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549章 事件(1)

作者:正牧更新时间:2018-05-17 01:39:44
  漩涡玖辛奈道:“妙木山仙术是适合蛤蟆修炼的仙术!”

  “人类修炼妙木山仙术总会存在不足这一点,从自来也老师身上就能得到验证!”

  “连身为三忍之一的自来也老师都不能将妙木山仙术修炼至完美境界,鸣人就更不行了!”

  “你是想让我帮漩涡鸣人将妙木山仙术修炼至完美境界?”日向一郎问道。

  “是的!”漩涡玖辛奈道。

  “我刚刚提到我将来要对那九只尾兽斩尽杀绝如果我帮漩涡鸣人将妙木山仙术修炼至完美境界,漩涡鸣人阻止我杀九尾,怎么办?”日向一郎问道。

  日向一郎的问话让漩涡玖辛奈怔了怔。

  旋即,漩涡玖辛奈道:“即便鸣人将妙木山仙术修炼至完美境界,也不可能你的对手!”

  “虽然一个小麻烦与一个大麻烦都只是麻烦,但我为什么要弃易就难?”日向一郎问道。

  听到日向一郎这么说,漩涡玖辛奈无言以对。

  “玖辛奈,你回去休息吧!”日向一郎道,“我是不会……”

  刚说到此处的时候,日向一郎的眉头立即皱起。

  下一秒。

  门外的漩涡玖辛奈抬头看向某处。

  “九尾查克拉!!!”从榻榻米床上起来的日向一郎皱着眉头自语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九尾查克拉为什么会在此时出现在临时办公大楼原火影办公大楼的庭院中!”

  自语完,日向一郎开启了慧眼。

  在慧眼的观察下,日向一郎现漩涡鸣人正与守卫临时办公大楼的值守忍者在临时办公大楼的庭院中你追我躲。

  因为木叶民众对漩涡鸣人的胡闹已习以为常,所以,守卫临时办公大楼的值守忍者认为想要闯入临时办公大楼的漩涡鸣人是又一次胡闹。

  刚看到漩涡鸣人与值守忍者你追我躲时,日向一郎下意识的以为漩涡鸣人是在胡闹。

  不过,当日向一郎看到漩涡鸣人的蓝色瞳孔变成红色妖瞳时,日向一郎立即推翻了自己的下意识。

  紧接着,日向一郎灵光一闪在这一刻,日向一郎想起了今天是漩涡鸣人与宇智波佐助毕业考试的日子。

  “难不成事情是我想的那样?”日向一郎喃喃自语道。

  漩涡玖辛奈听到了日向一郎的喃喃自语声。

  “一郎,是不是鸣人出事了?”漩涡玖辛奈问道。

  因为感受到的是九尾查克拉,所以,漩涡玖辛奈以为漩涡鸣人出事了。

  “玖辛奈,带上面具跟我走!”日向一郎道,“我们去漩涡鸣人那里!”

  “是!”漩涡玖辛奈道。

  ……

  临时办公大楼正门前。

  日向一郎带着漩涡玖辛奈抵达临时办公大楼正门前时,遇上了从另一侧赶来的猿飞日斩。

  “一郎,真没想到你会过来!”猿飞日斩道。

  “审判长,九尾查克拉都出现了,我怎么可能无动于衷!”日向一郎道。

  “九尾查克拉!?”猿飞日斩愣了愣,问道,“这不过是鸣人的又一次胡闹而已,你怎么扯到九尾查克拉上去了?”

  “看看漩涡鸣人的眼睛吧!”日向一郎道,“此时,漩涡鸣人的双眼已变成了九尾妖瞳!”

  闻言,猿飞日斩立即望去。

  果不其然,猿飞日斩现漩涡名人的双眼真变成了九尾妖瞳。

  日向一郎的话语得到验证后,猿飞日斩的脸色一变。

  看着脸色一变的猿飞日斩,日向一郎道:“审判长,我想借你身后两名护卫忍者一用!”

