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336章 欲知后事如何

作者:三观犹在更新时间:2018-02-14 03:02:39
  三人正要起身,却见百丈之外,约百名皇家禁卫军在燕子矶外围,手持兵刃,列成一排。查抄三大家族生丝之事,由李忠协同苏州守备来执行,这百名皇家护卫,主要职责还是保护李牧歌的安危。

  能够入选皇家护卫的,都是千里挑一的精兵强将,武功自然不会弱到哪里去。更关键的是,钦差大人和皇家护卫代表着天子的颜面,王、赵、谢三人就算武功再高,也不敢公然挑战皇家权威,否则将于造反无异了,会给家族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三大头领脸色变得很是难堪,却又没有任何办法。

  李牧歌见时机差不多,缓缓道,其实也不算是抢,最近江南阴雨连绵,天气潮湿,生丝放在你们仓库里容易发霉,本官为了保护你们的财产不受损失,所以派人将你们家的生丝搬到了江南织造局的仓库里,毕竟是官办的仓库,存储条件更完善一些。

  这句话说得冠冕堂皇,连我都心说,没毛病。

  李牧歌接着道,当然了,保管费就不用交了,我会奏请皇上,给你们免掉的。

  赵钱孙道,李大人,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还给我们?

  李牧歌从怀中取出来三分契约,放在了八仙桌上,道,朝廷也不会亏待你们。这些生丝,我们江南织造局将以每斤三两的价格收购,等织造局的丝绸出口南洋,回了货款,再行交付生丝采购银两。

  三人看着契约,一脸黑线。

  李牧歌好整以暇,倒了一杯清茶,笑着问,怎样,三位当家看得差不多了,如果没有异议,那就签字画押吧。这样大家面子上都好看,本官大人大量,也不追究你们买通杀手刺杀本官的事情了。

  王冲大声道,我们何时刺杀大人了?

  李牧歌反问,谁又能证明你们没刺杀本官呢?

  三人被李牧歌逼得哑口无言。

  原来,自从三大家族做霸盘,李牧歌就没准备妥协。来到金陵后,双方你来我往,各显神通,李牧歌更是步步紧逼,让三大家族不惜铤而走险,这才给了李牧歌从苏州调兵的理由,一举通过暴力手段,强多了生丝。

  正如之前所说,在涉及到利益时,朝廷的手段比江湖绿林更明火执仗。只要朝廷起了这个念头,只要当朝天子还在位,这场战争便已经定了基调。所以,张幼谦当时分析的很对,若换作是他,早就主动将生丝的生意主动上交,兴许还会卖个人情,从朝廷那边拿到一定的置换资源。

  负隅顽抗,结局便是灭亡。

  真没想到,这才不到一年时间,李牧歌从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变成了有手段、有权谋的“官”。在灵宗史稿丢失、座师谢士廷自杀之后,李牧歌的仕途几乎陷入了绝境,就当人人都以为他这辈子就要完蛋时,一个拦驾献玺,重新回到朝廷权力斗争的核心之中。

  天才知道,今年春天的那几个月,李牧歌究竟是怎样挺过来的。这一点,我与张幼谦都自愧不如。

  李牧歌道,考虑的如何了?这份文书,不签那就别想离开燕子矶。没关系,本官有的时间陪你们。说着,他坐在了太师椅上,静静的看着他们。没多久,李忠前来禀报战果,共计缴获了生丝十二万斤三千两等等。

  三大当家此刻估计也是纠结的很。这一进一出,他们将近赔掉四五十万两银子。其中谢家赔的最多,约有二十万两。这些银子,虽然数目不小,但对王家、赵家这种家底丰厚的家族来说,最多算是割肉。

  谢家虽然也是百年世家,可谢东来掌权后,谢家实力大打折扣,远落后于王、赵两家。

  丢银子是小事,惹恼了钦差大人,李牧歌若真较真起来,也够三大家族喝一壶的。如今李牧歌态度很坚决,这份文书,是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根本不给他们选择的机会。

  终于,谢东来顶不住压力,来到八仙桌前,早有人递过笔去,在这份生丝采购文书上签上了自己名字,对李牧歌下跪道,谢东来一时糊涂,恳请钦差大人恕罪。

  李牧歌笑了笑,上前走了几步,将手放在了谢东来的头顶之上。

  古有仙人抚顶,今有钦差摸头。这样的动作,无疑代表着谢东来向李牧歌彻底的臣服。

  李牧歌道:好好干,将来有的是机会。

  谢东来也笑着附和,跟着李大人干,有肉吃。

  李牧歌摇头,非也,跟着朝廷干,有肉吃。人呐,贵有自知之明,俗话说得好,跟着好人沾光,跟着兔子挨枪,谢当家能够审时度势、顾全大局,深合本官心意啊,吾心甚慰,哈哈!

  赵钱孙不屑道,三姓家奴!

  王冲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谢东来还真是一个墙头草,当年跟倭寇掺和在一起,后来谢家夺权时,又投靠了轩辕剑王冲,如今李牧歌一来,展露出来的雷霆手段,让他又投到了李牧歌的阵营之中。

  这也与谢东来的成长环境有关,他本就是被逐出家门的庶子,一没有根基、二无靠山,能走到这一步,除了自身努力之外,关键是要不断审时度势,选择有利于自己的关系来维持。

  谢东来签字画押,于是有人带着他离开了燕子矶。

  轩辕剑王冲、南盗赵钱孙在金陵城内乃响当当的人物,千算万算,却也没有算到,今日竟折在了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身上。如今金陵三大家族被官府查封乱做一团,李牧歌将三人困在燕子矶,家中没有了掌舵之人,在这种时刻,很容易就阴沟里翻船了。

  李牧歌道,赵当家,在苏州城外有个二龙山,专门拦截官府押送粮草贡品的货物,不知你听过没有?

  赵钱孙脸色一僵,连连摇头,在下并未听过。

  李牧歌哦了一声,那就好,昨夜收到了线报,说二龙山被官兵攻下,抓住匪寇三十六名,已经全部斩首,首级挂在苏州城外,曝晒一月,以儆效尤!

  赵钱孙惊呼道,什么?

  李牧歌淡然道,谢当家不必惊慌,据说二龙山的头领叫赵堂,今年十八岁,昨夜在抓捕之时,谢君堂发现势头不对,趁机跑路了。

  赵钱孙松了口气。

  李牧歌又道,不过我们禁军也不是吃素的,在一口破井之内,抓到了他!

  赵钱孙:啊?

  李牧歌接着说,谁料赵堂竟精通锁骨之法,半夜打晕了两个看守人员,连夜逃走了。

  赵钱孙眉毛舒展开了。

  李牧歌道,我们苏州守备军养了三十条狼狗,关键时刻派上了用场,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成功将那赵堂抓获!

  赵钱孙:啊!后来呢?

  李牧歌指了指那份文书,欲知后事如何,先将这份文书签了再说!

  ps:请大家关注公众号“三观犹在”,近期我会写写新书的计划,欢迎来提意见。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