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九百章 战后

作者:知白更新时间:2019-12-03 09:37:38
  晚饭的的时候,陛下和所有将军们同饮了一杯酒,只一杯,因为大战未停,敌人尚在眼前,可是酒一共满了两杯,第一杯酒皇帝带着所有将军们将酒泼洒于地,祭奠所有在这一战中阵亡的英灵。

  “你们觉得,这一战还可再向北攻吗?”

  皇帝问。

  武新宇垂首:“陛下,以士气看,还可攻,以局势看,不能攻了。”

  大帐里,很多人憋着一口气继续往北打,甚至想着一口气打到黑武都城去的人也不在少数,听到大将军说不能再往北打了,他们全都看向武新宇,想着继续打的人,大部分都不会理解武新宇的担忧。

  还有觉得武新宇锐意不足,已经累了,也怕了。

  皇帝看向孟长安:“你觉得呢?”

  孟长安道:“大将军尸体还在敌人手中。”

  皇帝眼神里闪过一抹悲伤。

  “是啊……他的尸体还在黑武人手里。”

  为了让他安全脱离战场,两万刀兵齐赴死,何止是大将军裴亭山的尸体在那些黑武人手中,还有那么多弟兄们的尸体也在。

  “刚刚黑武国师心奉月派人送来消息。”

  皇帝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他派人来说,只要朕答应退兵,交还已经打下来的黑武国土,他们就把大将军裴亭山的尸体送回来,也把两万刀兵的尸体送回来。”

  “心奉月放肆!”

  来自西北唐家的将军怒道:“他若敢欺辱大将军尸体,臣愿率军再攻!”

  “不只是朕的那些勇士们的遗体,还有别古城里被困住的数万将士,他们还活着。”

  皇帝看向沈冷,沈冷垂首:“让他们放别古城的兄弟们出来,归还刀兵所有人的遗体,我们就不再北攻。”

  皇帝点了点头:“战与不战,先要把勇士们接回来,活着的,战死的,都得接回来。”

  武新宇抱拳:“臣带兵向北施压。”

  “好。”

  皇帝沉思片刻,看向草原上来的领兵将军哲别:“你带着草原上的勇士,往西北方向移动,做出要合围的架势来,逼迫心奉月低头。”

  “臣遵旨!”

  哲别抱拳垂首:“臣回去之后,就带着骑兵向西北迂回。”

  皇帝嗯了一声:“孟长安,你带着人马往东北方向迂回。”

  “孟长安抱拳垂首:“臣遵旨。”

  皇帝道:“我只给了心奉月三天时间,三天,一是为了将士们好好歇歇,二是给心奉月思考的时间,朕让心奉月派来的人回去告诉他,三天之后如果朕还见不到他的诚意,朕会下令全军向北猛攻,他不愿意还回来,朕就抢回来。”

  说完这句话后皇帝起身,活动了一下双臂:“派人回长安。”

  武新宇他们互相看了看,其实都知道陛下在担心什么。

  “臣破野鹿原之后,已经派人回长安,沿途鸣锣报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千里加急,一个月后消息就能到长安。”

  “再派,每天派三批人,不停的往回赶,让长安日日都闻凯歌。”

  皇帝沉默下来,所有人也跟着沉默下来。

  就算皇帝没有明说什么,可每个人都很清楚这样的安排是为了什么。

  陛下以命博国运,可是长安城里或许有人也在以国博个人之运,然而皇帝博的是大宁万事无忧,某些人博的是大宁风雨飘摇。

  “都回去吧。”

  皇帝的语气有些低沉,大将军裴亭山的死对陛下的打击很大,那是他的兄弟。

  “三路大军只施压,不进攻,给心奉月三天时间。”

  皇帝重新坐下来,脸上的疲倦让人心疼。

  “沈冷留下。”

  “是!”

  沈冷俯身。

  除了沈冷之外所有人都退出大帐,这大帐里就只剩下君臣二人。

  “你蠢不蠢?”

  皇帝看向沈冷:“若是黑武人没有上当,你会死于乱军之中。”

  沈冷嘿嘿笑了笑:“臣不蠢,黑武人急了眼,他们不会放弃任何机会。”

  皇帝指了指自己身边,沈冷随即过来站在不远处。

  “坐下。”

  皇帝拍了拍身边的凳子:“挨着朕坐下。”

  沈冷欠着屁股坐下来,不敢坐实。

  “朕在想着,这次大胜之后班师回朝,应该做些什么以奖励活着的有功之臣,以告慰已战死的将士,刚刚想了一些,先和你商量一下,你看朕想的有什么纰漏,你来补充。”

  “臣遵旨。”

  “不要那么拘束,你坐踏实。”

  “臣遵旨。”

