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章龙将级战斗

作者:盟约更新时间:2017-08-06 23:30:32
  天还未大亮,方慎就已经到了演武场。

  这时候演武场已经来了不少人。

  有资格到演武场修行的,年龄不能超过二十五岁,修为要达到龙人级。能够在二十五岁之前达到这个修为,不是家境富裕,就是自身天赋好,修行刻苦。而家境好的人,也不屑于到部落演武场和大家一起修行,他们自己家就有更好的修行场地,聘请了私人教习,拥有完善的配套修行设施。所以在演武场修行的大多是家境不好而又刻苦的天才,这样的人自然每天都很珍惜演武场修行的时间,到的很早。

  方慎也是多亏了母亲前两年向外公求情,给父亲谋了一个分会长的小头目级别职位,家里情况才渐渐好起来,但是也仅仅是能满足方慎的日常修行部分需要,方慎每天还是要到演武场,借助演武场的一些珍贵设施修行。

  而放言今天要来演武场找方慎麻烦的敖东,就是一名富家子弟。他的母亲敖月琴是王族部落,玉螭部落三大姓氏之一的敖氏宗主敖庭的女儿,依靠这层关系,无论是地位财富,他们家在青螭部落都是最顶尖的。

  敖东一次闲逛到演武场,当着方慎的面调戏方慎的未婚妻罗珂,差点被方慎打断五肢,躺了半个月下不了床,从此敖东就记恨上方慎。奈何方慎是青年一代第一人,被称为逆鳞龙子,父亲方北山又是大名鼎鼎的逆鳞勇士,实力稳居青螭部落第一,虽然地位财富远不如敖东家,但是父子两人实力超出他们家太多,敖东平日里也只有躲着方慎,不敢来演武场。

  方慎走进了演武场,宽阔的演武场分成了力量训练区,速度训练区,身体强度训练区,意志训练区等几个区域。这种简明有效的划分,还是当年的小罗珂提出来的。

  想到罗珂,方慎心里一阵阵温暖,升起无尽思念,有半年没有见过这个小妮子,也不知道她外出修行过得怎么样,今天加把劲,快点结束修行,去接她回来。

  “方慎早啊。”

  “延山大哥早。”

  “方慎早。”

  “敖礼早。”

  方慎一边想着一边朝着力量训练区域走去,一路上和前来修行的族人打着招呼。

  “方慎,你今天来得晚了些。”方慎刚刚走进力量训练区域,一名身材魁梧,浑身汗水的大汉提着一对石锁,走了过来打招呼。“今天小心点,修行的时候别太狠,敖东他也要到演武场,你留些力气也好防备他乱来。”

  “昨天晚上有点兴奋,没睡好,今天起晚了。至于敖东,温室花朵,激发了血脉我也不怕。”方慎笑着回应。

  方寒也是点点头:“知道你厉害,十四岁斩杀小妖的天才,现在敖东最多和你差不多,你小心些他也不能拿你怎么样。”

  方慎没有反驳,看了一眼大汉手中的石锁,眉头一挑,说道:“方寒大哥昨天激活了上等血脉?力量大增,都开始练两千五百斤的石锁了。”

  方寒眉开眼笑,回应道:“总算是通过龙血测试,运气好,激活了青螭龙脊血脉,一下子增加了大概一千斤力量,现在老哥的力量爆发总算能勉强压你一头了。你小子血脉都没有激发,一只手臂就有接近两千斤力气,不知道你是怎么练的。”

  “哈哈,方寒大哥激发上等血脉,自然实力大增。”方慎笑道,看着有些小得意的方寒。自己专门修行肉身法门,不练血脉,一只手平举三千斤石锁能围着自家演武场跑五十圈,力量爆发上个月就达到一万斤两千斤,老哥你还差得远。但是方寒激发血脉正在兴头,自己也不好扫兴,实力这种东西,自己知道就好,没必要显摆。

  “上等血脉没错,就是和敖东那混账的玉螭五爪血脉比差了一些。”方寒说着吐了一口口水:“整天游手好闲的东西,也能激发玉螭五爪血脉,我估计冰山方婷都没这小子运气好。”

  “方婷?”方慎有些好奇:“她激活了什么血脉?”

