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14章 剑棋大阵!!

作者:执笔更新时间:2019-12-03 09:36:20
  苍皇山之战,不说精彩万分,但确实惊呆了众人的眼球。

  在此战来临之前,龙市大大小小的声音,都是不看好秦墨,甚至很多希望秦墨死的人,扬言魏大师会在三招之内,击杀秦墨。

  但魏尘,已经施展了数十招,却一一被秦墨破解。

  魏尘贵为南府坐镇大师,哪怕在南府都有着极高的地位,府主都要尊称他的一声魏大师,人们看好魏尘,也并非没有道理的,可秦墨着实让众人开了眼界。

  “魏大师所有的招式,都被秦墨化解了……”

  “秦……秦先生竟是能媲美武道大师的人物!”

  人们惊愣的看着,哪怕不懂武道的人,也看出秦墨现在逐渐占据上风,见魏尘猛然间停了手,众人很是好奇,难道魏尘大师要认输了?

  “老夫纵横华海数十载,见过无数天赋异禀之辈,但今日,老夫见到你,才感叹天赋之强大,不愧是能杀了少府主的人,老夫敬重你。”魏尘冷然的看着秦墨,淡淡的说道。

  南府从来不缺天才,尤其像秦墨这个年纪,能进入南府的人,都是华海省天赋惊艳的少年,魏尘见惯了天才,但当他看到秦墨,却也不得不感叹,天才之强大,绝非常人可比。

  “天才?”秦墨好笑的看着他,如同看一只井底之蛙一样。

  若自己这样算是天才,龙爷爷又算是什么?龙爷爷早在自己这个年纪,就已是突破炼气的剑道宗师,秦墨从不觉得自己是天才,一切的一切,不过都是当初在间荒刻苦训练而来的。

  看清魏尘的拳路,可能只需几秒时间,但若想达到这样的功力,却是十几年来的勤学苦练所慢慢锻造的。

  “可惜啊!”魏尘长叹一声,仰望天空,“繁星明亮之时,必须灭之,只怕有一天,繁星敢于皓月争辉!”

  “秦墨,老夫我三天前便来此,特意给你准备一份厚礼,今日,我就将这厚礼送给你!”

  “剑棋大阵!”

  只见魏尘猛地一掌击于地面,却感觉整个山峰间都在震颤连连!

  余震扩散到山脚下,很多人都惊慌的摔倒在地,人们互相搀扶着,惊恐的抬头看向苍皇山顶,却见苍皇山顶上,十几个屹立山顶的剑碑,竟散发出耀眼的蓝光,笼罩在整个苍皇山上,光芒覆盖了晚霞,照亮整个苍皇山的上空!

  “魏大师……这……这三天来……原来一直在布置大阵!”

  “秦墨,他怕是死路一条了!”

  “太……太恐怖了,这就是武道大师的力量吗?”

  山脚下,人们彻底看呆了,茂卫等人神情激动,他还依稀记得魏大师和自己说过的话,如果使用这些剑碑,魏大师有十成的把握杀了秦墨!

  琴陌寒呆呆的望着苍皇山顶,她努力想要去寻找秦墨的身影,但却怎么也找不到秦墨的影子,突然,琴陌寒的心在痛,很疼很疼,这一刻,看不到秦墨的身影,她没想到自己会如此的慌张。

  “单凭这些光芒,能杀得死秦墨吗?”

  “魏大师到底有没有把握。”

  还有很多不懂得人,不由发出质疑来,他们虽被剑碑发出的光芒所震撼到了,但他们并不能看出这个剑碑到底有多厉害。

  “无知。”

  只听人群里,传来一声不屑,人们不由回头看去,正是魏尘的另一个徒弟,秋不凡,只见秋不凡肃然的看着苍皇山顶,眼里满满的虔诚恭敬,就像是在膜拜一尊神邸一样,看着自己的师父。

  “当年,师父被一位仙人指点,仙人传授给师父此大阵,名为剑棋大阵!也正是此大阵,师父凭借它,进入南府,晋级为武道大师,受到华海武道尊重,若说蒙尘拳法,是师父的成名绝技。”

  “这剑棋大阵,就是师父能够在华海武道之巅,立足的资本!”

  “此大阵起,秦墨必死无疑!”

  仙人?

  人们听得目瞪口呆,秋不凡说的虽很严肃,但众人却总感到有些卖弄的成分,但紧接着,秋不凡接下来的话,令众人不敢再质疑。

  秋不凡说道,“师父凭借此阵,曾与南府府主宇萧极打的难舍难分,因此受到府主的赏识,怎轮得着你们这些臭鱼烂虾来质疑?”

  南府府主,宇萧极?

  人们惊愣在原地,宇萧极可是南府的掌舵人,宇家的家主!

  相传,宇萧极的实力到达了武道宗师的地步!

