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314章烦请莫指导员帮忙上药

作者:偏偏向晚更新时间:2017-10-01 08:10:37
  “没事,就流了点血而已。”

  贺景翊摇了摇头,不甚在意道。

  “我看看啊。”莫式微并不因为这句话就放下心来,皱眉道。

  贺景翊扬眉看着莫式微着急的样子,轻笑了一下,然后放开按在嘴唇上的手。

  莫式微睁着眼睛,等看到贺景翊被自己嗑破了一大片嘴皮的嘴唇时,皱着眉表情有点懊恼地闭上了眼睛。

  怎么这么严重啊……

  贺景翊看着莫式微那副不忍直视的样子,气定神闲地打趣道:“心疼了?”

  都这时候了还不忘调侃!莫式微咬牙回道:“我心虚!”

  “我还挺高兴的。”贺景翊笑着说。

  “什么意思?”莫式微疑惑道。

  贺景翊看着莫式微眨了眨眼睛,神情暧、昧,“这可是我们第一次亲密接触留下来的纪念,很有意义的。”

  “贺景翊!”

  莫式微想起来刚才自己亲上贺景翊的画面,就一阵恼火,气急败坏道。

  “那是意外!都怪你!”

  不怪莫式微这么不淡定,就这么莫名其妙地送出自己的初吻,太狼狈又滑稽,简直就是荒唐,实在挺憋屈的,而且贺景翊还故意打趣她。

  “是是,怪我好了吧?”

  贺景翊顺毛似的安慰起来,可笑意盎然的表情说明了他想的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莫式微看得实在恼火,忍了半晌,最终还是没忍住,瞪着贺景翊得瑟的脸,伸出手抓着贺景翊的手,狠狠地就朝他受伤的嘴唇上按去。

  “啊……”

  贺景翊变了脸色,痛呼一声。他又不是铜墙铁壁,嘴唇本就在隐隐作痛,此时被莫式微这么狠狠一压,疼得都快发麻了。

  莫式微看着贺景翊吃疼的样子,也不觉得丝毫愧疚,冷哼一声道:“贺团长,祸从口出,这道理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说完后就转身往外边走去,头也不回。

  贺景翊捂着嘴唇看着莫式微趾高气扬地离开,表情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这丫头,根本就是一只傲娇的猫。

  “贺景翊,你家止血的药在哪里?”

  贺景翊本来正在用纸巾轻轻擦着因为莫式微按压又流下来的血,就听见莫式微的声音从外边传了进来。

  于是,他露出颇为狡黠的笑容,神情变得得意。小丫头还是挺心疼自己的。

  “在客厅电视柜的抽屉里。”

  贺景翊用充满笑意的声音,朗声回答道。

  “这么中气十足的,哪里有受伤的样子。”

  莫式微听见他的话后,不满地低声嘀咕起来,但动作却一点也不含糊地往电视柜那里走去。

  莫式微看了下柜子里的简易药箱,发现里边东西还挺齐全,纱布、消毒水,还有云南白药这些东西都有,便都拿了出来走向卧室。

  “给,你自己处理一下吧。”

  莫式微看着贺景翊已经渐渐肿起来的嘴唇,说道。

  “我疼。”

  贺景翊看着莫式微,突然说道,听得莫式微一头雾水。

  “嗯?”

  该不会是在撒娇吧?莫式微心里想到,然后一阵恶寒地打了个寒战。

  “所以请莫指导员帮个忙吧,帮我上下药。”贺景翊笑眯眯地说道。

  莫式微听言轻轻蹙眉,不满道:“你伤的又不是手。”

  “可是是你弄伤我的啊?难道你就一点愧疚都没有?”贺景翊状似难过地叹了一声,“我的嘴成了这样,你想想我以后得多不方便?连饭都不能好好吃了。”

  莫式微看着贺景翊故意装出来的可怜兮兮的样子,态度就有点动摇了。仔细想想,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儿啊。

  “给我安安静静地坐着!”

  莫式微沉默了一下,最终心虚愧疚占了上风,于是恶声恶气地朝贺景翊说道,然后坐到了他旁边。

  看着自己目的达成,贺景翊就差没有大笑出声了,弯着眼睛笑眯眯地看着莫式微,狡黠的神情像极了狐狸。

  “笑什么笑?小心我弄大你的创伤面积!”

  莫式微被贺景翊的笑容弄得不自在,便瞪着他不满地威胁道。

  “谨遵指导员命令。”贺景翊眉开眼笑地接受了莫式微的威胁。

  不过,贺景翊是老实配合了,但莫式微却有些不淡定了。

  离得这么近,贺景翊眼里的情愫和宠溺她就是想装作看不到都不行。

  刚才的那种心跳加快的感觉又充斥着她的身体,闻着飘荡在自己鼻翼周围的淡淡味道,她知道那是属于贺景翊独一无二的气味,此刻空气像是被隔绝了,嗅觉被这种阳刚的气味包围着,空气里有种不安分的因子在骚、动着。那味道又像是混合了阳光的温度,让她有点热。

  莫式微抿唇看着贺景翊的嘴唇,暗暗努力着保持冷静,想着一定不能有一丁点失态的样子,不然贺景翊看了去,指不定要怎么取笑她了。

  可是……她有些失神地想,自己的心怎么像是越来越失控的样子?

  “喂,想什么呢?回神了。”

  贺景翊看着莫式微看着自己的嘴唇发愣,便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

  “男女授受不亲,别动手动脚的!”

  莫式微恶狠狠地瞪了眼贺景翊,没好气道。然后抬起手专心致志地帮他处理起了伤口。

  贺景翊感受着莫式微小心触碰着自己嘴唇的感觉,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

  莫式微的睫毛长而翘,此刻她垂眸时,睫毛就像是两把蒲扇,眨一下眼睛,贺景翊就觉得像是扫过了自己的心,一下一下的。

  视线再往下移动,就是莫式微小巧挺直的鼻子,然后便是天生嫣红的精致嘴唇,不薄不厚,形状完美,此刻正紧紧抿着,勾勒出一抹倔强的线条。

  贺景翊感叹着,他的微微怎么就能长的这么漂亮呢,人比花娇啊。

  莫式微不知道贺景翊的心思,埋头一心一意地给他上着药。由于伤口看起来真挺严重,所以她一举一动都是万分的小心,就怕又弄疼了他,简直就把他当做是易碎的瓷娃娃了。

  过了一会儿,莫式微直起身子,长长舒了一口气,“好了。”

  贺景翊动了动嘴唇,想笑一下,但是扯动了伤口,一阵细微的疼痛袭了上来。

  “你这两天还是少笑一点吧,话呢,也尽量少说。”

  莫式微看着他的表情,有些得意地幸灾乐祸道。

  贺景翊闻言有些不高兴地皱眉,这种被制约的感觉让他特别不爽。

  莫式微看出他的情绪,表情更加开心,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啊,贺团长,这两天就委屈你啦。”

  看着莫式微一点也不掩饰的幸灾乐祸,贺景翊无奈地叹气。

  也不想想,自己这样是谁害的。

  不过,贺景翊轻轻勾了下嘴角,跟得到的福利相比,这点伤口也实在不算什么。

  (感谢书友151110184313806、鱼儿9933、战天下101013和jennifer922四位童鞋的。还有留1人和踢踢天天的打赏,爱你们,么么)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