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九百八十八章

作者:纪柠语更新时间:2018-03-11 07:20:16
  若是自己支支吾吾的不肯回答的话,说不定到了最后,舅舅还会直接的绕开自己,直接的跟萧疏过招,来这样的试探出萧疏是什么样的情况的。

  这样的一个状况,自己又要怎么样,才能够放下心来,就这么的和舅舅说?

  “他啊,我估计着,他大概已经隐隐约约知道了什么事情了吧。”萧疏说道,毫不在意的样子,倒是让林云蘅微微的愣住了。

  “真的没事情么?”林云蘅还是觉得这个事情不是那么的保险。

  “真没事。”萧疏无奈的看着林云蘅,“你就扪心自问,我什么时候,在这种方面的事情上,要骗过你的?”

  萧疏这么的一说,林云蘅也是有些反映了过来了。

  确实是这个样子,在这方面,林云蘅也可以肯定。

  萧疏在这个方面的时候,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那好。”林云蘅说道。

  那就等回去之后,将这件事情,就这么的和舅舅说一下吧。

  父亲那儿的话,还是暂时就不要去说的了。

  林云蘅有些担心,父亲会受不了。

  以至于,父亲会想要挥刀砍萧疏。

  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什么都不要告诉父亲的好。

  就让他安静的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一想到这儿,林云蘅就有些忐忑不安。

  诶……

  什么时候,父亲才能够毫无芥蒂的接受萧疏师兄啊!

  要是父亲能够这样的话,那么,就太好了。

  林云蘅想的入神,一时忘记了周围的环境。

  “啊!”林云蘅轻轻地惊呼,花容失色。

  她刚刚居然一脚踩空了。

  然后,现在,就不得不靠着萧疏,才能够稳住自己的身形。

  林云蘅:“……”

  好尴尬啊!

  但是,这个,自己也是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要怎么说比较好的了。

  也是自己想事情,想的太入迷了,才会有了现在的这个情况。

  说到底,说难听一点儿,那个,还是自找的啊……

  林云蘅感觉自己那是十分的苦兮兮的。

  算了,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吧!

  打定了主意后,林云蘅走路,目不斜视,就假装刚刚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

  她已经完全的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修仙之人的事情。

  啧……

  “现在要去哪儿?”就在这个时候,萧疏的声音,却是冷不丁的响起来了。

  林云蘅:“……”

  刚刚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氛,就这么的突然的没了。

  突然场面一度让人觉得很尴尬啊!

  林云蘅想着,觉得这事情,自己得冷静一下。

  萧疏师兄的这个样子,确实是欠揍了一些了。

  自己现在,虽然很想揍萧疏师兄一顿,但是,这个地方,毕竟是严家,人多眼杂,很多事情,若是让严家的那些人,看出来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的话,那么,她和萧疏,能够从这里面全身而退,那也是一种本事了。

  毕竟,现在,他们相当于是深入到了严家的大本营啊!

  在这个地方,几乎就是每走一步,就能够看到严家的人的地方,若是萧疏露出了丝毫的破绽出来的话,那么,自己就也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够很好的全身而退的了。

  若是自己支支吾吾的不肯回答的话,说不定到了最后,舅舅还会直接的绕开自己,直接的跟萧疏过招,来这样的试探出萧疏是什么样的情况的。

  这样的一个状况,自己又要怎么样,才能够放下心来,就这么的和舅舅说?

  “他啊,我估计着,他大概已经隐隐约约知道了什么事情了吧。”萧疏说道,毫不在意的样子,倒是让林云蘅微微的愣住了。

  “真的没事情么?”林云蘅还是觉得这个事情不是那么的保险。

  “真没事。”萧疏无奈的看着林云蘅,“你就扪心自问,我什么时候,在这种方面的事情上,要骗过你的?”

  萧疏这么的一说,林云蘅也是有些反映了过来了。

  确实是这个样子,在这方面,林云蘅也可以肯定。

  萧疏在这个方面的时候,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那好。”林云蘅说道。

  那就等回去之后,将这件事情,就这么的和舅舅说一下吧。

  父亲那儿的话,还是暂时就不要去说的了。

  林云蘅有些担心,父亲会受不了。

  以至于,父亲会想要挥刀砍萧疏。

  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什么都不要告诉父亲的好。

  就让他安静的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一想到这儿,林云蘅就有些忐忑不安。

  诶……

  什么时候,父亲才能够毫无芥蒂的接受萧疏师兄啊!

  要是父亲能够这样的话,那么,就太好了。

  林云蘅想的入神,一时忘记了周围的环境。

  “啊!”林云蘅轻轻地惊呼,花容失色。

  她刚刚居然一脚踩空了。

  然后,现在,就不得不靠着萧疏,才能够稳住自己的身形。

  林云蘅:“……”

  好尴尬啊!

