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六十三章归宗同门

作者:轻枝更新时间:2017-11-13 12:36:53
  主宾依次落座,金刚弟子献上香茗,了空端起茶杯浅浅抿舔,眼睛却一直望着年青的客人,心思交织,临出少林寺时,掌门方丈一再嘱咐,此次北上京都,一定要联络上南秀公子,武林联盟才能够平安巩固,才能够有力量抗击魔宫,而且日后少林寺遭遇大劫难时,还要仰仗借助南秀公子之手平息,这了空毕竟身在少壮之年,气血方刚,嘴里虽然答应,心里未必服气,一个年少书生能有多大能耐,能有多高手段?但这次在京都英雄大擂上相逢,见对方力挫黑龙门首魁,那武功,那气质确实出人预料,了空不得不从心里佩服他??????

  剑南虹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忙端起茶杯来慢品,以此掩饰道;“佛门香茗,果真清香满口,沁肺润脾,迂回纯甘。”

  了空回过神来,微微一笑道;“少施主年纪青青就俱备一身神功,不容易呀,此次英雄擂台上又击败关外黑龙门首魁,挫落了满清鞑靼人的气焰,长我国人脸颜,此等行径怎不叫人钦佩爱戴。”他此番言语倒是由衷地出自肺腑。

  圆妙大师也插话道;“那黑龙门首魁猛哥的武功强悍凶猛,其阳刚浑雄之壮简直可以与敝派媲比,可是他与少施主相遇交手后,却空有一身神力劲功,无处发泄,足见他当时四周面临的都是柔和的内家阴柔劲力,少施主不愧是人中奇材呀!让他输得稀里糊涂,有口难辩。”

  剑南虹放下茶杯,略微思索一会儿才说道;“其实北满武功另辟溪径,自成支流,但其内中大多数却是中原武功根基,不但如此,而且他还对中原贵派与武当派和其它名门各派的武功路数了解得非常透彻,认人费解?还有那‘飞天银狐’阿纳牙的残月刀路,不但揉合得有中原的武功路数,而且还参杂了西亚和东瀛一些国家的武功路数,非常复杂,若是真刀出手,威力倍增,更加残忍阴毒,,万不可以小觑这些游牧民族的武功。”

  “少施主说得真精辟------”圆鉴大师也开口接话道;“华夏中原地大物博,疆地无垠,海内称霸,所以中原人就有点狂妄自大,蔑视周邻弱国,而那些周邻弱国时刻都虎视中原,不断引吮中原武术的精髓,刻苦磨练,他们的武功也正在崛起,咱们中原人也要像少施主所说的一样,不可以小觑对方,武术上讲要戒骄戒躁吗。”

  圆化大师也感慨道;“确实如此,英雄擂台上,先前与黑龙门人交手的很多后起之秀就是犯了此忌,故尔伤重很多,如果都像少施主所说,不小觑轻敌,就是败北也不置于受伤吗。”

  大家闲聊一阵中原武功与关外武功的比教后,了空忽然轻咳一声,大堂里面立刻安静下来,了空正色道;“贫僧受掌门方丈嘱咐,代敝派特邀少施主加入武林铁盟,武林铁盟现在已经成式成立,铁盟盟主由贫僧担任,副盟主由武当派六大清羽士之首玄月道长担任,华山剑派的神龙剑虚若道长,淮阳神鹰门的杨云龙,‘猛龙过江’慕容骏南都已经交递了敝门发出的铁佛令,还有贫僧也接到飞鸽传书,点苍派已经派出追风三剑说是在英雄大擂期间赶到,只是不知为什么这两天迟迟未赶到?”说到这里,了空沉吟片刻,再看看众人,目光最后落在剑南虹身上继续道;“还有一些其他门派也接到敝门的铁佛令,但是没有前来汇合,贫僧想也许上一次联盟带给他们的损伤太大了,唉,贫僧的意思是待追风三剑赶到后,就不再等其他的门派了,人员力量已经足够,咱们就布置如何寻找魔宫,再给予重创,施主看如何?”

