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04章 罪与罚四

作者:半步猜更新时间:2019-11-10 18:29:33
  休庭的十分钟弹指即逝。

  言战刚坐下来没多久,就有人敲门进休息室通知道:“电路出现故障。要再休庭半小时。抱歉。”

  进来通知的庭警看了一眼言战,这还是他头一回见到言战本人,不免有些激动。

  “谢谢,我们知道了。”陈祁东站起来道谢,并挡住了庭警观察言战的视线,庭警这才略显尴尬关上门。

  “呼……她真美。就是太瘦了。不化妆也不错呢。”庭警在门口嘀咕了一句,另外那个去通知王程的庭警也走过来,他边扣腰上的警棍,边问:“你高兴什么呢?”

  “原来言战这么年轻……我可真没想到。”那位还沉浸在惊喜中庭警意外的说。

  “是啊。不过三十岁吧,这么年轻,又这么成功,可惜啊,这下因为这案子,恐怕得坐牢了。”刚才敲开言齐那头休息室的庭警皱皱眉头,“刚才言齐那头好像是有什么争吵,可是我跑去问,他们都说没事。真是怪了。我看言齐那帮人告言战,不是为了正义,是为了钱。”

  这时候,通知原告顾双城的庭警也走过来,看见两个同事在说话,就说:“哎,看着真是让人寒心,母女俩靠在一起。哎。像这种已经过去很多年的儿童性|侵案件,不少都不了了之了,受害的小朋友长大了,也都不愿意说自己那些经历。今年我们法院不是审了几十宗嘛,都是没什么结果。那些犯罪的,恋|童|癖的,都不是好东西。表面上和言战一个样,道貌岸然。”

  “……”他的两外两个同事异口同声的说:“言战是女的。”

  “去。女的又怎么样。把人家孩子弄成那样,给人家造成多大的伤害啊,是毁了一个人一辈子啊。十岁啊,怎么下得去那个黑手。唉。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都该枪毙。”

  “你这么愤慨干什么?”

  “在法院工作这么久,最看不惯,也最看不起这种人!”那名庭警大步向前走去,后面两个庭警想了想,也颇为认同的跟着他走了。

  +++++++++++++++++++++++++半步猜作品+++++++++++++++++++++++++++++++++

  ——陈祁东靠在门边,沈嘉盛坐在言战身旁,连如白把刚才言战对言齐的“施压”全都说给赖伟平听,赖伟平听得很认真,几乎不眨眼睛。

  直至听完,赖伟平才多少找回了一些言战的感觉,对嘛,这才是言战。刚才法庭上顾双城口中的言战,简直不像是言战,听得人头皮发麻。

  小贾使人给言战买了一杯浓浓的黑咖啡,他觉得言战进来之后沉默的太过可怕。

  “言董。咖啡。小心烫。”小贾说。

  “谢谢。不用了。我想喝点水,我有点口干。”言战说。

  这还是第一次小贾揣测错意思,让他产生了一点错觉,感觉是头一天来言战身边上班一样。他立刻转过身,倒了一杯热水,端到言战面前。

  言战抿了一口,又说了声,“谢谢。”

  沈嘉盛让小贾也给他倒了一杯水,他喝了半杯,指了指天花板,指了指地毯,问言战道:“你真的回到这里了吗?”

  言战看向沈嘉盛,真是怪了,每次魂不附体的时候,通常都是毒舌的沈嘉盛第一个戳破窗户纸,她点点头,“我在这里。”

  “你真的回来了,陪着我们每个人?”沈嘉盛摸了一下言战耳机的碎发,“有灰尘。”

  “是的。我回来了。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们。哦不,是你们陪着我。”

  半小时很快就在时针和分针的奋力竞争下走完了。

  最后一次通知下达,三分钟后开庭。

  言战缓慢的站起来,她伸出手去,“我们能像平时一样么?”

