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百七十四章 化空臂猿

作者:凯兴作品集更新时间:2018-06-23 18:28:48
  深秋的清晨,偶尔的寒风会吹得人不禁打个哆嗦,尽管侯成有着大净虚猿的庇护,也感觉到一丝丝寒意在心底积累…

  这寒意,是那操控千万雾丝之人!

  未知的永远是最可怕的,这在侯成身上表现得更加明显。

  “擅长操使云雾的…是北部边境的散修王朝?还是东南山谷的邪修贝磊…或者是冲着天骄预选而来的外郡之人?”

  一个个名字从侯成脑海中闪过,在排除了所有自己认识的白塔郡修士和临郡之人后,他只得把对手归于外郡高人,这种事态不在掌握的感觉令他心乱如麻…

  侯成热衷的是既定的安稳,最不喜欢看到的就是变数!

  易乾的出现,显然就是一个难以忽略的变数!

  “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对付老田就是与我齐梁国供奉司作对!知晓此事利害,就早早现身束手就擒,以免自误!”

  喊了许久,侯成觉得自己的嗓子都快哑了,可无论他怎么威逼利``诱外加恐吓谩骂,对方就是不出现,神识将所剩不多的云山、甚至整个白塔县城都扫视了无数遍,也未能发现什么可疑的踪迹,若非四周纠缠过来的雾丝还在不断增多的话,他都怀疑对方已经离开了…

  “喀喀喀…喀喀…”

  原本雄姿威武的大净虚猿此刻被数万雾丝缠住全身,当真是臂不能屈腿不能弯,其古板的脸上逐渐显露出愤怒憋闷之色,隐隐到了发狂的边缘!

  一直在暗暗观察大净虚猿的易乾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

  “看来此兽不是这侯成幻化所形,而是活物!”

  易乾捏着下巴思考,他不认识大净虚猿,但在《兽髓宝录》内记载的一种妖兽与此猿很是相似,名为化空臂猿!

  化空臂猿在《兽髓宝录》的妖兽里年代不算太过久远,即便如此也有着近万年的发展史,据描述这是一种体型在三丈到五丈左右的猿类妖兽,首领级别的个头甚至要超过十丈!

  按照特征来看,化空臂猿和这大净虚猿相像的不仅仅是同属猿类,就连体型、体貌也大同小异!更让易乾将二者联系在一起的是,它们的身躯皆像是胶质一般,且能在需要的时候产生硬化,可以说两兽的相仿程度高达九成!

  大净虚猿的存在就是易乾一直拖延不现身的原因,若能确定此兽就是化空臂猿,那对他来说无疑又是一场造化!

  不过现在让易乾疑惑的是,《兽髓宝录》内叙述的化空臂猿生性凶残暴躁,遇到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大发雷霆,可这大净虚猿被纠缠了如此之久,为何还能克制得住情绪?

  “难道是侯成在助其压制怒火…”

  正暗暗猜测着,易乾忽然发现侯成的脸上流露出痛苦,其胸口剧烈地起伏、似在强忍着一种从内至外的痛苦!

  下一刻,在易乾明亮的目光注视下,那大净虚猿的身躯由刚硬如铁迅速转化为软韧如胶,纠缠于其身上的雾丝顿时散乱开来,它趁势挣脱而出!

  “…回来!”

  侯成惊怒间赶忙掐诀,同时张口喷出一道灵光就要将大净虚猿收束归体,岂料后者猛地嘶叫一声,一双手臂挥舞之下直接把那灵光绞碎!

  “噗…”

  遭到驭兽之术的反噬,侯成的双唇间涌出大量鲜血,他的身子不再受大净虚猿的庇护,而是暴露在外。

  甩开侯成的大净虚猿状若疯癫地冲上高空,一双凶目狠狠地四下扫视,它要找出那个用雾丝缠了它许久的混蛋,亲手将其化为汁水!

  “果然是化空臂猿!”

  大净虚猿的暴躁表现令易乾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此兽的确就是化空臂猿无疑,只不过像是被某种奇异的力量压制了暴躁的情绪罢了,他隐隐有种感觉,做到这一点的绝不是侯成!

  张开的手掌缓缓握紧,千万缕飞散的雾丝顿时朝着摇摇欲坠的侯成聚集过去、将其牢牢地捆绑在内。

  暂时控制住侯成,易乾的视线回到上方的大净虚猿身上,目光略有凝重。

  “此兽的凶性被激发,现在不是与之正面交锋的时机。”

  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着《兽髓宝录》里对化空臂猿的描述,他缓缓化身为雾、向着高处悄然飘去…

  ※※※※※※※※※※※※※※※※※※※※※※※※

  “还有最后一步,可助阿悦完全得此造化!”