  “哈哈,我可不敢招惹大冰山,你小子想知道自己去问。”方寒冲着不远处的一道倩影挤眉弄眼:“人长得火爆性感,家境也好,要不是她那个族长父亲要求她和我们一起修行,估计她对我们都是不屑一顾。但是她在意你,你去问她准会回答你。”

  方慎摇摇头,他知道自己和方婷的关系,一次外出修行她被一头小妖追杀,自己路过救了她,这小女孩心存好感,就经常缠着自己,这也是自己后来和敖东关系越来越恶劣的重要原因,敖东一直在追求方婷,但是方婷很厌恶他。自己有罗珂了,还是不要和方婷走得太近。罗珂有句话说得好,红颜祸水。

  “你呀,惦记着你的罗珂小媳妇对吧?”方寒笑道:“哎,你看,方婷走过来了,肯定是来找你的。大冰山生人勿近,我先走了。”方寒说着一脸坏笑着离开了。

  方慎抬头一看,眼前站了一名一身火红紧身衣,身材高挑,一头红色头发的火辣少女,不正是方婷么?

  “方慎哥哥,你昨天为什么不参加龙血测试,你都十七岁了,再过一年你就无法激发血脉。就算你想厚积薄发,激发顶级血脉,那也不能太冒险,明年你要是无法激发血脉,你怎么办?”方婷气呼呼地盯着方慎。

  方慎有些感动,也有些头疼,我怎么和你解释?还厚积薄发,我单臂力量超过一万两千斤,是寻常龙人级龙血战士的五六倍,这厚积得都快不用发了,实在是父亲不让我参加龙血测试,我又打不过他,我能怎么办?

  于是方慎使出杀手锏,伸出手,揉了揉方婷的头发:“小孩子别问大人的事情,一边玩去。”

  “他是无法激发血脉,怕参加龙血测试丢人。”

  一道刺耳声音突然响起。

  一名身披月狼皮毛大衣的少年,背后跟着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走了过来。

  方慎略带玩味地看着敖东,这也是罗珂教他的,打人之前不要穷凶恶煞,要懂套路,扮猪吃虎,才有爽感。至于什么是套路,扮猪吃虎,方慎不知道,不过罗珂教自己的没错,每次自己一脸笑意,看着敖东气急败坏地找自己麻烦,然后被自己教训,总是很开心。

  “敖东看到你我就烦,你给我滚远点。”方婷柳眉微皱,指着敖东,不客气地说道。

  敖东堆出一副笑脸:“婷婷,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

  方婷却是一把将方慎的手臂抱在胸口,说道:“住口,婷婷不是你叫的,离我远点,你激发了玉螭五爪血脉,实力大增,但是我可不怕你。”

  方婷说着贴在方慎耳边悄悄说道:“方慎哥哥我们走,敖东激发了玉螭五爪血脉,你别和他硬碰,我保护你。”

  方婷说完又抬起头,将方慎的手臂搂紧:“方慎哥哥我们走。”

  方慎脸上风轻云淡,跟着方婷朝着速度训练区走去,心中直乐,你这小丫头,我哪里用得着你保护我。

  两人看似亲密地离开,敖东在一旁看得心头满是怒火。

  “站住!”敖东一声怒吼,顿时引来了不少人关注,方慎也停下脚步,挣脱方婷的手,看着敖东。

  众人看到敖东,皆是露出厌恶的表情。

  敖东行事霸道乖张,自然惹得众人不喜。刚才他走到演武场,大家也就当做视而不见,但是他在演武场大吼大叫,打扰他人修行,这就引来众怒了。

  “又是这败类,来演武场生事。”

  “吼什么,以为演武场是他家的,想吼回自己家去。”

  “被方慎大哥教训才多久,又来惹事,不长教训。”

  这些家境贫穷的天才,对敖东这种为富不仁的纨绔子弟没什么好感。

  敖东听得面红耳赤,尤其是被人提到他被方慎教训,更是怒火冲天。那是他被打得最惨的一次,当着演武场所有人的面,方慎发疯了一般将他打成重伤,甚至连自己的命根子都差点被他打断,要不是演武场教习担心方慎杀了自己,阻止方慎,自己可能会被方慎活活打死。

  两人仇怨,实在太大。

  “方慎,今天我就是来找你报仇的,你上次当着众人的面欺辱我,让我尊严扫地,你实力强大,我打不过你。但是现在我激发玉螭血脉,上次你给我的凌辱,我都要还给你!”

