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七十五章瞿莹

作者:白山派更新时间:2017-11-11 08:57:03
  初秋的雨水,倾盆而下,激溅在身躯上,温热而又寒冷刺骨……

  深坑之中的焦欲伤口不断渗出血液,又不断被雨水冲刷,混合着雨水流进黑色的土地当中,不算宽广的手臂紧紧搂着瞿莹已经失去血色的身躯。

  “焦欲……对不…起…我骗了你…直到我马上就要死了…也是在骗你…一切都是设计好的…一切都是一个女人,最狠毒的计谋…为了给远在天国的爹娘,讨一个公道…但我不知道…我会爱上你……”瞿莹牙齿不停的打着寒战,惨白的脸上混杂着淤泥,留下两滴无比晶莹和耀眼的泪滴。

  “为什么选择送……死?”焦欲闭着眼,另一只手紧紧抓着瞿莹的小手,一刻也不舍得放开。

  “只有,我死了,你才会有刻骨铭心的恨意……但是你不能死…焦欲…记着你还有我最后夙愿,有我父母等着超度的灵魂…有我留在这个世上最后的声音……”瞿莹嘴角流淌着血液,瞳孔慢慢扩散。

  时间在这一刻定格,瞿莹眼睛缓慢的闭上,嘴角还残留着有些残酷的幸福微笑,灵魂去了她口中所说的纯净天国,焦欲沒有呐喊,沒有激动的悲伤,怔怔望着天空和那被铁锹不断铲下的黑土。

  “快点整,埋完回家睡觉。”一个壮汉擦着脸上的雨水,不停的挥舞着铁锹。

  “整滴还挺感人……!”另一个壮汉说了一句,擦了擦眼角,咬着牙,继续撅着黑土。

  “啪”

  “谁拍我?”一个壮汉骂骂咧咧的耸了耸肩膀

  “埋我兄弟,挺过瘾?”一个深沉的声音出现在壮汉的耳旁。

  壮汉愣了一下,茫然一回头,蓬的一声,一根铁棍子直接抽在脸上,数颗门牙,应声而飞,整个嘴好似都被抽的凹了进去。

  “其他三个壮汉猛然回头扬起铁锹,就要动手,眼睛瞪的猩红的孟子凡直接将短刀顶在一个壮汉的嘴里,另外两个壮汉被无数的砍刀架住了脖子。

  “谁的人?”孟子凡面无表情的冲着壮汉问了一句。

  “我大哥是牛瑜。”壮汉含胡不清地说了一句。

  孟子凡看着跪满脸惊恐的壮汉,咬着牙狠狠的瞪了他几秒,随后一扭头,将短刀扔给岳魁,噗通一声跳进了满是淤泥的深坑。

  “孟爷…孟爷……!”焦欲看着孟子凡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你要死了我会很伤心,会很难过,会杀人很多人。”孟子凡看着焦欲,一边平静的说着,一边费力的背着焦欲,在岳魁的拉扯下,爬出了深坑。

  “……我不会死…我要给我媳妇…报仇……”焦欲趴在孟子凡后背上,闭着眼睛,直愣愣的说道。

  “出去两天,都混上媳妇了?你爱她么?”孟子凡穿过众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泥泞的土路上,同样瘦弱的身体摇晃的托起焦欲的身躯。

  “很爱……!”焦欲声音微弱,吐字不清的说道。

  “他长的漂亮么?”

  “很漂亮……”

  “呵呵,那我完了,二姨太沒了……”

  “别骗我了……你对我沒感觉,我知道……!”

  “…挺过这次,咬牙坚持过來,我跟你结婚。”

  “晚了…我心里…有人了…!”

  孟子凡全身被雨水浸透,摇曳的走在雨中,眼珠通红,和鸡肠的对话,仿佛平常的嬉闹,但是身后的二十多人,沒有一人愿意插嘴打破这种看似嬉闹,让人无法理解的对白。

  与此同时,偏头县通往魏家庄的大道上,张乡德驾着马车,一脸幸福模样,他哼着小曲,而魏春娇坐在车蓬里,数着从江南买来的东西,如何分给自已的哥哥和朋友。

  晚上,怡红院灯火辉煌,不时传来嘻闹之声。王金童带着詹天养走了进去,刚到门口,就有两个姑娘走了过来,笑道:“大爷,快里边请。”

  “找个朋友,你忙吧,不用招呼我。”王金童支开姑娘,看了一眼大厅内的一张桌子旁,正在跟好几个老娘们扯犊的曹子杰,曹子杰点了一下头,背着手,右手比划出了一组数字。

  王金童点了点头,直接带着詹天养,奔着楼梯慢慢走去,走到三楼,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王金童微笑着敲了敲门。

  “谁啊?”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屋内喊道。

  “姐,我是楼下大茶壶,给大爷倒点茶水。”

  “还挺会來事儿,等会。”娇滴滴的声音再次说了一句,随后等了不到一分钟,屋内传出一阵脚步声,门缝开启的一刹那,王金童猛然转身,对着她的身体一点,对方不会说话也不会动了。

  王金童走进屋内,正看到一个壮汉坐在床上,要下地取墙上的配刀,王金童上前一步,按着壮汉的脑袋,将刀尖顶在他脖上。

  “认识我么?”王金童死死盯着他,咬着牙问道。

  “霍老大赌场的王金童?”

  “说说吧,我媳妇让你们抓哪去了?”王金童平静无比的问道。

  “王金童,混到咱们这个层次,沒有一个傻子,都是明白人,你不用用对付小混的方法对付我,我也不会揣着明白装糊涂,能告诉你的,你问啥我说啥,不能告诉你的,你打死我也沒用,明白么。”牛瑜被顶着喉咙,但很平静。

  “于海山去哪了?”王金童昏迷了三天,醒过來之后,一直就沒再睡,眼睛里全是通红血丝,脸色有一抹病态的惨白,有点渗人。

  牛瑜看着王金童缓缓道:“沈中豪被砍,然后我们跟你们合谈以后,于海山让我们暂时都别抛投露面,他说霍老大肯定不会就这算了,况且,他自己也不想就这么算了,所以大家都出去避风头去了。“

  王金童看着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就是那天在魏家庄附近的人影,怎么越看越像是牛瑜,王金童道:”那天是不是你去魏家庄了?“

  ”是“

  ”去那什么事?“

  ”踩点,杀张乡德。“

  ”噗“

  王金童手一捅,刀顺着牛瑜咽喉就捅了进去,牛瑜连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就死了,王金童小跑着走出房间,看了一眼守门的詹天养,道:”走。“

  到魏家庄必过的一条小道旁的荒地内,停着一辆马车,马车上一男子死死盯着外面这条小道,当看到张乡德驾着一辆马车缓缓从这里经过时,声音嘶哑的说道:“哥几个,准备动手。”

  4532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