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47不自觉的吞咽

作者:半步猜更新时间:2019-11-07 21:05:52
  无边无际的沉寂,让跑车内的两人各据一方。

  顾双城的右手仍旧搭在车窗外,越向前开,湿气就越大。

  远处的郊区仿若腾起了一抹薄若素纱的浅雾,袅娜着,弥散着,比天空中的云层还要令人厌烦,它们一起遮住了在这个点应该升起的骄阳。

  言战依旧略微蜷缩着身体,额头靠在车窗上,她仍旧没有解开那层绿丝巾。

  “你能开慢一点吗?姑姑有话和你说。”言战的语气僵硬又认真,但她仍旧背对着顾双城。

  “……我不想听。”顾双城拒绝道。

  “你又不知道我要说什么。”言战又说。

  “就是因为我不知道你要说什么,所以我才不想听。”顾双城侧头,再次踩下油门,跑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言战抓紧安全带,又再次陷入沉默。

  “开慢一点,听姑姑把话说完。”

  “我不想听。”

  “双城,听话,姑姑只是想告诉你……”

  “我说了,我不想听。”顾双城的右手食指抵在唇上,她好奇的盯着言战的背影,呼吸在渐渐的急促,“我不想听,姑姑,我不想听。”

  “对不……”

  “我不想听!别说,别开口!”顾双城陡然意识到了什么,这是她原本盼望的话,但现在却惊飞了她心头的一只鸟。

  这只鸟的名字叫原谅。

  “这样很好。”顾双城把右手搭在方向盘上,她看着自己的双手,又说:“你累了,就睡一会儿。”

  “我冷。”言战又说,但她又忽然发现自己的语气多么怯弱,那些呼之欲出的话被她生生咽了下去,她的两个大脚趾又抵在了一起,既后怕又自嘲,她说了这两个字便不自然的顿了顿。

  “哦。”顾双城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她的身上,“睡吧。”

  ++++++++半++++++++++++++++步+++++++++++++++++++作++++++++++++++品++++++++++

  郊外的空气,深深吸一口都满含着微凉的水汽。

  一滴冰凉的晨露从英挺的鼻尖滑落——

  顾双城又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湿漉漉的水汽,不自觉的吞咽着这空气里的勃勃生机。

  接着——低头“锁啦”一声,拉上了裤子的拉链,利落的系好皮带,在荒芜的深绿色草丛里慢慢向前走。

  草丛有一人多高,草尖高高的对准了天空。

  四周出奇的安静,甚至没有鸟叫和虫鸣。

  这个清晨来得很晚,但可能再也不会来了。

  因为跑车从高速路下来的时候,半片天空都被乌云遮盖住。

  骄阳再也无法像平时那样,从云层里钻出来。

  这是个阴天。

  顾双城仰头,又整理了一下衣领,和乱糟糟的刘海,将弄湿弄乱的刘海直接撩了上去。

  出了草丛就正对着公路,来回穿梭的车并不多,且大多都是匆忙的大货车。

  拿出裤子口袋里的打火机,她低头,点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光穿着T恤有点冷。

  抽到一半的时候,她又走回了深绿色的草丛里。

  她的上身穿上了刚才她脱给言战的外套,嘴边只剩下一个烟蒂。

  扔掉烟蒂,顾双城低头整理了一下有些褶皱的外套,她侧头,向草丛里望了一眼。

  仅仅一眼。

  她便走上高速路,越过铁栏杆,很快就走到了高速公路的另一端。

  高速公路这一端也是草丛,她扒开草丛,大步的走了进去。

  双手插在裤兜里,她低低的吹起了口哨,不成调也不成曲,透着一丝孩子般促狭得逞的快意。

  一米七八的个头,在草丛里只能看见她目光直视向前的侧脸。

  那双笔直修长的腿,迈着大大的步伐,很快就走到了一个废弃的工厂外。

  空旷的旧厂房里传来了男人的哀嚎声,还有拳脚相交的斗殴声。

  “还没死。”顾双城踢开落在脚边的石头,看向那个被揍得面目全非的男人。

  不仅面目全非、灰头土脸,还一脸的淤青血痕外加碎玻璃碴。

  顾双城看向旁边两个破裂的酒瓶,开口道:“说了不要用酒瓶,弄得血肉模糊的,真倒胃口。”

  “双城,你终于来了。”张欣宇有些害怕的凑到顾双城身后,说:“就是这个男人,一天到晚跟着我,他说,是姜威派他跟着我的。”

  “是啊,姜威出狱了,很多人都出狱了。听说白山现在好乱,幸好我们都出来了。”

  说话的几个男女是张欣宇的手下,换句话来说,他们也就是顾双城的手下。

  “出来了是好事。我们该恭喜姜威。杀人、强|暴、携带液体炸弹都能放出来,他老爸真的有一套。”顾双城蹲下来,拿起一个小木棍,捏住鼻子,戳了一下那男人的脸,“断气了,我就开车送你去火葬场,这里离火葬场很近。怎么样?”