  “不要脸!当着方慎大哥的面调戏他的未婚妻,你还说人家欺辱你,让你尊严扫地,说得你这种人渣好像有尊严一样。要是我,早把你打死了,还会留你一条性命,活着浪费粮食。”方婷反驳道。

  哈哈

  众人也是笑了起来,方婷这话太毒了。

  方慎也是一脸意外地看着方婷,这小女孩几天没接触怎么舌头这么厉害了?

  “方婷,我不和你争论。”敖东强忍住怒火,冲着方慎说道:“方慎,你要是个男人,就别躲在女人后面,有本事和我单挑。”

  “方慎哥哥,别听他的,他就是要激将你。”方婷拉着方慎。

  方慎却是将方婷的手推开,走上前,笑道:“其实我不想打你的,但是你说我躲在女人背后,我就不得不打你一次。让你知道,即使你激发血脉,也不是我的对手。说吧,你想怎么和我单挑,是让我把你按在地上打一顿,还是你自己躺在地上让我打一顿?”

  敖东咬牙切齿地说道:“方慎你别猖狂,我让你知道我血脉的厉害。”

  说着敖东双手双脚覆盖一层白玉鳞片,胸前更是伸出一只白玉爪子,一股压抑血腥的气息传来。敖东右腿轻轻往前踏了一步,轰隆一声,整个演武场一阵晃动,青石板从敖东脚下裂开无数条裂缝。

  围观众人不由得倒抽凉气。

  演武场专用的青石板,别说修行的子弟们,就是演武场教习们教导众人,也不会将青石板打破。虽然教习们教导众人,不是全力施展,但是能打破青石板,这种实力,在青年子弟,已经堪称无敌了。

  方婷脸色苍白,低声说道:“方慎哥哥,你快跑吧,敖东今天实力太诡异强大了。”

  方慎也是脸色凝重,踏破青石板,他能做到,但是绝对没有这样轻松。这敖东什么时候这么强大了?

  但是方慎却没有丝毫要逃跑的想法,敖东虽然强,但是自己也不弱。他就是个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公子哥,自己锤炼肉身,斩杀无数小妖,论生死搏杀,敖东是拍马不及。方慎将方婷一把推开,身子微微下蹲,盯着敖东。

  敖东狰狞笑着:“玉螭是螭吻龙族的王族,第五爪又是龙族最为恐怖的血脉神通之一,两者结合形成玉螭五爪血脉,威力无穷。我为了找你报仇,更是向母亲求取一颗玉螭龙将丹,服用之后,一夜晋级为龙将,实力大增。方慎,今天你死定了!”

  说着敖东双腿一瞪,地面一阵晃动,冲向方慎。

  方慎也是双手握拳,冲向敖东。

  他没有躲闪,对着拥有龙将实力的敖东冲了上去!

  龙将!

  众人皆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激发血脉,化龙池洗礼成为龙人,沟通天地法力,一般族人需要多年苦修才能更进一步,成为龙将。

  龙人,龙将乃至强大无敌的龙王,这就是青螭部落族人知道的修为划分。每一阶之间实力差别都是几倍增长。初入龙人境界的族人,和巅峰龙将,实力更是有数十倍差距。

  青螭部落,修成龙王境界的,只有血脉返祖,化出青螭五爪的逆鳞勇士,方慎的父亲方北山。

  其余族人,包括青螭禁军三大统领,都只是龙将。敖东竟然一夜修成龙将,实力提升几倍,实在是匪夷所思。

  众人看向方慎的目光带了惊恐惋惜。

  方慎连血脉都没有激发,即使依靠锤炼肉身,达到龙人级,能够斩杀小妖,但是和龙将之间,仍然有巨大差距,而且敖东还拥有玉螭五爪血脉,能够动用玉螭五爪这样的杀伐神通。

  方慎竟然不跑,而是选择与敖东硬碰硬,后果不敢想象。

  方婷已经转身准备去找教习前来解救方慎。

  轰!

  两人刚刚接触,就传来一声巨响,无数块碎裂的青石从两人交战中心炸裂开来,烟尘弥漫,将两人包裹。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