  武道宗师,完全凌驾于武道大师之上,若说大师,可以自创武学,那么武道宗师,就可以开宗立派,自成武学体系,放眼华海省,武道宗师凤毛麟角,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之所以,宇萧极的儿子死于秦墨之手,宇萧极自己却不出手,是因为,到达武道宗师的地步,都是一个家族的坐镇强者,不会屈尊来灭一鼠辈。

  “这……这阵法竟这么厉害!”

  “能和武道宗师平分秋色的剑阵,秦墨定会死在其中。”

  人们期待的看着,有了秋不凡的一番话,就像一剂强心针一样,打在茂卫等人心头,令众人都放下心来,看来,再怎么说,秦墨都不是武道大师的对手。

  魏尘站在剑阵之中,淡然笑着,看着这剑阵,就像在欣赏艺术品一样,他此生,与这剑阵荣辱共存,正是这一招,带给了他无限的地位和利益。

  “你能死于剑棋大阵之下,也算是你的福分。”魏尘傲然的笑道。

  秦墨的目光却呆滞了,望着这个剑阵,一时间脑袋有些混乱,他想到些什么,可是过去太久,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魏尘可不会给他考虑的时间,只见地下石碑,猛然拔起,八尺高的剑碑,如一道闪电般,像秦墨雷霆般击来。

  每一石碑,都有着山呼海啸的力道,每一把剑碑拔起,就能感觉整个苍皇山都在颤粟,感觉四周的大地都在摇曳,人们惊恐的看着巨大的剑碑,带着满满的敬畏之色,哪怕他们位于山脚下,都感受到了剑碑强大的压迫。

  “秦先生……凶多吉少啊!”人群中的许飞翔,很是紧张,他好不容易看到一位绝世的总教官,眼看着就要毁于魏尘之手了。

  许成无奈的摇摇头,“爷爷,别看了,秦先生怕是命丧于此了。”秦墨已经带给众人足够多的惊讶了,他能和魏尘打的有来有回,已算给人最大的惊喜,但奈何,他和魏尘的实力终归相差许多。

  尤其,魏尘为了灭杀秦墨,提前三天来到苍皇山,布置下剑棋大阵,秦墨死的倒也不冤。

  许飞翔神情里满是悲伤,在孙子的搀扶下,转身离开了苍皇山,既然结果已经预料,就没必要再看了。

  “那是什么!”就在许飞翔转身离开之际,余光突然看见秦墨一把抓住剑碑,竟将数百斤重的剑碑,单手论了起来。

  恐怖至极的力道!

  人们完全愕然了,一向冷漠的琴陌寒,她的神情都变得惊讶了,震惊的捂住小嘴的,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墨。

  怪物!秦墨就是怪物!

  魏尘得意的神情,愣在哪里,呆呆的望着秦墨,他彻底石化了,秦墨这丫的根本不是人!

  就见秦墨举起剑碑,猛然间挥向飞来的剑碑,只听轰隆一声,苍皇山林摇曳不止,剑碑相撞,发出巨大的破坏力,轰然间,剑碑成了一堆细小的石头,密密麻麻的从山顶上落了下来。

  人们急忙捂住脑袋,深怕被这些小石子砸到,苍皇山周围,好似下起了石雨,好不壮观!

  一把剑碑、两把剑碑……

  “剑棋大阵,十八剑碑相生相克,九把代表白棋,九把代表黑棋,白棋杀来,举黑棋灭之,黑棋杀来,举白棋灭之,此阵,便可破了。”秦墨淡笑着,云淡风轻间,轻松的破解了剑棋大阵。

  魏尘呆愣的看着秦墨,宛若一个痴呆儿。

  这剑棋大阵,几十年来都无人能破解,哪怕当初南府府主宇萧极,也只是与剑棋大阵五五开而已,但现在,却被秦墨轻而易举的破解了。

  很快,秦墨毁掉剑碑,只留下一堆石渣在地面。

  山脚下,鸦雀无声,茂卫面如死灰,华兴带着他的啦啦队没了声响,现在能笑出来的,也只有琴陌寒、百鑫、泰行安这几个人了。

  剑棋大阵,威力憾山!

  人们原本以为,秦墨定然承受不住剑棋大阵的威力,但没想到,秦墨竟轻而易举的破解了,今天一战,好似一切都在秦墨掌控之中,魏尘宛若秦墨手中的棋子一样,任秦墨摆布。

  “不是说有了这剑阵,魏大师就有十成把握吗?”茂卫都快哭了,魏尘若败于秦墨,他的利益也会受到损害,琴家入驻龙市,对茂家可是不小的冲击。

  秋不凡和虎天啸收拾行李,已经准备跑了,虎天啸俨然又疯了,“这秦墨不是人……不是人……”他再次被秦墨刺激到神经,又成了疯疯癫癫的样子。

  人们仰望着秦墨,他们恨秦墨,却不敢说话,实力,永远是让人闭嘴的最好方法。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魏尘苦涩的看着他。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