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982你甚至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作者:肆猫更新时间:2019-06-12 19:37:20
  辰烨就这么穿着一身铠甲,带着一身的威压向着墨之妄走来,他对着墨之妄伸出了手掌,屈掌为爪,墨之妄腰畔的天阿剑便发出了阵阵翁鸣,竟然是如同活过来一般。

  这种翁鸣墨之妄也熟悉,这是天阿剑遇见主人时才会发出的翁鸣,他当年在天剑山第一次握住这把剑时,这把剑便也是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而这把剑的第一个主人,就是辰烨,辰天大帝啊!

  “锵”的一声,天阿剑终于出鞘,一下子就从墨之妄的腰间飞了出去,向着辰烨飞了过去。

  而这时,墨之妄也终于出手,对着天阿剑屈掌成爪,天阿剑便在空中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嗡”,最后斜斜地插入到了大殿的地板上,就插在墨之妄和辰烨之间。

  辰烨皱起了眉头,似乎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在他看来,天阿剑就是辰天大帝的剑,就该是属于东华上国帝王的剑。

  可是现在的这把剑,却不能完全被他所掌控,即使他穿上了属于辰天大帝的甲胄。

  “原来,这就是你的杀手锏。”墨之妄再度开口,却不由地轻轻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辰烨更为恼怒地看着墨之妄,“如今整个异族已经被我逼入了绝境,能够来到这里的就剩你一个了,你还能够笑什么?”

  “我笑你天真。”墨之妄看着辰烨,眼神平静地就像是看着一个孩子,“你叫我们异族,可是你这些年来,就是在异族的庇佑下成长的,你会的一切也都是异族教你的,甚至你身上也还流着异族的血。”

  “朕是……忍辱负重!”辰烨一字一句地说着,句句用力,似乎是想极力地证明着什么,

  “别以为你拿这一套来就能说服我,你们和仙华盟那些家伙一样,不过是想让我当第二次傀儡而已。我已经当年的孩童了,不是那个看着父母惨死却只能哇哇大哭的孩子了!

  我是踩着我那些兄弟亲族活过来的,我要代替他们,更好的活下去,让整个辰家更好的活下去!

  要让整个天下再次属于我们辰家!

  而你,作为仲皇的族裔,竟然选择了站在异族那一边,你难道就不觉得羞愧吗?还记得当年仲皇和高祖大帝一起拟定的‘杀神令’吗?

  只有消灭掉了所有的异族,让所谓的‘神’不再回到这个世上,人,才能真真正正的自由地站在这个世间!”

  墨之妄看见辰烨说话如此激动,和郯衔已经很像很像了,而他微微摇了摇头,说:“你说你忍辱负重,我们就不是了吗?凭什么只有你们才能定义谁有资格活着,谁就必须消失?!

  你们辰家这备受欺压的两千多年,我们神裔难道不一样吗?真正践行‘杀神令’的仙华盟可也不把你当皇帝啊!”

  “那你以为所谓的‘神’再次回来了,你们异族就能够得到真正的自由吗?可笑!”辰烨突然就大笑起来,一副看傻瓜的样子,

  “你们身上流着一半人的血,对于那些神来说,你们也是人,你们也是叛徒。还记得吗?

  ‘众神归来,罪者尽诛’!

  你们才是真正的弑神者!”

  突然,辰烨猛地向前狂奔,一把拔起了地上的天阿剑就向着墨之妄冲了过来。

  剑气凌厉,剑风赫赫,狂涌的剑浪在这大殿上的盘龙柱上留下深深的剑痕。而处在这场风暴中间的墨之妄却是一动不动,甚至是握在手上的墨刀都没有握紧一分。

  “啊啊啊!”

  狂怒之中,辰烨就如同一条恶龙,真张开他的巨口,露出了尖利的牙齿,对着墨之妄是一口咬下!

  “嗡!!!”

  强烈的震动再次在大殿之中回荡,辰烨的眼中再次出现了惊讶,因为他手中的剑停了,是剑自己停了,剑锋离墨之妄的眉心不过一寸,但是他却无法再近一厘!

  墨之妄依然是平静的眼神看着他,眼神微微震动,整个天阿剑便荡出了巨大的波动,将辰烨直接就打飞了出去,重重地跌落到了地上,冲塌了半边的高台台阶。

  辰烨张口吐血,他捂着胸口靠着剩余的台阶坐了起来,不甘心地看向墨之妄,很是不可置信:“不……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这一次,换做是墨之妄一步一步地向着辰烨走去,天阿剑就悬在他的身侧,就像是一个乖巧的宠物,随着他一同前进。

  “很简单,”墨之妄平静地说,“因为你从来就不是天阿剑的主人,就算是你穿着那个人的衣服,你也不是天阿剑的主人。”

  “你也不是月瞳,为什么你可以,我不可以?!”辰烨暴怒着大吼,却是血呛到了肺,让他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即使如此,他还是要说话,“咳……咳……我……我可是高祖大帝的嫡亲血脉……咳咳咳……”

  墨之妄微微叹气:“说出来或许对你来说很残忍,可是,你根本就不是辰天大帝的后裔,你甚至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墨之妄这话彻底地激怒了辰烨,辰烨愤然地就要起身,但是却被墨之妄按住了肩膀,又将他重重地按回了地上。

  墨之妄抓着辰烨的肩膀,看着辰烨的眼睛,眼中含着悲悯:“你的祖先,辰运的继母和另一个男人生下的孩子,不是辰运父亲的孩子,更不是辰运的弟弟。”

  辰烨惊得瞳孔都放大了,随即眼中再次泛起了狠戾,他挣扎了起来,像一只被激怒的小兽一般低吼了起来:“不!咳!你骗我……你骗我!!!咳咳!”

  “我用不着骗你,对于神裔来说,血脉可以证明一切,事实就在这里。所以,你们家族这两千多年的悲哀,就是一场权利游戏的牺牲品。”

  墨之妄缓缓地说,用手握住辰烨摇摇欲坠的身体,辰烨现在的样子是如此的无助,就像是两百多年前他看见的那个孩子,孤独的坐在王座上,穿着属于帝王的冠冕,但是他只能哇哇大哭,还没人搭理,

  “结束这一切吧,这一切的错误本就不该是由你来承受的。我保证,你可以拥有更为自由的人生。”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