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零三章 恶客登门

作者:跃千愁更新时间:2019-11-17 17:19:05
  殊不知对林渊来说,有人背后偷偷说点坏话,只要无伤大雅,就不算什么。

  你管得住人的行为,还能管得住所有人的心思不成?谁又能没点心思?

  他不是什么圣人,做不到不遭人怨,哪怕是陆红嫣,只怕背后对他也有抱怨的地方。

  谁抱怨一下,他就把谁杀了不成?那还找谁干活去?整天操心这个,那就什么都别干了。

  人心各异,为上者当有此胸怀容的下,允许有别样心思,但必须在可控范围内。

  罗康安的那些毛病,他早就知道,一直在等机会来治,今天罗康安把自己命都给搭上了作为条件,他算是给罗康安好好上了一课。经此一遭,事关性命,在这个毛病方面,想必罗康安今后想不小心都难了。

  调教一个人,难以一步到位,总是需要时间的。

  燕莺恶狠狠瞪着罗康安,林渊放过,她心里却未消气,这人渣占了刘星儿的便宜,居然还想打她的主意,简直是岂有此理,她恨不得将罗康安十根手指都给掰了。

  罗康安也不知是该松口气的好,还是该继续紧张的好,总之万分尴尬,也恨自己这张嘴,心里想的话,怎么就说了出来,林渊这孙子也太阴险了。

  燕莺再回头,辨别了一下方向,问:“去哪?”

  林渊:“前面那两伙人,也同样处理掉。”

  还来?燕莺讶异,忍不住问:“你到底想干什么?这样做的目的何在?”

  林渊:“时候到了,你自然会知道。”

  ……

  中枢大殿内,羽千重和桓照一起来到,参见寂澎烈。

  唐术、吕安波和姬无尘已经先到一步,站在一侧成排。

  寂澎烈抬手示意免礼,问:“情况如何?”

  桓照:“根据初步了解的情况,偷袭者共一百一十三人,当场诛杀四十四人,活捉六十八人,跑了一个。”语气有些沉重。

  唐术等人相视一眼,寂澎烈皱眉道:“五万人马围攻百来了人,已是杀鸡用牛刀,还让跑掉一个?”就差问出你怎么弄的。

  桓照:“其实也不知是不是跑了,不知是不是激战时被打了个尸骨无存,不过根据俘虏的说法,那人修为不弱,应该不至于,所以估判是跑了。详问过参战人员,没人发现有人从现场脱身,五万大军分了三层布置,三层包围人马皆未发现有人从现场脱身,究竟是怎么回事末将暂时也不清楚。”

  沉默不语的寂澎烈看向了羽千重。

  羽千重立刻拿起手中名单,打开了,说道:“经过初步确认,偷袭的的确是一百一十三人,对照入境名单都核实了身份,这批人之前应该还有几人,据俘虏说,应该是集合的途中出了什么意外,未曾一起碰头,至于究竟是少了几人,是什么身份,他们并不清楚,最清楚的应该就是领头的周同达。而这个周同达正是跑掉的那个人,身份是仙都一家商铺的掌柜。”

  寂澎烈:“问出了幕后主使是谁吗?”

  羽千重:“目前都说不知道,不过确认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们只是佯攻,目的只是为了给内应创造某个动手的机会,根据他们袭击的情形来看,闹出了动静立马就跑,的确是在佯攻,只是没想到我们提前掌握了情况设下了埋伏。现在可以肯定,我们内部的确有他们的内应,这个内应应该才是动手的关键人物。”

  寂澎烈脸颊绷了绷,“内应有找到吗?”

  羽千重:“都说不知道内应是谁,有待继续审问,不过我方驻偷袭点的所有人马都被控制了,无一逃脱,内应若在其中,当跑不掉。现在的问题是,对方蓄谋而为,那个领头的周同达又跑了,不知有没有趁这机会拿到什么东西。周同达也应该是对所有情况掌握最清楚的一个,要不要通知仙都那边查这个周同达?”

  寂澎烈:“周同达已经跑了,肯定会通风报信,还有这么大动静,能瞒得住吗?定会走漏风声,没什么好隐瞒的,立刻上报周同达的情况,让仙都那边去查他的一切相关。通知幻境出入口,立刻封闭出入口,未得我的允许,不准任何人进出,所有意图离开的人,不管是什么人,立刻当场抓捕审讯,一根头发都不许出去!”

  “是!”羽千重应下。

  寂澎烈:“还有那个罗康安,让他立刻滚过来,要弄清他是怎么掌握这些情况的,兴许能摸出一些蛛丝马迹来。”

  羽千重:“正要说这事,神君,罗康安再次联系了姚先功,说他已经掌握了一些情况,说这次的袭击很可能不是什么孤立的事件,根据种种迹象,似乎有三波人联手,袭击的只是其中一波,他正在尝试刺探另两波人,情况紧急难以脱身,恐怕还会有性命之忧,让姚先功随时等他消息以便配合行动。”

  “……”寂澎烈哑了哑,愕然道:“还有两波?”

