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105、去探病?

作者:凤轻更新时间:2019-12-03 09:31:45
  楚凌一直到后半夜才终于润州边界上一处荒废的村落里找到了明诺兄妹俩。这年头这样荒废的村落很常见,很多人或许藏不下但是只藏两三个人却很方便。

  楚凌循着地上的痕迹走进去,还没进门里面就一道劲风扫了过来。

  “是我!”楚凌沉声道。

  扫向她的力道在她跟前生生地停住了,明诺从暗处走了出来。比起早上分别的时候明诺看起来狼狈了许多,见到楚凌也有些吃惊,“凌公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楚凌翻了个白眼,问道:“你们城主还活着么?”

  明诺愣了愣,大约是从来没见过对晏翎这么不客气的人。楚凌却有些不耐烦了,找了一天一夜的人她的心情和耐心都被消磨的差不多了,“发什么呆?你们城主呢?”

  明诺脸色变了变,道:“城主和我们分开了。”

  楚凌微微眯眼,道:“什么意思?”

  明诺似乎也察觉到了楚凌的怒气,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面色多了几分惭愧,道:“城主说…拓跋兴业是为了抓他,只要我们分开走,那些貊族人自然不会再追得我们那么紧了。”事实上晏翎说得也没错,自从和城主分开之后追在他和萱儿身后的追兵就少了七成,所以他们才能顺利到达润州境内。

  楚凌都要被气傻了,双眸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心平气和地道:“所以,你们让一个身受重伤,据说没有特别的药根本好不了的人去替你们引开了貊族人和拓跋兴业?”其实楚凌很想问,晏翎到底要你们这样的属下干什么?当然也不是说当属下的天生就该替主子去送死,但是…事情也不能这么办吧?

  明诺的头都要垂到胸口了,满脸羞愧地低头道:“萱儿受了重伤,昏迷不醒。我们……”

  楚凌摆摆手道:“得,我也不问你家这妹子是怎么被抓被伤的了,晏翎往哪个方向去了?”

  明诺明白她的意思,连忙道:“城主说他有办法脱险,让我们不要找他。一个找一个反而更危险,等他脱险了会派人传信给我们。让我尽快赶到润州将药配出来,到时候他会派人来取。”

  楚凌蹙眉,思索了一会儿问道:“你确定晏城主真的能从拓跋兴业手里全身而退?”

  明诺点头道:“城主从来不会夸大其词,而且,城主说拓跋兴业在这里待不了两天。找不到人他很快就会回去的,城主还说…如果遇到凌公子的话,就让我转告凌公子,不用担心他,如果有事可以去找…大白。”明诺最后这两个字说得十分犹豫,他自然不知道大白是谁,若不是头天晚上听城主和楚凌说过,他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情急之下听错了城主的吩咐。

  楚凌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罢了。你们应该是要立刻赶去润州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分道扬镳。”

  明诺道:“凌公子接下来打算去哪儿?回新州么?”

  楚凌摇摇头道:“先看看吧。”

  第二天一早,楚凌就跟明诺兄妹俩分手了。明萱昨晚半夜就醒了,只是醒来之后就哭哭啼啼看得楚凌心烦并不想理会她。

  与明诺兄妹俩分手之后楚凌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附近又留了几天。果然两天后拓跋兴业就带着人离开了,直到他离开之后也没有消息说拓跋兴业抓住或者杀了晏翎,楚凌这才放下了心来。

  新州如今依然很乱,楚凌收到凌霄商行的消息说郑洛已经带着黑龙寨的兄弟躲进了深山里,这个冬天过完之前不打算出来了。想着如今回去黑龙寨也是空空荡荡的,楚凌也就懒得赶回去。直接从润州一路慢悠悠地往北走。等她接到桓毓传来的消息,说晏翎平安无事要他放心的时候距离过年已经只有三天时间了,楚凌正置身于距离新州好几百里的翼州城中。

  将客栈掌柜刚刚送来的密信折好投进了旁边的火炉中,楚凌方才叹了口气舒服地倒进了柔软的床铺里。这是翼州城里一处不错的客栈,而这客栈恰好便是君无欢的产业。楚凌原本打算在这里住几天,过完年再说,没想到刚住了两天就收到了桓毓的信,凌霄商行的消息不仅灵通传递的速度也很惊人。

  在床上打了个滚,楚凌觉得有些无聊了。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往常除了执行任务没有办法,她还从没有过过这么孤单的年呢。往常不是在狐狸窝就是回大院里,反正无论在哪儿都是热闹非凡的。如今却孤孤单单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楚凌忍不住吸吸鼻子,有点委屈。

  委屈的血狐想起来桓毓信上说他们在上京,再算计一下上京距离翼州的距离,现在赶过去的话蹭个年夜饭应该没问题吧?顺便看看五环…无欢公子,听说之前跟百里轻鸿打了一架之后一直要死要活的好不了。大家认识一场,去探个病还是可以的嘛。

  心动不如行动,既然想到了此处楚凌立刻就从床上一跃而起开始打包行李了。完全没有考虑桓毓根本没告诉她他们住在京城什么地方。当然了,这点小事也是难不住狐狸窝的扛把子的。

  翼州在上京和新州之间,面积辽阔,从翼州城到上京大约三四百里,所以楚凌要在过年之前赶到上京时间还是挺赶的。为了赶路,楚凌将自己装扮成了一个貊族少年,如此一来骑着马走在官道上也不会惹人怀疑了,只要避开一些重要的关口就可以了。

  果然,一路上大多数人中原人只看她那一身装扮就直接退避三舍了。而貊族人看着他身上一看就简直不菲的服饰和骏马,也觉得这是上京城中那个贵族家的小公子,多半也不敢招惹。极少数真的不长眼的,也都被楚凌给处理了。

  一路上快马加鞭,第三天中午就已经到了距离上京不到三十里的地方。

  楚凌拉住了缰绳看着前方的道路思索着,这身行头还有马儿都得换下来了。他仗着貊族人口稀少制度不全一路上假装貊族人没人发现。但是穿着这身衣服进城去绝对是自找麻烦,得先找个地方换一身行装才行。

  正在楚凌思索着去哪儿找个地方换衣服的时候,听到远处传来呼救声。

  不是中原人,而是貊族人呼救的声音。

  ------题外话------

  看到有亲们对晏城主救明萱有些不满哈,这个是没办法不可能不救啊,这不是救一个女人而是救一个自己人,自己属下的亲妹妹。能救不救,手下的人不敢说该怎么想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