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四章卖扳指还是卖命?

作者:盟约更新时间:2017-08-08 23:51:29
  两人走进迎客厅,敖烈吩咐下人上茶。两人主次落座。

  “我来找敖统领,是有大生意要谈。”方北山端起茶杯说道。

  “大生意?方会长这种不喜铜臭的高雅之士,也会和我敖烈做生意?”敖烈眼中满是戏谑,随后恍然大悟的样子:“方会长不会是家里困难,又想找敖烈做些倒卖生意。那敖烈也欢迎之至,我敖烈别的没有,就是钱多。”

  方北山闻言茶杯一抖,这些年家里困难,确实倒卖了不少东西。现在家里除了自己妻子的嫁妆,其他东西都差不多卖完了,而且大多都被敖烈欺负自己家道中落,用各种压价手段,低价买去。

  比如自己的儿子方慎一次锤炼肉身伤了心脉,马上需要罕见的七叶龙血花救治,部落内部没有存活,从商行那边从总部发货,根本来不及,只有在部落附近寻找。这敖烈偷听到消息,竟然凭着敖氏人多势众,派出大量人手,一个上午采摘完部落附近所有七叶龙血花,让自己不得不拿出价值百金的黑灵宝玉,和他换取一株不过十两银子的七叶龙血花!百金宝玉换十两银子的药材,诸如此类的事情,敖烈对族人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惹得族人怨恨!但是迫于玉螭王族压力,以及他本身也是青螭部落重要战力,每次对他惩罚都不了了之。如果不是迫于无奈,方北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和敖烈打交道。

  “敖统领好大的口气,但是就怕今天北山的大生意,敖统领虽然家大业大,也是难以接下,你最好找你侄子敖东一起,这生意,你一个人可做不下来。”方北山努力压抑心中愤怒,稳住茶杯,大笑道。

  “哦,北山会长是什么大生意,敖烈虽然不才,几十万两银子还是能拿出来的,竟然做不下来,还要我那侄子一起?”敖烈语气惊讶,眼中却是鄙夷,你方北山要真有做这种大生意的门路,也不会落魄到变卖家产。

  “逆鳞扳指,飞天特权!”方北山摸着手中的逆鳞扳指,沉声说道:“不知敖烈统领以为它值多少银子?”

  “什么!你要卖逆鳞扳指!你要多少银子!”敖烈猛地站起来,脸色因为激动充血,一片猩红,眼睛就像毒蛇一样,盯着方北山手中的逆鳞扳指。这是敖烈心中的一块心病!

  他与方北山多年争斗,处处占优,但是只有一样他备受打击,方北山是逆鳞勇士,戴着逆鳞戒指,可以在部落上空飞行,这是族长和逆鳞勇士的特权。他敖烈就是再富有,再嚣张,也没那个资格和胆量在部落上空飞行。

  无论自己占了方北山多少便宜,只要方北山从自己头顶飞过,看到方北山那种高高在上,俯视一切的淡漠神情,他就会嫉妒愤怒甚至发狂!

  但是他敖烈不是族长,他虽然是青螭统领,也没那个胆量一直外出征战,游走在生死边缘,积累天大功劳,成为逆鳞勇士,获取逆鳞扳指,享受高高在上,俯视一切的特权。

  他永远不可能在部落天空中俯视部落族人!他永远被方北山压制!永远要仰望着方北山!忍受着方北山在他头上,漠视他的一切!

  就连他以十万两银子的代价,借用方北山逆鳞扳指两天的提议,都被方北山驳回,他有万贯家产,却买不了哪怕两天的飞行特权。

  但是现在,方北山竟然要卖掉他的逆鳞扳指。

  熬烈只感觉全身都在狂呼呐喊,买下它!

  不惜一切代价买下它!

  这样自己就能在部落上空飞行,就能俯视一切,就能在方北山的头顶,像他以前漠视自己一样,漠视他!碾碎他最后的骄傲!

