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794章 火烧虎豹骑

作者:闲话桑麻更新时间:2018-01-13 09:23:44
  uen.geeleenbyi"erf".lassnae="rf_"+rse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uen.geeleenbyi"erfs".lassnae="rfs_"+rseef[3]

  “麴义,舅舅竟然派了麴义来打我们,哈哈哈!”高燚看完了落月带来的字条,不禁哈哈大笑,“舅舅难道不知道我和麴义的关系吗?”

  颜良自到了袁绍处之后,为了避免被人注意,一直都是与落月进行飞鸽传书传递消息,很多袁绍那里的军事秘密,高燚都是借此知道的。

  而麴义虽然在界桥之战以后,一战扬名,不过却也因为独断专行不听袁绍号令而被袁绍忌惮,而龙凑之战,麴义在撤退时又因为大意而被公孙瓒偷袭大败,这次前来支援曹操,明显带有将功赎罪的因素在里面。

  “封丘,也是说,张绍那些溃败士兵们去的地方,是麴义驻扎的大本营吗?”裴元绍目光看向官渡南方。

  高燚看着落月和裴元绍,笑得十分自信:“传令下去,大军向封丘进发,咱们好好会一会这个老朋友!”

  封丘城。

  麴义此时正在城头检查城防情况,高燚拿下官渡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随时都可能打到封丘这里来,麴义的本意是在封丘这里安排一道防线,然后带领一支兵前去偷袭裴元绍人马,但是在得知高燚也到了裴元绍军之后,他放弃了这个打算。

  “将军,为今之计,我们人马由一万多人,完全没必要死守封丘,大可派出几支人马出城吸引高燚注意力,然后城主力再趁势出击,听说高燚人马此次不过两万人而已,将军所部都是百战精锐,何惧于他高燚?”

  城头之,一名副将恳切向麴义进言道,他身后的士兵们也是个个点头。

  麴义皱了皱眉头:“你们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现在的我,不过是袁绍的一枚棋子,难道你们没有发现,他袁绍一直都在利用各种硬仗消磨我的势力吗?这次我们看似有两万人,其实我能调动的不过五千而已,其他人都是准备观望,我若不出战,必定会被讥笑胆小如鼠,我若出战,胜了是自己兄弟死伤更多,败了的话,说不定马会有一杯袁绍赐的毒酒送到我面前!”

  众人似乎早料到了这种情况,不由得纷纷叹息。

  有几个人十分不忿,攥紧了拳头怒喝道:“早知道如此不公,将军该投靠高燚去,何必受这鸟气,他袁绍没能耐时需要将军帮衬了好言好语,现在用不着了一脚踢开,真不是个东西!”

  “将军,我们不如现在投靠那高燚去吧,总在袁绍这里受窝囊强过百倍!”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一声高过一声,麴义却只是默然不语,他一抬头,眸子微微闪亮,看到了人群尽头正微微发笑的逢纪。

  众人的议论声弱了下来,目光齐刷刷看向逢纪,这是袁绍安插在麴义这里的人,名义是监军,实际掌握了除麴义所部五千人以外其他一万五千人的指挥权。

  “说啊,都继续说啊,怎么都不说了?”逢纪狞笑着一步步走过来,身边护卫的卫士们个个神态倨傲。

  麴义的士兵们自动让开一条路给逢纪及其卫士们通行,他来到麴义面前,冷笑一声道:“大敌当前,麴义将军的手下却一个个如此厌战,真是叫人心寒。”

  麴义却是看都不看逢纪一眼,语气逢纪还要倨傲:“我的人,我自己教训,逢监军做好自己的事情行了!”

  逢纪被气得脸色发白,却也无可奈何,他气得说道:“将军知道自己是哪一边的好,高燚此次人马大举进攻,可不是只有这一路,只希望将军不要忘记了,这次来是戴罪立功的,如果不能打退高家军的进攻,有什么后果将军我更清楚!”

  说罢逢纪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麴义看都不看逢纪一眼,而是对身边人沉声喝道:“继续打探高家军的动向!”

  “诺!”

  麴义与逢纪前来支援并驻扎在封丘的事情很快传到了陈留,率领五千虎豹骑驻扎陈留多日的曹纯得报之后有些进退为难,一方面他要在陈留防守前来攻打的廖化,一方面还得向封丘分兵一部分以配合麴义,毕竟自己的地盘却没有自己的军队驻扎,实在是有点笑话。

  但是如果派去了部分兵力,对付廖化有点捉襟见肘了,曹纯一时间不由左右为难。

  “将军,刚刚传来的情报,廖化将自己人马分作了三路,一路向北攻打浚仪,一路向南攻打尉氏,意图十分明显,想要三处互为犄角,使得我们疲于奔命!”

