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55章突然

作者:奔跑的傻兔更新时间:2017-09-14 00:24:32
  霍光脚下一闪,躲过一鞭,还好速度快,没游抽到皮肉,衣服却破了个口子。

  靠,君子动口不动手没学过吗?动不动就挥鞭子。

  你们祖传抽风吗?霍光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麻蛋必须今天就逃跑,不然就废了。

  霍光正心里琢磨怎么逃跑的事,对面的塔木耳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不耐烦的说道,“想什么呢。快说,要怎么做才能治好他们。”

  怎么治好他们?

  霍光也很无奈,身为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准备跟党走,铭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有思想有道德有文化的青年才俊,实在是不忍心就这么丢下,等着他救命的古代匈奴祖先们。

  他在心中狠狠的纠结了0.1秒以后,霍光丢下一句话,“跟我来。”就重新回到患病的匈奴兵集中休息的地方。

  随行来的匈奴医生在做一些简单的护理,其实也就是喂水喂饭,他们连啥病都不知道,更不会治。

  塔木耳这回倒是听话,跟着霍光。

  “准备笔给我。”霍光一伸手,掌心向上,停在半空中,瞥了眼塔木耳,见她没有动,催促道,“快点啊!”

  塔木耳翻了个白眼,轻抿嘴唇,转身去拿笔。

  霍光心里偷笑,叫你差使哥做这做那,哥要不挣回来点面儿,都对不起自己。

  塔木耳也没办法,谁让只有霍光会治病呢,只能溜溜的把笔准备好,递给霍光。

  霍光接过笔,在纸帛上开始写小“黄书”上记载的治疗瘟疫的初步方法。

  因为患病的匈奴兵人数众多,还有患病的马匹牲畜,他一个人也忙不过来。

  霍光将纸帛递给塔木耳,“照着我的方子再抄几份,分发给其他大夫,让他们按照上面的方法和药治病。”

  塔木耳不接,瞪了一眼霍光说道,“你不会自己多写几份吗?为何非要让本王子抄写。”

  “我抄写药方,可以啊,那就请塔木耳王子去给病人诊脉施药吧。”霍光原本站着,说完话便勾勾嘴角坐下了,一脸悠闲自在,拿起笔便开始写。

  “你!哼。”塔木耳一把将霍光手里的笔抢了过来,“我抄!”

  她用力推开霍光,一屁股坐下,开始迅速的抄写方子。

  霍光终于出了一口气,心里美个滋儿的爽。

  很快,霍光就开始投入治疗,奔走在患病匈奴兵之间。

  不出他所料,初步治疗方法果真有效,患病的匈奴兵开始逐渐降温,呕吐症状也有所缓解。

  复陆支兴奋的长出一口气,走到霍光身边,“虽然老夫觉得留着你的性命是个祸害,但是老夫确实佩服你的医术,老夫以前多有得罪,霍公子大人有大量,莫要见怪。”

  霍光一愣,没想到天天对看自己不顺眼,恨不得杀了吃肉的复陆支竟然会向他低头还说什么“莫要见怪”。

  他心里苦笑,复老头还不知道这只是治疗瘟疫的初步方法,所谓初步就是不能完全治好啊,没有最终方子,该死还是要死的。

  霍光暗自腹语,不是哥不想救他们,是哥尽力了。

  当然那是心里话,表面上,霍光还是要装出来,治疗瘟疫只是小菜一碟的样子,能拖一会算一会,随时准备开溜。

  “霍光只是俘虏,还是多谢浑邪王的不杀之恩。”和复陆支又互相吹捧寒暄几句,霍光再次走向患病的匈奴兵。

  霍光是真希望自己能治好瘟疫,但是他确实做不到。

  已经奄奄一息的匈奴兵,在喂过药后,拉住霍光的衣襟,“霍大夫,谢谢您,我以为自己要死了,现在终于有希望了。”

  一个病情恢复较快的匈奴兵,突然跪在火光脚下,“霍大夫,请受我一拜,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第一次有人给自己行这么大的礼,霍光有点不知所措,慌忙扶起匈奴兵。

  霍光将蠢蠢欲动要起身拜他的匈奴兵都搀扶回床上,“大家不要多礼,好好休息,我明日再看。”

  明天哥真是来不了了。

  原本他觉得逃跑是理所应当的,毕竟不跑就是死,现在竟然有种逃跑是罪过一样。

  霍光走出营帐,无奈摇头,“哥也想救你们,可是谁让哥买了本盗版书,缺页少页,只有初级治疗方法,真的没办法,只能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想要逃跑只能趁现在,大家已经信任他,连拉吉和多格也没有一直跟着他,过了今晚就没机会了,明天如果没有后续的药方巩固,估计患病的匈奴兵还会继续恶化。

  想到这里,霍光把心一横,直奔马厩,去找踏雪。

  天色已经黑尽,大漠广阔的天空上挂着一轮金色的明月,皎洁的月光映射在广阔的戈壁滩上。

  马厩里踏雪正在温柔乡里沉醉,郎情妾意,和小棕马难舍难分。

  霍光瞄了一眼马厩,靠,这么不堪入目。

  时间紧迫,他咳嗽一声,压低声音说道,“踏雪,完事没,快走,再不走来不及了。”

  过了许久,马厩里才传来,一阵欲火重生嘶鸣。

  霍光:“......”

  “我们走,过了今晚,就再也没机会了。”霍光解开踏雪缰绳,往外走。

  “你不是已经有了医治方法吗?等着浑邪王犒劳你吧,我们不用跑了。嘶嘿~”踏雪又瞥了一眼娇滴滴的小棕马。

  “少废话,哥那个只能暂时缓解瘟疫的症状,明天就得穿帮,再不走,就等着五马分尸吧,怎么?你想和小棕马一起,送哥一程。就问你走不走。”霍光真急了,哥们都快要被弄死了,你还在这里想女人,太特么不仗义了。

  踏雪一脸不舍,摇着尾巴,一步三回头,最终还是跟着霍光走出了马厩。

  霍光翻身上马,趁着夜色,出逃。

  “我渴了,咱们去湖边喝口水吧。嘶嘿~”踏雪缓下步子朝湖边走。

  “靠,大哥,咱俩逃命呢,你事儿咋这么多呢。”

  “人家有点燥热嘛。嘶嘿~”

  霍光:“......”

  湖水在月光的映射下,波光粼粼,温柔华美。

  踏雪在湖边喝水,霍光心里着急,无奈目光随意扫视一眼湖水中央。

  突然!

  PS:今天傻兔生病了,嘤嘤嘤,只能勉强更新一章了,~~~~(amp;amp;gt;_amp;amp;lt;)~~~~周末了呢,例行求一**荐票和收藏。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