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37.少年

作者:唐酒卿更新时间:2020-02-08 05:56:19
  净霖湿发延身,他唇间被咬破了皮,却被舔得滴血不留,整张脸瞧起来更加颜色寡淡,狼狈得实在不像临松君。东君的话未使他动容,因为料定东君不过是吓唬他。

  东君被砸得结实,衣襟皱如波纹,见苍霁闻声一愣,便立即在苍霁臂间翻推一掌,见苍霁倒身后退。他被净霖蒙着双目,唯有一双耳朵辨得清方向。他落地即闪离而出,不待醉山僧下杖,便带着净霖蹿出几里。

  “非人非妖。”苍霁浑身滚烫,充沛灵气腾转急躁,正在迫不及待地寻求出口。他压着气息,奔跑着问,“那他到底是何物!”

  净霖身滑在苍霁后背,被苍霁拽回捞起。他沉首在苍霁颈边,昏沉沉地说:“他原身乃血海邪魔之一。”

  “邪魔?”苍霁纵身山林,不由抬高声音,“他是邪魔!”

  “本相即是原形。”净霖唇间经风刺痛,他松开手,说,“你本相会被惊退原因正在此处。”

  正因为如此,君父当日立东君,三界犹掀骇涛惊浪,如非梵坛首肯,只怕此事还有待商榷。

  净霖音方落,脑后便风声一紧。他撑于苍霁的肩头,陡然松臂翻身下滑,苍霁一脚踏石,稳接住净霖的身形。两人兜风一转,已经迫至险峻山侧。醉山僧从天而降,降魔杖撞击地面,山骤然崩裂,苍霁身斜一滑,抱着净霖陷了下去。

  醉山僧欲再追,却见山神根冒地面,将碎裂处扎挡严实。

  “你自顾不暇,还要包庇他人。”醉山僧砸杖。

  山神根藤纠缠,山间泥土瓦解,似水流动。他像是听不懂醉山僧的话,将包陷净霖二人的泥团捆成粽子塞于身下,藤条抓没,如同吃掉一般。

  醉山僧眉间一锁,却并没有如他所言动手拿人。他在原地回首呼啸:“你出来!”

  东君探出首:“做什么?”

  “叫你助我拿人!”醉山僧说,“你却将两人放跑了。”

  “你何时叫我助你,你分明是叫我探查一番,我确实探查了啊,我连幻境都架了。你不仅不夸我,还要埋怨于我。”东君好不委屈。

  “这鱼已经畏了你的本相,方才若是你肯神行,休说跑,就是一步他也走不掉!”醉山僧气不打一处来,恨不能执杖敲他。

  “抓了他他便会说么?”东君转而又问,“抓了他你以为你我二人便能解决?”

  降魔杖忽地指在东君鼻尖,醉山僧怒目而视:“你说‘我明白了’,你明白了什么了!”

  东君在降魔杖的威慑下抬起单掌,老实地说:“我什么也没明白,糊弄他罢了。”见醉山僧色变,他又说,“此刻好像明白了些。”

  醉山僧说:“到底明白还是不明白!”

  “明白明白。”东君说,“纵然他对答如流,真假难辨,却也有奇怪之处。不论他该是谁,都不应是这般虚弱。你见他屡次涉险,皆靠那条鱼所救,真是奇怪,他若是净霖,必得入大成之境方能死里逃生,既然是大成之境,又岂会被你我追赶,我就是露了原形也未必打得过。不过他举止轻挑,不露真容,刻意冒充也是有的。只不过。”

  “只不过?”

  东君说:“他叫哥哥还怪好听的。”

  “闲话休提!眼下如何。”醉山僧看向山神,“杀不得除不掉,难道便留他在此?”

  “你不是嚷着要捉他回去吗?我正想看看你如何捉。”东君说,“此地群山皆是他的本体,你须得把它们都扛去追魂狱方算‘捉住’。”

  纵然是醉山僧,也做不到扛山登天。

  “我念他慈心为儿,也算除魔,便替他讨个宽恕。但若放纵于此,疏而不管,日后怕也会再生事端。如此,便不如就渡他一渡。”东君说道。

  “你要渡他成神?”醉山僧愕然,“休说笑话!你我须得先禀报九天,由君上……”

  东君随意道:“我回头再给他说便是了,区区一个掌职之神,不打紧。”

  醉山僧似有踌躇,他忍耐片刻,凑近东君耳边,小声道:“你若先斩后奏,君上必然不会高兴。”

  东君亦小声说:“你见他何时高兴过?没事,自家兄弟。”

  醉山僧见东君坚持,终不再谈。只是他被绕了两圈,便忘记问被山神吞纳的两人如何处理。待回头想起来,既找不到东君的影子,也丢了净霖二人的踪迹。

  东君笑嘻嘻地哄得他晕头转向,拍过苍霁的一只手却始终背在身后。醉山僧不知,他那只手露了半截白骨,竟是被烫融掉了皮肉。

  净霖扶地缓神,侧旁的苍霁已经缩成一团,变作衔尾锦鲤。他一口吞了太多,又遭逢东君凶相威压,致使体形难撑,需要变回原形缓慢消融。净霖倒于一旁,听闻根|茎涌没泥土的声音,觉察他们渐陷于根|茎与泥交错封闭之中,不仅越陷越深,而且越陷越黑。

  净霖身沉臂轻,他环住苍霁,双臂之间如撑水泊。锦鲤滑身其中,再不动弹,净霖便抱着一汪水昏睡过去。山神的根|藤滴答水珠,净霖只觉得自己似也成了条鱼,陷于温水之中。他越泡越昏沉,耳边犹自回荡着东君那一句。

  “众位兄弟间,独他最不讨喜。”

  苍霁被铜铃晃至昏吐,伏案时见白袍银冠的少年郎负剑经过,他正胃中打鼓,却仍觉得此子眼熟。

  那不是净霖吗!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