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90.梦魇

作者:唐酒卿更新时间:2020-02-08 15:03:49
  净霖说:“邪魔未除尽,他尚不能醒。你此刻要他是为了什么?”

  “最后一句方为要紧事,怎么不挑着问。”苍霁蹲身,将净霖放回地上。他端详着殊冉的血眼,“玄阳城的血海已退,一晚上的功夫,他就变成了这幅模样。我寻思他破封古怪,想再问他几句话。”

  “你疑心他也是棋子。”净霖说道。

  “也这个字用得好。”苍霁说,“想必你心中还有人。”

  “我听小鬼阐述割喉一事,只想到了一个人。”净霖指间一晃,化出把折扇,他挥扇掸去殊冉伤口间的贪相污秽,说,“天地间用扇的人太少了。”

  “太过明白的特征,反倒让人模拟两可。”苍霁向净霖摊开手掌。

  净霖看他掌心还留着鲤鱼纹,不禁一愣,问:“嗯?”

  苍霁晃了晃手指,说:“哥哥我没你神通,不能凭空化物。给把匕首,我替殊冉剖伤剔魔。”

  净霖负手,说:“只怕不是不能,而是不想。化物易露形,我若见了你的本相,便知道你是什么妖怪。”

  “睡了一宿,怎地变聪明了?”苍霁冲他呲牙,“我本相是中渡第一凶悍之物,不到洞房花烛夜,必不会现给你瞧。”

  净霖奇怪:“为什么要到洞房花烛夜?”

  苍霁说:“提前露了形,吓跑你怎么办。待入了洞房,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彻彻底底我的人了。”

  净霖想起他夜里那些胡话,又听他此刻戏谑,猛退一步,塞了匕首给他。

  “东君既为邪魔,自该避嫌。这等折损寿命的事情,谁都要怀疑他。”苍霁匕首陷进殊冉伤口,沿着边缘剖开一口,污血夹着黑雾登时冒涌,他口吹一气,黑雾立刻消融不见。他说,“要么是九天门中有人祸水东引,要么是九天门外有人蓄意诬陷。你作何感想?”

  净霖说:“父亲已坐拥龙头之势,号令天下除苍龙之外无敢不从。这个关头,蓄意诬陷也难成气候,只有本门门内有人在祸水东引。”

  “血海也在九天门,如今又出了割喉一事。”苍霁对殊冉的痛声哀鸣充耳不闻,只说,“九天门眼下可谓是危急存亡之秋。”

  “九天门……”净霖微顿。

  “暗箭难防,一旦处理不好,便是内外交困,腹背受敌。”苍霁脚踩住殊冉想要翻滚的身体,刀口剖得不带留情,说,“与我回家方为上策。他们要做窝里斗,便由着他们做,你持剑北上,又有名声在外,筹集人手坐守一城未尝不可。待有人在手,就去叫板苍龙,与他合谋除魔,好过留在家中备受牵制。”

  “我无差职,自守一城便是脱离九天门。”净霖说,“况且我为剑,百锻所造,锋芒难收,离苍龙太近,只怕会耽误他除魔大计。”

  这话讲得含蓄,实则就是在说他已为九天门的剑,斩妖除魔尚且不算,重头戏一直未上。苍龙在北威迫九天门,九天君忍而不发,就等着净霖剑道渡境,跨入臻境与苍龙有一战之资。他与苍帝情势所逼,靠得太近绝无益处,况且净霖对苍帝的除魔计策深表赞同,门中却迟迟无人响应,只怕就等着他参与其中,好顺理成章地搅了苍帝的计策。

  “你为苍帝这样着想,他也不知晓。”苍霁掌间匕首翻花,他甩掉血珠,说,“你受九天君养育之恩,必不会轻易离开,也断然不会坐视不理。可是净霖,如今血海隐藏于九天门中,你们兄弟食用的丹药皆为夺命之物,你又身中咒术,下边还有孩童割喉一事瞒而不报,九天君难道就没察觉?他若已有所察,又为何一言不发?门中谁都可疑,但在我看来,最可疑的是他自己。如有一日。”

  苍霁没看净霖,擦了匕首。

  “如有一日,血海就是九天君,你该怎么办?”

  “……此言不可信。”净霖握紧剑,“父亲如为血海,这些年的布设便是在为难自己。且不论我如何,单是黎嵘、云生,以及澜海都会是他心腹大患。我们同出一门,虽有小隙,却共读正道,必不会为邪魔奔波。”

  苍霁侧头,说:“我这些年眼看九天门高楼渐起,却始终摸不清九天君的用意。他到底想要抗魔救人,还是想要问鼎八方?净霖,你扪心自问,他如今的决策命令,是不是越来越含糊不清。”

  “血海一倾,中渡便覆。黄泉也分崩离析,鬼魅人妖混杂一处,天地之间章法不存。父亲既想救人,也想划分三界主持大义。”净霖说,“若非如此,待混沌除尽,天地该如何划分?”

  “上设一界,封天下修道大能神明之称。中监中渡,驱散妖凡人安生栖息。下修黄泉,重引忘川筑迷津。如此一来,所谓的三界不过是九天门一界指掌,从上到下唯九天门中弟子听命。从此九天君不是九天君,而是三界共主。”苍霁目光如炬,“他倒是没称帝,却成了天地君父。此景你可敢想?这等野心之下,血海之难不过是踏脚石罢了。到时候苍龙凤凰皆沦他门派之下,待局势一定,谁也无力回天。等他神笔一勾,著书成传,今天为血海葬身的万千性命,便皆成了他一人功德。”

  净霖猛近一步,险些撞在苍霁胸口。他面色青白,问:“你从何处知晓的?”

  “你知道黎嵘往北面见苍帝时提的什么吗?”苍霁不躲不闪,沉声说,“他提的就是共分三界之谈——此话谁信?如今血海紧逼,九天门却不疾不徐。东南两境死伤无数,九天君却仍然能坐视不理,只要逼着苍帝拜在他麾下便能万事大吉。”

  “我不信。”净霖极快地说,“黎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