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五四零章 不在沉默中爆发

作者:回头大宝剑更新时间:2018-05-17 01:37:53
  夏季尾梢,烦闷的气候消去,枝头的蝉鸣与田间的蛙叫,渐渐安息下来。

  南阳的袁术、谷城的吕布、以及洛阳的袁、曹,同时出发动身,去往长安。

  其中袁术的行军速度最快,恨不得即刻抵达长安;袁绍和曹操则与之相反,两人故意放慢行军速度,拖延时日。

  行至阳渠,坐在马背上的曹操忽然大叫一声,直挺挺的从马背上摔落下去,众人赶忙上前救起,经查验似是中风之症。

  当天夜里,从袁绍的大帐内传出一声惊呼,据说是袁绍夜梦韩馥,故人托梦,要他回去给韩馥上香,以慰亡灵。

  有了理由的两人当即打道回府,曹操说等病养好之后,定会入洛阳侍奉圣驾,袁绍则说安抚完韩馥的英灵,再亲自去长安请罪。

  分道之前,袁绍曾私下找过曹操,言当今天子并非先帝遗诏的帝君,不过是董卓所立的傀儡,不如重新迎立新君。

  曹操听闻此话,又惊又气,惊的是袁绍敢有这种胆大想法,气的是昔日好友鬼迷心窍,竟敢生出不臣之心。

  “本初,休得胡言!你我皆为汉臣,当上报天子,下抚百姓,怎能生出此般大逆不道的想法?”

  不去长安是一码事,忠不忠于汉室又是另外一码事。

  起码现在,曹操还将自己视为汉臣。

  袁绍见曹操反应如此剧烈,便没在继续往下说,心中却开始琢磨起了新的帝君的人选。

  话分两头,袁术领着三万军队不日便抵达了武关。

  守在这里的乃是校尉黄忠,前几日朝廷发下文书,要黄忠放袁术入关。

  好在吕布事先打过招呼,黄忠也就将计而行。

  入关之后的袁术本想趁机夺取武关,但转眼一想,又怕打草惊蛇,走漏了风声,故强忍下来。

  过了武关,就算是进入到关中的地界。

  根据袁术的情报,吕布此时还远在谷城,似乎正准备进军洛阳。

  等他反应过来,长安早就落入了自己手中,袁术对此得意洋洋,甚至已经开始憧憬起了美好的未来。

  等拿下了长安,少说也得做到大将军的位置,否则,如何能配他袁家嫡子的身份。

  至于吕布么,肯定是罢官去职,下狱收押。

  袁术想象得很是美好,如果吕布识相,肯服软求饶的投靠自己,说不准还能留他一命。

  想到这里,袁术的心情愈发舒畅起来。

  袁术入关,高兴的当然不止他一人,长安城内的那些个官员们获悉此事,心中早已是乐开了花。

  司空黄琬的府内,喜气洋洋,今天是黄琬的四十八岁诞辰,朝中近半的臣工列卿皆汇集于此,向他恭贺道喜。

  “司空公,祝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九卿之一的太常卿走了过来,端着酒杯向黄琬敬酒,脸上笑意十足,随后瞄了眼周围,压低声音说着:“刚刚得到消息,袁公路已抵达上雒,不出五六日,便能抵达长安。”

  “那就承蒙太常卿的吉言了。”

  作为寿星的黄琬哈哈笑着,表情极为开怀,满含深意的点了点头。

  今天前来赴宴之人,不少人都是黄琬的党徒,其余大部分则是志同道合,想要合力对付吕布。

  故借着为黄琬祝寿为名,来进行布局联络,交换信息。

  他们痛恨吕布不是没有由来,在吕布来关中之前,大族世家控制着关中各地的经营、官员,将这片土地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

  然则吕布一来,一切都变了。

  他仗着救驾的功劳,又有军权在握,根本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不管是朝堂上的百官,还是关中本地的士族,都被他弄得够呛。

  吕布如此横行霸道,他们之前还尽量能忍,顾忌吕布手中的兵权。

  真正的导火索,是招贤馆的人踏足官场。

  他们起初以为招贤馆不过只是吕布的私人会所,招来的那些寒士学子,只是用来做府中的幕僚、食客。

  谁曾想,吕布竟用他们来入主官场。

  众所周知,世家辉煌的延续,最主要的途径就是靠着仕途来维持。如今吕布这么一弄,很多官职都被他给抢了过去,虽然都是些中下阶级的职位,但这无疑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几百年来的察举制度,吕布突如其来横插一脚,一定程度上破坏了世家对仕途的垄断。如此一来,关中地区这些世家的地位,势必会受到波及,在他们笼罩下的那些个地主豪强,肯定会另寻新的大树,而且其中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改投吕布。

  这个世道,多数人都是利益至上。

  有奶便是娘的道理,人人都懂。

  更何况吕布并未全然的站在世家对面,比如并州的严家、弘农杨家、凉州的盖家,都和吕布关系不错。

  这也使得其他州郡的士族,对吕布存有一丝的侥幸。

  别的地方怎么想,他们管不着,反正关中这里快是扛不住了。

  吕布打压得太过,再不联合起来反抗,早晚会被吕布吞噬,沦为其手中玩物。

  有句话说得没错,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于是以黄琬为首的利益集团得以围聚抱团,撇开往日的恩怨不谈,眼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政治敌人。

  比如刚刚向黄琬敬酒的太常卿耿谧,整个汉中就属耿家被打压得最惨。这位太常卿曾遭遇过疑似吕布势力的刺杀,他的儿子也因同吕布争气,去西凉平叛,结果出师不利,被贼军砍了首级。而杀害他儿子的凶手,如今正被吕布包庇,还升做了将军。

  两家如今,已是不死不休的境地。

  要不是今天有杨彪、王允这些身份未知的人物在场,耿谧早就摊开身份,把事情摆在明面上说了。

  “等这件事情过后,耿家定能恢复往日辉煌!”

  耿谧对此很是自信。

  “司空公,我兄弟二人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说话间,刘焉的两个儿子刘范、刘诞也端着杯盏走向了黄琬。

  当初两人为争取回益州的名额,互相中伤,结果却是被吕布给狠摆一道,便宜了他家那懦弱的老三。

  这口恶气两人如何也咽不下去,索性也加入了进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