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九十八章挖地三尺

作者:琴高更新时间:2017-08-08 22:45:51
  观其势如天翻地覆,笼罩十方,令人逃无可逃。应是玉虚宫九大绝学之一的翻天,他才不过第三层炼气化神的境界,玉虚宫就肯传授他此等绝学,莫非是把他当成下任玉虚掌教培养?

  可绝学并不是想教就能教的,涉及到了大道的真意传承,须得有足够的天资,足够的经验积累才能参悟,没想到他年纪轻轻已能办到。

  太子赵恒刚入第四层三花聚顶之时便能修习紫薇宫的万象绝学,已被称之为不世出的奇才,可是跟眼前的少年相比好像又逊色了不少。

  虽说那只厉鬼的功力是靠吸食其他冤魂堆积起来,比起真正的第五层境界之人会有很大的差距,可是能够堂而皇之的战胜他,这份恐怖的战斗力,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

  他,绝对会是太子拜入天庭的最大劲敌!

  星平惊诧的望着虚信身体的黑雾冲天而起,化为百鬼凄嚎缠绕四周,而后缓缓溃散消失,内心的震撼已到了无可附加的地步。

  “清河!”

  天河只觉自己的灵力和精神全被抽空了,身上的伤口从最初的火辣辣刺痛开始变得麻木,疲惫乏力之感犹如冰冷的潮水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

  就在他即将倒地之时,耳旁听到了清月的呼喊,然后便觉鼻间传来了一股淡淡的女子馨香,身子靠在了软玉温香上,让他全身不由松懈了下来,沉沉的进入梦乡。

  远处天空,赤光冲霄,将整片苍穹映照得彷如血海,震耳欲聋的的魔熊咆哮之声,带着无边无尽的凶戾之气,仿佛春雷滚滚,绵延不绝的在曹家村回荡着。

  紧接着,金芒盛放,如万千璀璨凌厉的剑光,带着破灭一切的无上威势,在天地之间纵横驰骋,光耀八方。

  “形势不妙啊,长乐道人在潜龙榜上排行第五,血魔宝典又是绝品功法,实力稳压虚瑶仙子一筹,眼下还能僵持,可是要不了多久就会落败。一旦长乐道人获胜,定会杀个回马枪来收拾咱们。”

  星平焦急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必须先找个地方藏起来。快跟我来。”

  “上哪去?”

  清月扶着天河,正从腰间掏出一瓶药粉洒在天河的伤口上,不过片刻的功夫就能看到天河的伤口止血结痂,显然那也是一种专治外伤的灵药。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星平帮着搀扶天河,道:“咱们刚从有间客栈逃出来,长乐道人绝对想不到咱们会回那里去。他需要多久才能苏醒过来?”

  “我给他服下了大还丹,能够治疗他的内伤,回复他的灵力,应该会在三个时辰里醒来。”

  清月道:“可就是清河醒来了也没有用呀,那长乐道人要是连虚瑶师姐都对付不了,清河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

  星平咬牙道:“事到如今,只能把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两人很快就回到了有间客栈的二楼,清月将天河放在床榻上,立刻起身在门窗上刻划符箓,以此潜藏他们的气息。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本来是打算到昆仑山见识一下白雪皑皑,万里冰封的盛景,谁知竟会摊上这种事情,莫非是天要亡我!”

  星平焦躁不安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听着外面交战传来的剧烈声响,忍不住悄悄的戳破窗纸,打量外面的情形。

  金光血芒依旧交缠,双方斗得难分难解,可是金光却在不断的减弱,显然后力不济,万千的血芒汇合成了一头魔熊的形象,高达十丈,看得星平胆战心惊。

  不过片刻的功夫,金芒终于如同风中残烛彻底的消失了,唯有身形狼狈,满面血污的长乐道人御剑飞行半空,虚空摄拿着虚瑶,招摇过市。

  “石天河,虚瑶仙子已经被擒,你逃生的希望没有了,识相的就立刻滚出来!”

  “虚瑶师姐……”

  清月毕竟阅历较少,通过窗户上的洞口看到虚瑶被擒不由的慌了心神。

  “嘘,别出声!”

  星平赶紧掩住了清月的嘴,小声道:“看到虚瑶仙子身上罩着的七彩飞霞衣了吗?那是一件上品宝器,短时间内可以护卫她的安全,否则长乐道人早就下狠手了,又岂会等到现在。”

  “可是……”

  “别可是了,现在能拖就托,这里离昆仑山不远,只要拖到你的师门长辈出来巡视,咱们就算安全了。”

  “石天河,枉你自命名门正派,难道想要坐视你师姐被杀而不管吗!”

  长乐道人气焰嚣张的在空中四处巡视,但凡看到的房屋,便毫不犹豫的伸掌拍下,凝聚无量血光,化为一只庞大的魔熊爪,直接将房屋拍成了齑粉。

  “完了,他这是要挖地三尺,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咱们根本就藏不住。”

  星平肝胆俱裂的望着外面不断倒塌的房屋,继而回过头看着屋内昏迷的天河,生死煎熬之中,恶意渐渐滋长,道:“他的目标是石天河,如果咱们把他交出去的话,或许会有一线生机!”

  “不行!”

  清月戒备的盯着星平,嗔怒道:“枉你还是紫薇宫的传人,这种出卖同伴的事情竟然也想得出来!”

  “我……”

  星平涨得满脸通红,他很清楚自己不是清月的对手,又想到刚才的龌蹉,不由的低下头道:“俗话说的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你跟他还不是夫妻呢。你可要考虑清楚了,蝼蚁尚且贪生,况且摆在咱们面前的是死一个和死三个的选择……”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哪怕拼了命也不行!不准你靠近清河,要不然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啊……”

  清月话未说完,外面已是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原来是清言和清才的藏身之处被长乐道人发现,他们想要御剑逃跑,可惜刚刚飞冲上天便被长乐道人幻化出来的血手隔空抓住。

  “别杀我,饶命啊!”

  清言平时在昆仑山作威作福,眼下生死攸关却是连半点骨气也没有,直接讨饶道:“其实我也是石天河的仇人,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你要是放了我的话,我会帮你把他找出来的。”

  “不错,冤有头债有主,是石天河得罪了你,不关我们的事,我们是无辜的。”

  清才毫不犹豫道:“道兄请放心,我这人向来是帮理不帮亲的,如果你信我的话,就由我来把他引出来,交由道兄处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