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百六十三章看热闹

作者:袖里箭更新时间:2017-08-08 19:32:25
  李天朗站在众多僧人身后,那个茅山的道士扫了一眼就略过去,并没有多关心。??

  不过李天朗心中却不平静,自己父亲后来找的妻子,就与茅山有着不一般的关系。因此自己遭遇这许多事,都没有向道教求助过。因为他怕自己死的更快。

  自己被逼到不得不出家以脱身,和这些道士脱不了关系。

  若不是那女子出身道门,有着人撑腰,又怎么有胆子一直逼迫自己。

  自己的父亲又怎么会一直对自己不闻不问。

  自己身为世子,被人多次刺杀,竟然只是在表面上查一下,拿两个不相干的人做替死鬼就结束。

  因为种种事情,李天朗不单是恨茅山,而是恨整个道门。

  不过这个念头他一直藏着,连身边的保镖都不知道。哪怕是现在,其他人只看到他面色复杂,却没人看出他心中的恨意。

  只有天如、德诚两位法师若有所觉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摇了摇头。

  素问负手站在门口,将所有偷看海静、海安的僧人和方才脸红的僧人都在心中记下,准备回去就教他们白骨观。

  至于那几个道士进去之后会如何,他就不关心了。不过按照他所想,应该难不住他们才对,顶多麻烦一点,辛苦一点。

  也不知道他们身手怎么样,若是制不住那些红着眼睛的警察,那就不仅仅是麻烦了。

  如同素问所想,梁平兴几人来到书房前的时候,正看到张志和在那左支右挡,身上已经有好几处伤痕,极为狼狈。若是他们再不来,他恐怕就要坚持不住了。

  而在他对面,则是十几个红着眼睛纠缠在一起的警察,很多人身上都带着伤,衣服上、地上都是血迹。多亏了他们之间互相攻击,否则张志和真坚持不住。

  但最麻烦的还不是他们,而是整个房间的阴气,正沿着门口向门外蔓延。

  梁平兴和另外一个茅山派道士仅仅接触一下,脸色都极为难看。早知道这阴气中戾气有这么严重,他们绝对不会任由那两个弟子胡为。

  正是因为他们知道的一切都是由张师道所说,而张师道也没见过下面的阴气如何,他们所有人都低估了这里阴气的厉害程度。

  本来净心寺僧人在这镇压阴气,也算是一件功德无量,造福众生的事,却被他们给搅合了。而净心寺僧人一怒之下完全放弃镇压,把这十几个警察都坑在这里不说,还留给他们一个烂摊子。

  “你们两个帮你们志和师兄一把。”梁平兴对身后两个弟子说道。

  现在只能豁上老命先镇压阴气,再清楚这些警察体内的阴气和戾气了。

  他们听了两个弟子蛊惑结果把和尚赶走,现在他俩可没脸将外面的和尚再喊进来。哪怕死,他俩也拉不下这脸来。

  两个年轻人不敢不听师傅的话,硬着头皮挪进挤满一群“疯子”的房间之中,不一会儿就传来痛呼声和呼救声。

  而两个道士对此如若未闻,在给两人加了一层防护阴气的术法之后就不再管,一心施法。

  虽然外面还有几人,不过两人自己惹下的麻烦,现在也实在不想让别人帮着收拾烂摊子。否则若是传回去,两人的脸都要丢光了。

  这两个弟子心思一歪让老道士将怒火迁到净心寺众人头上,最后却落到了他们两个头上,也是一饮一啄。

  素问任由他们进去,不过也没有彻底撒手。否则现在只要把所有僧人都撤回寺中,这个“藏阴之地”那两个道士是管还是不管?要管,恐怕他俩累吐血也做不到,还要把宗门中的师兄师弟都喊来才行。

  在这方面,佛法比道术更有效果。道教擅长于攻击法术,比如雷法,定身咒,灵官咒,以及各种呼风唤雨之术。

  佛门除了密宗之外,其他各宗并不擅长这些术法。偶尔有传下来,也都是萨满教或者道教众人皈依佛门之后传入佛门之中。其他唯有修行到一定程度领悟的神通在身。

  但在这种集众人之力镇压一处,或者说是组成阵地防御上,佛门反倒更为擅长。

  素问让众多僧人在此处休息,他则是带着智守,二人一路往昨日迟来道人和守常死亡的地方行去。

  此时是白天,周围的痕迹看的更加清楚。

  不过素问等人一路上看到昨晚的尸体都不见了,周围的痕迹也被破坏不少。加上二人并不擅长这个,也看不出什么来。

  不过素问本意就是想来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另外他心中始终有点惦记,昨晚蓝凤凰在杀了那个道士之后哪去了。

  原本他以为蓝凤凰是冲李天朗来的,可这两天来了这么多人,他反倒有些拿不准了。

  两人一直走到昨晚迟来道人和守常死亡的地方,他们两人的尸体也都已被抬走。

  素问在周围转了一圈儿,看到了一排车停在下方,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不过素问马上就现他们是想走也想不了,竟然被人堵住了。

  而堵住他们的人中,竟然有两个一身传教士装扮的人,其中一个还是个白人。

  此时几个警察正在和他们辩解什么。声音顺着风都传到了素问的耳朵里。

  “所有尸体都要带回去尸检,你们想要带走那是不可能的。”

  “那个传教士和另外一些人袭击了崂山和茅山的道士,此事必须要查个清楚。你们若再堵在这里,就是阻碍执法……”

  不过那帮传教士也是有备而来,立刻有一个站在前面戴着眼镜的人说了什么,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给那几个警察看,应该是身份证明。

  不过几个警察对这仍然置之不理,只是不再说阻碍执法之类的话。

  素问和智守就站在那里,既不离开,也不下去,仿佛在看热闹一般,很快就引起了下面人的注意。

  几个警察刚要过来,就被推开车门的张师道喊住了。

  随后张师道自己走上来拱手道:“这两日麻烦住持了。”

  素问摆摆手:“没什么麻烦的,实际上我也没做什么。”

  “那两位老修行现在何处?”张师道问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