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四百零三章 尿了

作者:第九天命更新时间:2019-12-21 08:09:22
  魔祖与后土察觉到了杨三阳与三尊圣人隐约中的关系,虽然不曾看穿杨三阳与四尊圣人之间真正的隐秘,但是四尊圣人出手,手中的宝光看起来有些熟悉。

  不论魔祖也好,后土尊神也罢,都没有傻子,此时抬起头凝视着虚空,心中诸般念头流转不定。

  “那小蛮子上次和我说的事情,看来没有掺假。这小子说诸位圣人绝不会坐视一统大荒的帝王诞生,想来不是虚的。我与神帝两败俱伤,未尝没有圣人背后出手推波助澜,暗中算计!”魔祖心中念头电转,露出一抹沉思:“这小蛮子就是众圣选定的代言人,代替圣人行走大荒。只是不晓得这蛮子有何神异之处,居然独得圣人青睐。”

  “我若继续踏上帝王大道,便是与四尊圣人做对!”魔祖面色有些阴晴不定,纵使身为魔祖,此时面对四尊圣人,也要心中顾虑一番。

  他虽然不惧怕四尊圣人,但也绝不想贸然起冲突。

  “那小子就是圣人派入大荒搅局的,三族日后也必然会落得神族与魔族一般的下场!”魔祖抚摸着诛仙四剑冰冷的锋芒:“可是我不服!尔等圣人算计于我,我若不出这口恶气,便不是魔祖。这诛仙四剑威能无边,非四圣不可破。唯一的破绽便是剑魂落在了小蛮子手中,我若能操控了那小蛮子,亦或者说直接将小蛮子化作我的傀儡,到时候……管叫四尊圣人好看。”

  魔祖有天命在身,乃是此方世界的主角,一言不合就开挂的无上存在,天生便不是一个服输的人。

  纵使四尊圣人又能如何?

  自己如今也是半圣,四尊圣人也杀不死自己,只要自己一心想逃,凭借诡异的天魔大道,谁能拦得住自己?

  若非之前神魔大劫,自己证道半圣晚了那么片刻,只怕战局已经改写。

  半圣,那也是圣人!

  “四尊圣人算计我?呵呵,那我偏偏要与你们抗争到底!我定要一统大荒,成为天地间至高无上的主宰,将尔等圣人尽数打落尘埃!”魔祖眼中冷光流转,手指划过诛仙四剑锋芒,闪烁着黝黑光泽的血液流淌而出,缓缓向诛仙四剑渗透而去。

  不周山最深处

  后土尊神若有所思,眼中露出一抹笑意:“天助我也!看来这次,我的决定是没有错。果然下对了筹码,押对了大局。未来不周山纵使遭遇劫数,我也有超脱之机。”

  诸神败逃,败逃的如此之快!

  尤其是有了白泽的指挥,诸神对白泽恭敬犹若神明,对其话语毫无置疑,二话不说各自向大荒四面八方逃去。

  诸神败了!败落的下场,就是遭受三族追杀。

  三族虽然损失亿万大军,但是主力却依旧存在,毫无置疑的占据着大荒正统的位置,裹挟天道大势的力量,诸神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不断败逃。

  逃得迟了,亦或者是暴漏行迹,等候众人唯有身死道消的下场。

  时空深处

  虚空中玄妙气机流淌,时光与空间法则不断干涉、交错。

  时间之神与空间之神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双目内满是懵逼。

  “这白泽留不得!”许久过后,才听时间之神叹息一声,双目内满是杀机,近乎于凝聚为实质。

  “这叫什么事!”空间之神有一种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本来时空二神还想着在诸神危机关头,跑出去救场。

  可是现在莫名其妙全都被搅合了!

  那满天灾劫不说,四尊圣人骤然现身,平定灾劫不提,白泽叫吵着让诸神各自逃散,你叫时空二祖如何表现自己?

  还不等时空二祖出手,诸神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

  毫无疑问,时空二祖计划破产,想要捡便宜的算盘落空。

  时空二祖满脸懵逼的端坐时空深处,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该做出如何反应,如何选择!

  你叫时空二祖怎么办?

  明明说好的诸神被打成丧家之犬,成为过街老鼠,到时候咱们在出手,以英雄的出场方式直接叫诸神低头,感激涕零对自己立即拜服,可现在竟然出现了一个白泽搅局?