  “一郎,你借护卫忍者干什么?”猿飞日斩问道。

  “抓人!”日向一郎道。

  “你想抓鸣人?”猿飞日斩问道。

  “抓漩涡鸣人还用不到你身后那两名护卫!”日向一郎道。

  得知日向一郎要抓之人不是漩涡鸣人,猿飞日斩松了一口气。

  “你们两人听一郎的吩咐!”猿飞日斩对自己身后的两名护卫忍者道。

  “是!”两名护卫忍者齐声答道。

  “身为原暗部忍者的你们两人是否认识忍者学校的教师水木?”日向一郎问道。

  “认知!”两名护卫忍者中的一人道。

  日向一郎一边伸手指着一个方向,一边开口道:“你们从这个方向一直走3oo米,就会遇上潜伏在一处民房天台的水木!”

  “找到水木后,抓起来!”

  “是!”两名护卫忍者齐声答道。

  “在抓捕水木的过程中,若是水木反抗,你们两人就地格杀水木!”日向一郎道。

  日向一郎的就地格杀令让两名护卫忍者迟疑。

  继而,两名护卫忍者看向猿飞日斩。

  猿飞日斩看了看迟疑的护卫忍者,对日向一郎道:“水木只是中忍,威胁不到村子安全!”

  “你不能乱用外出巡视地方的纲手赋予你的临时权限!”

  “审判长,从某种意义上讲,水木威胁到了村子安全!”日向一郎道,“所以,我并不是在乱用纲手老师赋予我的临时权限!”

  “我还是不认为水木能威胁村子安全!”猿飞日斩坚持道。

  见猿飞日斩坚持,日向一郎道:“既然你执意认为水木威胁不到村子安全,那我就收回自己对水木下达的就地格杀令!”

  “只是……”

  说到这里,日向一郎止语。

  “只是什么?”猿飞日斩问道。

  “审判长,我对水木下就地格杀令还有另外一层意思!”日向一郎道。

  “你嘴里的另外一层意思是指什么?”猿飞日斩问道。

  “水木活着,你会为难的!”日向一郎道。

  “为难!?”猿飞日斩一脸疑惑的问道,“一郎,我能有什么为难的?”

  “时候到了,你就清楚了!”日向一郎对猿飞日斩道。

  日向一郎不说,猿飞日斩也不在意猿飞日斩是不相信日向一郎说生擒水木会令自己为难。

  猿飞日斩不在意,日向一郎也就更不在意了在日向一郎看来,反正为难的又不是自己。

  日向一郎对两名护卫忍者道:“你们两人去抓捕水木吧!”

  “记住,一定不要让水木逃脱!”

  日向一郎说完后,两名护卫忍者消失。

  ……

  临时办公大楼庭院中。

  看着还在抓漩涡鸣人的值守忍者,日向一郎失望不已。

  因为临时办公大楼已成为火之国政权中心,所以,临时办公大楼的警卫已得到了加强毕竟临时办公大楼中的机密甚多。

  继而,漩涡鸣人刚潜入临时办公大楼庭院的时候,就被守卫临时办公大楼的值守忍者现。

  日向一郎对猿飞日斩道:“审判长,虽说此时的漩涡鸣人因九尾查克拉而提升了自身实力,但守卫临时办公大楼的值守忍者都是资深中忍!”

  “从现漩涡鸣人擅闯临时办公大楼到现在,值守忍者都未能抓住漩涡鸣人,我很失望!”

  “你呢?”

  “你对这些值守忍者失望吗?”

  “话不能这么说!”猿飞日斩道,“这些值守忍者没抓住鸣人的原因是他们没有全力以赴!”

  “毕竟鸣人是村子里的同胞手段过激,会伤到还是孩子的鸣人的!”

  “听你的语气,你是欣赏这些值守忍者的?”日向一郎问道。

  “我们不应该对同胞多一些宽容吗?”猿飞日斩反问道。

  对于猿飞日斩的反问,日向一郎不置一词。

  日向一郎对正在抓漩涡鸣人的值守忍者命令道:“一分钟内,再抓不住漩涡鸣人,相关值守忍者就地免职!”

  日向一郎的命令让正在抓漩涡鸣人的值守忍者齐齐一滞。

  旋即,正在抓漩涡鸣人的值守忍者都认真起来。

  因为泄露出来的九尾查克拉不多,所以,在值守忍者认真起来后,漩涡鸣人被抓也就是注定之事。

  十几秒钟后。

  值守忍者将漩涡鸣人抓住。

  看着将漩涡鸣人带到自己身前的值守忍者,日向一郎开口道:“值守任务结束后,刚刚参与抓漩涡鸣人的值守忍者全部给我写检讨检讨自己抓漩涡鸣人为什么要花这么久的时间!”

