬼眼泪鼻涕横流,两腿间是一只僧鞋,身后的水和尚抬起一脚,不偏不倚踢中沉江鬼裤裆。

  胯下金丹碎,神仙都得跪!

  秦昆很理解对方的痛楚,谁让你惹了水和尚呢。这种和尚内心早就扭曲了,而且可好面子,你把他打成猪头,他能放过你吗?自己也不防着点,唉。

  秦昆叹息地摇了摇头,看到沉江鬼在夹腿抽噎,安慰道:“咱们有一说一,我的道术能请鬼上身,你跟我单挑,半成赢的可能都没,别不服气。今儿事就到这,以后安心当你的河伯,别惹事就行。另外,大自在教的事谢了。”

  秦昆说罢,丢出十几沓冥币,将鬼差全部收回后,指尖一挑,青石上的碗被他拨起。

  阵法撤了。

  仓一道长几人发现,秦昆伸着懒腰向自己几人走来,又狐疑看向地上跪着的水鬼。

  呃……

  秦当家的将对方揍了?

  那水鬼阴灵威压多重,上岸时他们都体会过,没人敢保证自己能斗得过对方,而且还这么轻描淡写。

  “秦当家的,这可是大鬼啊,留在这里,是隐患,不如婆婆我把它……”黑婆腆着脸,贪婪地看着虚弱的水鬼,话还没说完,就被秦昆不客气的打断。

  “再没本事了,欺负一只重伤的邪丧?”

  秦昆眼神鄙夷,黑婆作为草头寨的神婆,恐怕修习过不少炼鬼的巫术,秦昆可见不得对方趁人之危。

  黑婆噎住,胸口发堵,内心在咆哮:你都说了,这是邪丧!我把它炼了有什么不好?

  但她看秦昆的脸色不善,只好作罢,收回了贪婪的目光。

  不能把他炼了,还是不要交恶的好,万一以后这家伙找自己麻烦,没秦昆罩着,自己可扛不住啊。

  一群人跟着秦昆离开时,身后传来呼喊。

  “等等!上师给我留个名号!等我伤好了,我要找你……咳,我要找刚刚揍我的家伙报仇!”

  “临江,秦昆。欢迎来找,另外,别犯忌!”

  声音随风传来,沉江鬼静静地看着秦昆远去。

  “临江吗……我记住了。”

  沉江鬼看到青石周围还有十几沓冥币,很想不屑丢弃,又有些舍不得。大口一吸,拍了拍鼓胀的肚皮,好像胯下的疼痛也减少了,一个猛子扎入水里,再也消失不见。

  ……

  ……

  雾州地理位置特殊,到了晚上,雾大的可怕。

  二十米不到的能见度,葱郁的树木,这里比鬼蜮还要阴寒一些。

  乱禅寺,在雾州市以南,还得一小时车程。车里坐的诸位,谁都没想到,要找的那群人,竟然会扎根在乱禅寺。

  “秦当家的,乱禅寺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咱雾州的生死道,除了那个老和尚和他徒弟能久待那里,其他的没人敢去,尤其是晚上。我们不如挑个白天去吧?”

  “大自在教的人不是都在吗,他们能去,我们难道去不了?你是怕了?”秦昆反问。

  仓一道长流着冷汗:“不是我怕,是没人不怕。乱禅寺晚上特别容易出现怪事,哪怕是生死道同道,夜晚登门拜访,都会出现不测。七年前,住持铁禅大师过寿,乱禅寺穷的揭不开锅,佛林寺‘圣僧’远道而来,其实就是给铁禅大师送钱的,结果在乱禅寺附近迷路,被发现时受了重伤,昏迷了整整3天。”

  啊?

  秦昆嘴角抽搐,一脸难以置信。

  华夏生死道五个超一流捉鬼师,除了斗宗大威天龙、判家玄儒、鱼龙山鱼龙太岁、酆都观画皮仙,剩下最后一个就是佛林寺圣僧。

  据说上代陪天狗一直不承认‘民国第一天师’的称号,而是自称‘江南第一天师’,原因就是没和圣僧斗过法。有人说杨慎是没把握,也有人说圣僧怯战,总之像葛战这种前辈看来,杨慎当年即便有七鬼临身,恐怕比起圣僧的优势也不会大到哪去。

  这种咖位的耆宿,都受伤了?

  秦昆仔细考虑了一下,都说佛林高僧地,空竹白骨尼,乱禅疯沙弥,乱禅寺据说风水极其不佳,有大问题,在那里少则两月,多则半年,人就会变得疯疯癫癫,难不成连圣僧那种级别的前辈都扛不住吗?

  “那……还是白天去吧,对了,你刚说的老和尚是铁禅大师?”

  秦昆第二次去30年前时,在三坟山见过铁禅和尚,之后再没听人提起过他,没想到他还活着。

  仓一道长苦笑道:“是,铁禅大师佛法高深,就是有些疯癫,也不知道近几年跑哪去了,老巢竟然被别人占了。唉……”

  夜晚,仓一道长的建议大家都是赞同的,秦昆也觉得,这里既然如此邪门,还是暂时找个地方住一宿,明天再去也不迟。

  “那你们说,那群家伙凭什么在乱禅寺住下的?”

  秦昆车停到一家招待所门前,下车前问了一句。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