  皇帝看了沈冷一眼,心里越发的心疼,自己的儿子都不敢在自己面前坐的踏踏实实,那谨慎的样子,应该就是他小时候小心翼翼的样子吧。

  “朕想着,回去之后开大典,一为庆祝北征大胜,夺数千里之地,这些地方曾都是中原的土地,楚人丢的,朕拿回来了……二为祭奠所有战死将士之英灵,朕打算在长安建一座英灵园,供奉所有战死将士的牌位,不封禁,开园门,让英灵们接受长安城乃至于天下百姓的祭奠。”

  “臣觉得可行。”

  “所有战死的将士们,朕都会厚厚的封赏,可人不在了,只能是告慰他们的家人,这件事光兵部抚军司做不够,朕打算让内阁的人领头去做,以内阁大学士领头去转转,去和死难者的家属聊聊……朕亏欠他们的,大宁亏欠他们的,不只是现在的大宁,以后的大宁也亏欠他们的。”

  皇帝再次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朕胜了,可朕心疼。”

  沈冷低着头,他也心疼。

  “刀兵和水师损失最大,朕也最心疼。”

  皇帝的视线满是伤感。

  东疆刀兵打没了一大半,沈冷的巡海水师战兵打没了三分之二。

  大帐里沉默下来,很长时间的沉默。

  “回去之后,朕给你放一段时间的假,若是你有空,也多去那些战死将士们的家里看看,他们把你当家人。”

  “臣,知道。”

  皇帝第三次重重的吐气,可是心里依然难以平复。

  “朕打算让孟长安重建东疆刀兵,去做东疆大将军,你以为如何?”

  “他可胜任。”

  “嗯,朕也知道他可胜任,你呢?”

  皇帝看向沈冷:“你自己想过没有,你应该得到什么?”

  沈冷一怔,摇头:“臣没有想过。”

  皇帝心里再次紧了一下……对于应该得到什么样的奖赏沈冷什么都没有想过。

  “东疆大将军是正二品,裴亭山不一样,所以他是正一品,孟长安升任东疆大将军后也是正二品了。”

  皇帝看向沈冷:“朕想着,你也升正二品。”

  沈冷起身,一拜:“谢陛下!”

  “朕应该谢谢你,谢谢所有将士们。”

  皇帝摇头:“出力最少的,是朕。”

  沈冷要说些什么却被皇帝阻止,皇帝让他坐下来:“告慰英灵是其一,奖赏有功之臣是其二,朕想着,总得给他们不一样的殊荣,因为他们创造了大宁立国以来都不曾有过的荣耀……仅仅是升官加爵,仅仅是赏赐金银,朕觉得不足以对得起他们。”

  “所以朕打算回去之后,开大宁之先河,评选诸军十大战将,皆授予诸国之勋。”

  皇帝沉默了一下,看向沈冷:“有件事还没有通传全军,武新宇来的时候告诉朕,在东疆的水师向北进军的时候,遭遇到了桑国人的大批战舰,桑国人接到了黑武的国书请求他们袭击大宁以策应北疆黑武人反攻,桑国人居然真的来了,海沙率军击溃桑国水师,杀敌两万余,逼迫残敌逃回桑国。”

  沈冷眼神一凛,陛下以前就说过,桑国人狼子野心,不能留。

  现在看来,等到过两年大宁从北征之战中恢复过来,也稳定了打下来的这数千里山河,那么下一战就一定是远征桑国。

  “所以朕还不能把你调离水师,等打完桑国之后吧。”

  皇帝道:“你的水师损失太大需重建,这两年你就安安心心的训练新兵。”

  “臣遵旨。”

  “朕已经想好了,海沙调赴到北疆来,你就在东疆训练水师,海沙的人和船都给你,有你和孟长安都在东疆,桑国以及渤海余孽就不敢放肆。”

  皇帝倒了一杯茶递给沈冷,沈冷连忙双手接过来。

  皇帝起身,走到大帐门口看着满天星辰。

  “北疆新得之地,最少可设四道,很多人都要留守在这,而且需百战老兵方可镇得住黑武的反扑,所以……这次北征大军半数以上要长期在此驻守,你水师之中也要择选将领留下,你不要心疼,这也是为他们好,留在你身边升迁机会不如留在北疆,朕的封赏也能更大一些。”

  “臣,知道。”

  “你军中王阔海,骁勇善战,留任北疆一卫战兵将军,当可胜任。”

  “是。”

  “你水师副提督王根栋,老成持重,做事稳妥,也可留任北疆一卫战兵将军。”

  “是。”

  “朕知道你会有诸多不舍,可你也应明白,把他们留任战兵将军,是朕偏心。”

  北征大军近百万,那些将领们个个都有战功,将来两道的战兵将军都是沈冷部下,这已经是皇帝最大的偏心,沈冷如何能不懂?

  皇帝负手而立。

  “朕……还有一个想法。”

  皇帝没有回头,也没有说出来。

  这个想法是对沈冷的,得等到回长安之后再说。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