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章月下的剑光

作者:公爵之名更新时间:2017-10-24 14:12:48
  

  “当时啊,上官这个姓氏在云羽宗非常响亮,我的祖父,当时在五十岁就修炼至金丹圆满,被一位太上长老收为亲传,成为了云羽宗第五十七代弟子中翘楚。”上官仪骄傲地说,“当时四海九州战之上,我的祖父都取得了前十的成绩,获得了蕴仙宫赏赐的两枚破虚丹。”上官暨虽说有心理准备,可还是被上官仪口中家族的历史震惊得无以复加。仙人在凡人眼中本就是形而上的存在,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凡人根本无法匹敌。而听族老所说,家族的先辈似乎还有在仙人中都十分厉害的存在,他哪能不震惊。“可是也就因为这两枚破虚丹,让祖父在第二场比赛被人在大荒中埋伏,最终死在了那里,那两枚破虚丹也被人所夺。”上官仪垂下眼睛,紧咬着牙齿,“本来比赛就有着只分高下,不决生死的规则,可是还是被一些觊觎宝物的小人所害,虽说最后云羽宗和蕴仙宫都派出过人进行追查,但最后都不了了之。”他继续说道:“再之后,一直被祖父压着一头的陈浩然抓住这个机会,一边利用宗内的势力打压着我们,一边暗地里沟通魔宗,付出报酬让他们追杀我们。只要我们一出宗,就一定会被他们追杀,然而待在宗内,却每天都要忍受陈浩然的欺凌。“然后我们逃了,在父亲的带领下逃出了云羽宗。若不是祖父的师父,那位太上长老一路暗中护送我们,我们连齐国边境都见不到。“最后我们在人数损伤八成的情况下,逃到了齐国,那位太上长老将这把紫云剑送给了我父亲,说可保上官家在俗世中八十年顺风顺水,八十年后自会有人回到这里取回这把剑。之后他亲手碎掉了父亲的道基,封印了我们其余所有人的修为,以云羽宗的名义向整个修炼界宣布上官家族退出修真界,从此如同凡人般生活。”上官仪抬头看向天空,本来就要流下来的眼泪被硬生生地逼回眼眶。秋风越来越劲,皁墨的天穹之上,一轮巨大的月亮被无数繁星簇拥着,闪耀着夺目的冷光。那时他的父亲本来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天才,就如同皓月出于群星一般,在同辈人刚刚筑基之时就已凝成金丹,可惜最后被封印修为之后,因为自身的暗疾,身体连普通的凡人都不如,早早便死去。上官暨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得安静地骑着马。“不过也罢,幸好有这把紫云剑,我上官家在俗世也算鼎盛,至少后辈知晓了这些老一辈的故事之后不会太有怨气。”上官仪说道,用衣袖抹干眼泪,大喊一声驾,座下的马沿着山道加速冲向前方。“走吧。”他轻声说道,“我们也该追上他们了。”上官暨骑着马跟在上官仪后面,抬起头,突然觉得后者就像是要骑着这匹马,沿着这条山道,直冲向那轮月亮。在山顶的一处平台上,周围站了一众重甲侍卫,平台中心立着一根巨大的铁棍,有碗口粗细,五六丈高,经历了几十年的雪雨飞霜,上面早已锈迹斑斑。山道连接平台的路口有一根粗壮的木墩,木墩上方有一缺口,上官天瑕突然骑着马跳上平台,将手中的火把插进了这缺口之后,然后调转马头对着身后的上官烁大笑起来:“哥哥啊,这次可是我赢了你啊!”上官烁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微笑说道:“好好好,我甘拜下风,我弟弟最厉害。”天瑕仰起头,高兴地手舞足蹈,然后冲着哥哥做了一个鬼脸,嘴里发出“略略略”的声音。在他们后面,上官暨和上官仪也都沉默着跟了上来,天瑕向他们挥舞着手臂,大声喊道:“父亲,族老!今年我是第一啊!”上官暨有些无奈地看向上官仪,上官仪哈哈大笑,摸了摸天瑕的头说道:“我就知道天瑕最棒。”又过了半刻,所有的嫡系族人和护卫全部到来,绕着那根巨大的柱子围成一个大圈。山顶的秋风带着几分冬天的凛冽,让平台上的所有人都不自觉地紧了紧衣帽。上官仪向四周的天空,想寻找云羽宗修士的身影,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发现,唯有那轮月亮依旧镶嵌在天上。他看着那轮月亮,不禁皱起了眉头。它,好像他们当时逃亡时天空上的那轮月亮……想到这里,上官仪又笑自己狐疑,事情早已过去七十年,自己何必再这样担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还是莫名其妙地多出一丝紧迫。不过,他心中还是隐隐有些不安。那轮月亮,现在也是他心中挥之不灭的一道阴影。没有盛大的仪式,每个人都收起了心中的欢悦,望着这根柱子,神态肃穆又庄严。“吉时到!”上官暨高喊道,“升族旗!”族内一位轻功高手抓着那面巨大的旗帜,猛地一踩马镫,从人群中飞起,紧接着一脚踩到马背上,冲向柱子顶端。在他侧面,天瑕惊讶地长大了嘴巴,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赏一位武功高手施展轻功,在他看来此人就好像欲要踩着这柱子伸手去摘那月亮,心中不由得生出艳羡。所有族人都在塔下大声呼喊着这位族人的名字,为他喝彩,没有一个人发现月面上越来越大的紫色光影。上官暨亲昵地抚摸着两个孩子的头,心里盘算着如何安排上官天瑕的学业,又担心和邻国的这单生意。上官仪看着这位凭借轻功逐渐登上塔顶的族人,嘴角带着一丝苦笑,似乎在心中感慨着什么。这位族人走到最顶端的时候脸都快要憋红了最后一只脚踏在塔顶的时候哈哈一笑,底下的人们在同时惊呼出声,这似乎和他想要的掌声雷动不同。但他没有多想,在另一只脚正要踩上去的时候,突然侧面一阵破空声传来,然后他就感觉身体被右侧的一股大力穿透,身体被拦腰砍断,像两片断了线的风筝飞向一侧。天瑕瞪大眼睛,注视着被击飞的人影,这是一位在家族内小有名气的后生,虽然比自己大不到十岁,可是已经在国内最好的武宗里成为了一位正式武师,连皇帝的亲身侍卫都可以切磋一番,最后因一招不慎落败。但是现在,他却死了,身体被一把紫色的剑斩成两段,脸上还残留着惊恐的雏形。他慢慢抬起头,柱子顶端,这位后生的身体断开处出现了一道站立的人影,身穿一袭紫色束身衣,带着一种超脱世俗的华贵。一头黑色的长发被秋风吹向一侧,蓝色的一双眸子中闪着灵动的邪光,在月光下显得越发深邃。他微扬着头,冷漠地俯视着底下的人群,就像一位高高在上的神看着脚下卑微的凡人。“他……他是谁?”天瑕大惊失色,看向那双蓝色的眼睛,却发现对方似乎在看着他们这里,或者说……在看着他!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