  虚空域内,易乾的本尊蹲着身子、抓起东方悦的一只小手,拂指用真力在其手掌上划开一道细微的伤处并按于胸口处的红黑之禁上,一缕缕细弱毛发的血芒没入龙翼衫、顺着所有的脉络流过全身,待血芒黯去,龙翼衫和东方悦之间的联系顿时紧密了许多,同时她也拥有了驾驭这枚红黑禁制的权力!

  由于在易乾的虚空域里有着足够的时间调养,此时东方悦身上的金丹气息已十分稳定,但她并没有立刻清醒过来,因之前与芸黛那残缺元婴相争之时消耗不小,完成了境界突破的她还需一些时间来令自己的神识和身体恢复至巅峰状态。

  易乾皱着眉头,目光落在东方悦胸口的那红黑禁制上,陷入沉思。

  芸黛的诡异之处他早有领教,没想到此女蕴婴期的修为居然拥有一具元婴,哪怕只是残缺的元婴,在斗法中使出也能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

  “元婴被封印,芸黛早该过来找我夺回了,可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动静…是自知不敌提前溜走了么?”

  无论任湘郡的芸黛还是白塔郡的侯成,都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奇异手段,易乾对“大供奉”这一类人的诡秘算是深有体会,他明白绝不能小看了芸黛的底力,或许此女还有什么别的杀手锏没有用出…

  就当易乾仔细思考之时,东方悦嘤咛一声微微醒转,恍惚间注意到易乾在面前,不禁正要开口呼叫,可只说出个“师”字便戛然而止,因为她看清了易乾目光的落点…是她的胸口!

  “嗯?”

  察觉东方悦醒来,易乾抬眼看去,却见后者已经重新闭上双眼、仿佛再次入定,但那轻轻颤动的睫毛和漫起红晕的脸颊显出其内心的不平静…

  “不舒服么?”

  易乾伸手触了触东方悦的额头,稍有发热可尚属正常的体温,又以神识观察了一遍未发现什么状况,不明所以的他只好起身退开,以为是自己在这里打扰到了阿悦的静养。

  过了半响,直到耳边再听不到什么声音后,东方悦的双眼才瞧瞧眯开一条缝,望见易乾正站在远处的小鬼身旁查看着什么,她才稍微松了口气。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东方悦想起刚刚师傅那认真而又充满探寻的目光,脸颊便越加发烫…

  “我又没有小牛的身材,师傅为什么还喜欢看…”

  想了一阵没有头绪,东方悦用力捏了捏已经热得发红的脸蛋,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入定静修。

  至于能不能真的静下心来,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

  “嗷——”

  暴躁的吼声远远传开,甚至卷起一阵气劲横扫百丈,偶尔飞过的几只鸟雀不幸受到波及、被震得粉身碎骨。

  大净虚猿此刻已然气红了眼,对方简直滑溜至极,根本找不到其踪迹,无奈自己的兽丹还在侯成肚子里,导致它不能离开太远,只能在这附近百丈寻找。

  其间大净虚猿倒也心生歹念想趁着这次恢复自由的机会直接杀了侯成、剖腹取丹!奈何任凭它怎么软磨硬扯都破不开包裹捆绑着侯成的千万雾丝,它毁千缕,下方云山就会升腾起万缕补充进来,耗了半个时辰徒劳无功,大净虚猿对使出这些雾丝之人的愤恨成百倍地增加!

  频频怒吼的大净虚猿忽略了一点,照常理说,它吼声所带起的劲风足以吹散一般的云雾,但如今飘在它周身的雾气只是漾而不散,甚至还有逐渐聚拢的趋势…

  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远处守在田文尧身侧观望着这边的盖熊见状微微摇头。

  “畜生终归是畜生,看来即便是传闻中的大净虚猿,今日也要葬身此处了。”

  另一边的骆艺自然也看出了端倪,嘴上却质疑道:“那可未必!大净虚猿是刚柔并济之兽,血脉里又含着无数佛门弟子的诵经净化之力,怎会被轻易击败?”

  他这话明显说得有些底气不足,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就是他所盼望的!

  对骆艺来说,那黑衫罗刹的可怕已经凌驾于这头大净虚猿之上!尤其想到有一缕心魂还在对方手中,自己之前被侯成说动、欲折身反水的思绪恐怕也已被察觉…

  若此战大净虚猿胜,骆艺至少有机会不被迁怒,可如果易乾胜了,等待他的或许就是为除后患的灭杀!唯有易乾重伤濒死时,骆艺才有机会夺回心魂、重获自由!

  二人间呆坐的田文尧此刻依旧是那副僵硬的模样,仿佛对外界之事毫无所觉。

  只不过无人注意到,其黯淡的双目内正有细微的红黑光芒闪动…

  ……

  第三百七十四章完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