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七十四章大弟子

作者:青云直上更新时间:2017-08-15 04:49:20
  林琪琛让旁边的人下去休息,只是苏勇坚持与桂明羚,长安一起值夜;林琪琛无心管这些,也就由他们了;

  重新上床,好容易坚持四下俱寂,才将玉璧重又打开,压在耳朵与枕头之间;想是父母一定等得急了。

  果然,一下就通了;

  林宸鷟声音先进来,“怎么了?”

  “有人来到客栈东北精舍将白娟仙给杀了。说是她杀的钟慕人;”林琪琛喃喃道。

  他爹娘那边静了片刻,钱灵霞声音传来,“不要害怕!要不就提早回来。”

  “别瞎说!”林宸鷟打断了妻子,“万事沉着,不要慌乱,要有打算。出门在外,这是寻常!该杀的时候,不要想太多!好了,咱们休息吧。”

  “我还……”钱灵霞似还有话说,但却被林宸鷟关了玉璧。

  林琪琛又过了好长时间,才慢慢将玉璧从耳下撤出来收好。

  王守直无声的从林琪琛窗外回到自己的屋内。他在休息之际,也将几缕魂丝撒布在林琪琛屋内外,还加布了十几道法力网,以备警戒;

  前番林琪琛惊动了他的一缕魂丝,让他有所动作,但也无什么意外,只是以为是林琪琛在梦中惊醒。无意出来在林琪琛窗外停留一下,竟然干了偷壁角的活计,居然还有意外收获!

  他之前未对林琪琛起疑,所以住隔壁也没有偷听林琪琛房中的声音;

  如今无意的将林琪琛房内景况与声音同时听得,却不能不让他起疑了;

  王守直回到隔壁,就在纳闷,“小六是怎么知道是白娟仙被杀了?这梦话说得太真切,难道现在七家大公子的手段如此厉害了么?”

  他不是没想到传讯法牌,只是根本没有传讯法牌发出的迹象出现,心头还有许多不解之处。他本性情直接,不喜太过复杂,耐心也有限,倒能讨巧记在心头,打算回到门中少不得要向大师兄讨教一番;

  *——*——*——*

  到得第二天辰时末,林琪琛他们终于乘上了前往平芷城的三天一次的低级法器飞渡;

  从平山都到平芷有六百多万里,船资只有每人四地晶,用时要四个多时辰。但是飞渡即便三天一班,人数也并不多;只有不到十人;

  当林琪琛这么大一批人上来,乐得此次飞渡的管事,眉飞色舞!

  这个小飞渡行是属于通台国唯一的那个地宗清潭宗所经营。

  地宗虽然在大梁以外国家最普通的人眼里,已经非常富足,但自家事只有自家知道,收入一块两块地晶谈何容易。整个宗派也是在吃不饱饿不死的状态。

  门内弟子天天奔波,只为能够顺利修炼下去;哪怕一天有一丝毫的进步也很满足了;更有许多修炼无望,心灰意冷之下只求多积攒些地晶,过得富足一些;

  平时到平芷一线,一月去掉本钱能净赚四五百块地晶就已不菲;这还是指望外地过境修者的消费,本地修者哪有肯花这冤枉的钱,能飞的就飞,不能飞的就找能飞的黑市驼人;凡人更是少有能体验一回飞渡的滋味;

  一出了大梁上都,林琪琛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一种全然不同,也许是更真实的世界在他眼前敞开了大门……

  *——*——*

  可能是白娟仙之死对七大世商有了交待,王守直告诉林琪琛,今天九大宗门的阵道比试会如期开始;

  所以,他一上了飞渡就打开了一面光幕,里面显出的正是临风石,和那张在其上空招摇飞扬想不被注意都难的“日月星辰榜”;

  整个飞渡上另外十几个修者哪见过这种场面,这分明就是大梁上都正在进行的天宗大比!

  这些人有些期期艾艾的挪到边上观看,见王守直并没有赶人,才都静悄悄的聚在一角张大眼睛看得心旌目驰;

  就是掌控飞渡的两三个清潭地宗的归法初期的修者也是轮流掌舵,得空跑到这边看上一会儿;对他们来说,如此开眼的时候,可能也就这一次机会;

  林琪琛自来在符、阵、器三道上面比较有实力,李修齐也深感佩服;当然神咒文是不足为外人道的至秘;

  至于什么阵道,林琪琛全赖神咒文排列成玲珑文的组合过程中所悟心得,结合乐极传承中阵道内容,不断的将修仙界阵道的规律方法,让玲珑文进行融合、吞噬,然后再创新;

  神咒文,玲珑文已成他的主道,只要有机会,他就会不断的参悟完善,期待它们的第三次演变;

  所以,归法境的阵道比试他倒是也能看得明白;而这时虽已是阵道大比的第四天,但九大宗的阵道比试却是第一轮;

  *——*——*

  一时间,临风石上大阵的九处入口上,分别显示出宗门名称和参比弟子的名字;九大宗各派一人对应九个入口入阵;

  商梁圣宗派出的名叫秦归一;

  林琪琛偷眼看了看王守直,见他正一脸的担忧地看着秦归一,;

  “这位秦师兄定能一鸣惊人,技压群雄!”林琪琛用力将拳一握,抬头看向王守直,意思是说,王师兄你不鼓励鼓励?

