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一百七十六章剑宗大预言

作者:最后一个法老更新时间:2017-09-29 21:59:47
  “时空倒转”、“因果律”、“第三界”。

  这三种功法,至高无上,在上古时代由第十四代“昊天法老王”将其列为“禁术”,明令禁止修炼。他才此番作为,并不是因为这三种术太过强大,而是因为这三种术,会永久性损害六界法则。

  上古时代,某些大魔大神,为了追求更高的实力境界,面对禁忌,也毫不畏惧。他们即使面对着被“昊天法老王”消灭的风险,也依旧修炼这些禁术。

  他们的行为,导致六界某处,常年存在着一些不稳定时间,法则失效,左右颠倒的空间。即使当年“昊天法老王”凭借逆天手段,也无法消除这些法则BUG。

  这些由禁术引发的法则BUG,孙悟空至今还记得两处,一处在神魔之井的空间BUG,一处在圣堂之巅时间BUG,这两处地方,空间就像玻璃一样,层层叠叠,不断的聚合与破碎,并且永不消散。

  其实孙悟空也修炼过“禁术”。

  他在四个月前,通过第三界的力量,徒手接过云城主的蔷薇圣枪。

  但是,孙悟空的第三界,却是改良版的“禁术”。他借用的“那个世界”的力量,并不会遭到“那个世界”的反噬。

  “那个世界”其实就是他当年用“世界之树”的种子创造的。他就是“那个世界”的缔造者,他十分清楚,借用了那个世界的力量,并不会遭到反噬。

  ……

  一个会引发时空破碎。一个会引起另一个世界的反噬。

  其实,“时空倒转”和“第三界”并不可怕。

  最令上古法老们头疼的是“因果律”。

  时空破碎和世界反噬,顶多是物理层面的理解。只要不去碰触,便能避开这些危险。

  唯独“因果律”。这已属于“哲学力量”的范畴。只要被“因果律”牵制着,就算你法力通天,也躲不开它的“噩运连连”

  在简单的介绍了身份后!剑凉开门见山地说道:“孙老师,你竟然知道我在学‘因果律’?不简单……当真不简单呐!”剑凉的眼神,已经由之前的惊愕,变成了敬佩。

  背完了心法后,剑凉终于赌过瘾了,他又变得一无所有。

  他向侍从要了杯水,带着孙悟空和剑一馨在休息区休息。

  休息区还算宽敞,是供赌徒赌累了休息的地方。每个房间隔音效果非常好,也不怕会打扰到别人。

  进了休息区之后,剑一馨不由生气地看着剑凉。

  “师叔……因果律?到底什么是‘因果律’?你到底在修炼什么邪术?”剑一馨根本坐不下来,她气急败坏地质问道。

  “邪术?一馨,你也太小看它了。”剑凉吐了吐气,“这是一门至高无上的功法,你可能一生都不会明白!”

  “师叔!”剑一馨对剑凉的态度非常不满,嗔怒地叫了一声,毕竟,刚刚她还流着眼泪,此刻的小脸,红彤彤的,就像一只小花猫一样。

  孙悟空凝重地看着剑凉,虽然剑凉外貌年长,但是要算真实年龄,可能在孙悟空面前,还是一个小娃。他接过话道:“姑且称你一声剑凉兄,凭我对‘因果律’的了解。它并非至高无上,这种东西在给你带来运势的同时,可有想过后果?”

  “看来这位孙老师,对‘因果律’也有所研究呀!后果?我当然想过!人的一生‘运气’是规定死的,而我要做的,就是用光我的‘噩运’!”剑凉坐在椅子上喝了喝茶水。

  “师叔,看样子,你真是疯了!”剑一馨双手叉胸,冷眼地看着休息区外面,那些要死要活的赌徒们。不由心中来气,骂道:“师叔,消除‘噩运’,这就是你的借口吗?难怪‘紫金心经’不重要了,‘白云贯日剑芒修炼心法’也不重要了,你的一条腿,也不重要了。我估计,你的生命,更不重要了吧?”

  剑凉尴尬地苦笑:“如果能达到目标,这些‘后果’,还真不重要了。”

  “你……”剑一馨发现,她聊天对象,就像是一个被洗脑的白痴,一根筋扎死理去了。

  孙悟空在一旁挥了挥手:“剑凉兄,过于强调天命,便是陷入魔道。既然你修炼‘因果律’,那必然知道,它的副作用远不止这些。你有没有想过,你的亲人,你的爱人,你的门派,都会因你的‘噩运’而陷入不可平复的危难中?”

  剑凉听罢,盯着眼前杯中的热腾腾的开水蒸汽,略有所思。

  最后,他叹了口气回答:“想过,我当然想过!可是,如果我不献祭生命中所有的‘噩运’,又怎能集合我生命中剩下的所有‘好运’,去度过三年后的那个劫难。”

  “用光‘噩运’,积累‘好运’度过三年后的难关?”,孙悟空突然皱了眉头。脑海中,顿时闪过了那只黑暗无极的黑莲花。

  “怎么?你也知道三年后的劫难?”孙悟空惊讶地问道。

  黑莲花!

