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十章沈听涛

作者:二扬更新时间:2017-11-14 05:20:38
  沈家少女扬了扬下巴,得意说道:“那就好,赖大师在哪?带我去见他老人家吧!”少女说完一双美眸转向尹山身旁的秦生,上下打量了一番,见其面孔生疏,而且只是筑基中期的修为,有些不明白尹山怎会亲自相送,眼珠一转问道:“尹山,你身旁的这位道友眼生得紧,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可否告知一二。”

  尹山一听此话,下意识的扭头看向秦生,似乎是在询问秦生的意见。

  秦生将这些看在眼里,微微一笑,说道:“但说无妨,有幸见到沈家仙子也是在下的荣幸,而且在下刚好也有些事情想拜托赖大师。”

  尹山递过来一个感激的眼神,这个黄裙少女名叫沈听涛,在沈家小辈之中的地位极其高,只在妖孽沈沛之下,虽然不是沈家家主一脉所出,但却极得其宠爱,而且沈沛也对其爱护有加,平日里在乾武城都几乎是横着走的,他可不敢轻易得罪,但做他这一行的,没经过主顾同意的情况下,是不允许泄露主顾身份来历的,见秦生并不在意这个,他松了口气说道:“这位秦道友是元大小姐的朋友,不是我们乾武城之人,所以沈姑娘眼生。”

  “哦,原来是这样。”沈听涛饶有兴趣的说道:“秦道友既然也是找赖大师,那不如一起去算了。”

  秦生点头:“如此甚好。”

  接着尹山对二人各行了一礼,“跟我来吧!”转身带路朝柜台后面的一道石门走去。

  石门后面是一条狭长的走廊,秦生二人在尹山的带领下,顺着走廊一直走,最后却停在了尽头,因为这里竟然没有路了。

  秦生眼中闪过疑惑,扭头望向尹山,尹山微微一笑,说道:“这里设了一个小型的障眼法,秦兄弟第一次来不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出来的。”

  听了这话,秦生不自觉的扩大神识仔细扫去,果然发现了这里的古怪,原来眼前的这道石墙只是幻象,真正的通道就在墙的后面,而且他感觉得出这个阵法较为复杂,绝不是尹山口中所说的小型障眼法,他嘴角微微翘起,也没有拆穿。

  秦生的表情变化落在尹山和沈听涛二人眼中,二人都较为讶然,似乎对秦生能这么快看出这里的端倪有些难以置信,特别是沈听涛,一双桃花眼都有些直了,她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看了半天都没看出来猫腻,这秦生貌不惊人,却没想到神识强度如此之高,一眼就看穿了阵法,要知道她可是筑基后期修为,而秦生才筑基中期,而且一副才进阶不久的样子,怎会拥有如此惊人的神识?

  难道是天赋异禀?

  “赖大师就在里面了,我们进去吧!”尹山短暂的愣神之后,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心中却念头急转,怪不得秦生能够杀掉黄老头,果然是有些过人之处,这异于常人的神识就可见一斑了,他心中已经决定,回到家里一定要将这件事情上报,好让家里那些眼高于顶的小辈们警惕一些。

  “开!”

  尹山轻声一喝,平伸的那条手臂上白光一闪,一团濛濛光影脱手而出,击在了石壁上。

  “噗。”

  石壁上忽然泛起一圈圈水纹涟漪,下一刻,眼前的幻象整个消失掉,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长长石阶,斜着通向地下,似乎目的地在地下深处,通道两侧石壁上嵌着一枚枚明珠,兀自散发着柔和光芒。

  沿着石阶向下又走了约莫有盏茶时间,眼前豁然开朗,多出了一个百余丈大小的小型空间,像是一个巨大殿堂,却简陋粗糙了许多,只有寥寥几根支撑的石柱和几张桌椅,地下空间正对着他们下来的这道石阶那里,有一扇半开着的石门,有明亮的光芒从门缝里透出。

  这里还有四名身穿黑衣的中年修士,都面无表情的分散站在四周,秦生略微感应了一下他们的修为,立即心中一惊,这四人竟然都是塑道初期的修为!

  四名塑道期的修士只是作为守卫,足可以见得里面的赖大师地位有多么高了。

  见到秦生他们三人的身影,一名守卫当即走了过来,毫不客气的冲尹山说道:“赖大师正在炼器,还请三位稍后片刻。”

  尹山对守卫的态度似乎习以为常,他笑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就是。”他扭头冲秦生两人说道:“赖大师脾气有些古怪,最不喜欢的就是炼器中被人打扰,还望二位见谅。”

  秦生笑笑不以为意,他知道但凡有真本事的人,都有些古怪脾性,这位赖大师名头如此响亮,这点不足为奇。

  沈听涛虽然蛮横,但似乎也对赖大师有些忌惮,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找了张石桌坐下,尹山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个翠绿茶壶和几个玉杯,沏了壶灵茶给每人倒了一杯,之后就自顾自的品起茶来。

  沈听涛端起玉杯小小抿了一口,目光转向秦生,忽然问道:“秦道友是哪里人,能告诉我是怎么和元心认识的吗?据我所知元心妹妹眼高于顶,能和她交上朋友的人可不多哦!”

  秦生略微沉吟,笑道:“在下也是巧合与元姑娘在迷雾森林中结伴同行,这才得以认识的,算不上多么深的交情,此次来到乾武城也承蒙元姑娘的照顾了。”

  这话说的模棱两可,沈听涛虽然叫的亲切,但他现在还不知道她具体和元心什么关系,是敌是友也不清楚,自然不会过多吐露,却不料沈听涛的反应有些大了,她似乎很是惊讶:“迷雾森林?她去哪里干什么?作为元家大小姐,总不会是去猎杀妖兽的吧?”

  当然不会是去猎杀妖兽,她要做的事情比猎杀妖兽厉害多了,在传奇人物的洞府遗址中逛了一圈,而且还险些留在那里,这话要是说出来肯定能令面前的两个人当场跳起来,当然,这话是绝对不会说的,不管她和元心是朋友还是敌人,秦生说道:“这个在下就不清楚了,不过听说可能是要找一味灵药,具体是什么也不知道。”

  “找灵药?”沈听涛秀眉微蹙,“灵药用买的不就行了,哪里需要亲自去找,还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秦生苦笑,他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合适理由来搪塞过去了。

  沈听涛望了眼秦生,知道从他嘴里是问不出什么来了,有些不耐烦说道:“算了,回头我自己去问她吧!”

  接下来的时间里,尹山也加入了谈话,老江湖就是老江湖,嘴里头讲出来的话都是秦生听都没听过的奇闻异事,比如一个人误食了一枚果子立刻白日飞升,什么传闻有人在深山见到百余丈高的巨人等等,令秦生二人听得都入了神,当起了忠实听众。

  两个多时辰后,秦生听得累了,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尹山正说到去年收了一件上品法宝,眉飞色舞的说着有多么多么大的威能,忽然远处的石室里传来一声轰隆巨响,似乎是爆炸声,石门都被气流掀的完全开启了,紧接着一道人影从浓烟中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骂骂咧咧的,听他骂的内容像是炼器失败了。

  秦生三人几乎是同时站起身来,扭头望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