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六章 路遇金刚

作者:月染青山更新时间:2020-12-10 08:36:27
  “这是什么东西?”火车上,张庆脱下衣服,摸着自己胸口的稻穗一脸疑惑。

  他想起撞死螳螂后,那奇怪的声音,他怀疑正是自己胸口上这东西传出来的。

  要说这东西是外星生物,张庆还真不信,稻谷这东西,应该是地球上的特产,这个结论让他不再那么提心吊胆的了。

  张庆猜测,这东西可能和自己消失的吊坠有点关系,出租房里他搜遍了都没找到,感觉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很可能是直接化为自己胸膛上这个稻穗了。

  世界末日这东西都能到来,科学已经不能解释一切了,出现这东西,也不奇怪。

  张庆在这摸着胸口思索,他旁边的黑丝少妇一阵恶寒,感觉这个青年有些不太对劲,下意识的把位置往旁边挪了挪。

  感觉到周围人眼光的变化,张庆迅速反应过来,穿上衣服,没继续展示自己那有些瘦弱的身躯。

  因为张庆是较早一批来到的市民。所以上车很早,幸运的找到一个靠窗的座位。

  后面又赶来许多人,火车里挤得满满当当,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和平时春运回去都差不了太多了。

  火车站这边的压力也很大,在知晓这儿聚集了很多人类后,不少怪物在附近徘徊,想要弄点点心。

  一些普通的怪物还好说,后来出现的一些大型怪物相当的麻烦,甚至出现了子弹都打不动的怪物。

  原本车站是计划到中午十二点再走的,可随着怪物的增多,时间不得不提前,最后早上九点就不得不动身了,周围的怪物越来越多,继续待下去火车站很有可能被攻破。

  火车启动了,张庆心中的石头落地了,紧绷的精神终于是微微松弛了一些。

  ‘轰’,一声巨响从身后传来,火车站化为一片火海,试图冲上来的怪物陷入火海之中,发出痛苦的嘶鸣。

  “烧死你们这帮怪物!”车厢内,有人愤然道,引起惊魂未定的众人一阵附和。

  在火车站远处,无数人在痛哭,他们的希望没了!

  张庆这会儿有些饿了,尽管背包里有东西,他却一直没拿出来吃。

  他早已经注意到周围好几个人都在打量自己的背包了,不住吞咽口水,如果不是周围人多,他们很可能就一拥而上把自己抢了。

  车厢内很嘈杂,大多数人都是九死一生才坐上这座火车,现在精神放松,心底的情绪自然就发泄出来了,有痛哭的,有愤怒的,也有喜极而泣的。

  叽叽喳喳的声音很聒噪,张庆靠着窗户,一阵头疼,他还在想着胸口那稻穗的事情,想自己父亲临终前将这玉坠托付给自己的情形。

  “这玉坠很重要,使我们张家的祖传宝物,当年有个外国佬想花五十万买我都没卖,你一定要将它保护好,传承下去。”

  祖传宝物?那也不该有这种诡异的事情发生,难道,自己祖上还有哪位黑科技大师,张庆想不明白,也懒得多想了,既然是那玉坠,想来应该不会害了自己。

  火车行进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忽然,天黑了,车内众人一阵惊慌。

  “怎么回事,天怎么黑了?”

  “是不是有暴雨要来了,走的时候看天气还蛮好的啊!”

  “看,那是什么!”忽然,有人指着窗外大声惊呼道。

  他指的是一只脸盆大的蝗虫,低空和火车并列飞行着,似乎是感觉到车厢内的目光,它扭过头来看了这边一眼,好在似乎并不太感兴趣。

  车厢内众人齐齐捏了一把冷汗,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那惊呼的人,似乎这蝗虫真是他招来的一般。

  张庆抬头往天上望去,头皮一阵发麻,天空中密密麻麻的全是这些东西,这是一个数量庞大的蝗虫群。

  所谓天黑,也正是它们造成的,可遮天蔽日,由此可想究竟有多少蝗虫。

  乌云中分出一小朵来,落在一棵树上,一个呼吸后,整颗树就消失了。

  一群蝗虫俯空掠地一圈,地面上的绿色就消失了,裸漏出黑褐色的土地。

  ‘赤地千里,寸草不生’,张庆想起了古书上记载的一句话,真是太可怕了。

  火车并不在它们食谱上面,蝗虫群在火车头顶上飞了一会儿,便转往南方去了,车厢内如释重负,再次恢复了之前嘈杂活跃的气氛。

  张庆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这段时间的经历太耗心神,他太累了。

  不知过了多久,车身一震,缓缓的停了下来,张庆若有所感的睁开眼,到了吗?

  “各位乘客朋友,列车前方轨道已被破坏,正在紧急维修,请各位稍等。”车厢上方的播音器传来列车员的声音。

  原来是铁轨被破坏了,不过问题应该不大,火车出发前应该也想到了这种问题,早已做好了准备。

  不到三秒钟,列车员的声音再次传来,有些惊慌:“前方出现巨型怪物,前方出现巨型怪物,请各位乘客迅速下车,请各位乘客迅速下车!”

  在火车头前方,一个巨大的猩猩正大踏步而来,它的体型有两层楼高,和电影里的金刚都有的一比了。

  在它眼里,这条体型不逊色自己的长虫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它要挑战它。

  火车里一片混乱,车厢门打开,人群疯狂的涌了出去,外面是悬空的,最开始冲出去太心急的人根本没注意,直接就摔了下去。

  后面的人也不看脚底,就这么从火车上跳下去,也不管脚下的痛呼。车厢门口一群人在挤来挤去,谁都想先下去,谁都不肯让谁,最后谁都出不去。

  张庆没去和人群挤,直接捞起安全锤开始锤玻璃,全力一击,玻璃纹丝不动,他这才想起来,这种玻璃得去砸车窗的四角才能砸开。

  手起锤落,钢化玻璃碎裂,不过并没有脱落,被一层薄膜保护着,他直接上去两脚,蹬开车窗,从窗户口跳了下去。

  挤在后面的人一看有出口了,纷纷往这边冲来,还有的抡起家伙就往车窗上砸去,却根本无法砸开,这种钢化玻璃,不是靠力气就能砸开的。

  火车停下来了,车窗距离地面也不高,张庆安全落地,而后头也不回的远离了火车。

  这儿人太多了,很快就会吸引来无数怪物,张庆不觉得这样露天的环境能够抵挡住那些怪物,他必须远离这里。

  更何况,他估摸着这会儿火车上的武警已经保护着重要人物离开了,他们这些小老百姓,谁管你死活。

  张庆现在也不是太想赶往幸存地了,他知道那地方太远,自己根本过不去。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摸清自己胸前这个印记的作用。

  张庆隐约有一个感觉,如果自己能够掌握这个印记,他就发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