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407章 你不觉得自己太自私了

作者:三妖更新时间:2020-05-23 09:32:07
  第407章你不觉得自己太自私了

  对于岩花,刘太医只是听说过,刘太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国的公主会中这种毒,但是他知道这毒一定不同寻常,他仔细的查看了施落的脉象,面色凝重道:“微臣对这岩花之毒并不是很了解,不过公主这次昏迷和那个毒药怕是有关系。”

  萧墨道:“可是她的毒已经解了。”

  刘太医道:“微臣听过,这毒药的潜伏期十分漫长,公主殿下应该是很小的时候就中了毒,她的身体已经被这毒药损坏了根本,所以才会……”

  刘太医叹了口气:“南越的国医医术高明,想必他也是知道这件事的。”

  萧墨从刘太医的话里听出了不对劲。

  “刘太医有话直说。”

  刘太医道:“依老臣看,公主殿下这身体,如果不生育的话,还能多活十几年。”

  萧墨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刘太医不在说话,开了药道:“殿下,想开点,公主殿下吉人自有天相,说不定还有其他的法子。”

  直到太医走后许久,萧墨都没有回过神来,他看了看床上的施落,想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她救了他,那么义无反顾,萧墨本该杀了她灭口的,可是到底没有下手。

  他知道她虽然狡猾,嘴巴毒,看起来很机灵,其实内心深处,施落是很善良的,没有人喜欢恶毒的人,萧墨也是。

  萧墨看着桌子上的茶壶发呆,直到卫琮曦进来,卫琮曦对他没有什么好感,虽然知道他是施落的亲哥哥,他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可是对于萧墨,卫琮曦一点都不敢放松警惕。

  萧墨也看到了他,两个男人沉默的对视着,还是卫琮曦先开口:“她怎么样了?”

  萧墨意外的平静:“醒不来,可能和之前中毒的事情有关系。”

  卫琮曦先是一愣,不过并没有太意外,他走到施落床边,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倒出一颗药给她服下,然后又摸了摸她的头,发现很烫,卫琮曦皱眉,招呼如画拿些冰块,他拧了帕子亲自给她冷敷。

  忙了半晌,直到施落的温度退下来之后,卫琮曦又拿了水来,用湿帕子一点点的擦拭她的嘴唇。

  萧墨默默的看着,手指攥的紧紧的,不为是气卫琮曦,是气自己。

  自己也待了大半天了,卫琮曦做的这些事情,他完全可以做,可是他就是没想到。

  萧墨终于直到自己和他的差距在哪了。

  等卫琮曦做完一切后,吩咐如画道:“去让厨房熬点米粥来,糯一点,公主说不定什么时候醒了吃。”

  如画颔首,卫琮曦又对一旁的如梦道:“拿身干净的衣衫来,公主出了汗不舒服,给她换上。”

  如梦也去忙了。

  她们走后,卫琮曦站起来,看着萧墨道:“你有话和我说?”

  萧墨点头:“出去说。”

  两个人出来,外面天已经黑透了,冷风呼呼的刮着,两个人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一般。

  萧墨道:“你知道她活不了多久了吗?”

  卫琮曦点头:“知道。”

  萧墨沉了沉眼睛,他果然知道的。

  萧墨长舒了口气道:“珠珠不能生孩子你也知道?”

  卫琮曦点头:“我很清楚,我也不会要孩子,她活多久我就陪着她多久。”

  “若是她死了呢?”萧墨咄咄逼人。

  卫琮曦道:“我不知道。”

  没有发生的事情谁也不知道,不过卫琮曦比萧墨现在的心态好太多,他已经想开了,能陪着施落十几年他已经很知足了,卫家的人都死了,只有他活着,他也算是赚了,再说了,圆空当时的话也没有说死,只要有一点点希望卫琮曦都不会放弃。

  萧墨沉了了半晌笑了:“你觉得你比我更爱她吗?”

  卫琮曦终于看了他一眼道:“她把你当哥哥。”

  萧墨阴沉的看着卫琮曦,半晌他才说:“我从来没有把她当妹妹,何况谁能证明她是我妹妹,仅凭一块胎记未免太武断了。”

  虽然没有人能证明,可是明摆着的施落就是南越公主,只是萧墨不信而已,而卫琮曦才没有功夫和他辩解什么。

  卫琮曦觉得萧墨钻了牛角尖,这样的偏执,不是他几句话就能改变的,除非他自己想通了。

  卫琮曦道:“是不是你很清楚,我说什么都没有用,至于谁更爱她这一点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施落喜欢的是谁。”

  卫琮曦喜爱施落,可是他不否认萧墨也喜欢她,也愿意为了她做任何事,哪怕是死,可是这些都不重要,世上的情爱都是如此,不是你爱我我就一定要爱你。

  好在,施落爱的是他,这就够了。

  卫琮曦忽然觉得万分庆幸,好在施落爱的是他。

  “没事我就先回去了,她每次昏迷后,第一眼醒来都要看到我,看不到我她会失望的。”

  卫琮曦说完也不管萧墨是什么表情,转身走了。

  黑暗中没人看得清萧墨此时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回到房间,如梦已经给施落换好了衣服,卫琮曦抓着她的手,等着她醒来。

  施落的身体怎么样,他早就从萧老头那知道了。

  正是因为知道才越发担心。

  这时候,萧墨也回来了,他看着卫琮曦抓着施落的手,便觉得十分刺眼。

  “卫琮曦,你明知道她来澜京有多危险,却还是一次次的让她身处险境,你不觉得自己很自私吗?”萧墨冷声道。

  卫琮曦眼皮都没抬一下:“我会保护她。”

  “这就是你的保护?”

  萧墨质问:“她来了澜京之后,遇到几次危险,受过多少次伤?你所谓的保护就是让她一次次的受伤?你明知道她的身体不好,却还是由着她,卫琮曦,你还敢说你是爱她的。”

  卫琮曦把施落的手放进被子里,站起来,脸色阴沉的看着萧墨:“我和她的事用不着外人来管。”

  萧墨气笑了,怒道:“外人?你才是外人。”

  卫琮曦冷笑:“萧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你不过也是想占有她,才来挑拨我们的关系,我告诉你,我和施落的事,不用你来插手,至于她要待在澜京还是回南越都由她自己决定。”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