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八百九十一张 碾压

作者:何处归乡更新时间:2018-01-13 08:28:26
  曰曰的流着鲜血,眼看是命不长久。

  “砰砰”,两枪,保罗手中拿着从对方手中抢下来的手枪,毫不犹豫的朝着另外两名俄罗斯男子的胸膛开火,当场又打死了两名,只剩下了一个最为壮硕的如同棕熊一般的男子,不管不顾的朝着保罗的身上撞去!

  三百斤的的身躯,如同前进的人形坦克一般的,伴随着地面的震动,朝着保罗的脸上轰去,而保罗,则刚开了枪,根本无法来得及调整自己的动作!

  眼看着保罗就要被对方沙包大的拳头轰中脸庞,忽然,保罗的身前出现了一道高大的人影,侧身,跨步,毫不犹豫的,猛地一拳挥出!

  “砰!”精准的如同制导导弹一般,人影的拳头,和来势汹汹带着惯性的俄罗斯男子的拳头撞击在了一起,发出了一声巨大的轰鸣,让所有人的牙根都不由的有些发酸,双击处,似乎有无形的震荡一般。

  “啊!”忽然,一声痛苦的哭号声从俄罗斯男子的口中发出,直到此刻,人们才发现,他的拳头,竟然好似已经碎裂了一般的,软绵绵的搭在了手腕上,而他的手臂,竟然也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弯曲着!竟然是被这相交的一拳骨折!

  “了结了他!”站在保罗身前的人影,似乎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无动于衷的面容不变,收回了手,嘴角一丝嘲讽的神色看着抱着手臂哭号的男子,正是纽盾!他的实力,竟然强大如斯!

  保罗露出了招牌的笑容,没有丝毫迟疑与怜悯,一枪结束了对方的生命,至于另外一边的山口组,却是遇到了一些麻烦。

  别看他们的力量不如俄罗斯的这几个人,可是他们的灵敏和技巧方面却是胜过不少,扭动之间,很难用子弹打中他们,这么长的时间,竟然只有一名成员胳膊中枪,依旧灵活的窜动着开着枪还击着!

  不仅如此,为首的那名日本男子,竟然不知从何处抽出了一把日本武士刀,左突右冲,竟然刺死了七八个他们的人!

  “纽盾!你这样做,会后悔的!我们的会长,一定会来找你算账!”一边灵敏的在桌椅间躲避着枪林弹雨的男子,一边冲着纽盾大声的威胁道。

  “杀!”然而,换来的,却是纽盾一句毫无感情的字眼。

  “哒哒哒哒!”纽盾话音一落,从侧面的房间里,就冲出了几名手持冲锋枪的男子,朝着几名山口组男子所在的方向,一阵乱射,子弹横飞中,再无人可以幸免,无一例外的身中数枪而亡!

  “把他们的底盘,都给我从亚特兰大扫出去!”激战结束,一地的狼藉血迹,纽盾眼睛都不眨一下,看了眼保罗和他身边脸色苍白的王刚。

  伴随着他的决定,亚特兰大的黑暗世界,迎来了一场新的血雨腥风。

  依旧是老地方,深夜的快餐店的角落里,政纪喝着咖啡,翻看着。

  玻璃橱窗外,一名俏龄女郎沿着路边走了过来,一路上,不少深夜未归的混混们挑逗一般的吹着口哨。

  “杰克,今天太累了”,女郎走进来,一脸的疲惫更甚,坐在吧台上似乎抱怨一般的对着做着糕点的老板说道。

  “在街上讨生活并不容易”,老板杰克同情的看了眼少女,给她端上了每日必点的甜点。

  “给你,加了果酱”

  少女迷离的双眼似乎回过了神,说了声谢谢,低头挑动着餐具,一口一口的吃着。

  这一切,都被政纪看在眼里。

  而少女,也端着盘子转过了身,看到了角落窗口依旧看着书的政纪,眼神出现了一丝波动。

  “老人,补到鱼了吗?”少女的声音悠悠的在政纪耳边响起。

  政纪抬起头,注视着少女疲惫的眼睛,微微的点点头:“是的,他补到了。”

  “依旧快乐的结局”,少女嘴角翘起,露出一丝不知是嘲讽还是什么的微笑。

  “也不尽然,老人将鱼绑在了船边,想划回岸边,但那条鱼流了血,鲨鱼闻腥而来,将整条鱼吃了个精光”,政纪摇摇头,坐直了身子。

  听到政纪的讲述,女郎似乎有些没有想到,微微发愣了几秒,然后才似乎有些遗憾的说道:“那就前功尽弃了”。

  “不,那看你怎么想,”政纪却又摇摇头,深邃的目光之中,似乎透着睿智的光芒,“老人遇见了最大的对手,他以为人生已经不需要奋斗,他在鱼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条鱼越挣扎,他就越尊敬他”。

