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889章 一刀一刀砍

作者:很是矫情更新时间:2018-05-17 01:35:16
  看到被拖在地的黄家主,这些人的脸都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被人这么用绑着畜生,遛畜生一样的方式,黄家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平时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现在这样可真是丢人。

  宁舒无视层层的包围,如法炮制,对家族最高权利人发难,然后用藤蔓捆住了,拖着走。

  黄家主:……

  看着旁边的难兄难弟,黄家主心里居然倍觉安慰,总算不是自己一个人遭受这样的屈辱。

  “家主……”

  “你放开我们家主。”

  这些灵魂虽然叫嚷,拿着武器却再不断往后退着,不敢前来。

  宁舒走过去,连忙散开了,让出了一条道,一边悲摧地喊着家主,眼睁睁看着家主被拉走了。

  一些灵魂是真担心家主,一些眼神闪烁,心里有计较,一些还露出了快意得表情,总之众生相。

  拖着得藤曼跟渔一样,住了六个人,李四提供的情报,是这六家在图谋,算有一些小虾米在其捞好处。

  但是暂时不想弄,杀鸡儆猴当然是要挑位高权重的。

  那些不怎么强的人,被吓一吓自然安分了,安分一顿时间。

  六个人在后面小声议论着,商量着该如何逃脱。

  这藤蔓真的太多了,灭都灭不尽,那么多的缠绕的藤蔓缠绕他们身,被捆成了蚕蛹,手脚都动不了。

  只能被拖着走,跟被宰的畜生一样。

  这种既视感越来越强烈。

  “她会杀了我们吗?”

  “应该不会,最多是把我们扔进往生池里。”

  “以前有人闹都是弄往生池里面。”

  六人面面相觑,感觉相当地无奈,他们并不想往生,在这里权力大,往生了谁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

  万一这女人使诈,让他们变成了畜生。

  往生池旁边的战斗还在继续,看到这么多的灵魂为他们战斗。

  六人更加不想去往生了,这是权利呀。

  宁舒拖着六人到了往生池旁边,大喊了一声,“都给我住手。”

  战斗停了一下,但是立马又干了起来,宁舒冷哼了一声,精神力涌出,直接让这些灵魂丢掉武器,倒在地捂着头痛得叫唤。

  宁舒觉得自己好像get√到了战斗新方式,尤其是从来不修练精神力的人,碰一下对方的精神球,能让敌人丢盔卸甲。

  来呀,大家都来拼内力,看谁先走火入魔。

  “剑君,过来。”宁舒对人偶招手,剑君收起了剑,走到宁舒面前,声音清冽冷漠地问道:“有什么指示。”

  “一刀一刀地砍这些灵魂。”宁舒指着六个人。

  六人被藤蔓捆着手脚,排排站,看起来跟要受刑了一样。

  宁舒话一出,六人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一刀一刀砍?

  不是扔进往生池里面吗?

  六人也是有很多手下的人,御下慑敌之术当然知道。

  他们被当成鸡了,要杀了给灵魂看。

  六人的脸色顿时有点难看,本来是位高权重,而且当着这么多的小弟,一刀一刀地砍。

  这是多么没面子的事情。

  “是。”剑君执行宁舒的命令,拔出了剑对着一人砍去。

  本来这些人根本不在意剑君,他们是灵魂,一般的武器对他们根本没有伤害。

  但是剑穿透了灵魂,横腰斩断了腰,顿时痛得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灵魂剧痛无,而且灵魂还在不断地变弱,千刀万剐一般痛苦。

  周围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哪怕是灵魂没有呼吸,都忍不住屏住了。

  哀嚎声此起彼伏,尤其是施刑的人,面无表情,毫无波动的内心更让人觉得恐怖。

  剑君认认真真地砍六人,这六人的灵魂越来越薄弱。

  让六人感觉越来越不妙了,难道对方根本没想过让他们往生,而是要让他们魂飞魄散。

  慌了,彻底慌了。

  六人开始挣扎起来,但是被捆住了手脚,灵魂疼痛让他们使不劲。

  太疼了,一刀一刀砍在灵魂,本来不想叫的,但是却忍不住叫出来,那痛苦凄厉的叫声,都不相信是自己喊出来的。

  太惨了。

  “有本事你杀了我们,这么一刀一刀砍算什么好汉。”

  “对,有本事大家一对一,你耍诈,你这样我们不服……嗷。”

  宁舒撑着乌骨伞,坐在藤蔓凳子,“我本来不是什么好汉,接着砍。”

  剑君的剑更快了,此起彼伏有节奏的哀嚎声让在场的灵魂战战兢兢,差点吓尿了。

  这是来自地狱的惩罚?

  六人的灵魂越来越弱了,越来越透明了,能挣脱的机会更小了。

  本来偷偷跟过来打算营救家主的人,看到这一幕也停住了脚步,明显干不过呀。

  这次是来真的?

  连往生的机会都不给了吗?

  心脏站在宁舒身边,不说话,眯着眼看着这一幕,仿佛在思考。

  轮回世界本来黑沉沉的,心脏白衣白发,在这里特别显眼。

  宁舒一度觉得他是得了白化病。

  有灵魂从后面绕过去,直接控制住了心脏,以心脏为人质,把刀抵在他的脖子,“放开家主,不然我杀了他。”

  家主们:好样的,干得好。

  宁舒面无表情,“你随意。”

  又转过头来对剑君说道:“你接着砍,不要停。”

  六个人痛得不行,什么情况,明明已经有了人质,为什么还砍他们?

  控制心脏的灵魂也慌神了,握着刀的手颤抖着,“放开他们,不然我,我杀了他。”

  心脏有点茫然,显然是有点搞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控制他的人很害怕,全身都在抖,抖什么?

  心脏立刻用荷包蛋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宁舒,“我害怕。”

  宁舒摊手,谁让你做出一副弱受样子躲在我身后了,人家才觉得你这个人较怂,拿你做人质。

  不绑你都说不过去,天理不容。

  “看到了吗,不放了家主,我杀了他。”绑架人叫嚣着,不过说话都再颤抖,明显是外强干,没什么底气。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