  余者亦面面相觑,感觉这事态不寻常,有人似在预谋什么大阴谋。

  “他传来的消息是这么说的。”羽千重点头肯定后,又试着问道:“神君,现在要把他给召回吗?”

  寂澎烈顿时有些犹豫了。

  唐术插了一嘴,“神君,有人在暗中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一无所知,罗康安似乎也没有摸清楚,但罗康安目前是唯一触及了的,现在冒然把人召回似有不妥,很有可能会让罗康安前功尽弃,不妨再看看情况再说。”

  余者微微点头,显然都是这个意见。

  寂澎烈来回踱步一阵,忽道:“先把那个姚先功给招过来,在此听用。”

  ……

  轰隆!

  地动山摇般的震响,幻境入口外顿时冒出不少人观望,只见震动过后,两山之间的迷雾正在快速搅动。

  雾中犹如出现了漩涡一般,快速将旋转的迷雾给吞没,最终吞噬的荡然无存,一点闪烁消失后,空荡荡,清朗朗。

  “怎么回事?”

  “幻境入口消失了?”

  “不是消失了,是关闭了。”

  众人议论纷纷起来,或三三两两向旁人凑近,打探怎么回事。

  如此动静,消息不胫而走,耳目聪明者迅速掌握了这里的情况,但大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幻境入口关闭了?”

  秦氏办公室内,正在与南栖如安喝茶的秦仪,惊的站起。

  南栖如安亦惊疑不定站起,他此来是探望秦仪的,怎么说呢,话里话外暗示秦仪,这边若垮了,可以跟他去南栖家族,他在试探秦仪的口风。

  “怎么回事?”秦仪问。

  白玲珑:“暂时不知什么情况。”

  “如安公子。”秦仪回头看向南栖如安。

  南栖如安抬手,示意她稍安勿躁,之后摸出电话走到书架后面的里间,亲自与义父通话。

  稍候,他快步出来,沉声道:“幻境内出事了,不知哪方势力突袭了荆棘海,仙庭那边的说法是,为了防止逃犯逃逸,暂时封闭了幻境出入口。不过你不用担心,仙庭也不会因噎废食,进出的人只要确认了和此事无关,还是会放行的。”

  秦仪蹙眉,抱臂胸前,走到了落地窗前,沉思着。

  南栖如安走了过去,与之并肩而立,偏头盯着这妆容掩饰后依然有些憔悴的女人,话题又往回扯了,“我义父很欣赏你,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把一家比秦氏更大的商会交给你来打理。”

  秦仪顿了一下,微笑道:“我想不会是无条件给我吧?”

  南栖如安:“当然,肯定是交给可靠的自己人。”

  秦仪:“怎样才算是可靠的自己人?”

  南栖如安有些犹豫,又似有些尴尬,苦笑道:“我义父觉得我年纪也不小了,也该定亲了。不过你放心,这不仅仅是我义父的意思,你我接触了这么久,我对你的心意,难道你一点都没有感觉吗?”

  他倒是个坦白人。

  秦仪微微颔首,“原来如此,我想我已经和南栖公子说的很清楚了,我不喜欢男人,只喜欢女人。”

  南栖如安笑了:“没关系,我愿意。”

  秦仪转身看着他,“谢公子厚爱,我觉得我们还是保持合作关系的比较好。另外,南栖家族的产业是能私授与人的吗?”

  南栖如安:“每任家主,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私产,算是为家族效命多年的酬劳。当然,毕竟是托了南栖家族的庇护,利润方面肯定是要有所上缴的。不过我保证,产业规模不会小于秦氏。义父说了,只要你我能定亲,立刻交给你。”

  秦仪:“南栖家主厚爱了,不过秦仪实在是高攀不起。”

  南栖如安:“没关系,可以慢慢考虑。”他相信一旦形势所迫,这个女人会知道什么是最佳选择的。不过还是摸了摸鼻子,“我这样是不是有趁火打劫的嫌疑?”

  秦仪摇头,“相对来说,公子还是比其他家族子弟有风度,至少没干出强逼的事来。”

  正这时,白玲珑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她回避到一旁接听了一阵,随后脸色大变,快步而来,禀报道:“会长,老会长让你立刻回去,仙域东司座瀚沙来了,直接去了秦府,点名要见你。”

  秦仪对南栖如安笑道:“公子,真正趁火打劫的来了。”笑容有些苦涩,深吸了一口气,“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公子,秦仪有事在身,恕不奉陪了。”

  南栖如安:“恶客登门,什么嘴脸,我倒是也想看看,不妨一起。”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