  陈祁东摇头,连如白也摇头,沈嘉盛也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不是公事。这是你的私事。你和顾双城之间的私事。我们无法参与。”

  小贾知道言战是想要和他们手叠着手,再一起喊一声加油,就像平时那样。

  言战点头,“好。我们出庭吧。”

  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言战觉得双腿都像是灌了铅,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都很沉重,她加快步伐,在长廊里越走越快,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少步的时候,反而轻快起来,她迅速的进了法庭中,稳稳当当的站在了被告席上。

  言战的出现多少让旁听的那些人有点惊讶,开庭的时候,赖律师不是出示证明说什么言战病重昏迷吗?这会儿怎么又来了?不过看言战的脸色,好像真的是大病过后刚回了点魂,脚步很是虚浮,看来还真是病得不轻。

  有位反恋童人士小声说:“言战还算有诚意,没有顾忌的自己名誉和地位,居然真的就来了。去年那两宗案子里,孩子都死了,X先生和L先生都没出庭,买通了孩子的家属,最后私下和解的。你看她身上穿得衣服,一定是突然醒了,从医院来的。”

  另外一位儿童心理学专家不以为然的说:“她身上穿得又不是病号服,你怎么知道她从医院来?这种人,最会博取同情,说不定待会儿会痛哭流涕,和陪审团说,当时自己太年轻才会做错事,希望陪审团能宽容她。你们等着瞧吧。”

  反恋童人士蹙蹙眉,“其实言战很热心公益的,大体上来说,她算是是个大善人了,比那些整天搞慈善派对的人正派很多。”

  “那又怎么样?能抵消她害了人家顾小姐一辈子的事实吗?要不是她,顾小姐的境遇恐怕比现在更好,你知不知道,儿童时期受到这样的伤害,会影响一个人一辈子,多少孩子毁在像言战那样的人手里?”这位儿童心理专家喟叹的说。

  反恋童人士知趣的闭上嘴,不再道出言战的种种善行。

  陪审团的那群人望着一身绝对素服的言战,更是惊讶非常。言战哪次出现在人多的地方不是盛装出席,就算不是盛装,也该是一套干练的职业装才能衬托出她那紧致脸蛋上的锐气。

  今天呢。

  在听完顾双城口述的故事后,又看到这样活生生不假修饰的言战,就好像是无意间完全再现了那个纯粹的故事里的……那个纯粹的言战。

  一阵冷风从长廊上吹进来,引得法庭拱顶上悬着的黑色帷幔来回浮动,发出低低的沙沙声。

  韦钟鸣法官落座。

  挥槌。

  继续刚才顾双城被打断的回答。

  赖伟平站起来,又问了一遍,“顾小姐,请你简要的描述一下被告人……言战第一次weixie你的整个作案过程,要点是地点,具体时间,作案持续时间?”

  言战微微低下头去。没有看向顾双城。

  而顾双城却微微抬起头,从脚到头的看了一眼言战,她身上仍旧穿着从医院“消失”的那件衣服,鞋子都快踏烂了,浑身臭味。再也不似那个记忆里总是沁着龙舌兰香水味的言战。

  “我。最终还是在那张床上睡着了。言战的床上。言战的卧室里。……那是傍晚吧,我想。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睡得很沉。开始的时候。”顾双城看向被告席上言战的手,“我猜。刚开始她用手抚摸了我的脸。她摸我脸的时候,我就醒了。我没有睁开眼睛,我以为她会像平时那样,把我叫醒。但是她没有。”

  言战扼住双拳,双手轻轻的垂在两侧。

  “我不知道持续的时间有多久,但对我来说,很漫长,很无措。法官大人,我当年才十岁,我只能记得,我不喜欢她解开我的衣服,用那样湿润的,和平时不同的吻来吻我,甚至tian我。”说到这里,顾双城顿了一下,“我躺在那里,像块任人宰割的肥肉。……回答完毕,法官大人。”

  “顾小姐,我的当事人,有没有在作案过程中,对你使用暴力?”赖律师问。

  “如果你的暴力是指殴打、强迫、胁迫、踢打等,那么我的回答是没有。”顾双城一回答完,旁听席就有人发出冷笑声,这类案件里的律师最会用犯罪者并没有使用暴力等残忍手段来伤害小朋友来获得法律上的宽容,在这种问话里,听者不注意就会觉得,她|他其实还算有良心,没有伤害孩子,只是性|侵了孩子而已。

  “顾小姐,您在事发后,有没有向您的父母说起这件事?”