  “下次再有人擅闯临时办公大楼,不管来人是谁,都给我全力以赴!”

  “否则,就地免职!”

  听到日向一郎这么说,值守忍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他,只能接受。

  “好了!”日向一郎道,“都回各自岗位上去值班吧!”

  闻言,值守忍者散开。

  在散开前,值守忍者纷纷厌恶的看了看漩涡鸣人。

  等现场就只有日向一郎、漩涡玖辛奈、猿飞日斩与漩涡鸣人四人后,日向一郎开口了。

  “漩涡鸣人,为什么要闯临时办公大楼?”日向一郎问道。

  “哼”漩涡鸣人将头一撇,道,“我才不会傻乎乎的告诉你!”

  见漩涡鸣人不说,日向一郎也不勉强因为日向一郎是知道漩涡鸣人是为什么东西擅闯临时办公大楼。

  “漩涡鸣人,你知不知道偷拿封印之书是重罪?”日向一郎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要拿封印之书?”漩涡鸣人一脸惊讶的问道。

  漩涡鸣人不打自招的问话让猿飞日斩的脸色一变。

  “自然是水木告诉我的!”日向一郎道。

  “不可能!”漩涡鸣人道,“水木老师不可能会告诉你!”

  “我已经派人去抓水木了!”日向一郎道,“等将水木抓捕归案后,你问问不就是了!”

  一听日向一郎已派人去抓水木,漩涡鸣人急了。

  “不关水木老师的事,你不能抓水木老师!”漩涡鸣人道。

  漩涡玖辛奈刚说完,先前去抓水木的两名护卫就带着已抓捕归案的水木来到了临时办公大楼庭院。

  看到水木也被抓,漩涡鸣人一脸激动的开口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的事与水木老师没关系,你们放了水木老师!”

  对于漩涡鸣人的激动之语,日向一郎没有在意。

  日向一郎看着水木,问道:“水木,为什么指使漩涡鸣人偷拿封印之书?”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水木道。

  “你在那一处民房天台的抱怨之语,我听得一清二楚!”日向一郎道,“怎么,想狡辩?”

  日向一郎的话让水木的脸色变了变。

  不过,水木还是不打算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水木道。

  见水木死不认罪,日向一郎对两名护卫忍者道:“你们两人中的一人将水木送去审讯部!”

  “记住,一定要让审讯部审讯出水木为什么指使漩涡鸣人偷拿封印之书!”

  “是!”一名护卫忍者道。

  开口的护卫忍者刚打算将水木送去审讯部时,漩涡鸣人的气势攀升起来。

  不一会儿,漩涡鸣人的身体表面就覆盖上了一层红色的查克拉外衣。

  与此同时,漩涡鸣人的身后长出了一条尾巴。

  稍稍一挣,原本捆绑漩涡鸣人的绳索尽皆断裂。

  一个闪身,漩涡鸣人就出现在开口的护卫忍者身前。

  “咚”

  一拳下去,来不及反应的护卫忍者吐血倒飞。

  将护卫忍者打飞后,漩涡鸣人抓着水木往外跑。

  日向一郎看了看吐血倒飞的护卫忍者,现吐血倒飞的护卫忍者并没有受致命伤后,跺了跺脚。

  “木遁木龙之术!”

  在漩涡鸣人即将跑出临时办公大楼时,一条木龙拔地而起。

  眨眼之间,木龙将漩涡鸣人与水木同时困住。

  因为木龙具有吸收查克拉的能力,所以,漩涡鸣人身体表面的红色查克拉外衣慢慢消散。

  在日向一郎的控制下,木龙只吸收漩涡鸣人身体表面的九尾查克拉,不吸收漩涡鸣人与水木本身的查克拉。

  待九尾查克拉全部被木龙吸收后,日向一郎对木龙招了招手。

  于是,木龙飞向日向一郎。

  日向一郎对水木道:“水木,我想听听你如何辩解偷拿封印之书的漩涡鸣人带你逃走之事!”

  “我也不知道鸣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水木道。

  “真是冥顽不灵!”日向一郎摇摇头,道,“水木,漩涡鸣人都不打自招了,你还如此冥顽不灵!”

  “看来,你是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

  “不过没关系,反正审讯部能撬开你的嘴!”

  “只是,皮肉之苦是免不了的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