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零七章 孕育法相,无上根基

作者:第九天命更新时间:2019-10-19 22:59:17
  杨三阳眼睛一亮,但是却没有动作,依旧背对着白泽。

  他如今只剩下数百年的生命,想要在这数百年内证就天仙果位,根本是痴心妄想。

  修行太耗费时间了!

  参演天道需要时间、修炼神通、推演神通需要时间、修炼法力需要时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人类的短板。

  别的不说,若是没有“阴符经”“道德经”两篇真文为杨三阳省去至少数千年的时间,只怕老死杨三阳也不可能修炼出法力。

  好在,他生存在一个开天辟地之初,物种丰富的大荒时代,各种先天灵物数不尽数,并不是那么缺少延长寿命的灵药。

  而且,关键是他还有一个好朋友,可以为他寻来长生的灵药。

  “哎,延长寿命的灵药都没人要,既然如此我只能自己吞了解解馋!”白泽手中果子上下抛飞。

  “你敢!”杨三阳猛然转身,将白泽手掌抓住,手掌伸出,一抹绿色落在手心里:“草还丹!”

  话语落下,草还丹吞噬而下,一股生机在体内扩散。

  “老祖怎么想起为我准备草还丹?”杨三阳笑眯眯的道。

  “我是怕你在修行中一不注意,时间溜走,你在修行中坐化!好不容易助你学成神文,你要是坐化,老爷我这番屈辱岂不是白受了?”白泽翻翻白眼,眼睛里满是嘲弄。

  杨三阳心生感动,却也不多说,只是拉着白泽道:“走,我请你去吃桃子,这可是我亲自栽种的桃子。”

  “你小子之前鼻子里喷出的那团真火,有些意思,能不能教教我?”白泽眼巴巴的看着杨三阳,跟在了杨三阳身后。

  “你会缺少神通?”杨三阳闻言转头诧异的看着白泽。

  “你这神通虽然未曾施展,但我却已经察觉到了不凡,不单单有先天神火,还有别的力量!”白泽面露好奇之色:“这般奇妙的神通,你是如何修成的?”

  “那,金乌羽毛就在这里,你去自己参悟,莫要烦我!这神通我虽然领悟,但却并不曾整理归纳,无法传授给你!”杨三阳将金乌毛发自脑后拔出来,扔在了白泽怀中。

  白泽接过羽毛,顿时眼睛一亮,随即却又疼的呲牙咧嘴,破口大骂:“你小子简直是暴殄天物,你竟然吸收了金乌毛发内的本源,其内先天道韵尽数消散无形,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砰!”

  白泽说着,一时气急,给了杨三阳脑后一下,打了其一个趔趄:“你这小蛮子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这金乌本源被你吸收,根本就体现不出作用。如今此物只是一件装饰品,给我有什么用?”

  “你若不想要,直接还给我就是了,干嘛动手打人?这宝物是我自己的东西,你凭什么动手打人啊?”杨三阳疼的眼眶都红了,一把将羽毛夺回来,咬牙切齿的瞧着白泽,然后转身往桃林走去。

  “简直是暴殄天物,端的不当人子!端的不当人子啊!”白泽怒斥一声,然后背负双手往外走:“你寄托法相的灵物,我已经替你寻好了,放在道缘哪里。老爷我要走了,再不走非要被你这小蛮子气死不可。”

  话语落下,白泽化作流光远去,留下杨三阳立于场中,一双眼睛看向白泽消失的方向,眼睛里露出一抹感动,许久不语。

  “根基我已经筑下,接下来便是修炼法相,当时我口诵道德经,时间太过于仓促,根本就来不及察觉到体内法相的变化!”杨三阳慢慢走回山谷:“还需闭关一段时间,感悟一番体内变化。修成法相之后,乃是修行之路一步质的变化。此境界马虎不得,不过白泽也算有心了,这等恩情,日后如何回报?”

  杨三阳闭目盘膝,回到自家山谷内,悄悄的左右打量,不见有人窥视,方才回到山洞,闭目盘膝进入定境。

  定境中,混沌翻滚,并不曾有任何变化。

  杨三阳观摩自家混沌,然后默默念诵道德真经,下一刻却见定境中风起云涌,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浩荡紫气不知自何而来,勾连无尽虚空,仿佛天河倒挂一般,尽数灌入了混沌之中。

  细看那倒挂的紫色天河,无数道德真言漂浮,化作无穷养料,滋润着自家的混沌元胎。

  这就是修行的下一步工作,证就永固之后,创造出自己的经文道义,利用自家的经文道义来孕育元胎,灌溉元胎,使得自家经文道义化作元胎的养料,然后就此化虚为实,与元神融为一体,然后元神借法相,获得观象之物的奥义、神通。

  浩浩荡荡,无穷无尽的《道德真言》灌注而下,杨三阳陷入修行中不可自拔。

  “日后我的混沌若是孕育而出来,我该不会获得一个无量混沌吧?到那时天上地下,还有何人是我的对手?”朦胧中杨三阳心中出现一个念头。

  时间匆匆,弹指间又是百年,这一日杨三阳正在闭关中打坐修行,忽然间周身紫气流转,淡淡异香自毛孔中散开。

  那股淡淡的紫气在其周身盘旋流转,化作了一道略带朦胧的人影,此时呆呆的站在其脑后,双目无神似乎蕴含着万千大道,不知想些什么。

  “成了!法相成了!”