  剑南虹笑笑,慷慨承应道;“有执事首领调度差遣,学生悉听尊令,据学生掌握的情况,魔宫大批人马就在京都。”

  见剑南虹爽快答应,为人又十分谦和,众僧侣都非常高兴,了空又关切地道;“根据以往对付魔宫的经验,咱们铁盟的人员必须集中在一起,以免被魔宫分割击破,所以贫僧郑重地请剑施主搬来这里住宿,彼此间有个照应。”

  剑南虹想了想,摇摇头推辞道;“不成,盟主首领的心意学生领了,只是随学生一起的还有几个人,比如‘伤心浪子’姜夙愿,他生性疏散淡闲,放羁不训,不太适应这种人多集中的聚合,到时定会闹出诸多不开心的事情,以致破坏铁盟汇集的和谐气氛,再者,学生居住的客栈离此驿馆又不太远,有事情相互通告一声就行了。”

  了空搓动胸前挂着的硕大佛珠,含笑着缓声道;“剑施主不必挂在心上,既然不愿意就算啦!有什么事情相互通告一声就是。”停顿片刻,了空又对剑南虹道;“今日午间,贫僧备有薄酒,望剑施主赏脸,顺便也与铁盟的其他人员认识熟悉一下,还有武当派的六大清羽士也相邀请施主一叙,贫僧就陪施主过去。”

  既然是六大清羽士邀请,剑南虹马上站立起身来,师门之中的前嫌误会迟早要澄清,告别四位达摩堂大师后,剑南虹就随了空走出别院,又来到另一处别院,这是武当派六大清羽士住宿的地方。

  六大清羽士玄月,玄明,玄尘,玄清,玄叶,紫云等道长整衣揖礼,以隆重的礼仪将二人迎接进大堂大厅,众人落座,香茗呈上。

  六大清羽士之首玄月道长乐呵呵地道;“剑公子在英雄大擂上一显身手,大败黑龙门门主,使关外满清鞑靼人惊心胆颤,使我大明朝华夏扬眉吐气,而且公子挫败黑龙门主所使用的武功毕竟是我武当太极功夫,也算替我武当派光大门庭,显耀同宗,贫道代敝派感谢剑公子!”说完,他站立起身来,满脸堆笑地对剑南虹连连揖礼。

  剑南虹不好意思,也赶紧站立起身来回礼道;“道长客气了,抵御外辱,本为大明国体颜面的事情,学生自然责无旁贷,道长如此多礼,学生不敢当。”

  其他五位清羽士也纷纷笑颜逐开地赞扬剑南虹。

  了空见状,忽然站立起身来对玄月道长告辞道;“道长,贫僧就独自一人在院里散散步,待会儿等你们一同赴铁盟宴。”言毕,他独自一人走出大厅,他知道剑公子与武当派有很深的渊源,好像还有些误会,他就知趣地暂时抽身离开。

  待了空的背影消失在大厅门外后,第四大清羽士中的玄清道长果然站立起身来对剑南虹立什稽礼道;“剑公子,得罪,当日在洛阳龙虎山庄里,贫道就已经放话,下次相逢,公子应该有个解释,公子身上为何拥有敝派紫霄宫的镇宫神兵‘禽王小天罡’软剑?那可是敝派失传了好多年,梦寐以求的神兵呀!”