  “那么老人为何不干脆放它走?”女郎似乎被政纪的见地多吸引,不由的追问道。

  “老人就是老人,鱼,就是鱼,我们都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不是吗?”政纪看着少女说道。

  少女似乎陷入了沉思,然而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又响了,与此同时的窗外又来了一辆轿车,少女明显的有些不开心,看着响着的手机。

  政纪目光微微跳动,看了眼窗外的豪车,又看了眼少女。

  “你有客人了!”然而少女最终还是接听了电话,电话那头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虽然不高,可是依旧被政纪敏锐的听觉所捕获。

  “我不想接”,女郎皱着眉头。

  “什么!”电话那头的声音微微一高,似乎没有想到少女的拒绝!

  “你不能找别人吗?”听到电话那头调高的声调,少女的声音明显一颤,有些底气不足。

  “他指定要你!”电话那头男人沉声说道,语气似乎多了一丝严肃。

  “那客人就是猪!”少女的情绪似乎也有些激动了。

  “他在外边等!”然而,回答她的却是不容否定的答案,和挂断电话的嘟嘟声。

  门外,一名保镖却已经将豪车的后门打开,露出了里面一个肥胖的身躯,依旧是昨日的那人,脸上带着令人厌恶的肥胖笑容,朝着店里的少女招了招手。

  “多少钱,杰克?”少女抿了抿嘴,眼底露出了一丝深深的悲伤,准备掏钱结账。

  “不用了,你去忙吧”,老板杰克摇摇头,似乎对少女颇为同情。

  “谢了,杰克大叔”,少女点点头,转身朝着咖啡店门口走去。

  “如果不想去的话,就别去了”,政纪的声音忽然响起。

  少女的动作微微一窒,却是浮现出了一丝苦笑,轻轻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亲爱的!让我们去狂欢吧!”门外,肥胖的男子不知何时已经下了车,搂住了少女的腰肢,带着的笑容,钻进了车里。

  “安吉拉是个好女孩,只可惜”,老板杰克似乎对这一幕已经见不怪不怪,微微的叹了口气,欲言又止的说道。

  政纪眼皮微微耷拉,他或许已经明白了些什么。

  这段时间,白天,政纪照例去波利尼家里练习钢琴,而薇薇安,自然也因为政纪的缘故,破天荒的开始学钢琴,不过,她明显的有些心事重重,显然是还没有从昨晚的意外回过神来。

  至于波利尼,对于昨晚的事,貌似并不知情,薇薇安没有说,政纪自然也不会提。

  波利尼的心情很好,昨晚回来,女儿一改往日的叛逆,主动拥抱了自己和妻子,甚至破天荒的承诺以后一定听自己的话,让他一度以为女儿是不是吃错了药,换了一个人,不过这些他都不去深究,只要薇薇安能够听话,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波利尼将女儿的改变,都归结在了政纪的身上,真不知道政纪用了什么方法,让女儿在一夜之间改变。

  不过对于政纪,他是越来越满意,可以说,政纪是他教过这么多的学生之中,最得心应手的一个了,无论他教政纪什么手法,政纪只要学过一遍,就能八九不离十的演奏出来,让他叹为惊止,最后只能将这一切归结于政纪令人羡慕的音乐天赋之中。

  而薇薇安,则最喜欢做的,就是在一旁撑着下巴,看着偶像在哪里练琴,一步也不想离开,在她的眼中,政纪弹钢琴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优美,那么的赏心悦目。

  而在政纪休息的时候,她则跑前跑后的端茶倒水,这一幕让波利尼颇为嫉妒,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弹了一辈子的钢琴,都还从未享受过女儿如此的待遇。

  “你的进步很大!过段时间,我有一场音乐会,准备一下,你也登台演奏一首”,结束了一天的学习,在波利尼的挽留下,政纪吃过了晚饭,临走时候波利尼说道。

  “嗯”,政纪点点头,和波利尼一家说了再见。

  回到公寓的政纪和远在万里之外的马匀他们在电话里谈了谈最近集团的发展,又和父母聊了会儿天,公司的发展很顺利,一切都欣欣向荣,父母的身体也很好,两口子现在又去了海南旅游了。

  结束了通话,政纪看了眼时间,收拾了东西,手中拿着一份波利尼妻子做的甜点,出门朝着老地方走去。

  咖啡店的人依旧不多,又看了看吧台的方向,那个熟悉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吧台,不过却好似似乎太困了一般,头上戴着耳机趴在吧台上小憩。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