  此时,这位大力王听到这话,神情混着古怪,扭曲,甚至痛心……多种情绪扭在一起;喉咙“咕噜!咕噜!”的吞咽了两下,难言之隐,欲言又止……总之一个纠结!

  林琪琛暗笑,秦归一定然是溪湘老头打鸭子上架弄上去的,王守一此时担忧一点也不做假;

  一来二去,光幕中,九名九大宗归法弟子好手,都开始闯关了,

  “噗!”“噗!”“噗!”……

  第一关第一阵九人很容易就过去了,这时林琪琛才听到王守直痛苦的呻(蟹)吟了一声,

  “十六师弟在阵道上的造诣当然是信手拈来,半点不弱!可是,师傅明明知道这是咱最想当场看个仔细的,愣是将咱打发出来……真是太折磨人!”

  林琪琛虽表面不动声色,但心中一下子翻了个,敢情王守直真是被溪湘老头特意派来的!!

  “不知这里九人,除了秦师兄,十四师兄看哪几个最为突出?”

  他自是知道阵道的一些门道,但是却有许多干涩之处,身边有个现成的行家里手,少不得要物尽其用,不问白不问;当然顺便要将其它八人的底细问出一些来;能代表九大宗出战的可不是什么平庸之辈;

  只要他本身体质与神咒文这两个最见不得光的秘密守住了,不论王守直到底有什么目的,他相信自己完全可以应付;

  他转回心思,看向王守直;

  王守直认真的将九人全部看了一遍,才道:

  “说来惭愧,其它八人,为兄只认得其中六人,其它两人并不认得;”

  他在光幕上,临风石大阵九个入口中标有大王宗和万法宗的两处点了两下;

  “一柳,杨取行?”

  大王宗入阵的正是一柳;而万法宗的叫杨取行;

  林琪琛反问王守直,“即使日月榜分配完毕,九大宗还有争夺排名的竞争,这次排名是不是也意味着九大宗实力的一次新更替?”

  “当然!”王守直慎重的点了点头,“不然,师傅怎么会将我等都从闭关里叫了出来;一是因为门中各师伯,师叔积极性不高;二是因为我们师兄弟人多而且修炼上都不错,足以应对现在的情况;”

  林琪琛轻轻一笑,心道:何止是不错,想是你们三十五人在门中风头无俩,谁也不愿在你们面前找无趣了;

  略过这个不提,林琪琛接着问其它六人的情况;

  神王宗入阵的是柳飞明;

  无崖石宗的叫庙弓子;

  极一道宗的叫凤清铜;

  小王宗的水清无;

  青俞宗的魏除人;

  玉侣宗的平青仙;

  加上:

  万法宗的杨取行;

  大王宗的一柳;

  商梁圣宗秦归一;

  正好九位阵道弟子;

  王守直整理了一下,说道:

  “别看七大世商一次出现这么多万变日月之体很惊人;其实九大宗内部早都各藏着那么一、二个品质可能不是最高的万变日月,只是如珍似宝,绝不会显露人前而已;

  倒是玉侣宗有一个万变暗月之体,但保护之严密几百年也没出过宗;就是前几天上场的那个云水仙。

  最后功、法大比之中,这些修炼已有小成的、实力也得到宗门长老们认可的万变日月之体,基本上就会浮出水面,这才是九大宗的重头戏!

  那时,不是万变日月之体却被宗门派上去与这些万变日月争锋的弟子,更会为万众瞩目;必是惊艳同代的妖孽了!

  万变日月以下,各宗还有为数不多的极有潜力、实力的突出弟子;

  这些弟子,资质可能不比日月惊天,但在实际修炼之中,悟性也好、修炼速度也好、实力也好,全不在万变日月之下,很有“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意思!加之刻苦,上进,在九大宗弟子中都十分出名;常常是各宗较量时的主力;

  而年岁在三千岁以下的这类弟子,就可以争夺各宗在各境的“大弟子”名头;

  这是为了鼓励那些先天条件不是最好,其它各方面均都堪称天才的弟子而设的;

  而先天就占尽便宜的万变日月之体则不能参加大弟子的角逐;”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