  细作飞马将廖化军的动向报告给曹纯,语气十分紧迫。

  曹纯摆摆手命令细作下去,将自己的几名副将全部召集起来进行商议:“廖化兵分三路,分别攻打浚仪和尉氏,这两处都是陈留郡的门户所在,绝对不容有失,我们必须分兵去救!”

  底下一时间议论纷纷,商量不出个结果了,曹纯有些愠怒:“都给我住嘴,现在北面裴元绍大军压境,南面周仓大军逼近长社,主公大军出征在外,若是陈留门户再被廖化的人马给攻破了,我们坐以待毙吧,哼!”

  一时间说得众人哑口无言,良久一名副将提议道:“将军,末将有个妙计,圉县正是那高燚的老家,他高家许多祖坟葬在此处,不如我们派人去那里挖了他的祖坟,然后——”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脸挨了曹纯一鞭子:“你这也叫主意?挖人祖坟,这是人干的事吗?我军怎么会有你这样的败类?”

  这副将诺诺退回自己位子,遭到了其他副将们一阵嘲笑。

  看看天色将暗,曹纯便命令下去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守城必先守门户所在,既然廖化分兵想要各个击破,我们也给他来个以牙还牙,今夜我带两千虎豹骑往救浚仪,族弟曹休带两千人往救尉氏,留虎豹骑千人守陈留,两路人马击退来犯之敌以后,便合兵齐攻开封!”

  “诺!”

  当夜,曹纯便与曹休带兵两路进发,不过两个时辰之后,曹纯便赶到了浚仪城外,攻打浚仪城的正是廖化本人,眼看要拿下城池,却被突然出现的曹纯坏了好事,廖化本来还想跟曹纯硬拼一把,无奈曹纯的虎豹骑实在厉害,廖化只能悻悻而退。

  救下了浚仪,曹纯丝毫不敢怠慢,领军迅速南下,在距离开封还有二十里的地方停了下来,准备等曹休的人马到了之后再按照原计划攻打开封。

  然而曹纯根本想不到,他再浚仪城遇到的并不是真的廖化,而只是廖化的妹妹廖情假扮的廖化名义而已,真正的廖化,此时正在尉氏城外与曹休厮杀起来了。

  “铿铿铿!”廖化长枪泛寒,带领自己的人马将曹休的虎豹骑团团包围了起来,一点点收割着虎豹骑的人马性命,他庆幸来的不是曹纯本人,曹休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毛头,根本没有什么指挥经验。

  曹休也是生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阵仗,他紧握着手里的银枪,脸却丝毫没有慌张的神情,而是十分沉着地问身边的虎豹骑士兵:“这种情形下,族兄会怎么做?”

  虎豹骑的士兵们只有一句话:“向着一个方向,杀!”

  “向着一个方向,杀!”曹休沉吟了一下,脸起了淡淡的笑意,真是好简单又好实用的一句准则。

  那么:“众军,跟着我前进!”

  喊杀声四起,伴随着滚滚烟尘,曹休策马冲在最前,身后的虎豹骑也是紧紧跟,愣是将廖化军重重的包围撕裂出了一个大口子,两千余人浩浩荡荡冲杀而出,只能用势不可挡来形容。

  “后生可畏啊!”廖化看着突围而去的曹休及虎豹骑,不禁有些感叹。

  不过随即,廖化眸子里起了一阵得意。

  “我们的巨型抛石机,准备得怎么样了?”

  “启禀将军,已经位多时,这两千虎豹骑只怕待会要葬身火海了!”

  曹休还没有来得及庆幸自己冲出了廖化军的包围并且伤亡极小,被漫天突然出现的巨大火球给震惊到了,那些火球像是流星火雨一般,数以百计地砸在了虎豹骑的队伍之,这些火球各个数人合抱,落地之后便大片燃烧起来,众人这才发现,火球里面满是火油!

  惨叫声瞬间此起彼伏,虎豹骑也随之陷入一片混乱,很多人身着严密铠甲,一时之间无法脱下,都被活活烧死,本来严整的队形也不成样子,廖化带领主力趁机进行剿杀,没有了队形优势的虎豹骑,也无异于待宰羔羊,两千余人不过片刻功夫,已经伤亡了大半。

  曹休也受了轻伤,他奋力作战,带领剩余的几百虎豹骑狼狈向北突围而去。

  “将军,对方逃跑了,我们要不要追击?”廖化的部下们大胜虎豹骑,士气极为旺盛。

  廖化却向他们泼了一盆冷水:“急什么,我们杀的这些虎豹骑不过是些没什么作战经验的新兵而已,曹纯自己带的才是正儿八经的虎豹骑,咱们不用急着过去,等着他自己过来行了!”

  底部字链推广位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