  “白泽不能留!此獠对诸神的影响力太大,若留他存在于世,对你我统治诸神,乃是一个大患!”时间之神面色阴冷。

  “杀!”空间之神低声喝了一句。

  “快逃啊,大家各自逃亡天涯海角,三族高手有限,总归是不能尽数将咱们追捕,日后待到三族式微,亦或者我神族有无上大能诞生,终有报复回来的机会,大家快逃啊!”白泽一阵高呼,迈着小短腿在虚空中化作青烟遁走。

  白泽急速飞奔,诸神见此一幕,也是二话不说,立即遁走。

  一时间诸神作鸟兽散,三祖竟然不知如何追赶。

  “莫要追了,待我三族将士苏醒,在筹谋日后大计。诸神只要生存在大荒,我三族亿万众生,总归能发现蛛丝马迹,到时候逐一清算才是正道。眼下还是尽快平定风波,给我等部下一个解释,亿万部众消失,绝不是一件小事情。若不拿出一个合理借口,我等也不好交差!”凤祖叹息一声。

  三祖也是难做啊!

  亿万众生没个数万年发展,休想补全这么多高手。可是想想圣人的手段,更是叫人心惊动魄,亿万众生竟然在悄无声息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你叫三祖如何不心惊?

  须知,那可不是几个部落,而是亿万众生!那是三族的精锐啊!

  三族部落逐渐转醒,三祖前去安抚族人不说,此时杨三阳自不周山上叹息一声:“白泽不单单坏了时光二神的算计,更是坏了太一的算计。”

  太阳星中

  太一一脸懵逼的看着下方,手中混沌钟混沌之气朦胧,冥冥中似乎有无尽混沌之气流荡动荡不休。

  “我是不是出手太晚了?应该早一点出手?”太一此时有些怀疑人生,一脸懵逼的坐在那里:“我还没出手呢,这就结束了?接下来怎么办?我如何收拢人心?”

  诸神都散了,作鸟兽散,纵使此时白泽想要将诸神汇聚起来,也是绝对做不到的。

  太一一脸懵逼:“那小蛮子搞什么鬼?不行,我要去问问,他是不是还有什么计划。”

  白泽自混乱中来到杨三阳身边,化作拳头大小,跳到了杨三阳肩膀上:“咱们走吧,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此地似乎有些不妙啊。”

  岂止是不妙,简直乱成一团。

  杨三阳没有动作,而是仔细感应着冥冥中天数,一道血红色惊雷划过虚空,劈打在杨三阳身边,惊得杨三阳身躯颤栗,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你小子,未免太没出息了!”白泽瞧着瘫软在地的杨三阳,双目内露出一抹不屑,只是双腿间那一抹湿润,在不断诉说着白泽的羞耻。

  对于天罚,先天神祗比杨三阳这等后天生灵更加恐惧、敏感。天罚,便是先天神灵的天生克星。

  “天罚!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惹来了天罚,事不过三,我日后再敢这般行事,只怕老天也不会在照顾我往日里的功德,刑罚将会直接落在我身上!”杨三阳运转法力温润身躯,然后慢慢站直身子:“我现在的功德、气数尽数清空,亏得上次功德尽数为老聃吸收,否则真的是亏本买卖!我现在必然已经真的一贫如洗了。”

  “咦,我的肩膀怎么有点湿润?老祖,你这是怎么了?竟然在我肩膀上撒尿!”杨三阳眉眼倒竖,双目内露出一抹怒火。

  白泽闻言面色‘腾’的红了起来,犹若猴子屁股,气急败坏的道:“老爷我是先天神圣,纵使一泡尿,那也是无上灵水,可以滋润你的身躯。老爷我尿在你身上,那是看得起你!”

  “我说老祖,你该不会是被刚刚的雷霆给吓尿了吧?”杨三阳若有所思,不怀好意的问了一声。

  “什么?你说什么!!!老祖我会被吓尿?”白泽闻言犹若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嗓音刹那间拔高了无数倍,气急败坏的声音自不周山巅传开,惹来了下方三祖的注目。

  杨三阳一巴掌将白泽的嘴捂住,然后二话不说,立即化作金虹遁走。

  “是他,他居然和白泽混在了一处,上次墨麒麟之死,果然是诸神出手暗算,只是不晓得为何算错了大势,致使一切功亏一篑,反而给了我三族发难的借口!”下方麒麟王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

  “留下他!”祖龙周身大罗法则流转,一爪伸出,遮蔽日月乾坤,向着杨三阳所化的金虹拍去。

  杨三阳遁光不停,瞧着背后追赶而来的遮天大手,轻轻一笑,摊开了左手,在左手画了一道玄妙莫测的符文,对着后方追来的大手轻轻一晃。

  刹那间,时空错乱,祖龙的神通道法竟然被打回原形。

  “执符!!!”祖龙瞧着那熟悉的力量,不由得心脏一跳,二话不说直接撕裂虚空追了上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