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九百七十八章 烤羊

作者:西风紧更新时间:2019-12-03 09:36:37
  大的战争准备,通常难以掩藏,阿鲁台等人早已察觉到了明军的动静。但直到现在,他们所知的消息仍不详尽。

  乃因辽东诸卫所的耳目,包括在南边活动的兀良哈人、科尔沁人,最近刚遭受了一次严重打击。

  先是明国朝廷派刑部尚书去大宁城,刑|讯逮捕了许多私自与兀良哈人做买卖的武官。波及甚广,从大宁城到辽东都司,涉案获罪的武将无算。据说辽东都指挥使曹毅、因此被发配到了遥远的奴儿干都司。

  接着明国官员逮获了一个姓王的千户,并发现他私|通蒙古奸细,又将蒙古奸细一并抓住了。明国的王千户被处死,但那蒙古奸细供出了很多人。明国人顺藤摸瓜,导致了在辽东都司与大宁的许多蒙古奸细被逮。

  辽东官场遭到清理,连累许多兀良哈人、被当作奸细进了明国大牢,稍有嫌疑便遭驱逐。蒙古国在辽东的消息来源一度中断。

  于是阿鲁台等蒙古国高层,无法再得到比较详细的探报;来自明国官员的消息,更是完全不可能出现了。目前蒙古人只能知道明军在何处聚集、正在北上等诸如此类的简单情形。

  大战在即,却出现如此情况;阿鲁台、阿岱等人的心里,都隐约蒙上了一层阴影……

  阿鲁台等率部已越过了哈剌温山(大兴安岭),前往嫩江地区与新任全蒙古大汗阿岱等汇合。

  此次明军的用兵方向,威胁的是部分兀良哈部落、以及其中的科尔沁人。但大伙儿都知道,明国皇帝兴兵,乃因对鞑靼人积累的不满,针对的是鞑靼势力。且鞑靼人以东进作为退路,在这边苦心经营多年,不得不保哈剌温山以东的地盘。

  所以这次战役,草原上许多势力都牵扯进来了。主力是阿岱大汗直接统辖的科尔沁部,及朵颜卫、泰宁卫的兀良哈人。阿鲁台也带着一部人马前来助阵,但阿苏特等部离东边较远,增援的人马不多。

  随行的人马里面,便有阿鲁台的妹妹阿莎丽。

  阿莎丽非常明白长兄的意思,长兄想让她与阿岱汗见面,趁机促成联姻。

  人们沿着起伏的道路行进,爬上一片高地时,远处的一片帐篷出现在了视线中。终于快到地方了。

  “这里原来是福余卫的地方,福余卫大部都南迁投奔明国,现在脱鲁忽察儿(朵颜卫)占据这片土地。”阿鲁台在马背上对阿莎丽说话。

  阿莎丽点头应了一声,没有多言。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很少再提及伤心的往事,显得正常了许多。不过她是把一些事放到了心底。

  “走罢。”阿鲁台招呼身边的人。他大概看到了,驻地上有一队人马迎接出来。

  阿莎丽拉了一下包在头上的头巾,也骑马跟着下山。开春后,天气渐渐变暖,但风大时依旧有点冷,大伙儿穿得还是比较厚。不过四面的树木与草地,已然笼罩上了一层绿色的生机。

  迎

  (本章未完,请翻页)

  接的人是朵颜卫诸部落的首领脱鲁忽察儿、以及他部落中的长者,阿鲁台与他们见面问候,说了一阵话。蒙着头巾的阿莎丽并未参与,长兄也没有把他引荐给那些人。

  等到大伙儿进了营地,新任全蒙古大汗阿岱也走出帐篷迎接了。

  这时阿鲁台专门拉着阿莎丽上前,对阿岱汗道:“这是我的妹妹阿莎丽。”

  阿莎丽之前没见过阿岱汗,但早就从他的服饰、与站的位置猜了出来。阿岱汗是科尔沁人,与阿莎丽等波斯人长得完全不同,面目倒与汉人有几分相像;不过阿岱汗很敦实,粗壮的胳膊、很厚的胸膛,以及圆圆的脑袋,让他乍看起来像一只熊。

  在引荐之下,阿岱汗看到阿莎丽,眼神也是一亮,他盯着阿莎丽,脸上露出了笑容。

  波斯人从千多年前就与东方人接触,元朝时蒙古人见过的波斯人更多,因此阿岱汗似乎能接受阿莎丽这样的相貌;何况阿莎丽在阿苏特部也是有名的美人,比绝大多数阿苏特妇人漂亮。虽然头巾遮住了她漂亮的微卷黑发,但迷人的眼睛却遮不住,她的眼睛大而有神,深幽神秘。加上白净的肌肤、美丽的五官,阿岱汗显然第一眼就对她很满意。