  但是很快敖烈清醒下来,方北山既然连逆鳞扳指都舍得卖,一定是遇到无法解决的困境,急需钱财,自己倒是可以压价。

  以前你把逆鳞扳指当宝贝,十万两银子借我两天都不肯,现在急需钱财,想卖给我,那就要看我的心情了。

  敖烈脸色恢复正常,正准备压榨方北山,方北山接下来的话打碎了他所有的想法。

  “联系你的侄子敖东,我知道他也渴望我的逆鳞扳指,你们只有一次出价机会,如果不能让我满意,我不会卖掉逆鳞扳指,我会重新成为龙血战士,赚取大量财富。”方北山抿了一口茶,笑着说道:“听说青螭禁军大统领待遇丰厚,我很心动。我想,如果我向部落申请当青螭禁军大统领,带领三位统领和三千青螭兄弟外出征战,以我的实力和正直品性,方源老弟会很乐意退位让贤,族老们也会答应我的请求。和你侄子好好商量,再给我一个价钱买我的逆鳞扳指,你只有一次出价机会,敖烈统领!”方北山说着又是端起茶杯开始品茗,还赞叹道:“玉螭王族特供上等花雨茶,外界难得一见,敖烈统领这都能弄到,和玉螭王族关系真亲密。我方北山还没品尝过如此极品,今天好好品尝。我不急,你慢慢考虑,敖烈统领,别考虑不当,弄得自己不好过。”

  方北山故意把正直品性和敖烈统领八个字咬得很重。

  方北山在威胁我!

  敖烈看着坐在那里享受花雨茶的方北山,立刻觉得有问题。他眼珠急转,仔细分析一切。

  这方北山陷入困境需要大量钱财,来找自己卖逆鳞扳指,但是他竟然告诉自己如果自己不给他满意的价格,他就要重新成为龙血战士,还要当青螭禁军大统领!以他方北山的名望实力,就是去玉螭城当玉螭龙卫统领都绰绰有余,他竟然要当青螭部落青螭禁军大统领。

  虽然现在的青螭大统领是族长方源,但是方北山要当青螭大统领,除了自己和敖氏亲信会反对!别说族老,就是方源自己,都会很乐意让位!

  自己平日利用职权,不为部落征战,反而谋取私利,但是因为自己是玉螭王族敖氏在青螭部落扶持的势力代表,部落顾忌,不敢动自己,怕破坏两族微妙平衡。自己能够逍遥自在。

  但是让方北山当了青螭大统领,骑在自己头上,以他那种暴烈忠义的性格,毫无顾忌,自己还有好下场?说不定哪天就被强行指派执行危险任务被弄死。自己死了,玉螭敖氏在青螭部落的势力就没有任何武力保障,迟早完蛋!玉螭敖氏也不会为了自己一个平庸龙将追究逆鳞勇士的罪过!

  这方北山是要我拿出买命钱,买我和大哥整个敖氏家族的性命!卖逆鳞扳指只是一个幌子!

  这下敖烈顿时想明白了利害关系,不由得冒出一阵阵冷汗!

  不过这方北山什么时候心机如此深沉了?

  敖烈看向方北山,方北山依旧在自顾自品茶。

  敖烈咬咬牙,拿出传音石,开始联系侄子敖东。敖东激活玉螭五爪上等血脉,被他的外公敖庭更加宠溺,确立为玉螭敖氏一支未来的继承者之一,现在他才是青螭部落这边最有分量的人

  半个小时后,方北山强行留下逆鳞扳指,脸上似笑非笑,拿着一枚装满了五百万两银子的须弥戒走出敖烈府邸。

  慎儿的修行钱财有保障了,就是我的逆鳞扳指,希望珂珂能给我拿回来吧。

  方北山心情复杂。

  而敖烈则是坐在椅子中,一脸阴沉,把玩着逆鳞扳指。

  这方北山明明就是拿逆鳞扳指当幌子,来敲诈自己,为什么还要把逆鳞扳指留下?难道我误会了,其实他并没有什么心机,真的是要卖逆鳞扳指?

  敖烈陷入了沉思。

  过了许久,敖烈眉头舒展开来。

  管他的,反正逆鳞扳指,飞行特权到手了!

  别说自己,就是敖东也迫不及待想要在部落尝试飞行了,只要讨好了敖东,教训方北山,损失一些银子也不心疼,大不了自己多从青螭禁军克扣俸禄弥补。还是先去感受一下在部落上空飞行的感觉!

  敖烈永远想不到方北山只是按照罗珂的指点在做,他更不会想到,逆鳞扳指留下,也是罗珂特意交代。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