  “咳咳!咳咳!”原本假装晕倒男人睁开眼睛,冲顾双城磕头,说:“别杀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放轻松,别这么紧张。我就是开个玩笑。”顾双城看着男人的眼睛,“姜威叫你跟着欣宇,为什么?”

  “……我家少爷,我家少爷他……他说,只要跟着张小姐,就能找到你。”

  “噢。找我干什么?”顾双城又问。

  “把你绑架……绑架到姜家。”男人磕磕巴巴的说,顾双城的笑意越甚,他的后背就越凉。

  “绑架我?”顾双城瞪大眼睛,指了指自己,又无辜的看向张欣宇和其他人,“为什么?既然出来了,一起聚一聚,吃个饭,也行。”

  “在里面,我们不对盘,不代表,在外面,我们也不对盘。回去告诉你们家姜大少,有空一起出来吃个饭。大家都是白山出来的,相互照顾是应该的。姜伯伯可是本市赫赫有名的人物,我们巴结,还来不及呢。”

  那男人吓得屁滚尿流,这群从白山出来的孩子一个个都跟野狼一般,杀人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你可以走了。”顾双城弯起嘴角,沉声道。

  “你……你们……”男人挣扎着站起来,顾双城也跟着站起来,问:“刚才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他们揍了我一顿。”

  “你在姜家,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迹。”顾双城低笑,客气的拍拍他的左肩膀,又问:“刚才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他们……他们……不是,我自己摔的,天黑,路滑,我自己摔得!”

  “不,不,这个解释太老套了。”顾双城抚了一下额头,“你是个好人。我被一群喝醉酒的流氓围攻,你跟踪张小姐的时候,发现了我,并且救了我,我很感激你,我非常感激你。”

  “怎么样?”顾双城友好的拍了一下他的右肩膀,“……明白了?”

  “是,我明白了。”那男人差点跪倒在地,他的两只手臂似乎都脱臼了。

  “那接下来呢?”顾双城期待的看着他。

  “我……我……顾小姐很感激我,我救了顾小姐。顾小姐说……”

  “原来你是姜威派来保护我的,那我该好好谢谢他。……你觉得这样会不会比刚才那样说好一点?”顾双城看向他还在滴血的大脑门,问。

  “好好,顾小姐要谢谢少爷,请少爷吃饭。”

  “非常好。你可以走了。认得路吗?”顾双城看向外面,问。

  “不……认得,认得。”

  “出了草丛就是高速路,不认得路的话,我可以叫人带你出去。”顾双城抱臂,笑着说。

  “我认得,我认得,我这就走,我这就走。”

  “很好,路上小心。”顾双城看着那个男人一瘸一拐的走出了阴暗的厂房,那身影很快就淹没在了杂草中。

  “哦。我忘了跟他说了,他老婆还在我手上,你们说,他要是乱说话,他老婆可怎么办?”顾双城摸了一下下巴,阴冷的瞅了一眼地上的血迹。

  “双城,你要干什么?”自从言战和陈非订婚之后,张欣宇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顾双城了,每次打电话过去,她都是在忙。

  “他应该不会乱说话。”一个女孩拿着刀片,无聊的玩起木雕,她的名字叫阮晶晶。

  “晶晶,你继父的尸体记得要埋好了。我帮你给警局和报社都发了求助讯息,警察或者记者来问你,你哭两嗓子就完了。就说,你继父是你唯一的依靠,当年你失足做了雏|妓,现在想和他一起好好生活,没想到他竟然就这么失踪了。”顾双城看向她手中的木雕,说。

  张欣宇连忙鼓掌,说:“双城,你做得好!她那个好色的继父就是个禽兽,要千刀万剐!”

  阮晶晶笑了笑,“顾双城,我当然知道怎么说。不用事事都要顾总操心。”

  几个人又聚拢过去,看向阮晶晶,她手上拿着一块木头,正在一刀一刀的雕刻着。

  “你帮我雕个人。”顾双城见那木头还没有成形,就开口道。

  “行。谁啊?”阮晶晶比在白山少管所的时候胖了,人也精神了很多,张欣宇搭着她的肩膀,也好奇的看向顾双城。

  “我姑姑。”顾双城开口道。

  阮晶晶点头,手上的刀片是动如风,快若闪电,没一会儿功夫,言战的一张脸就成形了。

  “想穿什么衣服?晚礼服?”阮晶晶问。

  “……”

  “要不然,商务装?”阮晶晶又问。

  “不行的,她还是穿那种袒乳的长裙最好看。”张欣宇建议道。

  “不穿衣服的。”顾双城又靠在阮晶晶的耳朵边,说了些什么。

  “咦?你姑姑的身材尺码,你这么清楚?不是听说你们关系不好么。”阮晶晶皱皱眉,低头任劳任怨的雕刻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知道什么叫幻觉么,everybody,这就是幻觉。更了,更了~~

  OMG!发生了什么,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抚住额头)

  另:下次更新就推迟了。Ihopeyoulikeit.晚安,还有五一快乐。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