  “我没有。因为当时在言家,我唯一能信任,唯一可以依赖的人,是言战。我的父亲在那时一直在寻找新欢吧,我想。”顾双城回答。

  问话一时陷入了僵局,赖伟平知道接下来的问题根本不能问。

  他不能问顾双城现在是否仍和言战保持恋爱关系,因为顾双城可能会否认,就算她不否认,从道德层面来说,也只会有人指摘已经成年并且具有很高社会地位的言战是在利用金钱等东西诱惑目前虽然成年但仍属年青人的顾双城,让其与她保持一种……根本不正常的变态关系……这对言战只有无穷的害,没有益。

  他不能问当时年仅十岁的顾双城为什么不反抗,这根本不是一件成年女人对成年女人的案件。

  他更不能问……赖伟平只好说:“谢谢。法官大人。我问完了。”

  赖伟平刚坐下去,就瞧见一直低着头的言齐抬起头,他面上看不出任何伤口,还像之前那样的坐在那里,只是身形有点歪斜,给人一种勉强支撑的感觉。

  王程捏着手中的证据,又望向站在那里的言战,和坐在一旁的顾双城,他感觉自己是钻进了一个死胡同里,他已经开始后悔自己接了这个案子,他顿了顿,站起来,问言战道:“言战小姐,我的当事人刚才所说的话,你全都同意吗?”

  “是的。我同意。”言战抬起头来,望了王程一眼,这一剐,王程脚下都抖了一下。

  言战和王程眼神交流的时候,顾双城没来由的笑了一下。

  言战立即像被警告了一般,连忙再次低下头去,作出努力忏悔的样子

  王程擦擦头上的汗,即便是要撤诉,也得走个过程,那就随便问几个问题。

  “言战小姐,请你简要的叙述一下你第一次对顾双城进行weixie的过程。”王程问。

  在weixie这两个字从王程嘴巴里蹦出来的当口,赖律师站起来,说:“反对,法官大人。尚无定罪,王律师不能用这两个字来形容我的当事人的行为。”

  “你刚才也是这么问的,赖律师。”王程说。

  “反对无效。继续。”韦钟鸣道。

  赖伟平坐下来,言战回答道:“我记得那天和平常一样。……”

  言战的叙述平直有力,一点儿也不拐弯抹角,坐在旁听席的一些儿童心理学专家都开始窃窃私语了,要知道,这种案子里的这种罪犯,通常的开场白都是,噢,法官大人,我不是有心的,我被魔鬼蒙住了眼睛,我被心头的那股子恶心人的欲求给弄得神志不清了,才干下这样猪狗不如的事情……反恋童人士也终于觉察出这是一起非同寻常的案件,最起码言战的无遮拦口吻绝对是史无前例的。

  “我告诉我自己,如果她不在我的床上,那么我就立刻出国去。”言战看向顾双城,“我会离她远远的,再也不会靠近她。”

  顾双城也听着言战的叙述,在她的叙述里,她像是回到了那一天,那个躺在床上无法动弹的下午,她微微侧过头去,看向被光束照亮的角落。

  看着看着……就看见“小双城”无助的坐在那里,低着头,双手抱紧膝盖,她咬牙切齿的听着言战的叙述,好像是一个随时都会爆发的死火山,整个大厅里好像都弥漫着四处流窜的火山灰。

  “我记得我做过的每个逾矩动作。”当言战发觉顾双城并没有在看她时,言战停下了叙述,顺着顾双城的目光,言战也看向那被光束照亮的角落,看着看着……就看见“小双城”猛地抬头瞪向她!她立刻收回眼神,有些惶惑的说:“……我一直以为她睡着了,她并不知道。回答完毕。”

  儿童心理专家立刻小声说:“看吧,言战和其他那些胆小懦弱的嫌犯一样,潜意识里就念着,她不知道,她不知道……然后心安理得的进行侵害。”

  王程吓了一跳,言战居然实打实的全都说出来了,不带半分招惹同情的渲染,满嘴说得话那可都是呈堂证供。他低下头去,“法官大人,我问完了。我方还有证据,请予以播放。”

  还未刑讯,就已招供。韦钟鸣觉得这场官司除了有言战这个噱头之外,倒是没多大刺激,就连那个光盘证据都用不着放了。

  不过程序还是要走,光盘入瓮,经过言战和顾双城两人口述的整个过程,可以立刻在光盘中找到一个更影像化的终极答案。

  光盘播放中。

  一时有些冷场,无可问询的不仅是王程,赖伟平也没什么可问的了,两名开场还唇枪舌剑的律师这下多少有点觉得松懈。

  言战微微仰起头,当她再次低下头时,只见七□□个“小双城”正拽着她的裤子,哭着喊着问【姑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姑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姑姑,你为什么对我做出这种事?】