  但是,这个,自己也是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要怎么说比较好的了。

  也是自己想事情,想的太入迷了,才会有了现在的这个情况。

  说到底,说难听一点儿,那个,还是自找的啊……

  林云蘅感觉自己那是十分的苦兮兮的。

  算了,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吧!

  打定了主意后,林云蘅走路,目不斜视,就假装刚刚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

  她已经完全的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修仙之人的事情。

  啧……

  “现在要去哪儿?”就在这个时候,萧疏的声音,却是冷不丁的响起来了。

  林云蘅:“……”

  刚刚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氛,就这么的突然的没了。

  突然场面一度让人觉得很尴尬啊!

  林云蘅想着,觉得这事情,自己得冷静一下。

  萧疏师兄的这个样子,确实是欠揍了一些了。

  自己现在,虽然很想揍萧疏师兄一顿,但是,这个地方,毕竟是严家,人多眼杂,很多事情,若是让严家的那些人,看出来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的话,那么,她和萧疏,能够从这里面全身而退,那也是一种本事了。

  毕竟,现在,他们相当于是深入到了严家的大本营啊!

  在这个地方,几乎就是每走一步,就能够看到严家的人的地方,若是萧疏露出了丝毫的破绽出来的话,那么,自己就也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够很好的全身而退的了。

  分明,一开始的时候,这件事情的参与者,也是有萧疏的,但是,为什么他现在的这个样子,却是一点儿的愧疚都没有?

  这让她怎么说萧疏?

  说他毫无人性、丧心病狂?

  但是,这事情,也是有自己的责任在里面的。

  那么,说他什么?

  林云蘅一时词穷,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词了。

  诶……

  曲靖的那个事情,真的是很糟心,到底是要怎么解决才好的啊!

  林云蘅感觉,自己这今儿,就是要被萧疏跟曲靖这两个人给玩坏了。

  先是萧疏突然的昏倒了,一直醒不过来,任是自己怎么的变着花样“折磨”萧疏,都是没有任何的反应,没有任何的要醒过来的迹象。

  然后,在等了好长的时间之后,好不容易,萧疏醒过来了,也是很好的状态,平安无事,但是,曲靖的事情,却是在这个时候给爆出来了。

  林云蘅:“……”

  这两个人,还能不能给她安静一会儿么?

  为什么都变得这么的奇怪了?

  针锋相对的,就好像是有了什么暗潮在汹涌。

  林云蘅很是认真的看了看这两个人,然后,觉得这两个人就是小傻子。

  傻到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够形容的出的小傻子。

  这样子想着要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就想要说一下对方(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对于这两个人的针锋相对,一开始的时候,林云蘅觉得,这个事情很是窝心,这两个人,就知道争来争去的,两个人,就这么的急着要跟自己说话,着急到,差点要跟还有的一个人大打出手的地步么?

  对于这一点,刚开始的时候,林云蘅很是不明白,这两个人,到底是有什么十万紧急的事情要这么的说。

  分明,一开始的时候,这件事情的参与者,也是有萧疏的,但是,为什么他现在的这个样子,却是一点儿的愧疚都没有?

  这让她怎么说萧疏?

  说他毫无人性、丧心病狂?

  但是,这事情,也是有自己的责任在里面的。

  那么,说他什么?

  林云蘅一时词穷,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词了。

  诶……

  曲靖的那个事情,真的是很糟心,到底是要怎么解决才好的啊!

  林云蘅感觉,自己这今儿,就是要被萧疏跟曲靖这两个人给玩坏了。

  先是萧疏突然的昏倒了,一直醒不过来,任是自己怎么的变着花样“折磨”萧疏,都是没有任何的反应,没有任何的要醒过来的迹象。

  然后,在等了好长的时间之后,好不容易,萧疏醒过来了,也是很好的状态,平安无事,但是,曲靖的事情,却是在这个时候给爆出来了。

  林云蘅:“……”

  这两个人,还能不能给她安静一会儿么?

  为什么都变得这么的奇怪了?

  针锋相对的,就好像是有了什么暗潮在汹涌。

  林云蘅很是认真的看了看这两个人,然后,觉得这两个人就是小傻子。

  傻到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够形容的出的小傻子。

  这样子想着要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就想要说一下对方(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对于这两个人的针锋相对,一开始的时候,林云蘅觉得,这个事情很是窝心,这两个人,就知道争来争去的,两个人,就这么的急着要跟自己说话,着急到,差点要跟还有的一个人大打出手的地步么?

  对于这一点,刚开始的时候,林云蘅很是不明白,这两个人,到底是有什么十万紧急的事情要这么的说。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