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四零章请坐

作者:试剑天涯更新时间:2017-08-30 06:29:54
  夜晚,千里之外的李贤站在半山腰远眺,手中捏着最新的信;现在的信,已经完全用玉简传递信息。这一次信息量很大,包括安阳最近的动作、包括未来的规划等。

  虽然远在千里之外,但依靠一帮忠诚的、志同道合的手下,李贤却牢牢的将安阳握在手中。老实说,这种感觉……真棒!

  抬头望着天上陌生又璀璨的星空,李贤有满意、也有叹息:“现在大夏国的东方应该乱成一锅粥了吧?可惜,现在只能守在皇陵这里,不能亲眼看看。虽然能遥控安阳,可无法亲眼看到,总还是有些遗憾。

  不过现在的大夏国也真够乱的,皇子争锋、藩镇割据,真精彩啊。既然如此精彩,我李贤怎么能平淡呢!”

  同样的夜晚:

  常林静静地坐在铁甲舰的舰艏,吹着海风;虽然天天在这里静坐,但却从来不知厌烦。作为铁甲舰、海军的将领,常林手中有一本小册子,这小册子不仅仅记录了李贤对未来海船的构思、对未来海军的构思;还有常林自己的“工程设计”。

  不错,别看常林是将军,但在现在的安阳,想要做好一个将军可不简单,至少,总得知道这些新的战争机具的原理,能总结经验、不断地改进。

  李贤说的很明白,做不到,就让位!跟不上发展就要被淘汰!

  轻轻地翻到小册子最后一页,只有几句话。如果海船发展成为海上移动陆地,那将会是怎样的盛况呢?

  却在此时,负责警戒的士兵忽然来报,“将军,有人利用水遁术,在向我们这船靠近。估计是吕梁郡的人!”

  原来,借助望远镜,借助修真者敏锐的眼光,还是能发现一些反常。此外,安阳还有特殊的侦查设备——丝网。确切的说是法器的丝网。这种丝网利用海魂丝编制、炼制后,形成一种很低级的法宝;但这种法宝却能漂浮在海面上,覆盖范围广阔,如同蛛网一样覆盖在铁甲舰四周,并专门有人负责。

  不用说,这简直可以说是另类的雷达;使用水遁术的赵友丹等人,就被这种这种侦查手段给发现了。

  当赵友丹等人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大船旁边时,刺目的光明再次爆发,这一次,赵友丹等人享受到了另一种待遇——机炮!

  不同于地面车辆,铁甲舰上所有的武器似乎都大了一号;靠近赵友丹等人这边,足足有五座机炮扫射,这些30毫米口径、每分钟射速120颗子弹的机炮,绝对是真正的大杀器。

  一颗子弹打在赵友丹身上,就算有防备,赵友丹依旧被这一颗子弹给打的骨苏筋软、五脏六腑抗议。也就是金丹期高手,还能抗住;旁边的筑基期小高手,直接被这狂暴的机炮给撕裂。

  强光、机炮、死亡,让饱经摧残的吕梁郡精兵们终于崩溃了。连赵友丹自己,也不得不恐惧万分的逃命去了!

  要说金丹期高手不应该这样弱才对,可是没有法宝,金丹期高手十层力量发挥不了两成。金丹期高手就好像是大力士,明明能穿着铁甲、挥动大铁锤,却穿着布衣、拿着木棍上战场。

  资源的匮乏,让修真者格外的虚弱。修真者的强大,有一大半是建立在法宝之上的;在这个资源匮乏的年代,修真者的战斗能力,降低到了最低点。

  这一场偷袭,绝对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让吕梁郡本来就损失惨重、所剩无几的精英,再次锐减!这损失的可都是筑基期的高手啊,都是顶梁柱一样的存在,每一个都是千里挑一的好手。如今,就这样出师未捷身先死。

  当赵友丹狼狈逃回南梁府时,吕梁郡刺史赵国山终于叹息一声:“果然,不应该进攻大船啊!”

  连续的失败和损兵折将,已经让赵国山万分憔悴;甚至都不关心那所谓的“钢铁做的大船”了。

  叹息后,赵国山远眺北方,“希望……能成功吧!我赵国山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周围人没有敢接话的。你赵国山为什么会落到这个地步?还不是你自找的!

  此刻的赵国山心烦意乱,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就算是寻找蔡国“购买”士兵都来不及了。求救,向谁求救呢?

  但似乎天无绝人之路,半夜时分,忽然有侍卫来报:钟山郡文丞顾松峰来了!

  赵国山这一刻简直就是心花怒放、好似黑夜看到了旭日东升,在这个时刻,钟山郡的文丞、谋士赶来,肯定是“送温暖”来的啦。

  赵国山根本就不用人通报,而是自己主动出城迎接。亲自将顾松峰迎进来、落座后,顾松峰却给了赵国山一个惊喜——我们反了吧!否则没有借口做接下来的一系列事情。

  赵国山当即就愣住了,你确实是送温暖来的,却不是雪中送炭、而是三伏天送炭。

  顾松峰胸有成竹,“赵刺史,请您回头看看现在的吕梁郡吧,如果你提前造反,现在情况不会如此糟糕,以至于被逼到如此境地。

  就是因为你还有所顾虑,所以才束手束脚。

  如果没有顾虑呢?

  就我所见,现在正是造反的最好时机;皇子正在争权夺利,各地刺史相互牵制。而我们造反后,蔡国就有资格光明正大的支援我们!”

  而后,顾松峰又说了一遍钟山郡现在的行动:北上联系大皇子,南下联系孔家。现在只要我们两家联手,多的不敢说,自保却是绰绰有余!而只要求得自保,自然就能获得喘息的机会,慢慢发展壮大也好,投靠别人也罢,总比现在不上不下、甚至有倾覆之危,好无数倍吧。

  别说,赵国山心动了!只是身边的文丞、谋士李元明不在,赵国山找不到心腹商量;但在斟酌良久,终于点头:“造反,不对,是起义;起义当然没有问题,但我们现在还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驻扎在不远处的安阳大军!”

  “这简单!”顾松峰眼皮都不眨一下,“从军中挑选一个面容、身体相类似的人,代替大人暂时拖延时间。大人则连夜出发,去西南方接收右将军邹志全的大军。只要将这支大军掌握在手中,大人就有了武力;有了武力,再联系吕梁郡内各个县镇,重新收复吕梁郡!”

  “好!”有了决定,当即执行,赵国山也不管明天早晨的陷阱了,带着儿子赵友丹连夜逃出南梁府,向南方行去。

  顾松峰却看了看这情势万分危急的吕梁郡,也离开南梁府,准备连夜赶回钟山郡,主持接下来将十分关键的谋略策划。

  夜深沉,夜色下的安阳却依旧繁华;繁华热闹的街道,给了有心人最好的掩盖!

  一百多个黑影刚刚来到这里,就马不停蹄的直奔安阳的城主府内城。当先有两人最是矫健,率先进入内城,后面的上百精英鱼贯而入。城墙上的防御阵法等等,竟是没有触发。

  但是,当这些人全都越过城墙后,忽然,中光芒大作,许仁端坐一个石桌后方,石桌上摆了一桌残棋。

  见到来人后,许仁微微一笑,“请坐。”

  旁边混沌的夜色缓缓“消融”,一干隐藏在黑暗中的安阳精兵,显露出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