  她一下软倒在侧,沈嘉盛连忙扶住她,喊着:“法官大人,请求休庭。”

  有反恋|童人士站起来伸出头去看忽然倒下去的言战,不禁同情的说:“真是带病来受审的,你看她的脸色多苍白。”

  有极端的反恋|童人士冷冷的不屑道:“这还是博取同情的贱招,糟践人家孩子的时候怎么不生病?这时候生病了?自作自受,看她怎么演吧?”

  有陪审团的人见过不少装傻充愣称病的,这还是头一次见到真的体虚到如此地步还来受审的,而且还是像言战这样的名人。

  “没事。不用休庭。我没事。”言战立刻站起来,她揉了两下眼睛,那七□□个“小双城”又不见了,如同幻灭的鬼,你愧它时,它便出来吓你,你念它时,它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顾双城坐在原告席上,就那么望着言战心惊胆颤的惊惧模样,又望着豆大的汗珠从她额间滑下去,溅落在粗糙的地毯上。

  顾双城风雨不动,言战在她面前却渐渐决堤如失去方向的海。

  顾双城不语不动,脸上没有喜怒哀愁,她凉眼观言战的一举一动。

  沈嘉盛搬来椅子,言战勉强坐正身体,她低着头,渐渐就觉得有看不见的黑水从深不见底的黑洞里迅速的涌出来,那黑洞就在这地板的正中央,那黑水就慢慢的涌出来,很快就淹湿了她的脚,那黑水真阴冷,她立刻站起来,岂料一站起来,黑水就迅速淹没到了她的膝盖,她连忙看向顾双城的方向,想要提醒她这里很危险!

  一仰首。

  这黑水之上漂满了无数个“小双城”的尸体,她们全都面目狰狞的仰着头,死气沉沉的、一个又一个的从黑洞里浮起来,全都在向她这头漂——言战想要从水中站到椅子上,却手一滑,重重滑落到黑水中,不肖半刻间,整个法院都被黑水淹没了,她伸出双手去呼救,却越陷越深。

  她好不容易从黑水中探出头去呼吸点新鲜空气,就有两双手扯住她的双腿,又再次狠狠将她拉入望不到边际的黑水中!在翻滚的黑水里,她恐惧的看向那个拉住自己双腿的人——是“小双城”,她一个劲儿的把她往那最深最黑最窒息的地方扯去,无论她怎么用力摆脱,“小双城”都在拉着她下沉,下沉,永无止尽的下沉……

  没有了空气。

  意识已经全部失去。

  言战放弃挣扎,她在滚滚的黑水中睁开眼睛,望向遥远的,水面上的光。这时候好像“小双城”游到了她上面,在水里,她也能说话,她问【姑姑,为什么你要对我做那样的事,姑姑,双城不想你对我做那样的事,姑姑,如果我不让你做那样的事,你是不是就不喜欢我了……】言战想要开口,但她说不出话,在她闭上眼睛之前,她缓慢的张开双臂,作出拥抱的姿态来,祈求的望着满脸狰狞和憎恶的“小双城”,希望她能像过去一样,再次回到她的怀中,再一次。。。。。。

  作者有话要说:之前有说过,想要姑姑实体书的读者,可以加我QQ、关注我微博、或者收藏我的专栏这三种途径来获得最新消息,现在觉得这样的话太过分散,而且我不常上QQ,微博也不常更。所以,还是请想要实体书的读者们加我的个人微信吧,微信号是onegudian.集中一下读者们,能统一,集中,第一时间通知大家实体书的各种讯息。

  凉笙L,早安,晚安。^0^

  >_<很久没看见三修了,看来大家都是看完每一章都不知道要评论什么的心情。感谢大家在不知道说什么的情况下一路摸摸支持这个故事到现在。

  我忏悔问:顾双城到底再坚持什么?^_^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呀,感觉我瞬间就有千万句话要为双城说了,你们觉得双城在坚持什么?

  晚安。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