  这个秘密,世界上,恐怕只有五个人知道。世界之树、孙悟空、苏云、林婉月以及最先发现的五散道人。

  五散道人已经消逝在那个世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界里,苏云又已尸鬼转生,尸化失去所有意识。

  知道秘密的,只有世界之树、他和林婉月,世界之树自然不屑将这种事告诉他,难道是林婉月告诉他的?

  不过,最令人惊讶的却是剑凉。

  “啊!我当然知道……不过,你……你怎么也知道?”剑凉睁着不可思议地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老师,“你怎么可能知道?这是我派存活的唯一活化石,破解了‘预言之壁’,才得知的消息。只可惜,他平日里疯疯癫癫,除我之外,没人相信他。”

  剑一馨听到这里,不由鄙视地看了一眼剑凉:“师叔,剑魔师祖五百年前就已经神志不清了。我们剑宗不知花了多少钱都治不好他。你却相信他的话?”

  剑凉摇头:“就因为他神志不清,所以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不可相信?”

  “你们只知道他的疯癫,但你们可知他是如何疯癫的?”剑凉顿了顿说道。

  “我听派内相传剑魔师祖是偷练‘禁术’……”说到这里,剑一馨猛然想到剑凉与孙悟空之前的对话,好像剑凉现在修炼的,也是一门禁术。

  “偷练‘禁术’不假,但剑魔师祖修为500年前就被誉为剑宗三大‘剑芒大银河’之一。即使修炼‘禁术’,也还不至于让他疯癫。500年前,你还没有出生,其中辛秘,你或许还不知。”

  剑一馨回头看了看她那端坐在沙发上的师叔:“那剑魔师祖是怎么疯的?和师叔你又有什么关联?”

  “剑魔师祖是被‘预言之壁’逼疯的!”剑凉冷冷地回答道。

  “他为了破解上古奇石‘预言之壁’,穷尽一生,绞尽脑汁,就是为了想知道,当年那段连神、魔两界,都隐匿超时空躲避的大动荡到底是什么,结果,这一解,便解了五百年。现在的剑魔师祖,只对‘预言之壁’以外的东西,失去心智。一说起‘预言之壁’,他比谁都清醒。”

  “至于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当然是为了应付3年后,那一场剑宗浩劫。”

  “剑宗浩劫?”剑一馨瞪大了眼睛,“师叔,你又发什么疯?我们剑宗已经成立了数千年,就连500年前嚣张的弃仙人都无法消灭我们。怎么可能会有浩劫?”

  孙悟空听罢,接过话道:“妮子,没有东西是永恒的,仙界存在亿万年,还不是被我们给灭了。更别谈你们只是一个数千年的宗派。”

  剑凉抬头,眼神看着这个思想与年龄极度不符,见识又极具深广的孙老师,点头道:“孙老师所言不错。”

  “哼!坏师叔,我才不信师叔你的鬼话,恐怕这只是你日日聚赌的理由吧?真要有浩劫,你为何不去跟掌门师伯说?”

  剑凉的眼神在此刻突然间变得凝重了起来。

  “你以为掌门师兄不知道吗?其实剑宗高层都已经知道了。你以为他们没在想办法吗?只不过,我的方法一直不被他们认可罢了。”

  听到这里,孙悟空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什么意思?你们剑宗竟然都知道了三年后的那场浩劫?”

  之前他还在思考,如何劝说人类高手跟他一起,对抗黑莲花。现在大家都知道了黑莲花,那到时候一起战斗,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每个门派,都有探查未来即将发生危险的小手段,不过,据我所知,这个消息,整个修行界,知道的不多。”

  “师叔,那场浩劫,到底是什么?”

  “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但从‘预言之壁’上看,很有可能堪比‘人仙大战’!”

  “什么?堪比人仙大战?”剑凉一说出这句话时,剑一馨惊讶地娇喘了一声。

  “所以,一馨师侄女,在此等危难面前,你觉得‘紫金心经’重要吗?‘白云贯日剑芒修炼心法’重要吗?甚至我的腿,我的命,还重要吗?”

  剑凉深吸一口气:“我现在做的,只是花光我所有的‘坏运’,将来用我一生中剩下的所有‘好运’去救我们的人。”

  剑一馨这一次没有再说她这个师叔什么,而是盯着休息区的玻璃,怔怔无神。

  黑莲花的浩劫,正在步步逼近,而孙悟空的如今却停滞不前。

  这几个月安逸的生活,似乎已经让他忘了,这个世界还得让他守护!

  越往后推演,孙悟空越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性。

  “其实,我有办法!”孙悟空突然喃喃道。

  “什么办法?”剑凉好奇地问。

  “集合所有的力量,共渡浩劫!”孙悟空怔怔说道。

  但是剑凉却苦苦一笑道:“这不可能,联邦、帝国,上千个大小门派,明面上一片和谐,实则暗地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要想让他们团结起来,就算是‘法务部’的不朽之王下令,几个大派之主修为比他强,也未必会听他的集结令。”

  “即使人类浩劫,也不放下成见,共同面对吗?”孙悟空皱眉问道。

  剑凉苦苦一笑:“关键是,除了我和我派的疯子师祖外,‘人类浩劫’这种鬼话,谁一直信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