  但阿莎丽的表情很冷,出于礼节她上前鞠躬行礼,但一句话也没说。蒙古人行礼本来也不用出声,她并无失礼之处。

  阿岱汗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态度,先前热情的神情也顿时平静了许多,他用随意的语气说道:“阿鲁台有个美丽的妹妹。”

  “哈哈……”阿鲁台带头粗矿地笑了起来。

  大帐外很快变得热闹,原本认识的首领们相互问候徐旧。

  这里的主人脱鲁忽察儿说起,为了迎接阿鲁台的到来,部落里杀了一些羊,正在做烤全羊款待阿鲁台。每个地方的烤全羊做法不同,不过草原上有个相同的地方,便是用烤全羊款待客人、都是一种十分隆重的对待贵宾的讲究。

  阿岱汗没有进帐篷,他要在周围走走,看看脱鲁忽察儿的族人。

  这时阿鲁台过来对阿莎丽说:“科尔沁人男女之间比较随意,你可以陪着阿岱汗四下走走,说说话。这里的人认为这是正常的来往。”

  阿莎丽道:“长兄不要太为难我。”

  阿鲁台有些失望地叹了一口气,自己追上阿岱汗,前去陪同。

  战争即将爆发,部落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但每当这时,有丰盛美餐、有贵客到来,人们仍有短暂的欢乐时刻。阿莎丽在营地里驻足,犹自观望正在杀羊的人,见到他们都很高兴,许多人都在笑。

  或许只有阿莎丽一个人闷闷不乐,她甚至觉得这里有点无趣。只不过对于当地人来说,今天大概算是很有趣的日子了。

  许多蒙古汉子正在兴致勃勃地准备烤炉,用土石叠成三尺高的炉子,用一种铁箅把清理好的羊装盛好,并在上面覆盖柳枝。阿莎丽一直在旁边观看,听说科尔沁人做这种食物、不准妇人动手,何况阿莎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丽是贵族女人,更不用上前帮忙。

  不知过了多久,只见阿岱汗往这边走来,而他的随从都站在了远处。

  阿莎丽只好鞠躬行礼,以示尊敬。

  阿岱汗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多礼。他也表现得很随意放松,走过来,便与阿莎丽一起瞧着那些汉子在那烤羊。

  “这样的场面很少。平时人们都分散着,需要很大一片草地,才能养活一账牧民。”阿岱汗开口道。

  “是啊。”阿莎丽很被动地附和了一声。

  不知怎地,她忽然想起了在汉人那边的时候、对明国皇帝朱高煦说过的一番话;大概是说,她更想念草原上的日子,大家在宽阔的草原上载歌载舞甚么的。

  但似乎并非如此,当时她只是离家太久、有些思念家乡了,想念起来都是高兴的事。实际上草原上的大部分日子非常无趣,正如阿岱汗刚才说的,人们比较分散,平常很冷清。阿莎丽这样的贵族要好一点,不过她看得最多的,依然是牧民们放牛羊、以及干各种活的场面。

  “相比南人,我们更需要忍耐力。”阿岱汗的声音又道,“我们就像猎人,等待了很久、走了很远的路,仍可能一无所获。”

  本来阿莎丽没甚么兴趣、甚至很抗拒阿岱汗,这时她却不禁转头看了他一眼。

  阿岱汗发现她的目光,也点头示意。没想到这个长得五大三粗的敦实大汉,似乎很有想法,不过想到他的身份地位、有见识倒是理所当然的事。

  “长兄说大汗是一位有远见的英明大汗。”阿莎丽开口道,“愿大汗为诸部带来希望。”

  阿岱汗道:“我会尽力。”他看着阿莎丽再次点头,“我得进大帐去了。外面风大,你也尽快来参加宴会,饮酒暖和身体。”

  “多谢大汗邀请。”阿莎丽鞠躬道。

  简单的交谈后,阿莎丽对阿岱汗的印象有了些改观。她觉得这位大汗,只看能耐、似乎并不比本雅里失汗差,但她对阿岱汗的心情依旧复杂。

  阿岱汗的眼神,给人一种精明、有头脑的感觉。但正因如此,他不是更有可能、筹划过甚么阴|谋吗?譬如关于阿莎丽儿子的事。

  草原的辽阔,让这里的恩怨情仇显得缓慢。阿莎丽已没有心力,再从曾经有过的恩怨中,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她忽然觉得自己有点伤春悲秋。大概是这段时间一直郁郁寡欢,让她以前的性情也受到了影响。

  不过无论阿莎丽是否愿意,她猜测,最终自己会被迫成为阿岱汗的汗妃。阿苏特部的妇人比一般蒙古人更没有选择,男人掌管一切。只要阿岱汗愿意娶她,阿鲁台必定不会再顾及兄妹之情、不再考虑她的意愿。

  阿莎丽抬起头,颓然地叹了一声气。她看着从炉子里掏出来的灰烬,其间的火星正在慢慢熄灭,消失在刮地的寒风中。

  (本章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