  剑南虹大度地笑笑,解释道;“学生也曾经想单独跟道长解释,可道长当时一意孤行,不接受学生的解释------”剑南虹说到此时,微呈激动,他用手在腰间皮带上轻呈机簧,只听一声悦耳的凤吟声响,一支三尺长的软剑呈现在众人眼前。

  满厅顿时只见雪莹明灿,清冰夺目,禽王小天罡软剑剑叶薄如凤翼,由于抽动的力量,剑叶不停地振幅颤动,弹跃坚韧,时时地从剑桥吞口处闪现一丝丝淡绿色的精焰游向锋刃,一闪而没,那种冷寒的光亮,剑气以及那游动的精焰逼人眼睫,使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六大清羽士都只是听说过这支神兵的传说,谁都没有亲眼目睹过,今日有幸亲眼目睹,人人喜不胜喜,小心翼翼地接过软剑,细细观摩,这支以七只巨大铜兽火炉,按天罡北斗七星方位排列,煅铸三十六年,第遇雷电而淬火的软剑,甚称况古神兵,其冷寒锋利,单薄柔软,弹折韧性都是鬼斧神工,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六大清羽士爱不释手,把玩一阵后,才依依不舍地返还给剑南虹,剑南虹将软剑收归入腰间软鞘,看看众人的模样,笑笑道;“诸位道长,这支神兵迟早要交还紫霄宫,作镇宫之用,由紫霄宫三十六位天罡护法道士保管,诸位道长今后随时都可以前往紫霄宫观看。”

  六位道长暗自一惊,对方连师门中紫霄宫的护法道士都知道,看来他确实与师门渊源非浅,玄月道长忍不住问道;“这支神兵既然乃敝派镇宫之宝,那为什么会落入公子手中?其中必有隐情,请公子详细道来。”

  剑南虹不慌不忙地喝了两口茶,然后才慢慢道出一段往事,他将家师太极子年青时就是武当派的首席弟子,也是指定练习‘千钧太极如意玲珑功’,揭开百年奥秘的人,受师门之命下山平息江湖纷争,太极子与当时纵横江湖的‘北岳小魔女’南宫飘飘化干戈为玉帛,可回到师门复命后,却遭到同门人的诽谤诬陷,说他与妖女苟且萌情,**造孽,已经乱了道纲,太极子的师傅,也是当时的掌门人,为人太过谦和软弱,也受到同门想争夺掌门位置的师兄弟们的排挤,最后无奈,引咎辞去掌门职位,太极子也被重罚逐出山门,临别师门时,他师傅悄悄将这支神兵软剑交给他,嘱咐他不要气妥,继续苦练如意玲珑功,早日揭开百年奥秘,到时以此喜讯就可以重返师门,洗清冤屈,太极子含泪离别师门,其后他的事情很快传遍江湖,南宫飘飘知道后,大为他感到不平,八方寻找他,太极子却撇下自己的红颜知己,远离中原,径直来到南疆十万大山的莽莽丛林里,山中无岁月,星移斗转,也不知道过去好多年,他练习如意玲珑功的石球已经从百来十斤增加到近千斤重的巨大石球,终于有一天,千斤重的巨大石球被震裂成数大块,而且是被内劲潜力无声无息地震裂的,也就是说如意玲珑功大功告成,百年奥秘已经揭开,太极的千钧真力罡元和无穷的内在潜劲潜力已经达到登峰造极之顶点,他此时再舞动禽王小天罡软剑,剑走‘凤展’套路,那效果和平日简直是天壤之别,这神兵说来也怪,如果没有千钧的如意玲珑功贯注,它就是一支平常的软剑,一旦有千钧如意玲珑功贯注,它的威力就可以增加百倍,展旋乾坤,沉浮天地,吞吐雷霆之神威,惊天动地,鬼泣神惊,璇玑子道长创建‘凤展’的剑路,就是要以此强大的内劲潜力和轻灵快迅的剑势来斩破少林寺的镇寺神兵‘金刚大乘龙’,太极子功成时,已经是白发苍苍,银髯飘垂的暮年老人了,江湖争雄,扬名立万的壮志早已经被山林的雾霭和霜风吹散得云飞湮灭??????他也想过重回师门报喜讯,再返回师门洗清冤屈,但是一想到当年同门师叔,师兄弟那些勾心斗角的嘴脸时,他就踌躇不定??????又过了若干年,也许是天意安排,剑南虹竟然因缘故投在他门下,十年磨练砥砺,得到他老人家嫡传亲授的一身神功和这支神兵。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