  定境中,不知年月,杨三阳默诵道德真言灌溉,那浩荡紫气浇灌百年,却见混沌波动,卷起道道涟漪。

  然后下一刻杨三阳惊呆了,自家混沌没有化形,但是混沌内却走出一道人影。

  “什么情况啊这是?”杨三阳瞧着混沌中走出的人影,双目内露出一抹骇然:“怎么会这样?祖师当年讲道之时,可从未出现过这般情况?怎么混沌没有化形,但是却走出一道人影,这算哪门子事情?”

  “见过道友!”那法相开口,声音犹若浩荡大道天音,贯穿于整个定境。又仿若晨钟暮鼓,叫人莫名发醒,似乎自沉睡中醒来一般,领悟了冥冥中不知名的法则之力。

  “道友???”杨三阳怀疑自己耳朵听差了,法相还会说话?

  怎么回事?

  杨三阳不敢在默诵道德经灌溉混沌,只是一双眼睛看着那朦胧的法相,心中有些惊疑不定,一股不安升起。

  心中念动,元神大口一张,将那法相吞入腹中,然后开始运转法力默默炼化,沟通冥冥中的虚无,但是却毫无所获。

  “怎么回事?什么神通也没有?我花费了这般大精力,费尽心思孕育混沌,结果就孕育出一个小老头?”杨三阳此时急了,他是真的急了。

  法相是什么?

  法相是根基!日后前途如何,修行如何,能走多远,全都寄托在法相之上。

  而法相孕育出的神通,乃是本命神通,具有无穷潜力,可现在呢?

  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孕育出一个老头?

  一个平平常常的老头,周身什么神通、异象也没有的老头!

  “玩我是不是?我不就是想要修行一下,求得一个长生不死吗?有那么难吗?说好的是彼此的私生子呢?你是我爸爸,我是你儿子呢?你就这么对待你儿子的?”杨三阳无语望天,泪流满面。

  孕育出一个老头,什么神通也没有带,他能怎么办?

  绝望啊!

  数百年的努力,尽数化作流水,他能怎么办?

  杨三阳出关了,面色颓然的看着天空中熊熊大日,胸口似乎有一团火焰熊熊燃烧,恨不能吐出,方才能解得心中压抑。

  “我不服!我不服啊!为什么这样待我?为什么?”杨三阳坐在青石上,精神泱泱的看着苍穹,双目有些失神。

  求道数千年,从原始部落走出,求学神语的艰难、绝望,那生离死别的痛苦,天人五衰的恐怖,生死在其心中流转,往昔无数念头弹指间划过。

  绝望!

  不甘!

  “凭什么先天神祗高高在上,诞生便可与天地同寿,直接证就长生不死果位!凭什么先天种族修炼起来顺风顺水,凭什么那些妖兽只要开启灵智,得了日月精华,便可修炼?我人族千辛万苦,我好不容易求取到一条这般登临绝顶的长生之路,筑下了无上根基,你却又要降下责难?为何要戏耍于我?”杨三阳面色颓然,周身散发出一股不服输的气机:“我不服!我不服啊!我费尽千辛万苦,却依旧不能筑下无上根基,不能登临绝顶,凭什么呀?”

  “砰!”

  杨三阳略带暴躁的站起身,一脚踹飞身前青石,然后痛的呲牙咧嘴,眼睛里露出一抹无奈:“凭什么呀?”

  “唉!”许久后杨三阳走出山谷,来到河边清洗身躯,看着天边大日,默然不语。

  他只觉得委屈!

  委屈的想要落泪。

  强行咬住牙齿,眼眶泛红,不让泪水滑出,但是偏偏眼睛却不争气,两颗晶莹泪水划过面颊,在水面上泛起道道清波。

  “砰!”

  河面卷起道道浪花,杨三阳一头扎在浪花中,将整个人埋在水中,不让自己的泪水流出。

  “物竞天择!我人族太坎坷,老天不公啊!众生皆有一线生机,甚至于那些寻常野兽,也有机缘修炼,为何偏偏为难我人族?”杨三阳内心在不断咆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