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22.016偷你一个吻2

作者:久等更新时间:2020-01-06 12:31:59
  他的唇那样好看,天生就适合接吻。

  本来只想浅尝辄止,然而那混着酒味的香窜入她的鼻腔,她陡然迷失了。

  她明明不喜欢他喝酒,但是偏偏觉得他的唇此刻正因为沾了酒,才让她醉得那样厉害,让她不肯醒来。

  她想起从前有一次,他嘴唇干,她管着他涂唇膏他也不抹,反而经常去撕嘴唇上干出来的皮。

  后来她好像生气了,他讨好半天也不管用,忽然拿过她要他涂的唇膏,捉着她的双肩,仔细地把唇膏抹在她的唇上,然后,慢慢亲了上去。

  碾转亲噬。

  将她嘴上的唇膏都“借”了过来。

  好像他在亲完后还摸着她的背调笑她,“以后只要天天都能这么涂唇膏,我甘愿天天嘴唇干。”

  明明那时候他是那样清冽凉薄的人,偏偏说出来的话甜腻得她肝都颤了。

  太喜欢了,喜欢得满得能溢出来。

  桑梓沉浸在他双唇的温度和酒香里,依附着回忆不断迷失……

  直到他忽然动了动。

  她慌乱得赶紧往后退,仿佛一下子他成了洪水猛兽……

  砰……

  屁股撞上桌角,她疼得“嘶”了一声。

  薄南生好像因为这点声响吵醒了,朦胧地睁着眼,空旷的客厅,偏偏他一眼就能看到她。

  桑梓做贼心虚似的,结巴地先发制人,“你……醒了啊……”

  薄南生摸摸头,“我刚听见好像有人叫我……”

  桑梓迫不及待打断他,“没有啊。你是不是做梦了?”

  她太慌张了,她越是一口咬定就越是露马脚。

  薄南生摸摸嘴巴,“奇怪,我怎么感觉我梦到和人……”他眸子比夜还深还黑,“我好像梦到有人亲我。”

  桑梓这会太庆幸刚刚没有开客厅的灯,窃喜他应该看不见她脸上漫天漫水的红,她支支吾吾说,“你是不是做chun梦了……”

  她像是不怕死似的,情不自禁甚至瞄了眼他的下面。

  她觉得她疯了,为什么她也解释越是在抹黑她自己……她有些哭丧地说,“我的意思是,你可能是想你爱人了所以……”

  薄南生是谁,当然注意到桑梓眼神飘过了哪里,他轻笑又故作懵懂,“哦~”意犹未尽的第三声。

  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可以让桑梓的情绪像坐云霄飞车一样,惊惶,恐惧,欣喜,胆怯……也只有一个人,有时候只要一个字就可以让桑梓羞愧得无地自容。

  那个“哦”字太暧昧,桑梓急切地想要转移话题,“薄先生,你先喝醒酒汤吧……”话刚说完,她忽然想起什么,一本正经的说,“薄先生,年轻人不能喝这么多酒,对胃不好,而且你胃出过血,不能随便喝酒。”

  客厅的灯没开,薄南生想,大约是她以为他睡着,所以刻意关了灯防止他刺眼,此刻就着月光看她,好像一下子回到八年前,也是那样的桑梓。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